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高考1977-1978 》(二十一)肖敏


我的高考19771978


(二十一)肖敏的高考


30.jpg


肖敏,1978考入南京大学物理系。1982年通过CUSPEA项目赴美。1988年获美国德克萨斯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19881990MIT做博士后。现任南京大学量子电子学与光学工程系主任。



两次高考,圆梦南大


我是76年高中毕业,66年到76年正好文革十年,所以我们十年没认真读书,我在城市里面,每天就是玩。7678年我在工厂工作。其实77年高考我参加了,也被录取了,都已经体检了,但是我没去,因为我不愿意随机分,所以78年我就重新再考了一次。


我是徐州人。77年我们住在城市里面,中央关于高考文件一出来,就听到大家纷纷讨论,到处传消息,具体是谁告诉我,我也想不起来了,但是在还没正式公布之前,我就知道了要恢复高考。当时就想着我有这个能力,又恰好有这个机会,所以我就报名考了。虽然当时在工厂工作也很舒服,但是就想着有这个机会,为什么不顺应潮流考考试试?而且家里也是比较支持,因为之前是推荐工农兵学员,这样我就没机会去,我父母就说那算了,你去工厂工作吧,但是高考的话,就靠自己不靠父母关系,他们就没意见。工厂那边,因为当时国家有明确的政策,7778两级任何单位不允许阻止职工考试,虽然不给复习时间,但是考试是可以的。不过我们基本上没有放假,就是最后两三天可以请假准备。


当时复习,主要是用的晚上的时间。我自己找了本旧教材,完全是自己看。我的物理还略懂一些,因为之前学工学农,还去工厂里实习学柴油机这些机器,一去一个月,就帮着干这些事情。不过虽然在工厂里做过,但是基础理论的东西是一点不懂,就看旧教材还有印的讲义。那十年完全没有好好读书,都在玩,在跟老师闹、斗,所以我们几乎一点基础都没有。77年高考,老三届刚入学的成绩比我们好得多,就是因为他们基础好,我们基础差,但是因为我们学得快,三年之后我们就赶上甚至超过了,就是我们之前主要是因为没学过,也不是因为没这个能力。


77年我是在徐州考的,用的是地方卷。预考我考得很好,统考考得应该也可以,我记得我数学考得好,还把附加题都做了,但是没有发下成绩来。我就记得,那一年高考,各单位准备时间很短,就很混乱。录取的时候就是各个学校来抢档案,谁抢到算谁的。本地的学校抢得比较厉害,就把本地的考生抢了,当时录取志愿没有秩序的。我77年是被徐州医学院录取了,但是我当时根本没有申请医学院,它把我的档案抢到了,然后就问我说,医学院你愿不愿意来,我是绝对不去的,因为我不想学医,所以我就拒绝了。


后来78年也是自学又考了一次,当时考得还可以,除了英语选考,我考了14分,其他基本都是90分以上,语文我忘记考了多少。报志愿的时候,就是想去南京大学物理或者天文,当时也没有想过要考出江苏。第三专业我记不清了,是南大的计算机还是大气。我还报了个第二志愿山东大学,山东离得江苏比较近,主要志愿就是这两个。当时我们78届南大的录取通知书收到得比较晚。当时还很纠结,怎么老是收不到录取通知书,比正常好像晚了半个月。


南大生活,刻苦学习


报到我是自己提着箱子来南京,也没有人送我,就记得学校里很多招生桌子,报到了之后有人带着我们去宿舍。当时物理是招了六个班,每个班大概三四十个人,也不算少了,二百多人,和现在也差不多。但是那时候很努力学习的,因为我们基础差,大家进来就是学习的,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要补课补基础。到了高年级,我们还会做实验,但是实验设备非常差,我们当时还给学校提意见。那时候实验就是,第一步开哪个开关,第二步开哪个开关,有非常详细的步骤,你开开关,看看什么结果,不是自己自主研究,是重复性的而且仪器也很少。


那时候物理系还是有很多厉害的老师,比如龚昌德院士,蔡建华先生这些老先生们,有些已经过世了,他们当时都是给我们7778级上课的。这些老师都是很有个性的,他们能力都很强,在做自己的研究。因为之前都是工农兵学员,比我们基础还差,我们来了之后,老师就很努力地想教东西。当时六个班分两个大班,一个是基础物理,一个是应用物理,大班上课,就是三个小班一起上,两套老师。我们当时专业方向不是我们自己选的,我们是选的物理系,但是具体哪个方向就是分的。如何分的我也不知道,就是声学、核物理和电子这三个班属于应用物理,另外三个低温、晶体、半导体是专业学科,就是基础物理,蔡先生、龚先生他们是教基础物理的。我一进来就是声学,但是我对声学不感兴趣。当时转专业是不可能的,我就跑那边上课,在这边考试就行。当时也算是特例,很少有人这么干。那时候我们和老师关系还都挺好的,蔡先生龚先生家我都去过,和他们讨论、请教问题。


那时候同届同学都很向上的,大家年龄差很大,最大32岁,最小16岁。像年龄比较大的老三届,很多不是高中,是初中毕业就文革,下放了,他们做事情比较认真沉稳,也会影响到我们。我们关系都很好的,后来我还被大家推选作班干部。那时候还有工农兵学员,但是我们基本不打交道,工农兵学员也比较低调,基本上7778级来了之后,老师主要精力就转移到7778级身上,工农兵学员可能就不太管了。


当时住宿条件还是很差的,我们住在三舍,八个人住一间小房子,一个桌子做不开人。我刚到美国去读研究生的时候,他们还抱怨条件差,我就说我们上大学的条件可能比你们监狱条件还差。但是南大的伙食比较起来还是很好的,南大食堂当时是有名的好,有小灶还有大餐,是很不错的。对于南京的印象,我们就是去鼓楼、新街口走一走,最远就是到玄武湖,也组织活动爬紫金山等等,但是再远就没有了,主要是我们时间都花在学习上。


本文依据对肖敏老师的口述访谈整理而成

撰文:单雨婷



转自《南大口述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