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甘苦浮生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三)
 110.gif

                             —一個凡人七十年的真實歷史記憶

作者:許進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三)

1961年6月,我單獨從農場回到支隊,不回一車間,而到了設備科。去領我的王幹事就是設備科的。這時支隊已將各個車間改編成中隊,設備科有兩個中隊,叫設備一中隊,設備二中隊,一中隊是機加工、電工班、設備維修保養,還有個技術組;二中隊是基建、水暖。我到技術組,全支隊的犯人都認識我,技術組犯人當然也都認識,很快就熟了。

領導上叫我去管新建的設備備件庫,這裏原有一位和幹部差不多的老工人,眼力不好,記憶力也差,叫我協助他。這是我從未接觸過的新工作,這裏比鑄造車間好得多了,我必須儘量快地學習,熟悉這新的崗位,新的工作。

按照寇裏指示,僅十來天時間,我就瞭解了備件庫的任務、職責,懂得備件的種類,按圖紙熟悉各種備件的代號、名稱、性能、用途、保管方法、領用手續。兩個月後,機修的工人、犯人都說備件庫變樣了,領備件很快找到,還能找出這種機件損壞的原因,領用大為方便。庫裏貨架規範化,品類也大為增多,各種齒輪、絲杠、花鍵軸等逐漸配齊,外購件、自製件分類存放,蠟封防銹、井然有序。我還幫技術組做圖紙登記編碼、裁圖,將圖紙編目、校對、裝訂,甚至描圖,我都學會了幹。我在備件庫和技術組的工作,被公認為是其他人全力以赴也難以達到的成績,多次受到政府的表揚。
 
這時還在吃代食,但比過去好多了,窩窩頭是硬實的,加上蠶豆麵,菜也多了。浮腫病犯人有些保外就醫了,少數病重的轉到勞改醫院了。較輕的經過加強治療,增多藥類,陸陸續續都康復歸隊,那個黃昏出沒的拖拉機也不來了,生產已全面恢復。

我在技術組利用廢圖紙訂了一本精緻的小手冊,從資料上抄錄各種物質的比重表、各種換算資料表、金屬材料重量計算表,以及各種面積、體積計箅公式、等分圓1-100的180/sin 詳表、常用 函數值等等,密密麻麻的小字。後悔以前在學校不喜歡數學,考試常不及格,現在卻覺得數學非常有用且有趣,想努力補課。

我還用更多的精力讀報研究時事(現在能讀到兩種以上報紙),從越南南方的反美鬥爭,到古巴卡斯楚領導人民英勇反擊美國雇傭軍入侵吉隆灘取得偉大勝利,我都關心。極力想從報上找到自然災害有否減輕的好消息,但是沒有;只有亞非拉各地民族解放運動風起雲湧、反帝鬥爭波瀾壯闊的新聞,且頻頻出現“現代修正主義”字樣,暗示我國與蘇聯正在進行嚴重鬥爭。今年夏糧收成又不好,災害仍在繼續。我還注意到《孫悟空三打白骨精》這出上演盛行的新戲,猜到了含意。更從《中共中央八屆九中全會公報》中讀懂了不妙的形勢。政府規定犯人要集體讀報,總由我朗讀,國際知識水準使中隊幹部都感到吃驚。技術組有個年輕的犯人劉志中向政府彙報,許進看報紙,連《農業發展綱要六十條》、《哈瓦那宣言》等一般人不看的也仔細認真讀,這些超常現象引起政府懷疑,佈置劉志中多加觀察留心。

