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蹉跎坡旧梦 》第四章 挽歌与夜歌(二)
分类:

1.gif

 

 

 

                                --作者:沈博爱

第四章 挽歌与夜歌(二)

39、挽歌与夜歌

丧事最后一夕的绕棺挽歌,内容都是孔孟儒礼的经典诗歌。有人说,挽歌应始于庄子鼓盆歌。盖《幼学琼林》夫妇篇有“庄子鼓盆歌,是夫妇之死别”句,注为“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箕踞,鼓盆而歌。”

但《幼学琼林》卷四疾病死丧篇又载:“挽歌始于田横,墓志创于傅奕。”注为:“汉高祖即位,故齐王荣弟田横,据海岛不附。高祖召之尸乡,自刎,奉首于朝。从者挽至宫,不敢哭,为歌以寄哀音。”查《资治通鉴》卷十一,只有“……横遂自刎……二客皆自刭……五百士亦皆自杀,而终。”的记载,没有提到“从者不敢哭,为歌以寄哀音”之说。

而《辞源》的解释是:“挽歌是故人送葬和执绋挽于丧车前行的人,所唱哀挽死者的诗歌,如薤露、蒿里之属。”陆机、陶潜、鲍照皆有晚年自作的挽歌,至唐宋,开始出现悼亡诗,以潘岳的三首悼亡诗最有名。以后绕棺丧礼盛行,挽歌皆出自儒家之作。

农村丧仪中的绕棺挽歌,领挽者有领悟挽歌内容和意思的,但大多为不求甚解的照本宣科。至于从挽者,更是应声而和之。就我族宝乔房裔而言,不论是本房办丧事,还是出外当母党,能出场挽歌的人少之又少了。但因为绕棺时有宾主轮流领挽的任务,势必又要做些人选准备。

年逾七十的四牛皮,虽然还能记住三篇文公赞和薤露、蒿里等几首悼亡诗,但已力不从心,想赚几个白色红包,也是可望不可即了。懒伢(沈农联)跟四牛皮拜师学了几年,也不敢单独上场,最终还是到龙伏镇上的砖场打工去了。另一个徒弟文矮子还是搞他的老行当--修鞋补履。

呆板乏味的挽歌,不能吸引一些青壮年参加,而用通俗易懂的俗言俚语斗几句六成杯,反而能哗众取宠,引人耸听。所以,这种斗六成杯的对歌,慢慢发展成所谓夜歌,而它的吸引效应使之很快传播乡梓,成为丧事最后一晚的重头戏。

到二十世纪初至五十年代,夜歌基本定型,以七字韵为主体,成篇叙事抒情,能随机应变,进行批驳评论,还有发歌、交歌、接歌和谢歌场等相关程序,能被老百姓认同和接受。并且歌场上褒贬分明,不讲情面,听众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启发和教育。

由此可见,夜歌是从挽歌演变发展而来的。从深邃的悼亡诗衍化为通俗易懂的夜歌,谁也不管你庄子与田横,不管那徽国文公朱夫子。只要锣鼓一响,夜歌业余爱好者沈治安总是第一个就开腔了:“打起锣鼓开个台,各位歌师坐拢来……”

40、开歌场及接歌

绕棺挽歌前的夜歌不是唱正本,只是一些初学夜歌者或不上档次的夜歌人唱个耍歌,其实是一种练歌形式,有时也计几句六成杯。夕奠后的夜歌才是唱正本,必须由熟知情况的老歌手开歌场,一要口子圆熟,二要能做全面清楚的报令,即对亡者身世、病情及丧事安排做详细的介绍。

胞兄沈湘希也是地方上小有名气的歌师,他跟我说,上半夜以东君和近邻为主,下半夜以客为主。

一般开歌场时唱:“打起锣鼓开个台,邀请各位坐拢来。今夜不比往几夜,今晚大党到寒舍。高攀地方贤近邻,协助寒舍陪大人。到了寒舍欠招待,告秉各位莫见怪……”

接着报令,唱:“某老先前在患病,叨蒙亲友多看问。邀请众位到寒舍,指迷丧事把歌话。又蒙厚谊来悼奠,仁至礼周好体面。列位帮忙请吃累,孝家感谢在今后。”

