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高考1977-1978 》(十二)周沛


我的高考19771978

 

 

(十二)周沛的高考

 

16.jpg


周沛,江苏南通人,哲学博士,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研究基地、南京大学残疾人事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哲学系。现研究方向为社会保障与社会福利、社会工作、残疾人事业发展。

 

 

高中毕业,入伍参军

 

周沛是南通人,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则在家里料理家务。因为父亲是老师,他受到的最大影响就是“别人家小孩没书读,我有书读”。周沛喜欢读书,在小学四年级时就通读了文言版的《三国演义》,他也喜欢看“小人书”,也就是连环画,他说:“我从小人书间接地了解事物,可能就是一个笑话,但是那时候至少培养出一种读书兴趣,开阔眼界。”

 

周沛接受了完整的小学教育,但中学教育并不完整,因为文化大革命停课的影响,周沛中学时“成天就是玩”:“我中学的时候骑自行车、玩无线电、打打乒乓球,还有钓鱼等等,可以玩的东西非常多,非常开心。”他说: “我中学没接受过很好的教育、系统的教育。”1972年底,周沛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到了陕西、甘肃、宁夏一带的部队当兵。

喜闻高考,积极准备

 

1977年,周沛在一个山头上劳动的时候,听见了高音喇叭播送的消息,“听到了要恢复高考,我一下子就决定要参加高考。”因为有繁重的战备训练、劳动,他不得不偷偷复习。为此,他向当地的一个初中生借了数学书,开始复习。“我主要复习数学,数学相对其他课程比较难学,我对数字不是很敏感,因为停课,中学基础不好。”他在19784月复员,到了淮阴的一个教育局工作,那里有一些数学老师可以请教,这样数学复习的问题才解决了。“语文、历史地理、政治,我基本上比较清楚,平时看的书,还有当时接受的政治学习、政治教育都有接触”,周沛在部队当过“小教员”,因此对“儒法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等问题理解比较清楚。而诸如“《水浒》的要害是架空了晁盖”之类的言论,尽管周沛“也不太懂里面深刻的政治含义,但是这些对了解这段历史就有一定的帮助”。

 

走进考场的周沛有些紧张,他除了笔和准考证几乎什么都没带。“外面一些应届生在背作文、背历史、背地理,当时觉得人家真了不起”。他还笑谈:“我还怀揣几个包子,因为我这人容易饿,饿了就会发抖。我在部队吃不饱,当时连吃八个包子,一眨眼没了,肯定是因为过度紧张。当时我是带着包子进考场的,后来没吃。”

填报志愿,走进南大

 

最终出成绩时,周沛考出了好成绩,他一开始低估自己的成绩,但因为当时先出成绩再报志愿,他毫不犹豫地填报了南京大学。因为“那时候南大的文科就只有几个系,历史、中文、哲学(等),我报的就是哲学。那时候社会情况普遍就是能考上大学就不错了,没有挑剔专业。”他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入了大学门,就是国家的人了”。

 

周沛乘坐江轮来南京,路上需要花14个小时,票价是两块五毛钱。他说:“我是自己来的,因为我已经走过好多路了,那时候中学人家死记硬背的,我都脚踏实地地走过了。”关于生活,他对食堂的影响很深刻,“吃饭的时候只有桌子没有板凳,我们是站着吃的,你们可能没法想象,但是我觉得非常幸福了,我当时在部队里是蹲着吃的。部队里是蹲着吃,上学的时候是站着吃,工作的时候是坐着吃。”

 

而同学们对于学习,则更加用心。周沛回忆到:“我们那时候就‘三点一线’,宿舍、教室、食堂。我们那时候十点熄灯,我记得我们还买过蜡烛,秉烛夜读。那时候学习氛围比现在好,因为我们深知机会来之不易,大家都渴望补充知识的迫切的需求。整个社会的氛围也是读书,所以说八十年代要找个大学生(谈对象),那是一种时尚。”

 

本文依据对周沛老师的口述访谈整理而成

撰文:张益偲

 

 

转自《南大口述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