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高考1977-1978 》(六)陈红民


我的高考19771978


 

 

(六)陈红民的高考


--撰文:朱笑言



05.jpg

陈红民,历史学博士。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蒋介石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毕业后担任教职至2006年。研究方向为中国现代政治史、中华民国史。

 

 

毕业进厂,因女工一席话决定报考

 

陈红民是南京人,1976年高中毕业后,进入了南京市一家拖拉机配件厂,成为了一名车床技工。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他是听一位高中同学说的,但当时没有想到自己能考上大学,觉得此事与自己关系不大。

 

工厂里不少青年工人都去报名参加高考,当时陈红民刚刚工作不久,根本没想到以后要离开工厂,更不要说参加高考了。因此,虽然自己高中的基础很不错,但陈红民已开始并没有参加高考的打算。但之后一件很偶然的事让陈红民改变了想法。他回忆道,“有一次我上夜班,休息时,厂里一位年长的女工问我,人家要考大学,都报名了,你怎么不报名?我说我们家里没有这种背景,上大学哪里有这么容易,所以我恐怕不考。她说,她看工厂里这批新来的年轻人,你还不错,很多人都不如你的,他们都报名,你为什么不报。而且那个时候报名不要交钱,什么都不要。所以后来我就改变了想法,就报了名。”

 

报名之后,陈红民对于高考还是十分迷茫,不知道从何开始复习。陈红民说,由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高中教学都是和生产相结合的,基础知识很不牢靠,他只能找到什么复习什么。开始也是想考理科,复习了几天,发现太难,转而改考文科。

 

二次高考,因语文成绩报考历史系

 

第一年高考由于准备仓促,陈红民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虽然顺利通过了初试和复试,进入了最后的体检环节,但最终却落榜。这也很奇特,因为1977年录取完后,又扩招了一批,参加体检的考生,多数都被录取了。

 

虽然落榜,但陈红民却受到挺大的鼓舞,决心复习再考。陈红民坦言,自己1977年的高考是因为数学只有20多分,才没有好的成绩。于是复习时,他将精力全部放在了数学这一科上。陈红民说,“我有一个工友,他母亲在一个中学里当一个领导,南京市铁路铁道二中。他们那个学校里就办了一个晚间补习班,我与工友一起去补习。每天白天还要上班,上班之后晚上去简单的补习一下。其实那个时候,补习老师也不知道怎么考。后来上大学后,才知道,许多同学连复习资料都找不到,所以我们去补习班上一下,多少会好一点。”

 

经过几个月的复习,到1978年第二次高考时,陈红民的数学虽然也仅有55分,但还是提高了不少。陈红民当年高考成绩是政治78分,语文78分,历史85分,地理92.5分,数学55分。这在当时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达到了南京大学的录取分数线。陈红民本来的意愿是报考中文系或者是哲学系,但是这两个专业要求语文或政治单科成绩要达到80分以上,因此陈红民选择了南京大学历史系作为第一志愿。由于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陈红民的政审也没有遇到困难,顺利的成为了南京大学的一名学生。

 

走读两年,与青梅竹马共同进步

 

由于19771978年两级大学生入学时间相近,考试人数多,加之1977级还扩招过一批学生,陈红民进校时校舍的数量成了一个问题。因为,学校当时规定家在南京市的学生必须要走读。

 

那时班上是以宿舍为主编学习小组,走读的同学与女生被编入相应的宿舍。陈红民因为班里的学习小组的缘故,经常进入到男生宿舍去,每周三下午都有小组学习,女生因为学习小组也要到男生宿舍来,发生了一些趣事。陈红民回忆,那时学生宿舍很挤,8人一间,4张上下铺,中间放桌子,门口是脸盆架,“我分去的那间宿舍,本来有8个同学,好像是被分进了1个走读的南京同学,再加1个女生进去。结果那个女生不肯进去宿舍,因为男生宿舍里,两排床,中间就挂一个晾衣绳,一个花裤衩就挂在那个地方。”

 

06.jpg

 

到大三时,因为和学校申请再三,加上校舍扩建,宿舍不是很紧张,陈红民才住进了大宿舍。

 

陈红民他们78级上大学的时候,《学生守则》是禁止谈恋爱。可是,有些同学进校的时候已经快30岁了,甚至有的同学已经结了婚,不让谈恋爱就不大可能。所以谈恋爱可以,但不能上了大学之后把原来的男朋友或女朋友甩掉,否则要受处分,被骂为“陈世美”。

 

陈红民的青梅竹马是他现在的夫人。两人从小就住在一个军区大院里,是邻居,同上过一间中学,互相熟识。1977年,陈红民的夫人考上了南京大学数学系,比他早半年入校。在大学期间,两人经常一起在图书馆自习,读书。因为英语底子差,陈红民刚入校时经常到他夫人的班上旁听英语课。陈红民说,“后来我住在学校里,她一直没有住校。每天骑自行车上学。因为我是男生吗,喜欢混,觉得人多好。我家里有什么事情我妈就跟她讲,你赶快叫陈红民回来。那个时候也没有电话没有手机,她就跑到我们宿舍来找我。”

 

回忆起大学的学习生活,有很多事陈红民记忆犹新。他回忆道,“伍贻业老师是1958年历史系的毕业生,非常优秀,但毕业后受到蛮多的挫折,甚至找不到正式的工作,就在外面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我们那个时候“古代汉语”这门课要上两年,前面一年是刘毓璜教授教的,第二年的课就请伍老师来代课。伍老师那个时候是在中学了,我们管教学的副主任是伍老师的同班同学,那时系里缺少老师,让伍老师来代一代课,应该有潜在地给大家一个了解他水平的意思。伍老师非常认真,讲课讲的也很好,特别是讲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可能是个人境遇与司马迁有相同之处,讲得声情并茂,同学们觉得他讲课不比有正式编制的老师差,甚至还好。同学们自发地给系里写信,表扬伍老师的教学态度与水平,说伍老师讲课讲得好。后来,伍老师果真正式调入南京大学,以后他的研究与教学都很棒。”

 

在大学的学习生活给了陈红民全新的体验,他也在这样一个良好的环境中不断成长着。

 

07.jpg

 

本文依据对陈红民老师的口述访谈整理而成

撰文:朱笑言  照片由陈红民老师提供

 

 

转自《南大口述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