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回味 》第十七章 好心的大姐
分类:

11.gif

 

 

 —— 八十年的思与悟
                                       
作者:蔡方达

140.jpg

图:1947年10月4日大姐和姐夫在上海结婚

第十七章 好心的大姐

随着七十年代末全国改革开放的深入,我们这个有六姐妹(原来七姐妹、三弟七十年代在游泳中溺亡),加上当时尚健在的老母亲,这个大家庭里最大的一件事,莫过于1982年重又和失散在海外四十多年的大姐取得了联系。

大姐1925年12月24日生于菲律宾,正值父亲在南洋群岛担任领事期间。她是七姐妹中的老大,历来是母亲在家的帮手,从小我们对她就很敬重。1942年妈带着五个孩子,从上海穿越日寇封锁线跑往重庆时,她已17岁了。一方面由于家庭经济状况每况愈下,另方面也不能否认社会上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认为女孩子不需要读太多书。所以她初中毕业就上了会计职业学校,很快就参加了工作。先在重庆南岸灯泡厂,后又到甘肃玉门油矿。1945年日本投降,父亲曾有举家从重庆迁回上海的打算,先把大姐安排回上海工作。但随着形势变化,我家仍滞留重庆,从此大姐也就和我们众弟妹长远地分离了。

大姐去上海时,在上海京沪铁路局会计处工作。经同事介绍,认识了我姐夫。姐夫是1946年6月从美国圣路易旧金山铁路公司实习回国的机修工程师,并于1947年5月18日在南京订婚、47年10月4日在上海结婚。父亲专程从重庆赶往上海参加了婚礼。

姐夫结婚时在上海京沪铁路局南京戚墅堰机修厂工作。婚后,大姐也调到该机修厂。随着时局变化,1948年京沪铁路局大批设备和人员撤往台湾,他俩也随去台湾,并在台湾铁路管理局任职。49年11月重庆解放,政治隔绝了两地。从此,大姐也就再也无法和家里有任何音信联系了。

客观地说,尽管大姐和姐夫的工作都是纯技术和业务性工作,和政治没多少关系。但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对大陆诸弟妹来说,这个社会关系,却成了人们在各项政治运动中,可以对相关亲属施加无限猜想空间的严重问题。这叫海外关系!1955年农大肃反时,联系我解放前就曾参加地下组织时,这个海外关系就成了怀疑我是国民党派潜入革命队伍的有力旁证;一个参加革命学生运动的青年学生,反而成了反革命特嫌。从55年肃反一直把我审查到68年文革,为此十多年间遭遇多次揪斗。据说六十年代中期,我家最小的弟弟,也就是因为这条社会关系,高考时被列为“不宜录取”对象,如此等等。总之,我家每个人,恐怕只有他自己、不!恐怕只有当时所在单位的党组织,才能把这个“复杂”的社会关系,对他们生活或前程究竟产生了多大影响,说个清楚。为此,我对这种社会关系决定人生轨迹的事情,曾有过无数遐想。特别改革开放后,如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杨振宁先生回国,曾被国内各处奉为几近圣人的上宾,“为华人争气”、也“为中国争气”的美誉不绝于耳;但却使我不能不想到:倘若这位大战犯杜聿明的女婿,当时没出国而留在国内,他的人生轨迹,人们对他的态度,不知又会怎样?这究竟是造化弄人,还是历史在杀人?!

随着改革开放,海峡两岸的亲人都开始相互寻找对方。身在台湾的大姐更记挂着母亲和众弟妹。她写信到四十年前离开大陆去台湾时,我家当年在重庆的住址。虽然我们早已搬迁,但这封信通过多方周折,最后总算交到了仍在重庆的弟妹们手上。凑巧的是,此前母亲也正因眼疾由东北来到了重庆,接到这样的一封信真是百感交集!信很简单,只是一封探路的信。但对我家来说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弟妹间迅速相互传告,因为正是这封简信,接续了亲人间已彻底中断了三十三年(1949-82)的血脉亲情!

