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高考1977-1978 》(十三)丁柏铨


 我的高考19771978

 

(十三)丁柏铨的高考

 

17.jpg

丁柏铨,1977年考入南京大学中文系,1982年毕业,获学士学位。199211月至20034月任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系主任。1993年晋升为教授,同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现为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大学梦断,上山下乡

 

1966年,丁柏铨在无锡市高中毕业。正在他为高考做准备时,《五一六通知》的颁发和两张大字报,标志着十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丁柏铨说:“大学就停止了招生,本来要举行的一年一度的高考也就停止了。我本来应该19669月份进入大学,但是由于‘文革’的开始,就把我的梦给破坏了。”高中毕业后,学校里先是展开了“斗批改”的文化大革命运动。1968年下半年开始,应国家要求,一大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从城市走向了山区和农村。丁柏铨上山下乡的地点是盐城市滨海县果林公社。他回忆道:“‘金东台,银大丰’。东台是很富的,我记得有个“七里长街”。盐城最富的是东台。现在滨海发展也不错,盐城城区发展得更好。现在整体样子都和我当初的时候大不相同了。当时滨海农村多盐碱地,盐碱地不长庄稼。在滨海的渠北,比较多的地方种的是红薯。红薯的生命力很强,栽种的时候挖一个坑,把苗栽进去,一勺水,以后你哪怕不管它,红薯最后也能长出来。它是栽培起来最简单的农作物。”

 

上山下乡时,丁柏铨一天的生活就像普通的农民一样,夏天四五点钟起来去干活,干完了回来吃早饭,吃完早饭又下地。因为天比较热,劳动的时候浑身汗流浃背。实在热得不行,丁柏铨就会跳到水塘里面去泡一泡来消暑。晚上,丁柏铨和几个知青住在他们一起搭起来的小砖房里。晚上没有工作时,丁柏铨还会抽空读书。“弄个小盆子,里面放上煤油,然后弄个灯芯,点着。就着煤油灯看书,哪像现在,灯光明亮,而且房子也很好。那时候没有这么好的条件,煤油灯的火就这么一点点大,但是大家一闲下来还是要找书看。”

 

恢复高考,取得状元

 

1977年恢复高考时,丁柏铨已经在19761月结束了上山下乡,回到了无锡城里。当他通过新闻媒体得知恢复高考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非常兴奋的,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圆大学梦。因为在这之前看不出恢复高考的迹象。如果不是邓小平决策的话,我觉得这辈子就真的和大学无缘了。”

 

收到消息时,距离高考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丁柏铨并没有针对高考做太多的准备。当时没有辅导资料,也没有像现在的辅导班,因此丁柏铨觉得,只能靠以前的积累。,丁柏铨回忆参加考试时,“当时一个考场大概四十来个人,两个监考老师。考场并没有特别紧张的氛围。也许是高中阶段、初中阶段基础比较扎实的缘故吧,我觉得卷子不算太难……考完之后我们也对了答案,预判一下自己答题的大致得分的情况。经过预判我觉得情况还不错,当时就觉得不会太差,果不其然。”

 

高考之后,丁柏铨填写了自己的志愿。当时是在成绩出来之前填志愿,因此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丁柏铨说:“在填报志愿的时候,我的原则是就近,因为有小家庭,有孩子,因此就不希望离得太远,就在无锡的附近吧。当时我填报的有南大、南师大--当时叫南京师范学院、苏大--当时叫江苏师范学院,而且填的都是中文,也就是汉语言文学。”等到成绩公布时,丁柏铨顺利的被南大中文系录取。不仅如此,他还取得了无锡市的文科状元。由于当时宣传意识薄弱,丁柏铨拿到录取通知时对此并不知情,是一个在招办工作的熟人告知自己这个消息的。

 

南大学习,教书育人

 

1977年,丁柏铨拎着行李包前往了南京,到达了南京大学。当时,南京大学给学生寄送录取通知书,附带着的有标签。学生用南京大学的标签托运行李,然后学校派人到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把行李用车拉到新生接待站。有关宿舍,丁柏铨回忆道:“那时候的学校宿舍每间房住8个人,分上下铺,……两边是上下铺的床,一边睡4个人,桌子就放在中间。……宿舍里面也没有柜子,就只是多放一张双人床,空着的床就用来放行李包。”

 

南大的学风浓厚,丁柏铨等7778两级的学生也经常去图书馆读书、学习。当时图书馆借书手工的借书证,借书的时候把借书证拿出来,每本书的最后一页都有一个小口袋,里面有登记卡。工作人员会把登记卡取出来,在登记卡上写上借书证的号码,然后把卡留下来。等到下次来还书的时候工作人员再把卡放回书的最后一页。丁柏铨说:“南大的校风一向是比较淳朴的,也没有学生抢位置。外校的师生总是说南大学生很好学,其实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充分体现出来了。”虽然刚恢复高考不久,参加高考的人的水平参差不齐,但是在大学里面并没有特殊课程,大家都是在一起上课。那时,学生进校就直接到具体专业学习。丁柏铨所在的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课程分为语言类和文学类。语言类的课程有汉语言文学、现代汉语、古代汉语等;文学类的课程有文学概论、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中国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等。丁柏铨在大学期间就发了不少的论文,有自己单独写的,也有和其他人合写的。这些课程和学术经历都为他以后留校从事教学、研究奠定了基础。

 

回首大学四年的生活,丁柏铨说:“总的来说没有什么后悔之事,觉得过得很充实,内容很丰富,学到了和获得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对日后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这四年对我整个的人生而言,至关重要,可以说决定了我后面几十年的人生道路。虽然说经济利益不是很诱人,但是我觉得做人才培养的工作很值,我不后悔这样一种人生选择。”

 

本文依据对丁柏铨老师的口述访谈整理而成

撰文:朱笑言

转自《南大口述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