我從報上得知蘇聯宇航員季托夫、加加林駕駛第一架太空船成功地遨遊太空,興奮得夜不成眠,第二天就寫下了《征服宇宙第一功》的長詩:“在星光燦爛的夜空,飛起一道金色的長虹;東方一號和東方二號,把人類送上了宇宙太空。……”劉志中第一個讀到,大加讚揚,建議編成節目演出。我便寫成了一個詩朗誦送去支隊宣傳組。他們讀後興奮地說,這個集體詩朗誦再加唱可能更好,爭取國慶日演出。我靈機一動,搞一個詩朗誦表演唱,心血來潮,興致勃發,一口氣寫下兩段曲譜,4/4的配上詩詞試唱,很順口。後面寫上世界各地對宇航勝利成功的歡呼祝賀,忽然想起用3/4節拍,譜出 好聴的旋律,一步步把演唱推向高潮。最後以合唱結束:“看東風浩蕩千萬裏。慶祝太空船遊太空。社會主義無比強大,征服宇宙第一功!”用一整天時間連詞帶曲一揮而就,沒有修改,就由支隊宣傳組直接送政府宣傳科審批了。三天后拿回原稿,管支隊宣傳組的苑幹事在眉頭寫了四個字“可以演出”,原稿一字未改。我和宣傳組的犯人都十分高興,立即準備排練。我提出搞無伴奏朗誦演唱,要挑有詩歌素養和有歌唱水準的好演員,從全支隊十多個中隊只選了12人,還是叫邢良修主唱,我自己朗誦領誦。無伴奏合唱起調要准,二部重唱聲音要和諧協調,反復練了較長時間。國慶日不搞會演,由支隊統一演出一台。以《征服宇宙第一功》為主要節目,另外還有幾個快板群、小演唱,都是現成的。

苑幹事還指示,吹奏樂仍要,定下三首樂曲:《馬賽曲》、古巴的《七、二六進行曲》、還有一首是越南的《解放南方》,苑幹事並指定要許進指揮。我非常興奮,又有機會指揮吹奏樂,太好了。前年一起吹的有的已出監走了,另找人補充。9月份,我和支隊宣傳組一起領著這支排練隊伍,唱完無伴奏合唱,又急忙練起吹奏樂。《馬塞曲》我熟,而古巴和越南兩支曲子以前從未聽過,看曲譜後發現果然雄壯,極富感召力。我們每天幾乎都加班排練,大家情緒都很高。可是,吃得不如過去(還有部分代食),加班加點也沒有加餐,受體力限制,大家很容易累,全仗年輕支撐,排練很有進步。國慶日演出大獲成功,苑幹事當面讚揚鼓勵。

這次演出不在白天和露天,而是在新修建的萬米大廠房,搭了台,掛上正規的幕布,天幕、側幕、簷幕、大幕全套,還有聚光燈。演出完畢,還放映電影新片《我們村裏的年輕人》。監內看電影不算少,但很難看到新影片。

國慶日後,短暫的歡樂又迅即消失,犯人們又籠罩在半饑餓的陰影裏。犯人間偷吃的事時有發生,抓到就拳打腳踢,還有的犯人偷吃窩窩頭脹肚生病了。

又是落葉飄零,寒風陣陣,樹幹光禿了。我的痔瘡病又發作,而且是脫肛,便後要用幾層手紙將肛門擠壓回去,並趕緊坐下,而且還得坐硬的凳角,直到把肛門縮回去穩定為止,否則就血流不止,痛苦不堪。我逐漸掌握了規律,極力調節自己的生活習慣。這時沒有任何營養品,唯一能買到糖塊(很貴,四元多錢一斤),在院內用監幣能買到。我多買一些每天定時吃幾塊,認為這能補充造血功能。同時努力從一日三餐窩窩頭(有高梁米的,有時也有金黃色的了)中注意咀嚼吸取營養,仍有堅強的信念要度過困難,堅持走出監獄。

有天我走過一大隊(即以前的一車間),忽然想去看看劉清。犯人這時仍是三人行動,我在備件庫單獨工作,就不受限制。看這廠房完全改建了,還裝上了天車,砂箱都用吊車了。煉鐵爐換了,鼓風機換大的了,鋼軌的自動上料裝置代替了遞料台。走進芯子組,一眼就看見了劉清,還是在那忙幹活,其他一些不認識的犯人也都在幹活。我走近劉清,劉清才發現,高興得不知說什麼好:“哎喲,是你!”看劉清,依然比較秀氣,雖然還較瘦弱,但已完全像個男子漢,眉宇間顯出幾分英武,說話也不再是細嗓童聲了。

“劉清,你好。”“還好,你沒忘記我?”

“哪能忘呢!你還在幹這個?”

“嗯,我現在是組長咧。”他粲然一笑,牙還是那樣白,笑得比過去好看,眉毛好像比過去濃黑一些了。

劉清接著輕聲說:“我還真想你。”又接著幹活。

我說:“你看我是不是瘦了?”

