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蹉跎坡旧梦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二)
分类:
1.gif

 

 

 

                                --作者:沈博爱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二)

157、抬红轿

祖母为了我复起这碗水,一直在忙着内务。除准备茶点之外,主要精力集中在洞房的布置。洞房还是住的这间老地方,除一床一桌和几张椅子外,没有任何摆设。只好把她的两个嫁时衣箱搬来,一只塞上我的几件旧衣服,另一只准备放新娘的作嫁衣裳。床上用品仅有两个枕头一床絮被,床单和被单是新的,蚊帐是旧帐漂白的。

她暗中物色开床铺的人,必须是有崽有女的妇女,于是就选了我的长嫂。因为长嫂生了一男二女,并且不是再嫁的二婚亲。这两个条件非常注重,在农村办婚事,最忌无生育和再婚的妇女负责开床铺。长嫂付氏负责开床铺,就要打个包封给她。嫂子接了红包要赞颂两句--恭喜恭喜,早生贵子,兰桂腾芳。

这次婚宴,准备了三十桌酒席,都由长兄淮溪代劳操办。劳力安排在前日出榜公布,主要是自己的亲属房头人。榜头写上“吃累帮忙、各执其事、分工详细、因人到住”,一般分总管、内务、礼房、厨师、陪客、接客、打盘下菜、洗摆、烟酒、放鞭炮、茶水、对联、陪新婚、带拜下礼、娶亲等。我根据这个榜示清单,上门相邀相请,若有遗漏或该请而没安排的就得补请,并作解释和道歉,累得精疲力竭。

根据山田岳家的要求,必须备大红花轿去接新娘,并且要办一担牲笼。这可是两个难题了。自大跃进人民公社以来,抬轿迎亲的事就已绝迹了。姑娘出嫁是个找出路的问题,哪里有饭吃就嫁到哪里去。捡几件衣服打个毛巾包就可出门。这年虽然解散了食堂,“见缝插针”使生活有了改变,但抬红轿娶亲还是件很新鲜的古老事了。

后来从尚友堂老字号那里租了一台旧红轿,而新娘的绒球凤冠、披纱、花衣花裙及蒙巾等就无法租到,后来新娘是穿红色上衣蓝色裤子上轿的,胸前插一朵小花。两只牲笼是木隔笼,一头装公鸡,一头装公鹅。这只鹅也是租来的,必须担回来,公鸡就交给岳家,叫离娘鸡。另备两瓶白酒和双鱼双肉,叫祭祖菜。

大红花轿是四个人抬的,必须安排五个精壮力,轮流歇脚。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是抬着红轿闯过两道关。必须从山田公社和龙伏公社门口经过,如果公社干部出来阻轿,就会新娘下轿走路,抬着空轿子回来,造成一个非常难堪的局面了。

为了万一,我就必须在选择抬轿的五人中,物色一个能说会道且有一定声望的人选。我特去拜望了一个大队干部,请他去抬红轿,除为了闯关的目的外,另一目的是我的特别用意,诸君能从第87节文字中可以领略,使知用意所在。

农历八月十七日,是阴沉的日子,间或下点毛毛细雨。因为往来有六十华里的路程,势必加早启程去山田娶亲。除五个轿夫外,还一个专门担牲笼的。媒人则由戴老师的儿子戴民主替代。

轿门上贴上“金花诰封”四个大字。据古代文臣官员有“秩官既分九品,命妇亦有七阶”之制,妇人受封曰“金花诰”。凡授品级封赠的妇人,有夫人(一品、二品,扶也)、淑人(三品,善也)、恭人(四品,敬也)、宜人(五品,当也)、安人(六品,和也)、孺人(七品,雅也)之七阶。

据《唐明皇退朝录》“官诰院敕群夫。使金花罗纸七张,锦彩赐以沐浴邑。乃奉亲之荣也。故诰命受封的夫人叫诰命夫人。”而农村流传的习俗,只有红花姑娘才能坐大红花轿,再婚妇人只能坐黑色篷子轿,不能贴“金花诰封”。农村新娘都不是诰命夫人,在大红花轿上贴上“金花诰封”,既不是彰显受诰奉亲之荣,又是表示什么意思呢?老人们说这是因为借着诰封的尊贵,辟除邪恶的侵扰。

