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的高考1977-1978 》(三)冒荣


我的高考
19771978

 

 


(三)冒荣的高考

 

 


 

03.jpg


冒荣,江苏如东人,1977年恢复高考后入南京大学数学系计算数学专业学习。19821月毕业后留南京大学工作,先后任校长办公室秘书、副主任,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所长,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

 

 

沉迷数学,文革前后潜心学习

 

我是南通人,家在靠海的如东县。我小时候在如东县栟茶镇长大,一到四年级在城镇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到父亲做校长的农村中学读书。前往父亲的学校后,我在学校图书馆中读到了许多之前未接触过的课外书,扩大了自己的知识面,也更是在那个时候培养了自己对数学的浓厚兴趣,为今后的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尝试一些解放前的小学数学题目,难度比较大,有的要用代数方法解,但我也能做对上面的一些题目。在上初中以后,我父亲学校里一个南通师专毕业的数学老师生病了,我借他的书来看,其中包含高考的数学题,我也慢慢能够解答。等我64年到了如皋上高中,当时身为数学老师的班主任更有意培养我这方面的兴趣和能力,就把他《高等数学讲义》的教材给我看。在我高二的时候,高中的教材就全都通读了,大学的微积分也学了一点。

 

我于67年高中毕业,688月插队下乡,后来又在704月份开始做大队教师,先后辗转了几所小学,其间工作压力不算大,又恰好给我留出了充足的学习时间,我的一个中学同学还寄了几本高等数学方面的书给我,我如获至宝,继续发展自己数学方面的兴趣。

 

匆忙备战,婚礼前后听闻消息

 

77年在国庆节期间忙结婚的时候从广播得到了高考的消息,就赶紧报了名,开始了匆匆忙忙的准备。那个时候白天要上课,只有晚上有时间复习,可以说是相当紧张的。但好在我有比较好的基础,再加上曾经在教育局翻看过高中教材,比较熟悉高考知识,所以还算有条不紊,胸有成竹,只是政治苦下了些功夫,每晚抓紧背诵。

 

由于当时高考报名的人数太多,我们县还组织了一次月考,通过筛选的一部分人才能参加正式的考试。正式考试时间在11月底12月初,天气已经比较寒冷。我们县有两个考点,根据八个镇,分八个区,东西边分别四个区,我在西四区的考点,距离镇上有四十五华里左右。那时我还在做教师,上午上完课,下午骑着自行车过去考试。我母亲厂里的同事有个亲戚在那个镇上,我就住在那人家里。我总共考了两天,有四门课程,语文、数学、理化和政治,没有外语考试,当时考试不是全国统考的卷子,是各个省里出的题。在两天考试考完以后,我再骑着自行车回到学校。

 

我们一开始就要填志愿,但其实当时对高校的了解也不多。南京大学是我的第一志愿,南京师范大学是第二志愿(当时觉得大学毕业以后想可能回来再做教师),复旦大学是第三志愿,因为南通离上海比较近。体检的时候他们大概已经知道我的分数了,我在当时算是考的比较好的。因为在县教育局工作过一段时间,局长还想让我把志愿换成北大清华。可我觉得南京大学也挺好的,而且已经结婚了,想离家近一些,方便一点,于是没有改变自己的志愿,就来到了南京大学。

 

大学生活,学习与活动两不误

 

78年初正式来到南大。当时的学习氛围非常好,大家都很勤奋。每个早晨,南大校园里都有读外语的。还有一个学数学的同学,早晨一大早就起来跑步。到了晚上,11点会熄灯,有些同学就在熄灯以后的路灯底下看书,后来学校才专门开了几个教室自习。又因为学校教室不够,就只好在现计算中心处修了一排楼,在北大楼后面也修了一排小平房,叫北平房。在图书馆前面也修了一排平房,叫南平房。当时南平房是通宵不熄灯的,一般我们都会在那里看书看到很晚才回宿舍。

 

我就读的数学系有两个专业,一个是计算数学专业,有22个人,一个是计算机软件专业,有37个人。因为当时并没有单独的计算机系,所以我是学的计算数学专业。学校的条件也不是很好,只有一台晶体管的保加利亚计算机,在北大楼楼下,体积非常大,很不方便。编程以后,程序要用纸带输入进去,纸带一排有八个孔,代表总体反应的就是28次方,有孔的是0,没孔的是1,编好以后还要去校对,校对很麻烦,要花很多时间,很大的一张卡片才能代表程序的一句。我们要想知道每个人编的程序计算机到底能不能通过也还要等很久,甚至等到晚上。所以当我们知道中山东路那边有几台机子的时候,我们很多的程序是在那里通过计算机验证的。

 

除了刻苦学习,我在入校的第二年参加了学生会,第二学期进入了校级学生会。到学生会以后,学生会有宣传部、文工部、体育部,我选了宣传部,后来又担任了宣传部长和副主席。在当时,宣传部主要是要负责大学生黑板报的。黑板报在学校南园的橱窗,基本上是每两个星期更新一次。当时不像现在有那么发达的网络,学生平时可以看到的东西很少,所以黑板报每次更新了就会有很多人看。学生会还组织了一些文娱活动,主要是跳舞。一开始跳交际舞的时候,我们找不到合适的场地,就在学生食堂把桌子移开跳,那时匡老也来参加过一次。每一次参与组织活动都留下了很多难忘的趣事,也让我自己获益颇丰,培养了组织、领导和沟通的能力。

 

人生选择,兴趣以外的探索尝试

 

大学时期我也在考虑自己的人生方向。本身并没有考研究生的打算,想投入一些实际工作。当时我自己看了经济、数学方面的书,又很喜欢数学,就考虑做数据史方面的研究。但我到大四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在学生会待的时间比较长,学校突然告诉我要把我留在校办,于是我82年毕业就留在校办工作。那时候才开始接触一些教育学方面的东西,也看了很多科学哲学方面的书,机缘巧合下慢慢开始了教育领域的探索。最终在保有我原有的数学兴趣和热情的同时,开始教育方面的研究,最终选择了高等教育研究所。

 

本文依据对冒荣老师的口述访谈整理而成

撰文:黄丽祺

 

 

转自《南大口述历史》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