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甘苦浮生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一)

 110.gif

                             —一個凡人七十年的真實歷史記憶

作者:許進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一)

“繭鄉”,是我自己創作的新名詞。蠶,吐絲作繭自縛,自作自受;人也如此。“繭鄉”,即自縛之所在,勞改隊是也。

大躍進一浪高一浪,熱度越來越高。車間生產晝夜不停,幾乎所有的人都堅守現場不下火線了,已經沒有任何休息。宣傳組的鼓動已經不敲鑼鼓也不出宣傳牌了,那來不及,現在主要靠喊話。我嗓音素來宏亮,拿著喊話筒從這廠房到那廠房,也來不及寫稿,隨到隨編隨喊,儘量變換詞句,最後也弄得語竭詞窮,反反復複總是那幾句:“在大躍進的熱潮中爭取立功贖罪,早日新生!”“創造了新的紀錄,產量突破××”;“又放一個衛星,加快了走向新生的步伐!”等等之類。最後嗓子也嘶啞了,而王澤明早就已經啞了。尤其是幾天幾夜不眠不休,拿著喊話筒:“同犯們……’竟不知所云,連站也站不穩,搖搖欲墜。實際已經睡著了,卻又警醒地勉力支撐著,只顧喊著“加油加油再加油,鼓勁鼓勁更鼓勁”,頭腦已經無需思索,人變成機器一樣,實在太累了。
 
伙食改善了,細糧加多了,尤其是半夜有頓飯,大多數堅持不下火線的犯人最盼的就是這頓飯。在勞動現場吃飯,儘管鑄造車間粉塵多,但大家仍然吃得很香,吃完就來了幹勁。更為精采的是,半夜裏大隊幹部還會親自來為創造突出優異成績的犯人班組“送幹勁”,有包子甚至水餃,至少也是大白麵饅頭。有時數量還真不少,相當多的人都可以吃到,這太令人高興了,怎能不幹勁倍增呢!當然,這樣的“送幹勁”一周最多不過一兩次,但已有足夠力量,犯人不僅滿足,而且是感激不盡了。後半夜,有的犯人就悄然了,也有偷打瞌睡的,有的小組甚至內部悄悄規定,可以換班在現場“眯”一小會兒。但宣傳組不行,仍不停地出動,不停地喊話。我過人的精力又被政府大大表揚了一番。我已經忘記自己是犯人,忘記自己的冤忿,竟又是一個為社會主義建設衝鋒陷陣的革命戰士。只要國家好,社會主義建設能加快,自己做些犧牲也情願,也值得。即使在監獄,仍認為自己現在的崗位也正是在為社會主義作貢獻,並為此而感到自慰。
 
馬達開的時間長了也會發燙、冒煙,要趕緊關閘。人比馬達更能熬,但畢竟不是無限,終於都精疲力盡了。當樹葉發黃轉枯又飄零大地的時候,這樣的“寧肯少活20年”拼命式的大躍進,悄然鬆弛下來。雖然標語還是照樣掛,口號還是照樣喊。
 
監獄加強了管理。因連續發生幾起犯人越獄逃跑事件(都被抓回),規定在犯人上衣左前胸寫上車間號和姓名,用油漆寫洗不掉。“積委會”的骨幹們還決定將犯人包袱裏所有的衣服都翻出來這樣寫上,包括私人的。我非常反感這種做法,可又不得不帶頭執行,有什麼辦法!
 
1959年新年剛過,政府決定組織犯人去社會上參觀,一車間只有兩名犯人入選,一個就是我,另一個是芯子組的李良成,著名的生產能手和技術革新先進犯人。在犯人中流傳著他和一個年輕漂亮的犯人劉清搞雞奸的事,政府調查結果是沒有證據,不許亂說。我對這李良成印象不好,雖然李對我很奉承,表面上也很正派,不過,從李良成的眼光裏又偶而能捕捉到一閃即逝的淫邪之色,甚至有時射出一點凶光。我感到這個人還是費猜疑,內心深處也許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至少心靈不是純淨的。他和劉清的事,那些傳聞也可能真有一點。可是,那個劉清有什麼好看呢?我到芯子組去,看到過劉清多次,他總是一聲不響地在幹活,手是黑的,臉上也總有幾處黑,特別是鼻子兩翼,牙齒卻很白。身材不高,但沒有任何與女人相近的徵象,只是聲音還是童音細嗓,有點像女聲。我曾留意觀察過,實在看不出這個小犯人有什麼值得許多犯人稱讚“長得挺漂亮”的地方,充其量只不過算得較端正罷了。當然更無法理解李良成會對他入迷,會把劉清當成“老婆”--像犯人們傳說的那樣,我認為簡直是無稽之談了。
 