大红花轿的后面贴上写着“喜”字的红纸,两只牲笼也贴上“喜”字。临行之前,要打个红包给介绍人,俗称“掼草礼”,意思是请媒人领路,掼除路边草上的露水,含有清障领路的意思。我没有办什么彩礼,只打个大红包给介绍人代交“大雁礼”。红包金额是59.99元,包括元角分三种纸币面额,说这是“有头有尾、有整有零”。

鞭炮响起,这一行七人的娶亲人马向山田进发。

娶亲的人马启程后,有关的人事安排都在有条不紊地运作着。其中几个特殊客人是前一天到达的,一是那个戴写上“晴雨咸宜”宁乡斗笠的钟伯熏,做书写张贴对联的事。一个是“割牛尾巴毛”的嘏萝卜。还有一个是“攀掉八角天王的角”的陈冬生,他俩帮着洗肠剖鱼。还有反右时鸣放“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佳癞子,特约操刀屠猪。在前文谭家山一章中对我这几个狱友另有叙述。当写到这节时,他们早已先后作古了。

和我一起去山田买洞罐的鸣皋、皆遂两兄弟就安排管礼房的事,鸣皋弟现在已杏林隐退,皆遂兄于花甲之年遽切辞世。

下午三时许,大半客人都宴罢回家了。娶亲队伍才把新娘抬进了大地坪老屋的正厅。他们都已饥肠辘辘,急于就餐休息了。抬轿组长很是气愤不平,或许意识到他的身份与抬轿相悖,或许感悟到“上了当”,不管怎样他充当一回轿夫子,还是替我抬来了一位新娘子。

没有举行新式婚礼的仪式,也没有拜堂读迎神文,我把轿门掀起,向新娘鞠躬致礼之后,伴娘牵着新娘的手走进了厅西的洞房。随嫁的简单妆奁也摆放在洞房中,增添了气象,倍有喜气洋溢、焕然一新的感觉。

挤满洞房的少妇老妪们,为的是看新娘和嫁妆。孩子们喜爱的是新娘带来的糖果。一阵喧哗之后,伴娘引领新娘去拜见长辈,俗称带拜。首先是拜见祖母,其次是舅祖父和我的婶母。受拜的长辈道声恭喜,给个红包。

接着是祖母开锁打开箱柜,把锁匙交给新娘,表示交锁授权。这种表示息肩交权、让贤接班的开箱交锁习俗一直沿袭下来。但事实上,家娘是不轻易交权的,新娘硬要做三年新媳妇的。大多是生男育女之后,各立门户,新娘才真正成为主妇。

晚上,为了陪山田留宿的新亲,开了一桌麻将。不打钱,只算番,15番开胡,这是有风有字的素麻将。这个凉风习习的秋夜,厅堂里充满融洽文雅的气氛。新亲中只有两个岳伯父参与,陪牌的是汪牛皮等长辈们。

岳父是个旧文人,不会牌场,坐在洞房里。还有姑父秋烂皮(刘秋全)和那个屠夫佳癞子(徐佳举)等。没有搞传统习俗的闹洞房,大家还是很文雅地讲些调侃性的趣话,也沿乡俗赞了茶点。

新夫妇抬着一盘茶点站着恭候客人的赞词。每人赞颂几句就可从盘中取下一盅果点或喝一杯酒、或喝一杯茶。这叫闹洞房赞茶。

有的赞道“天生一对好夫妻,不分高低一样齐,早生一个麒麟子,他年金榜把名题”,有的赞“郎才女貌龙配凤,洞房花烛斩把劲,早生贵子进学堂,一定高中状元郎”。总之,老调重弹,很少新作。虽沿乡俗,却算文雅。随着麻将摊子的散场,客人们都休息去了。

闹洞房的习俗,自社教文革破旧立新以来,已销声匿迹了。直到改革开放以后,城乡的物质水平和精神面貌得到改观,闹洞房的风俗又开始作兴起来。不过赞茶赞酒的雅事不复厥振,反而掀起了“扒灰佬、醋婆婆”游街游村的狂热。