接下来对母家唱:“叨沾大党源流光,大人至舍很大方。尊府庭上好姑娘,在舍一生不平常。勤劳俭朴持家政,可称女中之尧舜。养男育女又抱孙,至理应申亡者功。比如这次把客请,因舍家贫图节省。大人到舍冒批评,确是好亲和六亲。”

再对媳党唱:“舍间又沾少党光,少党至舍也大方。尊府庭上贤淑女,在舍为人最规矩。待人接物有礼貌,感谢尊庭好教导。少党方面不表彰,荷包有麝自然香。”

最后以自谦口气对孝家唱:“寒舍孝子他不孝,接受批评多惭愧。丧事从简少祭奠,亡者入棺薄妆奁。在先薄养死薄葬。大党宽容多原谅……”

陪东上场,报令后交歌:“今晚夜歌形势论,东主弱来客边盛。相邀贤亲与近邻,帮说夜理闹亡灵。几句粗言唱完工,或交大党或邻东。”

客座接歌:“大贤陪东歇口气,贤主报令很详细。听了贤东歌一篇,一又好来二又尖。摇唇鼓舌歌会唱,贫亲欠读难回上。礼义家邦讲仁义,真是书香好门第。上前几天传噩耗,尊庭至舍发讣告。悉知亡者患顽症,贫亲艰情少看问……”

地邻也接歌:“打个商量相个让,让了地邻把歌唱。听了贤亲歌一篇,对东何必咯出尖。东与各府老亲戚,互相之间应随便。走仁走义到如今,些小矛盾讲得清……”

客座抢接歌唱:“打个商量歇口气,贫亲接歌不容易。根据近邻歌一篇,好比油匠踩枯边。应站中间和六亲,何必点火闪阴风……”

近邻接歌转题唱:“我们作为近邻东,目的陪奉母大人。今夜共同来闹奉,原是歌功把德颂。即是走仁又走义,夜歌场中莫生气。溯本追源某府上,恭请大党把歌唱……”

在多次邀请和激发下,母党大人出场接歌,全场视听集中在母大人歌喉中发出的唱词上:“地邻贤主歌几篇,夜歌唱得很归根。听了玉语与金言,出口成章讲礼贤。口钝舌拙歌冒唱,自愧形势赶不上。空手悼念把门进,尊庭接待好隆重。铳炮喧天多热闹,堂前恭候母党到。礼仪家邦大贤东,打躬作揖接大人。进门入座烟茶到,贤者陪奉讲礼貌。满堂儿孙下跪拜,披麻执杖儒礼在。贫亲至府来叩吊,薄仪少礼很惭愧。几十余年老亲戚,贤东不必讲客气。翌日亡者归山后,佑啓后昆发富贵。前人贤及后人贤,兰桂腾芳瓜绵绵。几句粗言礼不恭,时下交与大贤东。”

其他戚友交接几个回合后,时间接近五更,当夜歌唱到高峰绝顶时,近邻出面来个月旦评,峰回路转。最后陪东来个交关总结,意在捎锣收腔,暗示夜歌场舌战将要鸣金熄鼓,于是唱道:“各府歌师费心,金言玉语归了根。通宵闹奉兆吉祥,竹竿挑水后头长。大人饱读圣贤书,择其善者而从之。长庚西下启明亮,满腹经纶难尽量。今晚夜歌快完工,恭请大人赞发费锦心。”

母党会意地接歌唱道:“大贤东君下了令,贫亲岂敢不遵命。已是东方发了亮,停止夜歌就莫唱。要向孝家借几桩,三牲钱帛烛与香。摆起三牲并酒醴,先把神明来谢起……”

41、谢歌场

当母党唱完“就把歌场来谢起”时,就进入谢歌场的内容。湘希兄说,首先是谢天谢地辞谢各案大神,所归寺庙都在龙伏、社港、泮春、大洛、沙市、赤马、山田、路口等上北乡所辖老乡镇。

大多数寺庙只留下残垣旧地,有的已无形无影,如沈康寿的新房就建在瑞庆宫原基上,卢仙寺就成了沈定军屋侧的菜土等。但狮子滩的开山佛祖庙,相市村的相公殿,赤马的包老爷庙经过扩建或重修,规模已有不小。此外,石柱峰的玉皇庙和祖师岩的仙人庙已成为新开发的旅游景点。

但湘希兄说,不管如何,庙毁神存,还是需要辞谢一番:

“辞谢天地日月星,闪电雷霆雪与风。玉皇王母守天宫,南曹北斗太白星。辞谢天神归天宫,辞谢地神地府中。辞谢水神归龙王,辞谢阳神归庙堂。五德君星归五方,东南西北与中央。”

“天地水阳神四街,王灵官与马元帅。包、王、吕、齐四丞相,五岳圣帝金吾将。关平关索关将军,儒释道祖三教宗。塘坝窑桥四土地,慈王财神文昌帝。县镇城隍省城隍,都总城隍定湘王。坐镇湖南显威灵,安邦护国救万民。”

“枫林吴主黄峰尖,祖师岩前陈大仙。石柱灵峰玉皇宫,杨塅谢市金台峰。桥头道岩七娘山,石葫芦上金石山。相公殿与皂角湾,麻衣孝仙洞庭滩。永兴禅院关帝王,曹塅仰山观音堂。社港莲溪登龙寺,成头下车与沙市。大安华严普洛山,杨四将军石田湾。龙伏药王金甲山,开山佛祖狮子滩。仁寿、七星、大江傅,边山圣帝南普寺。”

“七郎八郎沈九郎,袁、李、沈姓海龙王。焦桥珉显寄马市,坪上李家克龙寺。西坑药王贺华轩,横塘普济陈大仙。灵官赤马普化寺,白荆雷神雨福祠。金盆坦上郑界神,王爷庙与白羊坪。卢仙、蛇嘴、瑞庆宫,昙云、秀水、烂泥冲。黄桥杨四与龙兴,八宝山上郑九公。金甲将军柯树矶,清溪清泰石江陂。”

湘希兄又说,虽然好多寺庙已不复存在,但所在地址的地名至今未改,所以谢了大神后,还有屋场内外的小神也要辞谢:

“多把钱财凭火化,家神土地应辞谢。城隍大王得钱行,安邦护国保下民。后山福主得钱行,六畜兴旺应担承。家堂香火得钱行,奏请天公降福临。九天东厨得钱行,隐恶扬善奏天庭。屋檐童子得钱行,檐风不扫小孩童。符头师主得钱行,兴工动土保安宁。火炉哥哥得钱行,热汤热水不沾身。扫帚姑娘得钱行,早扫金来晚扫银。叫路亡者得钱行,回光返照荫后昆。门神大王得钱行,人来有路鬼无门。秦叔宝与尉迟恭,手拿金鞭打妖精……”

谢完大小神社之后,就唱赞祝孝家:

“钱财奉送转回程,留言祝福孝家们。工商行政孝堂行,两袖清风得好评。老人来到孝堂行,重添花甲享遐龄。嫂子来到孝堂行,早生贵子跳龙门。姑娘来到孝堂行,百年佳偶自天成。学生来到孝堂行,龙虎金榜点头名。小孩来到孝堂行,关煞消除易成人。”

最后是谢歌场的尾声:

“今日亡者还山后,寅葬卯发添富贵。从此夜歌不再唱,锣鼓放在高楼上。扬尘结得三尺厚,大风吹起两边跳。每逢做寿与喜庆,方可上楼拿来用。请来铁匠毛子中,打把铁刀八百斤。先杀鼓来后杀锣,永世不唱闹丧歌。丧锣丧鼓送些远,送到长江不看见。”

当歌场辞谢完毕,锣鼓即连击几下,一脚把锣鼓踢到大门角落里。鸣炮、准备出柩送葬。

孝子跪拜辞谢,手托条盘奉上谢歌场的母大人,盘内有白红包一个、盖白沙两盒。

当灵柩归山入葬时,母大人还赞颂几句,获取最后一个红包。

42、夜歌诡辩三例

在夜歌场中,东与客是两个对立的方阵。焦点集中在从文字墨迹中找秕疵,土话叫找岔子。

母家总喜欢从讣告中去淘金,如通常容易忽视的“寿终正寝”与“寿终内寝”,“殁存均感”与“存殁均感”,“享年”与“享寿”,以致哀联常出现的“失恃”与“失怙”,“屺岭”与“牯岭”,“社停桑柘”与“诗废蓼莪”等词语,如果颠倒用错,即是抨击的有据材料。

