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高考1977-1978 》(十六)张红霞


我的高考19771978

 

 

(十六)张红霞的高考


 

21.jpg


张红霞,1977年考入南京大学地理系,南京大学自然地理学学士、海洋学硕士,英国南安普顿大学教育学博士。曾任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现为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漏答作文,二次高考进入南大

 

张红霞籍贯江苏淮阴,1977年高中毕业。为了把给在城市做工人的机会留给自己的弟弟,她主动选择了去农村做知青。幸运的是,张红霞下放之后没有多久,197710月,国家恢复高考的消息就传遍了全国。张红霞所在的公社有十几个知识青年,但是报名高考的只有她一个人。由于白天需要劳作,张红霞只能在晚上复习。为了不影响和自己在同一个宿舍的知青朋友休息,她只能用一张厚纸遮挡煤油灯,借着微弱的光复习看书。

 

离高考只有不到两个月,复习非常紧张。又由于文革期间的高中教育严重缺失,张红霞坦言,自己的基础并不好。即使复习了两个月,在临近高考时还是非常糊涂。因为自己的语文相对较好,为了能凸显优势,她选择了理科。然而在1977年的考场上,由于前期过度紧张,在拿到试卷以后又过度放松,张红霞没有注意到作文印在了试卷的背面,在漏答了作文的情况下就提前交了考卷。她说:“那天一开始是非常紧张的,因为怕考不好,后来又很狂妄,特别是我拿到卷子,我觉得太简单了,所以我大概一个小时都不到就做完了,而且我反复检查以后,还没到时间。我看别人都在做,当时也考虑到,不可能人家和我差这么多吧。可是我确实就没有看到,也没有随便翻一下什么的,就没有想到反面还有一道题。”因此,张红霞1977年的高考成绩很不理想,但还是收到了苏北的一个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张红霞再三思考,还是决定重新复习,再参加一次高考。

 

复习备考期间,张红霞从废旧品站买来了别人不要的教材,加紧复习。19786月,由于教师稀缺,张红霞还被抽调去了农村做教师。她坦言,做教师的经历对于复习备考还是非常有帮助的。1978年的夏天异常炎热,张红霞每天都要打水,一边用毛巾降温一边复习。张红霞终于如愿以偿,在1978年的高考中取得了好成绩,顺利被南京大学地理系录取,家里人也为她感到骄傲。“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非常激动。我记得是我爸爸告诉我,我爸不说他自己激动,他说我外公从来不笑的人,听说这个消息以后哈哈大笑。”

 

感念恩师,回忆南大优良学风

 

张红霞特别提起了自己在南大上学时,两位地理系的前辈学者,任美锷院士和王颖院士。“(任美锷院士)他给我们讲,地理学知识太多了,而且更新很快,更新周期是每五年,就因为发展非常快,所以基础是最重要,一个是数学,一个是英语。他对我们的数学要求和数学系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学的是一类数学,学得很艰难。但是一直到今天,数学的思维,对我今天做教育研究、社会科学,做定量,都很有帮助。”任美锷院士的教导也影响了张红霞自身的学术态度,她说自己在之后的教学科研中,也向学生提出注重实证,定量,不可空谈性质。王颖院士则是张红霞的硕士生导师,在海洋研究方面非常有建树。张红霞曾经跟着王颖院士到海南进行海上观测,为了防止观测结果的可靠,必须要长时间观察不能休息,非常辛苦。张红霞回忆,当时和她一起读王颖院士的研究生的女生很少,但是王颖老师对待所有人和要求都很严格,对她自己的日后的学术态度影响很大。

 

回忆起学校的学习氛围,张红霞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是我们排队打饭的时候,都是很整齐的一列一列,头低着背英语单词,排到自己了,再抬起头来。第二个例子,我们六点钟起床。早上大喇叭响,必须起来跑步,半小时跑完以后,都在拿着英语朗读。那时候还不能听英语,那叫听‘敌台’,都是有很多频率在干扰,也听不清楚;晚上十点熄灯,我们觉得熄灯太早,就是对知识如饥似渴,因为这个学习机会太不容易了,尤其我们这帮人都是内在学习动机很强,熄灯了我们就搬凳子坐到厕所,厕所里面经常有很多人在看书,所以当时学习氛围是相当浓厚的。”受到学校优良氛围的影响,张红霞也很努力地充实自己,不断学习。她说,自己都是早上六点起床,用半个小时时间晨读,去吃早饭,之后去教室学习。午饭过后午休半个小时,之后又去教室学习,晚饭后依旧如此,直到夜里熄灯。为了腾出更多的时间学习,张红霞放弃了很多自己的爱好,包括一些运动项目,看小说,进行小说创作等。这也为她日后前往英国攻读博士,进行学术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本文依据对张红霞老师的口述访谈整理而成

撰文:朱笑言

 

 

转自《南大口述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