我在老家看到一家徐姓收儿媳妇,午宴后,公公婆婆在恶作剧的青年们控制下,公公背个木灰扒,戴上烂草帽,系上黑围裙,脸上画着山羊胡须,一边敲锣一边嚷“我是扒灰佬”。婆婆提着醋瓶尾随其后,穿村串户,随观人群捧腹大笑。

本世纪初,我出席姨表侄在浏城友谊大酒店的婚宴。当婚礼仪式结束时,一位自称是“扒灰佬委员会主任”的人上台宣布,本会吸收新娘的公公婆婆加入扒灰佬组织,批准为正式会员,授予一把八十斤重的钢管灰耙和一个醋罐。接着开面化装,穿行于餐厅席位之间,一对新人尾随其后。只是亮相,没有鸣锣报令。姨侄夫妇不肯游街示众,也就免除一场“耍地故事”的恶作剧。

闹洞房要提倡雅俗共赏。赞茶赞酒富有人文气氛,其乐融融。而时兴的扒灰佬游街串村的恶作剧显露疯狂丑态,既不文雅,有时也会闹出事端。

158、起马杯和回门饭

婚宴结束第二天仍是很忙,一是早餐后要摆设送行酒,安排送茶敬酒发烟的人员穿插其间,俗称起马杯。二是要收检婚宴场面。俗话说客到主人欢,客去主人安。

起马杯很简单,遵循传统模式,东主邀请老亲参加陪奉新亲,陪东一一介绍,互相握手相认,这叫会亲。首先由陪东发表谦逊的致谢之词,特别颂赞山田戴府新亲是书香门第,礼仪家邦,为舍下沈姓输送了人才,将为兴家立业做出贡献……老亲说的是六亲聚首,好亲和六亲。戴府培养了好闺秀,沈府增添了新生力量,正是长辈息肩让贤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新亲更是彬彬有礼,谦逊有加。说是能选择这样的乘龙快婿,应感谢太姻母的养育教导,是舅家黄府上的木根水源的脉络泽荫,也是沈府的祖德汪洋。愚亲造次尊庭的良辰喜庆,自愧奁仪简薄,徒手道贺。敬祈各府长辈,对小女多多教导,使其孝敬长辈,佐其夫君,执其巾栉,奉其箕帚,同心同德,宜室宜家。感谢大贤东的热情款待,礼义奉陪。实在有劳厚扰。

陪东总结说都应感谢月下老人大掌判的牵红线搭鹊桥,已朱陈结好秦晋联姻,当是良缘夙缔,佳偶天成……最后介绍人站起身来插断陪东的话大声说,各位都莫谦虚讲客气了,还是脚踏实地,相邀诸位去参观指导,一可传经二可取经,这是媒人惯用的启发送客启程的俗套。这时安排打发礼品的,打躬作揖的,放炮发烟的都在恭候着,先送新亲再送老眷,就宣告婚宴完满结束了。

岳家新亲一行回到山田,回到保寿山,并不能闲下休息,要马不停蹄地准备次日的回门饭。虽然很简单,也是麻雀虽小肝胆俱全的。

《诗经》国风 周南 螽斯章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之子于归,宜其家室。之子于归,宜其家人。”这意思是在那仲秋桃花盛的时候,好比是男婚女嫁的时候了。女儿出嫁后,夫妇安居和顺啊。后来就有“桃夭谓婚姻之及时”的比喻说法。女出嫁就是归宿。

《诗经》关雎章又有“归宁父母”之句,是说出嫁的女子因想念父母,想回家看看望。后来把回家看父母叫省亲,就是古人说的归宁。幼学女子篇有“女子归宁,回家省亲之谓”的说法。《辞源》释省亲谓宦游者归省父母也,释归省谓归故乡省父母也,释归宁谓女子既嫁,归问父母之安否也。故诗云“归宁父母”,是专指出嫁女子回家省亲父母,才是近代婚俗的回门。

乡俗的回门原本是新娘在男家生活一段时间的事。新娘在突然改变居住环境和生活环境的一段时期中,从陌生到熟悉要经过一段适应生活的过程。这段日子里,新娘思念父母,父母牵挂女儿,归省父母之心切是人之常情。从《红楼梦》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和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两回文字中,可看晋封为贵妃的贾元春与常人一样,“归宁父母”心切。但她只能奉旨“于明年正月十五日上元之日贵妃省亲”。她没有自由,只能绝对服从皇恩浩荡,在特定环境和特定时日下来归省父母。

