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高考1977-1978 》(九)吴稚伟


我的高考19771978


(九吴稚伟的高考

 


 

11.jpg

吴稚伟,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生物系,现任南京大学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生命分析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上山下乡,复习劳动

 

吴稚伟祖籍浙江,父母都在军队,建国后驻守西北,因此吴稚伟在陕西省西安市西安六中完成了高中学业。毕业后,吴稚伟作为知识青年,到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石槽公社上山下乡。1977年恢复高考时,吴稚伟和其他知青得到了公社的通知。由于知青报考必须积累一定的劳动工时,吴稚伟和其他知青就白天劳动,晚上复习备考。回忆起复习生活,吴稚伟说:“那个时候我们复习还是比较艰苦的,因为我们农村没有电,所以只能用煤油灯。当时我们生产队总共有四个知青,住在一起,复习的时候有两盏煤油灯。但是,我们有个知青,他是考音乐类,单簧管,所以他在练习乐器的时候非常吵闹,我们三个人没法好好复习。所以我们三个知青用一盏煤油灯,另外一盏就让他端到厨房去练习单簧管。”

 

在这样的条件下,吴稚伟和工友们还是尽可能收集市面上能够买到的复习资料,互相帮助复习备考,同时还要兼顾生产队的劳动,自己种蔬菜、养牲畜来解决副食问题。这样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是知青们相互帮助,氛围十分融洽。

 

参加高考,录取生物系

 

1978年,吴稚伟和生产队的五位知青工友从公社出发前往考场。考场离大荔县石槽公社比较远,需要带住宿用的铺盖。于是生产队借给了六人一台驴车,六个人带着铺盖一路走一路玩,走了大半天才到考试的公社,住在了一个废弃的庙里,第二天参加高考。吴稚伟高考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他说:“我印象比较深的是物理考试,我们受改革开放以后一些文学报道的影响,对物理学、理论物理、数学比较感兴趣。当时很多考理科的人想报物理专业,我当时最想报的也是物理。我物理学得也不错,高考我物理考了97分,还是不错的。丢了三分就丢在量子物理、原子物理上面,因为之前根本没有接触过,不知道怎么作答。数学考的也不错,但是没达到南大物理系对数学的要求。”

 

填写志愿时,吴稚伟选择了南大物理系作为第一志愿,总分也达到了南京大学的录取线。但是由于数学成绩没有达到要求,吴稚伟没能被录取到物理系,而是被分配到了生物系。他说:“后来我接到通知是录取的生物系。但是我们那时候高中没有学过生物的知识,基本上对生物一无所知。领到通知书以后我立刻去找人问,这个是个什么专业,后来才明白。”

 

刻苦学习,申请国外奖学金

 

进入大学后,吴稚伟明显感觉到,南方学生的学习基础,尤其是英语要比北方学生好很多。因此,吴稚伟在英语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其他同学也在刻苦努力,所有人都一心一意投入到学习上。吴稚伟说,当时南大的学风是非常好的,“大家也很珍惜,很多时间都花在学习上。那个时候也没有互联网和其他的娱乐方式,学校偶尔会组织一起看电影,但自己很少去看。那个时候生物系、物理系、地质系经常聚在一起讨论一些问题,虽然现在看来问题本身比较幼稚,但是对于交流思想、活跃思维是非常有用的。”

 

吴稚伟也经常和陕西考来的另外几个同学联系。有一位地质系的同学叫顾志斌,当时吴稚伟和他两人在南大最早拿到了国外奖学金。吴稚伟回忆道:“实际上我们俩能拿到奖学金还跟一个很重要的人有关,这个人叫钱志龙,是帮助南大建设南霍中心的一个物理学教授,他是当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Steven Muller的助理。钱志龙第一次访问南大的时候,有一个机会,我和顾志斌和认识了他。之后钱先生就告诉我们美国的很多大学都有专项经费,用以资助海外攻读较高学位的学生,他鼓励我们去申请。实际上这些学校的第一批材料,都是钱先生转交给我和顾志斌的。”

 

分配海南,开拓建设

 

吴稚伟在大学本科毕业时,偶然听说了海南的一个学校来南大生物系招人。当时他对海南没有什么印象,只是想象着蓝天、白云、海水、椰子树,觉得可能会很好玩,就去找生物系的党委书记,自愿要分配去海南。吴稚伟回忆道:“他当时以为我在开玩笑,但后来我告诉他,我是真有兴趣,他说那这样的话我再重新联系吧。我当时也是年轻,觉得好玩有兴趣,没考虑那么多,也没考虑以后怎么样,当场就决定去海南了。决定以后我想还是要告知一下父母,当时也没有电话,就发了个电报告诉他们,我父母回了个电报说,你自己看着办吧。就这样我去了海南岛。”

 

之后,吴稚伟先从南京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去了广州,再从广州坐了一夜轮船,到达了海口市。吴稚伟要去的学校叫华南热带植物学院,是现在海南大学的前身。“它在海口有个办事处,学校在儋县,我在办事处里住了下来。办事处里还有很大的一个院子,我当时不知道这个学校在哪里,所以我住进办事处还以为已经到了这个学校了,把书和衣服都摆了出来。结果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来告诉我,你先别摆出来了,你还没到呢,明天还有一天的路程呢。第二天一大早六点,我坐长途汽车出发,中午停下来吃了一顿饭,下午四点钟才到那里。”当时学校的环境很恶劣,处在热带雨林中,十分闭塞,经常断水断电。但是为了响应国家开发橡胶这种战略物资的号召,吴稚伟坚持在华南热带作物学校待了四年,负责组建了生理生化实验室并担任第一任实验室主任,为华南热带作物学院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本文依据对吴稚伟老师的口述访谈整理而成

撰文:朱笑言

 

 

转自《南大口述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