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我从彝乡来 》六、离休


 

我从彝乡来


 ——九十二岁高龄回顾一生


作者:李坤秀  

 

六、离休


(一)丈夫的离休


13.jpg


大约在79年邓小平平反冤假错案出道之时,丈夫已在老家安徽被监督劳动待了10年左右,此时,澄江县长赵继光出于对丈夫在土改清匪反霸工作中杰出贡献的了解,通知我说,老张的问题只要没有血债应该解决了,叫我给他联系,这样我就通知丈夫回来,并办了复婚手续。回来以后,暂时没解决工作问题,就去打工,在过县科委借书还书,还在过林业局采树种卖给林业局等,后来中央落实政策检查组来云南昆明检查,当时的省水利局局长,及当年的玉溪地委书记刘世杰,通知他自己找检查组反应情况,另刘世杰也从过去的直接领导的角度向检查组反应了他的表现,并建议落实他的政策,就这样老领导都持积极支持关心,但是,当时的澄江县委书记、副书记等就态度不明朗,按他们的说法不属于错案,是骑轻骑重的问题,所以拖着不给办,只到换了另一任县委书记,丈夫的落实政策问题才得以解决,恢复了工资待遇,提高了政治待遇及任县政协代表,办了离休。此时丈夫已经六十岁了,他这一生,干革命不到十年,被劳改5年,被监督劳动15年,整整二十年磨难,才苦尽甘来,享受了三十一年的离休待遇后去世,最终还是幸福快乐的。


关于丈夫的革命工龄时间不算长,但是他功不可没。当年在澄江的清匪反霸工作中,土匪的实力还十分嚣张。有一次,在与华罗乡相连的六街村,约30个干部,包含南下干部和本地干部,被土匪一次杀害掉,县里了解这个情况后,叫丈夫负责的工作组撤回龙王庙点;还有一次,丈夫的工作组在龙王庙中村在召集群众开会时,被土匪包围,当时土匪的目的就是要杀他,就在这个万分危急的时刻,亏得我的同事王正行的爹叫王用中,一口气把蜡烛吹灭,他才趁乱逃了出来,那时的环境就是在这么恶劣。


14.jpg


有一次,有个姓金的盘踞在孤山的土匪头子,和还乡团的一个连长(此人是隐藏在共产党内部的国名党特务),他们带着一部分人,打着维持地方秩序的旗号,暗地里互相勾结,在龙王庙片区策划发动相继暴动,丈夫通过精心布置的联络员及时掌握了这个情报,将这两个人抓起来后,与一个通信员一起押解到县里,土匪这时群龙无首,乱了阵脚,紧接着由县委调动称为护乡团的901部队,多炮齐发,一举进攻把孤山的土匪消灭掉了。


(二)我的离休


我的一生是坎坷、曲折、受摧残,真是不堪回首,好在在革命的征程中,早就有党给我指向光明,加上许多好心人,老上级、好同志、好朋友,长期的关心帮助,使我度过了那些艰难的岁月。当我55岁的时候,按当时的政策,我就可以退休了,每个月可领40元的退休金,由于二女儿大学还没有毕业,怕家庭经济又重新紧张起来,所以就坚持继续上班没办退休。后来中央有离休政策以后,我就去组织部门去问,有的人回答,我的档案上查不着享受离休的记录,还有人回答:要办离休必须是脱产干革命才行。其实应该是按中央的规定细则说了算,而不是凭嫉妒心说了算。为这个事,我多次向领导反应,政策以外的多一分都不要,政策以内的绝不放弃。经过落实中央文件,19491030日以前参加革命的都是可以办离休的,接着前面说我的档案上查不着离休记录的人,又改口说可离休的记录查着了,所以领导终于给我办了离休手续。

15.jpg


离休后,我和老伴都领到100%的工资,医药费实报实销,每年都还有考察费、特需经费的待遇,逢年过节还有老干局和原单位领导来看望慰问,老伴还经常得以参加县政协会议,有一次我们俩老个还乘飞机出省去桂林旅游,经费在考察费和特许经费里全额报销,我知足了。年纪老了,休息了,脱离了工作岗位,身上没有工作担子了,还有那麽好的待遇,我们由衷的感谢党中央和上级领导对老干部的关怀。


(三)关心国家大事


离休后的生活:由于干了一辈子的革命工作,再加上晚年又得到了党和政府的肯定和关怀,我们的思想境界提高了,更关心国家的进步、社会的发展,每天坚持看报、听收音机,和子女、朋友一起讨论时事、政治,甚至比上班的子女们更了解国际形势、国家大事,有人说,离休了就静静的修养,国家大事不是我们管得了的;而我则一如既往,信任新一代的中央领导,在深化改革中下大决心,冲破重重阻力,大刀阔斧,反对四风、实施八项规定,惩治腐败,在国际上广泛推行和平外交,大力研发太空、国防、海军、空军等先进的高科技技术,我今年90岁高龄了,我祝福祖国繁荣富强、蒸蒸日上,祝福习主席一代新的领导乘风破浪,勇往直前。我们还关心儿孙正常的成长,少走弯路,少犯错误,还对儿孙适当给予经济上的支援,也有人认为,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马牛,不管怎样,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和子女的联系是永远的。