而回门风俗的不断简化和把时间拉近,很贴近新娘“归宁父母”的迫切心情。从原来的出嫁一月至数月回门,逐渐约定俗成为出嫁后第二日或第三日操办回家饭。上世纪我与皆遂兄途径北盛镇时,就看到过居然有办喜事的人家贴出“今日完娶,明日回门”的婚联。

虽然平常很少人谈论“于归”和“归宁”这些古老的话题,流行的是“回门”“吃回门饭”“办回门酒”这些通俗易懂的话语。可是回门酒的对联仍是请老先生们写上“之子归宁,乘龙莅止”或“门迎快婿,喜庆归宁”之类,很少把回门两字直接用于对联。

1963年8月19日,介绍人戴朝贵老师领着我俩步行三十华里往山田岳家吃回门饭。这本是个很好的交谈机会。可是谈不发线缝,话匣子老是打不开。我很了解介绍人的性格,是生成的守口如瓶,虽不鸣不放挨了批评,但明哲保了身。而新婚的妻子还是那样沉稳,没有主动的交谈,只有被动的应付。我能深深理解到她心绪万千,有着沉重的思想负担。

因为她的出嫁,不能为父母减轻一点负担,将使父母的压力走向难以承受的极限。她伴随父母的时日是短暂的,今后父母如何顶着这个家庭度过难关呢?想起今后的路去向何方,是个什么境况,很渺茫、很担心,甚至可怕!现在找到的这个男家,也是个空架子,况且这个男人的未来也不能盲目乐观的,要想对父母支援帮助当是无能为力,难救燃眉之急的。我是乌龟吃萤火虫,心知肚明的。一路走着,一路想着,各人心思尽在不言中。

在保寿山这个有限的空间里,岳家操办了几席回门饭。虽是简单,但很讲究礼节。午宴推我坐了首座,岳父说今日之子归宁,乘龙台驾,我俩是一对新人,我应当是新贵人,坐上是礼当的。其次是孔府易府陪新亲,再其次是牵红线的大掌判。宾主分别坐定后,算是畅饮开怀。因为孔易戴三姓宾主皆是大户人家出身,书香门第之后,都谙熟乡党应酬,少读圣贤的我实在招架不住,难以应付。在门当户对这个世家概念上我只能感到惭愧。

因为岳家几口委屈在这两间偏屋里,没有大门可言,保寿山的山门是众姓的。所以岳父没写对联张贴。后来他说为我俩拟了一副嵌名对联,又为二女于归题了一首七律。四十年后的2008年农历七月十五日,我从岳父的堂侄那里找到了岳父遗下的《唱酌录》,真是翰墨留香,音容宛在。兹录如下,虔以缅怀而志之:

嵌名联:
博学多能,爱尔凌霄有志,坦腹东床中我选(嵌博爱)
灵性笃实,娱亲分甘在望,携手南陔慰祖欢(嵌灵娱)

七律:
送二女灵娱于归:
诗咏桃夭正及时,
室家相庆更相宜。
练裳休笑奁仪薄,
俭德曾因我祖遗。
造道治平端贵懊,
歌调琴瑟永相期。
叮咛训诫无他语,
孝顺为先且毋违。

按传统乡俗,新夫妇吃了回门饭一定要同时回到男家。以后再两家自由暂住,适应习惯后就在男家长住。次日,我俩就遵照祖母的叮嘱,回到了大地坪老屋。

159、谢猪头

农村对说媒这种非正式职业叫做扛冒脑伞。这种被称为扛冒脑伞的人即是对媒人的戏称。这种充当媒妁的人,一般是社会经验丰富的老闲人,或是做些小生意的老头,他们走门串户,很熟悉地方男女青年的情况。例如岭背的沈达才老阿公,做的是篾活小生意,周围二十里他跑遍了,哪个后生要开亲,哪个闺女该出嫁,他了如指掌。