“不,比去農場前強多了。你在臺上演出我看見了。”

“你還有兩年出監,對不?”

“嗯,不到兩年了。”我說:“好,我走了,希望你好好的。”“嗯”,劉清使勁點著頭。

我走到門口回頭看,劉清那閃亮的眼眸一直在注視著,並又向我點頭。我心裏默默為他祝福,他減過刑,現又當組長,過去那段事政府沒對他有壞看法了。

痔瘡脫肛的事,我沒有向別人講過,只去醫務所注射過幾次“仙鶴草素”。劉志中挨著睡覺,發現我褲衩常帶血,洗褲衩時總是一盆血水。問我,只說是痔瘡。以後,用厚厚的衛生紙墊塞肛門,避免血染褲衩。即使這樣,仍難免有血跡,天冷又不方便洗,血痕漬留洗不掉,沒有一條乾淨的褲衩了。
 
蘇共22大,報上全文公佈了《蘇共綱領》,我細讀發現了許多新內容,特別注意到周恩來率中共代表團在莫斯科中途退出,提前回國。報上登出毛主席親赴機場迎接的照片,這可非同尋常。報上刊載《蘇共綱領》全文卻不置評,大會論爭也不報導,單報周恩來提前回國。我分析判斷,中蘇分歧明朗化了,勢將走向分裂。那社會主義陣營怎麼辦?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怎麼辦?中國自己怎麼辦?
 
阿爾巴尼亞聲明退出華沙條約組織.公開提出反對現代修正主義,點名批判赫魯雪夫。蘇聯宣佈與阿斷交,我國明顯支持恩維爾.霍查,分裂開始了。
 
政府宣佈進行形勢教育,首次提出開展冬訓。每晚組織犯人大討論(一個中隊集中),政府不做報告,只出題目讓犯人自由發言討論。有次出的題目是:“美帝國主義軍艦侵犯我領海,我國多次警告抗議,仍照樣來。有人說我們不敢打,只能抗議,是軟弱無能,這樣說對嗎?”我以宏亮聲音在大會發言,指出警告抗議正表示我們有力量。過去外國艦船一直侵入我國長江內河,反動政府敢抗議嗎?今天新中國日益強大才有強硬的抗議。打是鬥爭,抗議也是鬥爭,現階段只抗議不打,是鬥爭策略的需要,這就是敢於鬥爭,善於鬥爭……我振振有詞,犯人們極為佩服,政府也很滿意,每逢大討論都點名先叫我做中心發言,讀報總是我讀。

可是以後情況就變了。在讀到蘇共22大時,把“和平長入”、“和平過渡”、“和平競賽”講得津津有味,講蘇聯太空船上太空,世界進入高科技新時代,必須制止核戰爭的可怕災難,只要中國蘇聯和整個社會主義陣營團結,可以用和平而不是用戰爭的方法來戰勝資本主義。我不講中蘇分歧而大講中蘇團結,反過來的意思很明顯,如中蘇不團結,就不能戰勝資本主義等等。事先,政府幹部已佈置劉志中要詳細記錄許進的每次發言。當這些記錄送支隊管教科研究後,發現是嚴重的政治問題。黨內檔明確指出蘇共綱領對革命有極大危害,是現代修正主義反動理論,必須展開批判。現在許進宣揚的正是這些,但不急於制止,讓犯人暴露思想,“引蛇出洞”,最後再批判。於是又出了許多討論題,為什麼說堅持自力更生一定能戰勝連續三年的自然災害,對高舉三面紅旗是怎樣認識的等等。我又侃侃而談,讚揚自力更生精神,有志氣的國家,世界上才被尊重。講到困難,不僅是自然災害,更重要的是國民經濟計劃比例失調,所以提出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等等。我還保留了說大躍進過份消耗了國家元氣,今天的困難是那時冒進的後遺症,這些話我都沒說,怕被扣上“攻擊三面紅旗”的帽子。過了幾天,大隊指導員總結這場大討論,說收穫如何如何大,同時指出有的犯人以暴露思想為名散佈許多反動言論,一定要嚴肅批判。我聽出話音,自己又要當靶子了。

