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高考1977-1978 》( 八 )潘毅


我的高考19771978


八)潘毅的高考

 

10.jpg

潘毅,1977年考入南京大学化学系,现任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副校长。

 

 

错失推荐机会,自学准备高考

 

1974年我高中毕业回到农村,到1976年,已经待了两年多了,有资格被推荐成为工农兵学员。当时大队里面有小队,小队里面有贫农组长,贫农组长有资格推荐工农兵学员,然后我被推荐上,但当时推荐渠道可能不止一个。在等待推荐的过程中,我就想怎么老没有通知下来参加考试或者面试,后来问了以后才知道考试已经考过了,根本就没有通知我,这是我1976年的一个经历。

 

我大概是19779月得到确定要考试的消息,因为那时候已经收水稻了,水稻收完要在田里种麦子,所以我印象很深刻。当时我在田里面劳动,一个高中同学也是我们这个生产队的,他告诉我要考试了,大家都在原来的中学里复习,我想去去也好,所以我就放下田里面的活,那天下午和他一起去。但是学校里面的辅导,速度非常慢,我也没再去,从那时开始我就进入认真准备考试的复习阶段。尽管这样,我也一天没有离开田里面的劳动,还是照样出工,而且因为我是生产队的干部,所以我必须天天带领大家一起出工劳动,不可以耽搁的。

 

备战高考,沉着应对

 

其实我高中的基础还是不错的。一方面我是74届高中毕业的,我们这一届是“不幸中的幸运”的一批人,我们高中入学72年,当时邓小平回来当副总理,那段时间出现教育“回潮”。虽然也是天天学工,但是对基础课这块还是比较重视的,我们正好在这个阶段,就比较幸运,基础还可以。

 

另外一个方面,我高中的任课老师,无论是语文政治还是数理化,都是被下放的知识分子。我的数学老师是清华的研究生,后来被下放;我的语文老师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师范学校毕业的老教师,虽然他的普通话讲得不好,但语文讲得非常好。基本上我的老师都算是科班出身非常优秀的,所以我们是受到了比较好的训练,教学内容的深度很不错的。

 

我们那时候考试,是分预考和统考,江苏省在正式的高考之前,还有一个预考。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把我上课的教科书、作业本那些东西专门收到一个地方,虽然农村很潮,也容易霉,但是我一直没把这些资料丢掉。整个复习阶段我记得我就买过一本资料,就是县中出的一个简易版的北京地区高考复习模拟题,一毛五一本,所以我整个高考花了一毛五分钱。这样我就利用工间休息和晚上的时间复习。工间干完活以后,大家聊天我就看书,那时候我看书的效率特别高,无论什么嘈杂的环境都不影响,自己感受到复习的状态非常好。

 

我预考和统考感觉都不错,因为基本的题目都能做。考完了以后就没有任何的信息,也没有出来分数。出结果应该是过了年二月份。那一天我是在到另外一个大队的公社开会。临近傍晚,有一个邮递员过来送录取通知书,那个时候还是要求把通知书送到本人手里。他已经到我们家去过,我们家说我不在,于是他又带着通知书送到这里。一看通知书是录取的第一志愿,南京大学有机化学专业。

 

大学生活,艰苦奋斗

 

当时南大还是集体宿舍,八个人或者十个人一间,小房子,上下铺。我们当时是安排了十个人一间宿舍,我们宿舍是顶头最小的一个房间,五张双人床,上下铺,过道非常窄,所以稍微胖一点就很难进出。我有个印象,当时的校长匡亚明到学生宿舍来看望大家,因为我们宿舍正好就是进门第一间,就到我们宿舍来了。他比较胖,肚子比较大,他进来的话,想直接进来有点困难,侧着进来也有点困难,最后还是侧着进来,因为侧着进来肚子可以往里面收,这个是我当时印象比较深刻的。

 

那时候刚刚恢复正常高等教育,也没有完整的教科书。我进校以后,帮我们的专业课刻了很多钢板来印教科书,基本上是上一章节的课,就油印一章发给同学。那时候确实很简陋,教室都没有,当时有个北平房,上课经常到那里。北平房是用毛竹搭的房子,地上还是泥土,上面是毛竹搭的茅草房一样的,就作为我们的教室。

 

我们学有机化学要做实验的,那时候实验设备还很简陋,仪器都是比较原始的。很多东西都要自己在实验室自己做,比如我们要用滴管,就要自己从玻璃管拉成滴管,这都是基本技能。再比如塞子,不是后来我们要用的那种磨口塞,两边一套就可以,当时我们都要用橡皮塞,还要自己打孔,把孔打出来以后把玻璃棒穿进去。

 

改变命运的高考

 

高考不仅改变了我们的命运,对国家也是影响深远。因为文革期间,高校教育暂停,人才特别缺乏。恢复高考选拔人才,对后面的改革开放和整个国家的发展都太重要了。对个人来讲,我能搭上高考这辆车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我们家都是在农村,当时除了当兵以外没有其他途径出来深造或者工作,所以高考算是我实现当工程师梦想的唯一机会。而且1977年、78年高考对我们这些当时已经回乡几年的人来说,就更难得了,因为像我们在农村里边的年轻的一代,二十几岁了,如果没有高考,大家可能就考虑找对象结婚。这样后面即使机会来了,应该也很少有人参加高考。尽管有老三届的高中毕业生参加高考,但参加的人数并不是很多,真正进入大学学习也非常少,原因就是他们已经结婚了,有家庭,有自己的孩子。高考给了我们在高等学校深造的机会,才有后面的发展,没有高考,就没有我们后来的一切,所以高考对我人生的改变是根本性的。

 

本文依据对潘毅老师的口述访谈整理而成

撰文:单雨婷

 

 

转自《南大口述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