(四)朋友多


我的一生是坎坷、曲折的,我在澄江的岁月已经六十年之久了,回首往事,朋友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精神支柱,现在我活到九十岁了,这与他们对我的帮助和支持密切相关。


第一个朋友叫李正国,是我原来单位的一个同事,他从一九八七年至今近三十年一直照顾我和老伴。当年他是林业局本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是从部队转业来的,在我们单位是最正派的一个人,对单位领导个别人的歪风邪气敢于顶着干,遇着单位有困难的同事,不计较个人恩怨,都能公平关照。特别是对于我们,因为年龄大体力不支,得到他的照顾是最多的。有一年,我家和他家的宿舍都分在远离单位交通不便的木材站,我们又分在三楼,又没有水管,我和老伴都是六十岁上下的人,我们家的用水都是他包着从楼下提,当年的买米不兴送到家,也都是他包买包送,在木材站住了四、五年都是如此。后来我们又搬了两回家,都是他找人找车帮着搬,特别是搬到商品房后,他主动上门联系,更加关照,给予经常的谈心和安慰,病重在儿女赶不到的时候还帮着守夜照护,我病重上不了医院,他就带医生来上门治疗,我的高血压就是他推荐的食疗方法给血压降到正常值,停了降压药。近几年他把手机电话留给我,并表示对我24小时开机,有病有事他随叫随到来帮忙,还带动他的儿子儿媳来看望病中的我,他在对我的照顾中以晚辈自居,称呼我大妈,每次来看我,都不少于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他对我们的照顾比亲生子女还周到,使我永生难忘。


第二个朋友是赵东泰,在离休前他是我们的一个上级领导,很有政策水平,他这一生受的所受的磨难和打击不小,但他心胸很宽广,从不怨天尤人,每次见着面都问长问短,在我住院期间,或者是病重时刻,多次带着慰问品登门看望,还建议上级有关部门对我的高龄和长期卧床的特殊困难给予特别照顾,他爱人也理解和支持她这样做,每次见面都称呼我大姐,他家对我的深情厚谊我铭刻在心。


第三个朋友是王学志和董玲珍夫妇,王学智是我们离休干部的同志,又是近邻,经过接触交流后,成为好友和知己,他俩夫妇又经常记挂着我老伴先我离世,子女又不在身边,一个人多病缠身,卧床难起,仅一个保姆照顾,孤独寂寞,就经常登门看望、作伴,交谈,碰到困难时又尽量的关心、帮助,譬如因为我长期卧床下不了楼出不了门,董玲珍就长期免费包着给我理发,有可口的美食总要给我送来食用,还带动儿子常来帮忙,如修电器、修水管、装灯等,长期以来,他们乐于自己多付出,不要回报,还常想到保姆有事回家或是出门买菜时候,来给我做伴端水吃药,每次来都不少于两三个小时,她丈夫还经常催促她来看我来给我作伴,回去还问“大姐怎么样了?”像这样的事情很多,不胜枚举。非常欣慰我此生能得到那么深厚的友谊,忘掉很多烦恼,灾难无情人有情。


第四个朋友是原单位的同事矣长友,他是退休的农林工程师,是省里面表彰的劳动模范,在退休前我们在单位上就是政治上很投缘很友好的同事,我有什么体力活或者是交党费、领补助等事务,经常是帮忙代劳。


第五个朋友是本单位的同事邹国儒,他是文化大革命当中大家选出来的本单位造反派的队长,此人有一定的政策水平,且是非分明,为人正派,每当我在经济上、政治上受到质疑和伤害的时候,他都私下给我通报,没有确凿的证据,叫我正确对待,放宽心。使我在那些狂风暴雨般的政治运动中,使我能够实事求是、冷静的应对和度过。


第六个朋友是李燕两夫妇,李燕是我的老乡,又是在过一个单位的同事,她性格太直又急躁,免不了得罪别人,所以经常受到打击报复和诬陷,我也只能同情他,经常点拨安慰他,我对人的看法还是客观的,他们两口子非常的感激我,工作原因分开后见面的机会少,偶然见到彼此都很亲切。


第七个朋友是周水英,她是请来照顾我的保姆,她只小我19岁至去年七十二岁,是我家请过的年纪最大的一位,但她又是我家请过的保姆中最勤劳、朴实、周到、主动的,还尽职尽责,我的子女回来时,他就主动的买菜、加菜,尽量给儿女们做点好吃的饭菜。家里面也收拾得较为干净整齐,我提的要求她也尽量做到,我真是很满意了。