三天后,沒宣佈任何理由,我突然被調去二中隊基建一組幹體力勞動,吃過晚飯就來人幫我搬行李。第二天就跟隊伍出工幹基建勞動,顯然是一種懲罰。技術組和備件庫的工作怎麼辦?顧不得問了。

已經到年底了,這樣的變動犯人們都感突然。

基建中隊任務很重,支隊大樓外部工程剛搶完,主力又轉移到萬米廠房,這裏還有二千平米地面尚未施工。土方已挖完,現在填砌大石料。我就參加眾多的抬大石頭的行列,不緊張,有時十多分鐘才抬一筐,裝得也不多,不很重,幹得了。可是只抬了兩天,政府就叫我不出工,在監舍寫思想彙報材料,大隊於幹事拿來一疊白紙,讓我寫,不是反省材料,而是思想彙報。在監舍安靜,行動自由,這很好。也許這又是什麼“引蛇出洞”的策略?不管他,甘脆把自己的觀點痛痛快快地寫出來,自認為都是正確的,光明磊落,不必隱瞞。當年反右派“辯論”,我一直沒有服輸,仍堅信自己的見解是真理或接近真理。共產黨過去是很好,今天和今後也應該更好,不應用行政手段命令人民擁護自己,人民應該有批評、監督和選擇的權利。真理是不怕反對的,為什麼害怕民主,害怕反對,害怕人民自由選擇呢?無產階級的執政黨,不是皇權統治者,必須實行人民擁有強有力權利的社會主義民主。今天雖然坐牢,付出巨大犧牲,但堅持真理的思想不變。在這樣的思想基礎上,我動筆寫了萬餘言的“思想彙報”,對新形勢下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反帝鬥爭的策略,直到國內形勢,大躍進造成國民經濟嚴重失調的後遺症等等,作了全面的闡述。今年監舍暖氣比去年好些,基本不冷。交上這厚厚的思想彙報,正好是1962年新年了。

冬訓第一單元結束後,新年一過就進入“辯論”學習高潮。有的犯人一個個被揭發出來:

“你在小組討論會上放毒,說政府把糧食儲備起來,可能要打仗,什麼根據?跟誰打?是不是盼望世界大戰?”

“你說政府拿糧食去搞外交,跟外國交朋友,聽誰說的?支援亞非拉人民革命鬥爭,你說成是政府不顧人民死活,在外國人面前裝大頭,你這是什麼思想?什麼根源?”

“還有人說,人民公社搞糟了,造成糧食減產,怎麼個糟法?攻擊人民公社,目的是什麼?……”這實際就是批鬥,被點名的站在地上往往一站就是三個小時,但不像大躍進時那樣,現在不動手,只動嘴。也許誰也沒有力氣動手了。

我等待挨批鬥,但是沒有。過完新年,又跟隊伍出工勞動了,晚上學習或開批鬥會。這個30來人的大組有個歷史反革命的組長(偽滿時當日本人的翻譯,是漢奸特務。在日本鬼子面前點頭哈腰,挨了嘴巴還頻頻點頭連聲“哈依”的那種奴才),已入監近十年,一貫積極,很得政府信任,已減過兩次刑。他年近50,身體結實,眼睛小而有光,他總是特別照顧我,不讓我幹重活。有些活我也確實幹不動,可是只要是能幹得動的活,我總是積極主動去幹,政府給予表揚。而等待的批鬥會卻一直沒有開。我以前坐辦公室,現整天站著幹活,兩腿特別酸,而且痔瘡脫肛又犯了,連找個凳子坐一坐壓一壓都不可能,只有用扁擔架在大筐上或找塊小板墊水桶上坐一下,犯人中只有我這樣,沒有人批評,都諒解。可是沒有人知道我忍受了多大痛苦,克服了多麼嚴重的困難在堅持幹的。我不願對任何人說。有時脫肛部位剛壓回去,勞動又開始了,再脫肛,血流出來用紙墊。血浸透了,再偷偷換紙,血紙暗暗扔掉不被人看到。這樣的苦楚只有內心知,晚上躺進被窩有時不禁潸然淚下。

