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高考1977-1978 》(二十三)李友仁


我的高考19771978

 

 

(二十三)李友仁:准考证中的难忘岁月

 

 


 摘要:1977年恢复高考后,包括作者在内的一大批知识青年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从19782014年的这36年间,我不知处理了家中的多少物品,然而一张1978年我参加高考的准考证却被我珍藏至今。因为从大处说它见证了共和国那段独特的历史,从小处说它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而日前正在播出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则艺术地再现了当年邓小平高瞻远瞩力主恢复高考制度的决策过程,让我看了触景生情,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当年参加高考时的情景。

 

34.jpg

1978年初新沂县知青代表会议墨河农场知青代表合影

 

我的这张准考证正面有“高等学校统一招生准考证”字样,注明考生姓名、文科类别、准考证编号、考试地点、考场编号;贴有照片,未打钢印,盖有“江苏省新沂县大专院校招生委员会”的红印章;最下方注明“此证代报名费伍角收据”。准考证背面上方有《考生须知》,共6条,下方为日程安排:720日,上午政治,下午理科物理、文科历史;21日,上午数学,下午理科化学、文科地理;22日,上午语文,下午外语。除语文科目两个半小时外,其余科目均为两小时。

 

记得在1968年,我于扬州中学高中毕业后与李昌集、祝寿培等同学组成一组,到兴化林潭公社北刘大队插队。9年间,一直在农村生活,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然而,表现再好亦无用,仍然是招工无路、上学无门、上调无望。无奈之下,1977年,在徐州新沂县工作的父母想方设法把我迁到了新沂的一个知青农场插场,这样满一年后我即可招工进城。就在此时,我听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大喜之下的我立即报了名(遗憾的是这张1977年的准考证未保留)

 

1977年的江苏省高考,分为初考与统考,由省里统一命题。初考在1127日进行,仅考政文、数学,按录取比例及初考成绩(分数不公布)确定参加统考人员名单。我参加了初考,自认为考得很好,但是未能参加统考。我后来才得知,当年的文件规定,招生对象为“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年龄20岁左右,不超过25周岁,未婚。对实践经验比较丰富并钻研有成绩或确有专长的,年龄可放宽到30岁,婚否不限(要注意招收19661967两届高中毕业生)”。而我是1968届高中毕业生,因此受到了限制。

 

有了1977年高考的经历,所以我对1978年的高考未加留意,以为还会受到限制。幸好李昌集来信告诉我,这一次,“老三届”(666768三届初高中毕业生)都可以报名,他在扬州、祝寿培在兴化都已报名,他还寄来了考试大纲和复习资料。于是我再次报了名,领到了这张被我保存至今的准考证。

 

1978年,我虚岁已30,在农场是绝无仅有的,因此农场对我特别照顾,可以半天劳动,半天复习。李昌集寄来的材料派上了大用场。按照大纲,我看语文,做数学,背历史、背地理。因为外语不计入总分,仅作参考,因此放弃。1个月后,我如期在新沂中学第九考场参加了高考。印象最深的是,正值7月下旬,天气十分炎热,考场内前后均有脸盆架、脸盆和毛巾,好让考生擦擦汗、洗洗脸。考试结束后,继续回农场劳动。不久,成绩公布,我以全县文理科第一、总分429分的成绩被南京大学录取。

 

197810月初,我终于跨进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校门。当时我们班有59位同学(后来增至64人),来自全国各地,以江苏的最多。大部分为男生,女生仅5人。年龄大的已结婚生子,小的刚跨出中学校门。

 

1982年大学毕业后,我回到了阔别14年的家乡扬州,与李昌集、祝寿培相聚。

 

而今,凝望着这张1978年的高考准考证,由衷地觉得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剧中人说出了包括我在内的一大批知识青年的心里话:如果不是小平同志出来,猛抓教育,我们就不会成为大学生。我们的机会确实难得,邓大人确实伟大!

 

35.jpg

在历史系教学楼前

 

2014-08-25 

 

本文作者系南京大学历史系1978级校友

 


 

转自《南大口述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