第八个朋友是我现在的保姆管土英,工作很周到很细致,任劳任怨,我常年卧床,他每天给我浑身擦洗一次,洗脚一次;每顿饭他都是先喂我吃完他才吃;家里人回来或是来客人,不管人多人少,做家务都毫无怨言;还特别灵光,常不卑不亢的参与客人的交谈,参与我家晚辈的教育开导 ;为了让常年卧床的我吃进的饮食和药物顺利下滑到肠胃里,每天都要上床坐着抱着我,让我靠着他坐半个小时左右,非常体贴周到。


第九个个朋友是以前的保姆李桂仙,他是个能干和心灵手巧的人,又讲义气,又多才多艺,它领我的孙子是又丰富又放心,我家有什么事他都是想方设法,鼎力相助,他已经先我离世,但回想起他来心里面就充满了挂念,他离开我家后我对他经济上的照顾也不少,只可惜她比我走得早。


我这一生在工农群众当中的好朋友还多的是,说不完。当然,由于有时候也因坚持原则,和歪风邪气作斗争,免不了要得罪少数人,对我产生敌意,也是有的。


总的说来,我交朋友的原则是不看地位的高低。所以尽管我这一生历尽了磨难和曲折,但因有这么一些好朋友的支持和帮助,我这一生还是丰富和欣慰的。


(五)养生:


我今年九十二岁,我接触过、共事过的许多人都先我离世了,自己总结一下虽然多病缠身,为什么还能如此长寿:这归功于国家的好政策、优厚的离休待遇、朋友的深厚友谊、自己的乐观豁达,对社会的发展、国家的进步、人民生活的幸福抱有希望,再有就是长期的学习摸索养生方法和坚持不懈的进行养生实践。


生命在于运动,上班的时候没有时间、精力不足,离休后有条件了,就要珍惜自己了。所以,在离休后能动的时候,每天坚持运动:打过兵兵球、羽毛球、太极拳、还唱歌、跳健身舞、做操等,住院的时候每天坚持做作深呼吸、头部按摩、贴眼贴、眼部穴位按摩、做耳朵操,按摩劳宫穴、合谷穴等,卧床的时候每天坚持做四肢运动、贴眼贴、深呼吸、穴位按摩、气功,头部、颈部穴位按摩等。通过这些锻炼,自己保持了一个较好的状态:头脑清醒,身心舒畅,对疾病有一定的抵抗力。通常感冒、肺炎是对老年人威胁最大的两种病,我当感冒一有预感,就即刻通过按摩就堵住了源头消除了症状,很少用消炎药、感冒药。


运动还要坚持学习。唱歌、跳健身舞是我自行去翠湖学的,学会了还免费教一起小型小范围活动的人;太极拳我也是去翠湖学的,气功是在澄江学的,穴位按摩是在书上学的,贴“好视力眼贴”对改善我的视力、堵住失眠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个我是在收音机里学的。服“益安宁”是我在收音机里学到的,这个药对改善心脑血管的症状起到一定的作用,我现在还在坚持服用;还有就是通过饮食调理稳定了血压,停止了服用降压药和安眠药,这是一项很重大的收获,避免了我身体重要器官的重度伤害,这一现实我从好朋友李正国那里学的。还有服草乌治内风湿关节炎,服药后几乎全部好了,但在服药的过程中,还经历了中毒的情况,但因事先有准备,马上服了解药,结果病也治好了,中毒的问题也消除了。回想起来,是因为服药后出汗的时候受了风造成的,拿自身实验收获了经验。 学习的过程也是摸索的过程,比如25味珍珠丸,服了副作用大,心率和血压都降得猛,所以就停止了服用;还有就是我住在昆明时,买了很多服饰保健品、床上用品保健品,口服保健品,耗费了数万元的费用,几乎不起什么作用,这个我也认了,算交学费买教训。


通过读书看报,听广播,了解了许多饮食的问题,就坚持该吃的吃不该吃的不吃。例如:了解了各种碳酸饮料含有色素和防腐剂,是致癌物质,我就不论在什么场合都不吃;腌制食品不吃,烘烤食品不吃,肥肉和有辣味的食品不吃,油腻的菜不吃,肥肉不吃,不煮软的饭不吃,注意不吃得过饱,吃清淡,过冷过烫的饮食不吃,不论好不好吃,对健康不利的食物一概不吃,吃上特别注重细嚼慢咽。所以,杜绝了病从口入的这个关口。现在我还在探索整体治疗,全面治疗的科学养生方法,我的子女们虽然不能和我住在一起,却能经常的轮流回来照管处理我养老养生的关键问题。


总的说来我的人生是丰富的,我的晚年是充实幸福的。在草坝蚕种场期间近10年加上后来到澄江工作近60年,经历了那麽多的事,真是弹指一挥间,我还要努力创造奇迹,活上100岁。


人生路漫漫,

不期已深秋,

夕阳无限好,

欣然进黄昏。    


李坤秀于2016130


(续完)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