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中国现代文明孵化地___百年沧桑塘沽路 》(一)美国圣公会主教文惠廉、(二)“文纪女校” 黄素娥和卜舫济


中国现代文明孵化地

一一百年沧桑塘沽路

作者:奚鸿馨

 

初来上海的朋友,首选观光之地 A B C 大多会去外滩,南京路,城隍庙。若能多些日子,便再去看看浦东新貌。要是打上一份体面的工,混上个白领,就会隔三差五到新天地,衡山路泡泡酒吧,喝喝咖啡,体验一下上海版的法国风情,再多些银子还可以去恒隆广场,外滩3号玩刷卡。

 

其实真正凝聚上海历史的是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路,塘沽路。说她是上海市北城市文化发展的起点是毫不夸张的。关于她的故事且听我慢慢道来。

 

(一)美国圣公会主教文惠廉

 

塘沽路东西走向沿苏州河,东起百老汇路(大名路),西至浙江北路。长1840米,宽9.3米到14.6米。

 

早在1842年美国基督教圣公会就来到了中国,并选择在上海立足。1844年任命文惠廉(William Jones Boone 为美国圣公会中国传教区主教,成为圣公会在中国的第一位主教。据说他语言能力超强,很早学会了中国广东话,自到上海后就认真地学沪语和官话。以后不仅能在青浦、常熟农村中传教,还能在清朝官场与官员们讨价还价地辩论,口齿伶俐。文惠廉来沪不久成了美侨领袖,连美国领事吴利国也经常求教于他。

 

文惠廉一到上海就看中了虹口地区,这里与英租界一河之隔,南北呼应,交通便利却安静舒适,当时还是一片小河纵横的江滩地,租价便宜。1848年,文惠廉向上海道台吴健彰要求将虹口开辟为美租界,得到口头允诺。便选中东大名路塘沽路口建成文惠廉的主教座堂-“救主堂”,带有哥特式塔钟楼,旁边还有轮廓漂亮的以文惠廉名字命名的“文纪女校”和同仁医局。从此美国,德国,日本,俄罗斯,挪威,丹麦,西班牙,葡萄牙有8个国家纷纷在此周围建立领事馆,许多洋行和教会来这里租地投资建房。整个上海苏州河北部是以此为原点发展起来的。

 

来沪外侨公推文惠廉为美租界开发的先驱,工部局将教堂边的路命名为

Boone Road”上海人用方言读“蓬路”。也因早期沪人称主教为监师而叫“文监师路”。直到1943年上海日伪当局秀了一出废租界闹剧才改称“塘沽路”。

 

101.jpg

 1863年,文惠廉在北京,一位俄国朋友为他照了一张相,右手拿着雨伞,左手拿着圣经

 

102.jpg

文惠廉主教

 

103.jpg

文监师的主教座堂,救主堂

 

104.jpg

“塘沽路”起点现貌

 

(二)“文纪女校” 黄素娥和卜舫济

 

文惠廉的“文纪女校”开办于1851年,是中国最收早招收女生的学堂,首届文纪只有8名学生。在妇女还缠小脚,连读书识字的机会都没有的旧中国 ,文纪开创了妇女公开入校上学的先河。 它是大名鼎鼎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直到30年后的18816月,美国圣公会施约翰主教将文纪、俾文两校合并,成立了”圣玛利亚女校”。首任校长便是原“文纪”的校长助理黄素娥。她是美国圣公会在华的第一个受洗教徒、上海虹口救主堂堂牧黄光彩的女儿。   小文惠廉教士曾称赞黄素娥为“所见所闻最出色的中国女子”。她比宋氏姐妹及“五四”新女性,整整早了一个时代,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妇女新文化的播种者。

 

1886年底卜舫济到上海时,黄素娥已经担任圣玛利亚女校校长5年了。五年中,她不仅将校务整理得井井有条,业余时间还在周围乡村传教。聪明能干、富有爱心的她深得美国圣公会有关人士的嘉许。

 

黄素娥的丈夫就是赫赫有名的圣约翰大学校长--卜舫济 。他是旧上海一个风云人物。卜舫济主持圣约翰的时间超过了半个世纪。西方的大学制度被引入了圣约翰,使得圣约翰成为一所中西合璧的大学。这种中西方文化互相交融的特色,由圣约翰的校训便可见一斑:“光与真理--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前半句极具西方传统,后半句则是原汁原味的孔子名言。

 

正是在卜舫济的主持和推动下,一所名不见传的小型教会学校发展为近代中国“外交家的摇篮”、“东方哈佛”,为近代中国培养出施肇基、顾维均、严鹤龄、宋子文等著名外交家、政治家,以及荣毅仁,刘鸿生、吴任之等近代著名实业家。中国基督教青年运动会领袖余日章、会计界泰斗潘序伦、学界名人邹滔奋,林语堂,丁光训,王正廷均出自他门下。

 

圣约翰所取得的进步,固然离不开卜肪济的精心擘画,而他身后的黄素娥也功不可抹。基督教新教差会在华喉舌--《教务杂志》曾这样评价黄素娥对圣约翰大学的贡献:“作为圣约翰大学校长的夫人,黄素娥同他丈夫一样热切关心学校的福利。她为圣约翰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经过不懈的努力,美国的密西根大学、哈佛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等世界知名大学均同意接收圣约翰的学生入学,耶鲁大学甚至同意免试招收。

 

黄素娥和卜舫济,一对中外夫妻,同时领军上海两所最负盛名的优秀学府,在中国教育史上绝无仅有。

 

19191115日,圣约翰举行建校40周年纪念会时,该校校友为纪念校长卜舫济已故夫人黄素娥女士,发起募捐活动修建了一个新交谊室。如今这幢建筑依然耸立在华东政法大学4号楼旁边。黄素娥去世后三十多年,卜舫济依然待在他妻子的祖国。1947年卜肪济在上海去世。

 

现在塘沽路东端的“救主堂”,“文纪女校”,已了无踪迹。就连长宁路上的"圣玛利亚女校"这几天也被拆干净了,只留下孤零零一座小钟楼。可是它们所开创的中国近代教育事业恩泽后世,我们有理由表示敬意

 

201.jpg

1851年北外滩,救主堂,左侧为文纪女校的校舍。

 

202.jpg

2021877年文纪女校全体,前排左一黄素娥

 

203.jpg

1888年黄素娥和卜舫济结婚照

 

204.jpg

1923年之前,圣玛利亚女校在圣约翰大学内的校舍

 

205.jpg

1923年圣玛利亚女校在白利南路(今长宁路)新建的校舍。

 

206.jpg

2009年,被拆的圣玛利亚女中现状

 

207.jpg

满目创痍的校园

 

208.jpg

圣约翰大学校长卜舫济小影

 

209.jpg

圣约翰大学为纪念卜夫人黄氏的交谊堂

 

210.jpg

1932年圣约翰大学校景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