而东主方阵也不敢放松,对于母家送的祭幛和挽联、悼亡诗等文字方面,开短会研讨商量对策,挖窖寻蛇,找些靶子好有的放矢。

例如石江村张象贤母故,黄姓去当母党,祭幛文字是“簷水滴原”,张家理解为“前头乌龟爬坏路,后头乌龟照路爬”,暗射不孝之子必遭不孝之孙的报应。一阵歌场舌战之后,张家逼黄家当场改写了祭幛才平息。

有的写个“曹操孟德”,东主就理解为奸雄曹孟德,其实褒义为“有曹大家(音gu)之贞操和孟母之德”。有的写个“二美于斯”,就说比喻陈世美和潘仁美。

其实,夜歌场中,有理难清。只有强词夺理、随机诡辩即可。如果道歉认输,则夜歌就唱死了。就失去舌战讲理、据理力争的雄辩气氛。故唱回夜歌结回友,今后路上好拱手。正是脸红耳赤不打架,强词诡辩不结仇。我过去听大人说过,以后也有自己听到过不少名嘴名歌,能记忆清楚的有下面三个诡辩歌例。

例一 王氏母家对沈氏陪东
王唱:“……细看尊庭一讣告,文墨未必咯周到。哭奠错写成器奠,如此文章真少见。”
沈辩:“……孝男孝女几代人,朝夕祭奠悼亡灵。满堂泣血动哀歌,器奠人比哭奠多。”
评:本来笔误,文理不通,纯属诡辩过关。

例二 不速之客对邻东
洞庭滩杨姓青年,不速夜遇歌场,乃陌生人也。时宴半夜饭,无人邀坐。下厅开筵,歌场移至上厅。当此时,杨唱:“……洞庭波涌八百里,今晚登庭不容易。下厅移到上厅唱,见人吃饭喉咙痒。”
听众啧啧有声,口子齐扎,真少年老成……
黄氏东主:“尊府本住洞庭滩,杨姓聚族在边山。洞庭湖在巴陵郡,真是胡言说春梦。”
杨氏:“鄙地原是洞庭湖,丁巳年间发大水(音shu)。水打沙淤冒人担,从此成了洞庭滩。”
评:虚设逻辑,以假当真,似是而非的说服力。

例三 傅姓陪东对沈氏母党
傅唱:“大人至舍蒙厚贶,提起羊毫写祭幛。傅字丢点不要紧,大人丢脸愧姓沈。”(注:沈氏母家的祭幛上,把“傅”字上面的一点漏写了)
沈氏辩:“傅字头上一点墨,沈既认得也写得。傅字失点莫怪沈,小人偷去就报警。一查讣告有墨印,含字为何喊口令。含字偷走傅一点,可笑尊庭文墨浅。”
评:兆颂先生从对方讣告中找到蛛丝马迹,反戈一击,化险为夷。

这正是:天下除非李太白,哪个不是偷书贼。如果认错表歉意,夜歌唱死无生气。夜歌不讲硬道理,诡辩雄辩凭把嘴。含沙射影寂无声,火药藏在幽默中。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 简要说明 序言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一)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二)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三)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四)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五)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六)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七)
第一章 家乡与童年(八)
第二章 顽童与童玩(一)
第二章 顽童与童玩(二)
第二章 顽童与童玩(三)
第三章 出体与祈禳(一)
第三章 出体与祈禳(二)
第四章 挽歌与夜歌(一)
第四章 挽歌与夜歌(二)
第五章 土改与镇反(一)
第五章 土改与镇反(二)
第五章 土改与镇反(三)
第六章 浏阳与湘潭(一)
第六章 浏阳与湘潭(二)
第六章 浏阳与湘潭(三)
第六章 浏阳与湘潭(四)
第七章 扫盲与教书(一)
第七章 扫盲与教书(二)
第七章 扫盲与教书(三)
第七章 扫盲与教书(四)
第八章 整风与反右(一)
第八章 整风与反右(二)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一)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二)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三)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四)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五)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六)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七)
第九章 火官庙与谭家山(八)
第十章 我与祖母(一)
第十章 我与祖母(二)
第十章 我与祖母(三)
第十章 我与祖母(四)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一)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二)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三)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四)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五)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六)
第十一章 我与妻子(七)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一)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二)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三)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四)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五)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六)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七)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八)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九)
第十二章 社教与文革(十)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