扛冒脑伞的人要能说会道,要善于两头包涵,遇到搁浅压滩的事能耐心调停,有把死人说活的本事。在初访、订婚、领证、收亲和回门的五部曲中,能凭三寸不烂之舌,闯关斩将。在这场媒介激战中是胜利者,过关得红包,进场有酒喝。在宴席上,媒人坐第三位,在举杯交觞时,拍着胸脯说“一肩担过海,过海担三肩,包说媒包生仔,一定早生贵子,明年定来吃汤饼宴……”如此云云。

其实媒人是只讲目前不管后果的。闺女上了轿,婆娘进了门,就万事大吉,只等待男方来谢媒了。一些专门说媒的人,也是靠这个收入的。除几次红包打发外,最后的酬谢也基本形成了一个行市。个别亲戚朋友当介绍说媒,就属于互相关照的帮忙性质,谢与不谢、谢多谢少,不讨价还价,随男方处理就是。

另外要提出的是在大跃进带来的饥荒的特殊时期,有的乘人之危,把良家妇女送到湖北去做婆娘,得到的酬谢是鱼肉和大米及棉絮之类。这种人的勾当就超出说媒这个范围,带有人贩子性质,其对象不少是有夫之妇。交人得物,不管后果,使一些妇女至今流落异乡。

我这次与戴氏结合,介绍人就不是所谓扛冒脑伞的人。戴朝贵老师是我的同事,又是老邻居。他还是戴氏的堂伯父,当然非常熟悉男女两头的情况。没有这些做动员劝说的过程,纯粹只是插根引、牵条线就当成了这个介绍。所以我认为这是戴老师对我重建家园的关心。山田方面也完全相信他的传媒。我理该酬谢他两夫妇的,于是就选择了“谢猪头”的古老习俗,不过地方很少告谢猪头的,都是送衣布。

回门后不久,我即筹划谢媒这桩事了。这时戴老师仍租住在附近的楼里屋场里,去谢媒也很方便。

按照传统习俗,要配好一架条箱,上面的木盒里摆上猪头,猪嘴巴夹上猪尾巴。说这是有头有尾。猪头上放大红纸,压上一个红包。条箱下面的木盒里,放上两瓶酒,两个挂面包,四个果点泡,二个粉皮包。打包也有讲究的,纸包呈棱台形,大面朝上,五个小面朝下,大面贴上一张长条形红纸,条箱是用两根长轿杠夹着的,两头的横木用来抬肩。

我们把条箱抬进戴老师家里,放了一挂鞭子,说了一些致谢的话。来观看的邻居们要戴老师赞猪头,都说要来喝猪头汤,可戴老师也不知道猪头如何赞法,观看的邻居们也不知如何赞,都说老古班的人就赞过。就只好喝茶喝酒发烟,热闹一下散了场。

后来我才从一个说媒的老把式那里打听到赞猪头的详细搞法,其八句顺口溜是:

八戒西天去取经,
长个脑壳十八斤。
一双慧眼观千里,
两把蒲扇能顺风。
八十一难闯关过,
九齿耙头扫妖精。
天地人和八方盛,
乾坤合德太平春。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 简要说明 序言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一)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二)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三)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四)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五)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六)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七)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八)
第二章 顽童与童玩(一)
第二章 顽童与童玩(二)
第二章 顽童与童玩(三)
第三章 出体与祈禳(一)
第三章 出体与祈禳(二)
第四章 挽歌与夜歌(一)
第四章 挽歌与夜歌(二)
第五章 土改与镇反(一)
第五章 土改与镇反(二)
第五章 土改与镇反(三)
第六章 浏阳与湘潭(一)
第六章 浏阳与湘潭(二)
第六章 浏阳与湘潭(三)
第六章 浏阳与湘潭(四)
第七章 扫盲与教书(一)
第七章 扫盲与教书(二)
第七章 扫盲与教书(三)
第七章 扫盲与教书(四)
第八章 整风与反右(一)
第八章 整风与反右(二)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一)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二)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三)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四)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五)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六)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七)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八)
第十章 我与祖母(一)
第十章 我与祖母(二)
第十章 我与祖母(三)
第十章 我与祖母(四)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一)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二)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三)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四)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五)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六)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七)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一)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二)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三)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四)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五)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六)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七)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八)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九)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十)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