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一个假右派的遭遇—— 梁承鑫回忆录片段 》四,大栗子矿文革风云骤起


一个假右派的遭遇


 —— 梁承鑫回忆录片段


作者: 吴小秋


四,大栗子矿文革风云骤起


1968年,在大栗子矿也同样发生了一起史无前例的事。这个事件把小小的矿山搅得人人胆战心惊、人仰马翻、鬼哭狼嚎。事情过去了几十年了,但一提到它,仍像幽灵一样,让人颤栗,使人惊悚。即使想用时间的推移淡化它,用人们的健忘冲淡它,但事与愿违,任谁也赶不走这个恶魔。


这个事件就是从1968618日出现的一张大字报开始的,内容被认为是一条反革命标语。


爱搞别人女人的人,不一定是整人的高手,但整人的高手,肯定是擅长于搞别人女人的精英


违背封建道德的男欢女爱在这个一向提倡伦理道德的中华大地上,现在是见怪不怪了,正像近年流行的一幅对联所说:半壁江山持绿卡,满朝文武持养红裙。随着改革开放形势的发展,这种见不得人的风气也遍布天下。搞女人的手段五花八门,但提法却大有学问,一般工人干部叫道德败坏,重者是流氓成性;一般中层领导是不拘小节,不慎失足;更高的干部,就会说成工作需要、艺术交融。到领袖这一级,就是高尚的革命情操所体现的友情了,但不管怎么个提法,都是C了别人的女人,快乐了自己的小弟


这里先介绍一个与政治运动有联系的通奸案。


XX,前边已经提到过,当时是矿长。黎X,是宋XX的老婆。原XX和宋XX一起工作多年,既是同事又是朋友,两家来往甚密,宋的老婆黎X非常风流,时任矿里工会妇女干部。黎和原眉来眼去、暗度陈仓已有多年。同他们一起混熟的还有陈XX,时任保卫科长。


公布文化革命16条当天,全矿职工在俱乐部开大会庆祝。后沿着大栗子矿区公路游行,这时细心人发现队伍里少了副矿长原XX。这时保卫科长陈XX已经跟踪上了,而黎 X在开大会中间就退场回家了。


噹噹噹敲门,屋里没人应答。陈XX继续敲:噹噹噹还是没人应答。陈知道屋里的人只能从门中走出来,要跑出去除非跳楼,他俩没这胆量,门不开,继续敲 直到主人说话了:


谁呀?

等会儿。

快一点儿,有要紧事!


X 穿了内裤和小上衣,那时还没人带D罩呢!刚把门开了一个小缝,陈一腿就插进来了,黎X哪有那么大力气堵门,黎 X问:

你要干嘛?

陈答有事呗!”接着就进屋坐了下来。可是,陈XX环视四周,室内没有其他人呀!


做保卫工作的就是眼里有活儿,他跟黎 X说些没有用的闲话的同时,突然站了起来,把拉格的拉门拉开(日式房子都有拉格是存放被褥用的,晚间放在榻榻米上,中国人存放衣物,我们叫壁橱)。西洋景露馅了。堂堂正正的党的领导干部,原XX光着个腚放在拉格之中。陈随手关闭了拉格,说了一句:

我什么也没看见!一起聊会吧。


X把原XX的衣服(还在被窝里裹着哪)送进拉格,不一会儿原XX穿上裤子出来,满脸通红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不长时间,陈XX又说我什么也没看见,游行的快回来了,我要走了。提腿走出了黎 X家。

这场闹剧就是后来人人皆知的拉格事件。过了不长时间又有人放出话;XX同女教师在鸭绿江游泳,以教游泳为名,摩挲女老师的腹部和屁股,也成为一时笑料。


下面再介绍另一个男女通奸的事。这两起通奸事成了大栗子矿文化大革命各种事件的中心,围绕着它策划出一系列陷害、批斗、派斗、摧残干部知识分子和普通群众的事件,死伤达数十人。


这一对儿,一个叫龙 X,此女出生于辽宁宽甸,随亲属来大栗子矿工作,小学文化程度,开始在机关托儿所当保育员。


X并不十分美丽,但青春亮丽的时候她那白皙的皮肤,的确也吸引了一些人的眼球,尤其有1.68米的个头,在当时很是出众。三围匀称,前胸适凸,经典的S身材,走起路来颇有现代模特的特质和风范。