監獄也是社會的一部分,這是犯人的世界,是特殊的社會。這裏面確是壞人集中之地,什麼骯髒的事都有。犯人們閒談最富吸引力的話題就是女人,結過婚的人總是被追問或主動津津有味地講述這方面的體驗,甚至詳盡到一切細節。在現今這沒有女人的環境裏,他們只有用這種有味的閒談來部分解除各自的性饑渴,同時也會把同性設想成性發洩的對象。似乎有關性的內容是普遍最感興趣的永恆的話題。實在不理解,他們的精神世界難道沒有別的內容?在沒進監獄以前,這些人除了勞動之外是不是就只有追求性快樂是唯一最大的樂趣呢?難道像其他動物那樣只剩下這種本能嗎?這實在太可悲了!我過去生活接觸的人們從來沒有這樣的低級情趣,知識層次越高,對精神淨化的追求越高。如果向這些犯人們講述羅普霍夫、吉爾沙諾夫這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薇拉之間的故事(車爾尼雪夫斯基小說《怎麼辦》中人物),他們一定絕對不能理解也不能相信,也正像有較高文化修養的人不理解犯人中那種性趣味和李良成、劉清之類的骯髒一樣。人真是有著太大的差別了!

參觀那天出發前,我們都領到一套嶄新的寶藍色棉制服,出去參觀的犯人一律換裝(在監內的囚服都寫了名字而且髒,到社會上去不雅觀)。穿上新衣,一個個顯得分外精神。管教科和看守室幾個幹部帶隊,一律便裝,沒有武裝押解,而且全部乘坐包租的公共汽車,像一個什麼參觀團,看不出是犯人。今天專門去參觀人民公社。15名犯人,6位政府幹部,一輛車雜坐。政府幹部和犯人一起說說笑笑,似乎是平等沒有界線的,為的是消除犯人的緊張情緒,縮短與社會的隔閡距離。我深知政府幹部這種“平等”姿態的用心,覺得勞改隊今天也在繼承部隊政治工作的優良傳統。
 
今天參觀“太陽升”人民公社。先看玻璃溫室裏種植的各種蔬菜,黃瓜、青椒、番茄等,又參觀了農具廠,自造犁、鏵,還能組裝自行車,修大車,一般農具不用進城買了。來不及細看,走馬觀花。中午在公社食堂吃飯,聽說農村老百姓不再在家庭燒飯,都上食堂吃,不要錢。今天親眼看見了,人人排隊到視窗去端飯菜,一人一份。我懷疑,這能持久嗎?發展下去,家庭會不會解體或自動消亡?……吃完飯去看幼稚園,一位年輕的女保育員領著一群孩子在做遊戲,老百姓已放心把孩子送來了。食堂和幼稚園解放了婦女勞動力,去年大躍進,男勞力全部去大煉鋼鐵和深翻、修水利,秋收勞動全由婦女完成。聽公社幹部介紹公社“一大二公”種種優越性,還有果園、養豬場、釀酒廠等,不及細看,我仍做了筆記。
 
暮色中,我們乘原車返回。一路上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語地對人民公社讚歎不已。其實這只是為了滿足政府幹部的願望,證明他們的目的達到了。犯人互相之間則用這類讚歎炫示自己的進步和思想覺悟,而心裏卻並不以為這是真的如何好。
 
春天,又一次去參觀一個大的公社,去的犯人也多了。這裏有機械修配廠,能生產苞米脫粒機。有奶牛場、養免場、養雞場,副業收入可觀。看水稻高產衛星田,畝產要達到2350斤。公社還有果園、漁業隊、畜禽飼養組。辦了30個吃飯不要錢的大食堂,社員也可以在自家燒吃。14個托兒所容納270人。公社小學有32個班級,有1900名學生。新建兩所民辦中學,已有兩個班150人。最難得的是有一所醫院,有20多張病床,婦產育嬰及一般病症均可治療,不必進城,但還不能手術。產嬰成活率百分之百。最後還參觀了一個水庫,四千余米管道可灌溉三幹畝水田,還可發電……。

參觀後的歸途,我陷入了沉思:這樣的農村就是中國農民的理想嗎?也許這真是一條富強之路,那就太好了。在我心目中,國家富強,人民生活幸福,永遠是占第一位的。在監獄的高牆大院裏,我仍一心關注著社會的發展,人民的生活,國家的前途。通過讀報聽廣播和閱讀書刊,瞭解、分析、判斷、設想。思想總是馳騁,理念飛騰,感悟人性,品味人生。任何鐵窗電網都無法將飛翔的思想禁錮。