春節悄悄過去了。伙食大改善,代食取消了,還吃到大米和白麵饅頭,吃了兩餐肉,雞蛋。政府幹部好多人都下監舍對犯人問寒問暖,有的還和犯人下棋,聽我拉二胡(那把龍頭二胡去農場時就送給那個愛跟我學的“小黑皮”了,現在支隊宣傳組一把二胡由我保管)。今年春節不搞文藝活動,映一場電影《洪湖赤衛隊》,第一次看彩色新片,歌曲很好聽。放三天假,監舍廣播大開,放音樂、京戲、歌曲、相聲,一天有四五個小時。還有撲克、象棋,犯人自己玩,也挺熱鬧。白天供應熱水,大家洗衣、洗被,還發給大家肥皂(已一年多買不到肥皂了)。一塊肥皂切成八小塊,每人分一小塊,是黑色的,不起泡沫,但能去汙,比沒有強。一連三天洗衣被成高潮,熱氣騰騰。但我血漬的褲衩卻無論怎樣也洗不乾淨了。

“思想彙報”已交上去一個多月,一點反應也沒有。是不是寫得過於尖銳,會惹大禍呢?也許會有更嚴厲的懲罰降臨?這時,我突然思念起家庭親人,那曾有過的一個多麼溫暖的家!如今兄弟姊妹天各一方,二老雙親均已年近花甲,孤身漂零臺灣島,沒有兒女隨侍,日子過得大概很艱難……每念及此,心中不禁痛感辛酸淒惋。已塵封多年的這種情感在這個春節突然強烈奔突,萌發寫詩的衝動了。當其他犯人都在“歡度春節”時,我還是在自己鋪位上看書、寫筆記,這時我動筆寫了幾首詩詞:

《調笑令》:
“春草春草,綠遍江南更早。昨夜故鄉夢回,十裏荷香柳垂。垂柳垂柳,往事不堪回首。”
“鄉路鄉路,望斷天涯何處?夜深仰看星空,難覓親人影蹤。蹤影蹤影,虛無縹渺夢醒。
   
《清平樂》:
“更深夜半,忍把浮生算。豪情壯志淩霄漢,往事煙消雲散。
鐵窗鎖斷前程,故鄉歸夢難行。明朝試來醉酒,命運任遣殘生。”

《虞美人》:
“多情總是少年好,行樂恨未早。芳叢自有穿心鉤,卻是枉然當年任它丟。人生果然如朝露,壯志空自誤。常恨明月照孑身,留得枕邊夢斷淚沾巾。”

《憶江南》:
“千萬錯,錯把世事看。讀書萬卷空自負,換得狂言入牢檻,流光洗朱顏。    癡心悔,年少覓儒冠。書中真理信無是,飛娥迷火卻身殘,何必不貪歡!”

《南鄉子》:
“何必效窮儒,未學奴顏與媚骨。眾人皆醉休獨醒,呼呼,人生難得是糊塗。”
“冷眼看世界,有人悲歎有人悅。花開轉瞬花又謝,夜夜,獨坐寒窗對殘月。”

這都是偶然興起一揮而就之作,記在小紙上,打算以後再斟酌平仄和意境,另予潤色。並名曰《繭鄉詩草》。名監獄為“繭鄉”,寓“作繭自縛”之意。我將這張小紙小心夾進筆記本,深埋在被褥下,頗為隱秘。
 
春節後,繼續勞動,等待批判仍無消息。在春風陣陣飛絮楊花的時候,從監舍喇叭裏聽支隊新來一位吳政委總結冬訓的報告,講國內外形勢,內容較豐富生動,不是照抄報紙。還講本隊的改造和生產情況,號召開展增產節約運動,迎接紅五月。報告裏隻字未提“反動思想攻擊誣衊”的問題。我猜想這位政委是知識份子幹部,有些水準。但自己的問題老懸著,更覺不安。這時我又寫一份思想彙報上交,談中蘇關係,認定要分裂,並表示憂慮,試探看政府反應。
 