后来有位来自鞍山第一钢校毕业的技术员,叫齐XX,个子不高,也算青春少男,但他的容颜还是远比不上龙 X。但他工资高,1955年以前275个工薪分,1956年工资改革后,他的月工资71+20%边疆津贴,每月有80多元的进项,且独身一人没有负担。他的收入叫人眼馋。齐XX主动进攻,不久,又有人撮合,两人很快订婚、结婚,还生了一个女儿叫齐 F


此后不久,龙 X调到工会职工图书馆做图书管理员,她有时间,又有浩如烟海一样的图书,龙 X又是很爱看书的人,知识很快大幅飙升,后发现她爱看的大都是小说,特别是外国文学中的经典著作,从阅读中,她知道了不少贵族的爱情生活,也懂得了不少少妇的生活情趣。


人靠衣衫马靠鞍,生活富裕的龙 X的衣着已不可同日而语,齐XX每次从鞍山、沈阳出差回来,大包小裹都是给龙X买的时装,体态又好,穿起来就成了袭人眼球的马仔


她的语言流畅,普通话说得也不错,宣传部门就把她擢拔为播音员,除转播消息外,也播矿内新闻,成了红极一时的小女星。


    第二个主角-----XX。在当年身高1.80米,是肩宽胸壮的美男子,语言表达清晰,谈吐大方。他很早就参加了工作,阅历丰富,是一个干练、洒脱的中层干部。一般女人见他都会产生遐想。


一天,矿上演一个波兰电影,讲的是女师傅和徒弟的故事。五十年代中国电影很少有恋爱情节,而国外电影则开放得多,这个故事里就有女师傅叫徒弟上身动作的性爱镜头,看得人大多屏住呼吸不敢言声。此时龙 X站在前面,陈XX站在龙身后,在这黑灯瞎火的时刻,龙X偷偷地依躺在陈XX的怀里,头还向后看了一眼,陈用身体顶住了她,几分钟后龙 X不看了,轻轻拉了陈一把,小声说:走!于是,一前一后来到红三楼齐家。


平时齐XX家的台灯罩是草绿色的,而做爱时就换成了红色,完事后再换成绿色的。于是龙 X和陈XX密约把台灯放在侧窗台上,红灯亮可以放行,平安无事,绿灯亮则禁止通行,不宜入门。平时也没人注意,只要双方按信号行事,就天天洞房花烛夜了。


但此事被邻居看出了端倪,他们两家共用一个厨房,发现老齐值班时,晚上龙X总炒两个菜,白天还要从外边买两包熟食一瓶小酒,时间长了,就引起了邻居的注意。而陈、龙两人酒足饭饱之后,就是一场鏖战,动静还不小,但邻居是个地主出身的技术干部曹宪功,也不敢多嘴。


鞍钢社教运动开始后,从各地抽调了工作组,陈XX也受命去辽宁大石桥镁矿参加工作组,工作组那可不是谁都可以去的,能参加的人,都是组织上重视,觉得有培养前途的人。但对陈XX来说,他在大栗子矿平静的生活受到了干扰,却又不能不去。那时没有手机,通信就只能靠书信了。后来有一份重要的信件是寄给龙 X的,信中不免有一些相思之情、思念之意,有时也写点对美好时刻的回忆,甚至有些肉麻的词句。一次,龙 X上厕所时,竟把陈XX给她的信掉在了便池旁边。下一个蹲坑的恰巧是半老徐娘风流黎 X,这封信正好落在她的手里。


好小子,你堵我的拉格,我可以不认帐,这下可好,有了这封信,你他妈的还往哪跑?她和原XX商量后,先不和陈XX摊牌。以后再说。


要是没有拉格事件,黎X有可能暗地敲打一下陈XX也就罢了,毕竟他们是好朋友,是接她丈夫班的人。现在就不一样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被另一个以整人为生的保卫科长——接替陈XX搞社教的那位——XX知道了,此人用老百姓的话说,他是一个阴毒损坏的家伙,但他根儿红,欺辱他人是他自幼接受革命教育的养成的本领。以革命的名义破坏别人的家庭,威逼人家与成分不好的妻子离婚,是他的拿手好戏。毛时代的基层干部就是由这样的人构成的,他们就是政权的基础。