三十三年啊!对人生来说真是漫长的时光,相互间的了解被岁月冲蚀成一片空白。母亲拿出她一直珍藏在身边、大姐穿着婚纱的照片,当年大姐是那样年轻和漂亮,可此后母亲就再也没能见过大姐。屈指算来,1982年时大姐已经57岁了!她现在情况怎样?……偏偏当时大陆和台湾间的邮件要经多次辗转,一封信常走上两三个月。但总算相互间还是逐渐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比如知道大姐有两个孩子,都在美国念书,大姐和姐夫也常到美国去。至于大姐在一个产物保险公司、姐夫在中华信托公司工作,由于那时我对市场经济基本不懂,读了信也就只是知道这么一个单位名词而已,既不适宜也不会向大姐作进一步的详细打听。

但是大姐十分关心大陆弟妹们的情况,当时海外对大陆居民情况的了解还相当粗糙,除当地媒体的报导外,更多是根据个别台湾“探亲老兵”带回去的一些零星信息。总的认识是:大陆人很穷、物资十分匮乏、政治统治很严等。因此,大姐在来信中更关心的是母亲的身体和赡养情况,打听弟妹们是否需要什么东西,如此等等。应该说大陆的弟妹们也都很好,在这阶段的往返书信中,没有人藉此向大姐伸过手、提出过想要什么东西。

1984年母亲又回到黑龙江居住,常往返于哈尔滨和佳木斯之间。随着改革开放深入,海内外人员与信息交流大大扩展。86年、在重庆儿科医院工作的四弟因公赴美,顺路和大姐、姐夫在美国相聚,姐弟当面畅谈;87年、大姐又邀请母亲,由在哈尔滨的大哥陪同一起到香港会面;1991年8月大姐和姐夫一起从台湾经香港到北京,母亲和我们大陆的诸位弟妹也分别从重庆、哈尔滨等地全都汇集北京,全家乐融融地相聚在一起。从1946年大姐在重庆离开我们算起,相隔四十六年后,终于在北京实现了第一次全家大团聚。

141.jpg

(以下暂删)……

是的、金钱不是万能的,亲情却是永恒的!

2009年12月大姐即将度过84周岁的生日。

远隔万里的大姐、好心的大姐,也许在今生今世我们能再见上一面、当面叫上一声,都已成了某种奢望,但我们的心却会永远想念你的!

愿大姐健康、长寿,生活幸福!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铁蹄驱赶下的童年(一)
第一章 铁蹄驱赶下的童年(二)
第二章 山城里的混沌岁月(一)
第二章 山城里的混沌岁月(二)
第三章 山那边有好地方(一)
第三章 山那边有好地方(二)
第四章 迎接解放(一)
第四章 迎接解放(二)
第五章 革命熔炉团校(一)
第五章 革命熔炉团校(二)
第六章 走进农业殿堂(一)
第六章 走进农业殿堂(二)
第六章 走进农业殿堂(三)
第七章 在红色风暴冲击下(一)
第七章 在红色风暴冲击下(二)
第七章 在红色风暴冲击下(三)
第七章 在红色风暴冲击下(四)
第八章 北大荒呵,真荒凉!(一)
第八章 北大荒呵,真荒凉!(二)
第八章 北大荒呵,真荒凉!(三)
第九章 裤播机与大办粮食(一)
第九章 裤播机与大办粮食(二)
第十章 在虎林农垦分局
第十一章 反党毒草与牛棚囚徒(一)
第十一章 反党毒草与牛棚囚徒(二)
第十二章 浩劫余生 家破人亡(一)
第十二章 浩劫余生 家破人亡(二)
第十三章 漫漫平反路(一)
第十三章 漫漫平反路(二)
第十四章 残破的科研梦(一)
第十四章 残破的科研梦(二)
第十五章 重塑伊甸园(一)
第十五章 重塑伊甸园(二)
第十六章 科学院与随迁家属(一)
第十六章 科学院与随迁家属(二)
第十七章 好心的大姐
第十八章 信马由缰遛黄昏(一)
第十八章 信马由缰遛黄昏(二)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