紅五月,報上刊出全國人大二屆三次大會新聞公報。我仔細研讀。周恩來政府工作報告中仍說繼續加強同蘇聯和一切社會主義國家“兄弟般的團結”,對分岐爭論及“大衛營協議”都避而不談。重點講國內問題,以調整為中心,改變過份偏向重工業,今後依農、輕、重的順序安排,還講“加強民主”問題,強調今後一切工作都必須“在民主基礎上集中”,並特別講到知識份子大部分已是“勞動人民的知識份子”。對民族資產階級的“定息”,期滿後再延長三年。這些新的提法、新的變化使我很受鼓舞。
 
萬米廠房剩餘二千平米地面施工開始做混凝土層,沒有攪拌機,用人力攪拌。一塊鐵板架在一米高的案子上,四個人兩兩對站,同時揮動小鏟,將一批批按配比倒來鐵板上的黃砂、石子、水泥快速攪拌,然後加水攪拌成粘度濃度適中的混凝土,推出鐵板急速向地面鋪敷。在鐵板上攪拌叫“站板”,這是施工主力。我卻主動要“站板”,而且很快學會,和其他三個有經驗的老手一起,左三下,右三下,再左…再右…“嚓嚓嚓嚓”用力均勻,居然和老手一樣,大家一致稱讚。這樣每天“站板”鏟料,只穿單衣褲,一個棉背心,身上還是出汗。臉上又是水,又是灰,我也顧不得。可是,因過於勞累,脫肛病又犯了。在肛門墊塞的厚手紙已被鮮血浸透,血順大腿流淌下來,兩條襯褲都被粘住,鮮血竟流淌進解放鞋裏,腳後跟已經發粘了。我只暗暗叫苦,手還是在不停地鏟。有個叫“大個張”的犯人發現,突然大叫:“組長,不好,許進又犯病了!”他跑過來,將我的褲腿拎高,大家都看見了流淌的鮮血。組長急忙叫停,眾人將我扶去醫務所,注射一針凝血質,拿三天量的“仙鶴草素片”,還有維C、硫酸亞鐵等,回監舍病休。我自己清洗擦拭,換洗衣褲,仍用老辦法坐板凳角把脫肛部位壓回去。第二天又要求出工,中隊壁報大加表揚。

說起這個“大個張”,很有意思。他自己說是貧農,文盲,沒念過書。長得身高體壯,三十來歲,臉上紅撲撲,就是不幹活,手總是乾乾淨淨。經常說:我是人民內部矛盾,跟你們不一樣。對那些老反革命,我就是要監督。不許他們翻天!組長叫他幹活,他說身體不好,幹不了。做混凝土地面,勞動分工,問他幹什麼?攪拌,不幹;篩砂,不幹;抬土,不幹;最後自己選了“看水”的差事,就是坐在自來水龍頭旁邊,水管套在龍頭上,直伸到攪拌的鐵板前,他遠遠地看手勢開關水龍頭,就幹這活。誰也拿他沒辦法。但是他很愛學習,特別關心國際時事,對我又相當尊敬,總提出問題向我“請教”。“鐵托為什麼受老百姓擁護?”“南斯拉夫的社會主義和蘇聯的主要差別在哪里?”“阿爾巴尼亞是怎麼回事?”等等,在勞動現場他也這樣問,而且是大聲的,常常使我無法說清。在小組會上他總主動發言,侃侃而談,似是而非。又特別“靠近政府”,每天都彙報。有些犯人對他感到害怕,敬而遠之。

天熱了,在拆洗棉被蓋時,突然發現鋪褥下小筆記本裏夾的那張《繭鄉詩草》不見了,急得翻找了好幾遍也沒有。糟了,要是政府拿去,又是麻煩,但有什麼辦法呢!利用星期天休息時,趁人不注意,又儘量記憶再寫出來,這次折得很小隨身攜帶,找機會交給小黃帶出去。我和小黃同一天宣判,小黃判四年,即將到期了。那張原稿藏得很隱蔽卻不翼而飛,肯定是有人拿交政府了。不久證實,中隊指導員在講話中表揚我們這個組施工任務完成得好,組長特別突出,具體講了許多事例,還提到能檢舉同犯……我終於明白,正是這個日常對自己極關懷照顧的組長把自己寫的《繭鄉詩草》拿去向政府請功了。這傢夥過去當漢奸特務,有這種專長。怪不得他多次立功減刑,原來就是這樣。可是,這正是政府所需要的,監獄就是這樣,這很正常呵!
 