XX和陈结仇除工作关系琐事外,还有其他原因,这里就不提了。为了报复陈XX,王突然以一张大字报形式对外公布了这件事。还勾结齐XX(齐毕竟有夺妻之恨)共同策划、并亲自出马制造了六一八案件。然后步步为营,演绎了一场灾难。


六一八案件即1968618日贴出的一张标语。


作案材料:一张8开白纸,一张红线条信纸 ,一张1968526日的吉林日报 ,三张19683月三天的参考消息,除此之外就是造反派贴大字报用的浆糊。


作案的人先把吉林日报上的毛泽东像沿着边剪下来;把红线条纸剪成两段,长度比毛的像对角线略长一些,打成红叉贴在毛的脸上;再用三张参考消息剪辑40个字平着粘贴成一行,这四十个字是谩骂毛泽东的。然后把这些都粘在一张8开的白纸上。最后把制作好的成品粘到大批判专栏上,案犯没留下一点手纹痕迹,这个专栏在商店门前,大部分是转抄报纸上的批判文章的摘要。


他们要陷害推倒的是陈XX。这个精神领袖和刘凤池夫妇关系甚笃,也引起对方的嫉妒。


他们知道用破鞋搞不垮他,连毛主席还搞女人哪,一般干部搞个女人算个啥!必须用政治搞垮他,而齐、王这一对是陈XX的死对头,特别是齐XX有夺妻之恨,王有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之恨,利用他们,一定会成功。

具体的策划是王、齐干的,王是主谋,他们要把反标嫁祸给陈惠德,致陈于死地,齐也赞成,具体方案是齐家文做出的。操作也是齐家文干的,王提供了参考消息。(破案后有记录)


XX从何处得来的参考消息呢?王是李庆林的邻居,住对门,他们经常串门儿聊天,趁李不备偷走三天参考消息提供给齐XX,但做标语时出现了一个不知情的第三方,而她后来竟成了破案的线索。


究竟谁能作案,奚 伟及六一八专案组认定为:1 .有文化 2 .与党有仇恨 3 .能接触参考消息的人。以此为标准大开抓戒,仅7 8两个月就抓进60多人,一部分进小号,奚 伟的对立面,除大部分工人外几乎全部打尽,都被专政。


关于这个案件的前后经过,狗咬狗之间的争斗,案件的侦破过程就不在这里详叙了。总之为了一个人为制造的假案,前后关押了89人,年龄在4--70岁,其中还有4位女性。刑具除脚镣(自制十五斤重)、手铐外,还有电缆鞭等48种各色刑具,当场打死的一人,有七人打成重伤,忍受不了伤痛折磨自杀的二人,还有打成重伤后死亡的数人,文革结束后被定为工伤19  


当时那里有位革命领导同志,叫刘风信。他自幼在大队干活,高级社这种组织,生产力极为低下,大家都不爱干活,整天在地里磨洋工,嘴上说的高级社好,但各个耍懒,耍心眼儿。刘风信在队里,身体蛮好,是个二流子,在队里就更不干活了,大队正愁对他没办法时,赶上征兵,就派他去了。出身好哇,贫下中农,军队就是要这号人。三年兵役两年就回来了,回来又跟着钢铁兵团到了大栗子矿,当了工人。是个根正苗壮的骨干,工、农、兵的经历全都有,革命性又特强,是领导阶级的上等料。只可惜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所以,也就没当上大干部,最大的官就是私设监狱的狱卒。还当过专政领导小组的副组长。他的最大特点是心狠、手辣、嘴损,有一股革命的豪气,他和别人说话,没有不带脏字的,你看,别人对他提起他岳父如何如何时,他就会立马回答你操,又是老丈人,又是岳父,还他妈俩名呢,就叫老丈人不就完了吗!对他岳父都是这样,可见对别人说话能有多损了。


大栗子矿的文革就是从这错综复杂的男女关系开始的,只是为此制造出来的手段。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