報上登出美蔣竄犯大陸的消息,犯人思想又發生波動,怕打仗,打起來犯人遭殃,怕嚴管,怕殺頭等。我聽到這些,覺得都是庸人自擾,根本不可能,勸這些人不要恐慌。我心裏認為這是宣傳誇大渲染,當然嘴上不能講。

犯人生活逐步改善,偷窩窩頭的事沒有了,監內秩序進一步穩定。我在勞動上受到更多照顧,病強多了,身體養得比以前好得多。

7月中旬,一天上午九時左右,中隊幹部到勞動現場把我領走了,進到支隊新大樓管教科,見辦公室有許多人,都靜坐不語。坐在卷櫃邊一張辦公桌前的是管教科楊科長,他竟和顏悅色地招呼,並叫我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說道:“許進,今天找你來是想聽你談談你對國際國內形勢的看法,你可以把自己的觀點全面地講述,讓政府更好地瞭解。你看這樣可以嗎?還要不要做點準備?”這時又進來許多幹部,有的搬來了椅子、凳子,有的就兩人擠坐一張椅子,還有的坐上辦公桌。幾扇窗戶都大開,連窗臺上也坐滿了人,而且還有人繼續進來。我並不意外,毫不膽怯地環視張望一下,這些幹部都很面生,多沒見過。而且除楊科長外,都比較年輕,似乎都在20幾歲30多歲上下,還多半都像知識份子模樣,有的穿著背心上印有“政法幹校”或“××大學”字樣。一個年輕幹部遞給我一玻璃杯開水,沒等說聲謝謝那人已回到桌上去坐了,連模樣也沒看清。

我用平靜的聲音開始講,先說已寫過書面彙報,今天要當面陳述,就邊想邊說,想到哪里講到哪里,願接受各位政府幹部的批評教育。

“先講第一個問題,戰後世界兩大陣營的對抗,由長期冷戰轉向和平共處、和平競賽、和平過渡的發展趨勢和可能性。戰後世界上出現了社會主義陣營,是20世紀特殊產物,是人民的偉大勝利。但兩種制度長期較量的冷戰,威脅世界和平。我們要打倒帝國主義,但事實證明帝國主義並非一打就倒,要打倒不是簡單容易的。如果容易打倒,那朝鮮何必停戰?既然沒有可能很快消滅資本主義,那就應該現實地估計,採用和平的方式也是一種鬥爭策略。大衛營協議,已有了開端,兩大陣營如果由對抗冷戰轉變為和平共處甚至合作,即使是有限的合作,也將造福全人類,也可避免核戰爭的災難。各國經濟減少軍備競賽而用於和平建設,這對人民是有利的。和平建設可以使社會主義陣營更壯大,更勝過資本主義,就會更加東風壓倒西風。世界人民都嚮往和平,實質就是要求避免核戰爭……”我喝了幾口水繼續講,滿屋子的人鴉雀無聲,全部靜聽。我接著強調科學發達的時代特別要避免核戰爭。然後講第二個問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前途,光輝的前途並非必須兩大陣營對抗,相反,執行和平路線更有利於人民,更有利於支援亞非拉革命人民的反帝民族解放運動。帝國主義失去發動戰爭的藉口,其國內矛盾必然加劇,各國的無產階級發展壯大成熟,通過議會鬥爭爭取支配優勢,通過合法的政黨鬥爭使社會主義和平長入資本主義國家機體,從而實現社會主義在全世界的勝利,比用暴力手段打碎國家機器奪取政權更容易為廣大人民群眾接受,並不是不可能實現的,這會使國際共運更輝煌。今天20世紀完全不同於19世紀,第二國際伯恩斯坦時代還沒有共產黨執政的國家,更沒有社會主義陣營,也沒有核戰爭威脅。因此那時不正確的提法不等於在今天也不正確,不應該把這種見解用修正主義帽子一棍子打死,而是應該可以討論的。國際共運的根本前途在於以中蘇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的親如兄弟般的團結,實行共同的路線,共同的策略,沒有這些談不到前途。今天,我國和蘇聯正在由分歧走向分裂,這將嚴重損害整個國際共運事業和亞非拉革命人民的民族解放運動,這不能不令人憂慮。第三,關於南斯拉夫問題……我幾乎是不假思索滔滔不絕地講個不停。楊科長止住:“好,暫時停止。上午就這樣,下午接著講。”這時我才發現已到中午,講了兩個多小時。幹部們紛紛起身散去,我被送回監舍午餐。
 
午休後,繼續去管教科,仍和楊科長對面而坐,屋裏還是擠滿了人,靜靜地。我繼續用平靜的聲音講下去。不同意說南斯拉夫是現代修正主義,更不能斷言是什麼走狗,“特洛伊木馬”。應從實際出發,各國人民有權按照自己的方式選擇本國的道路,不能用一個模式規定死。他們的社會主義事業在發展,並沒有淪為美帝殖民地,這有什麼不好?他們重視民主權利,企業實行職工自治,党不是高於一切的法定統治者,最早反對史達林的獨裁統治,不能說是背叛……然後開始講國內問題。大躍進帶有明顯的盲目性,放棄國民經濟計劃,而國民經濟的發展是有規律的。大躍進是人為的,企圖突破規律,結果造成比例失調,使整個國家傷了元氣。如果僅是自然災害,絕不至於造成今天這樣的困境。自然災害年年有,解放後興建許多工程,多數就是為了加強抵禦自然災害能力的,怎麼可能大面積無法抵禦而至全國受困?茶缸、臉盆、肥皂、玻璃等等輕工日用品都買不到,很難用自然災害來解釋,肯定是整個國民經濟比例失調了,中央提出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新八字方針也證明瞭這一點。

我本來還想說,政府不相信人民,對人民不說真話,明明和蘇聯關係已很糟卻不許說破裂,國內經濟已瀕於崩潰,仍不肯認錯,不承認大躍進帶來後遺症,還在喊高舉三面紅旗,對人民一味欺騙愚弄,最後失去民心。不如一切公開,讓人民瞭解事情真相,更能激發群眾的積極性,與黨和政府患難與共地度過難關。臨時我覺得這些話過於尖銳,保留不說也罷。

最後還是講民主問題,我說:“過去自己嚮往共產黨而參加革命,當時一個目標就是要建立一個民主富強的新中國,黨也是這樣號召的。但建國以後,越來越只強調專政,甚至不許談論民主,要講只能講集中指導下的民主。其實民主很簡單,就是還給人民本應有的權利,尊重人民的意見,讓人民有言論自由,允許發表各種不同意見,即使是錯誤的批評也無妨。真理是不怕批評的,毛主席就曾講過這個道理。專政當然也要講,但不能因此而不強調民主。中國過去一直缺少民主,就更應強調,要推行民主,首先就要改變將黨放在至高無上地位的狀況。如果黨是正確的,必然會得到人民的衷心擁護,何必要命令人家擁護自己。”

我還一針見血地提出所謂美蔣竄犯大陸是故意製造緊張,轉移視線的做法。最後我表示,自己有些思想可能是錯誤的,但自己相信黨,願意向黨說老實話,以便於政府加強對自己的教育,更好地得到改造,因此今天才敢坦誠地講了許多,請各位領導多予批評教育。講完,牆上的鐘已五點了,楊科長叫我先回去休息。滿屋的幹部一個也沒有動,可能留下來研究。
 
我暗想,這是怎麼回事?政府下一步會怎樣呢?

全組的犯人連續幾天都對我保持沉默,在等待著什麼。然而政府沒有任何新的佈置,幹部講話也沒任何暗示,於是犯人們又恢復了正常。可是我自己心裏明白,準備迎接一場風暴。

小黃出監了。我看見他扛著行李捲向勞改隊大門走去。他少判一年,自己也快了。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 序 小引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一)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二)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三)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一)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二)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三)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四)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五)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一)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二)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三)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四)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五)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一)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二)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三)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四)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五)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六)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一)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二)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三)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四)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五)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六)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七)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八)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九)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一)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二)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三)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四)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五)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六)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七)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八)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一)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二)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三)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四)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五)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六)
八、恢復尊嚴幸福家(一)
八、恢復尊嚴幸福家(二)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