大躍進那種不眠不休拼命式的苦幹結束。政府提出“勞逸結合”,不許加班加點,恢復八小時制,恢復星期天,一切正常了。但隨後不久,就出來新規定,犯人將禁止吸煙,禁止留分頭。這兩禁何時開始暫不宣佈,讓大家做好思想準備。王澤明這位精明的宣傳員立即回應,首先去剃了個光頭。這樣的突然,難看極了(他本有一頭濃密捲曲的黑髮)。我和他已經為工作意見紛歧爭吵過幾次,現在更對他這種順風向急轉的作為深感厭惡。禁煙的事犯人中抵觸最大,我平素抽煙少,金玉送整條的“大前門”還沒有動,這時忙拿出“共產”,給積委會的頭頭們分去大半,又給車間工段裏熟識的犯人分發,皆大歡喜。果然不久,這“兩禁”就實行了,我也剪了平頭,照鏡子發現還不太難看。禁煙比較難,禁後仍偷偷抽,拖了一年才禁絕。

宣傳組又增加了兩個人,都是助手,主要仍是王澤明和我兩個宣傳員,但畢竟輕鬆了許多。於是我又有時間拉二胡了(那把龍頭二胡已由金玉送來),我的二胡演奏在監舍裏也吸引了不少犯人。在監舍,自由活動時間,大多數犯人都是打撲克、下象棋(監獄有這些器具發),有的犯人去操場打籃球排球,還有一些則是聊閑天、吹大牛、天南海北說古道今講“三國”。而我這時多半是坐下來讀書。只有自己炕頭鋪位那一點供個人支配的地方,那疊得方正的被褥邊整齊的擺著書刊、筆記本、紙張、墨水等,坐在小板凳上,炕沿就是書桌,就在這裏學習,記筆記。不管周圍多麼嘈雜,我能靜下心來或讀或寫,日復一日如此。冬天,監舍裏暖氣很足,不用穿棉衣,學習也很方便。看我用功學習,許多犯人實在不理解,他們認為當了犯人這輩子就完了,還學什麼習,努什麼力!過一天算一天,吃飯、睡覺、幹活、玩玩,刑期混完回家。真不懂許進幹嗎犯那份傻勁!有人不止一次當面勸說過,我只好淡然一笑,說各人愛好不同,不作無用的解釋。可是當我拉起琴來,嘈雜聲立即悄然,連打撲克的也都輕聲了。有的人乾脆坐過來靜靜欣賞,甚至有的政府幹部也特意到監舍院裏來諦聽。
 
1959年新年開始,政府在犯人中開展“五插五拔”運動,“插社會主義紅旗,拔反動思想白旗;插多快好省紅旗,拔少慢差費白旗”等等之類。
 
春節快到了,開始準備編寫春節文娛節目。我意外地發現有一個會吹笛子的犯人,他叫王長仁,聽他吹奏,越吹越好,他自己還保存有些笛膜,並能半生不熟地看懂簡譜。原來這小夥子相當聰明,安徽人,23歲,當過三年兵。復員後學習開汽車,當駕駛員才一年多,出車禍壓死了人。雖然主要責任並不怪他,但仍以事故肇事罪被判刑三年,他也認了。在本地,王長仁無親無故,無人接見,但他從無抱怨,總是精神飽滿,健康愉快。平時言語不多,政府對他看法很好,去年也是勞改積極分子。我還發現這小夥子長得很精幹,眉目五官都清秀端正,輪廓分明,而且講話動作處處都顯出受過軍伍訓練的素質。

在全車間物色,我還找到一個會拉二胡的徐成喜(舊蹦蹦戲攤的),有一個王興富會吹嗩呐,再教會一個愛學拉二胡的小犯人“小黑皮”拉低音胡,加上我自己的二胡,再配點鑼、鼓、鈴、板,就組成一支民樂隊,練奏《瀏陽河》、《南泥灣》、《高高太子山》等簡單樂曲,我自己編配。練習過程,我不斷糾正。王長仁從來不出錯,支持我的嚴格,二人漸漸成了好友。無意中,王長仁講到畢丹,他在看守所也和畢丹一起呆過。畢丹一直沒判,在看守所關了兩年,放回家就一病不起,不久就死了。很記得這個人。

車間新來一位管宣傳的張幹事找我說,國慶日要舉行建國十周年文藝會演,春節就不要大搞,好節目留等會演再弄,於是停下來。可我卻被借去支隊(新年大隊升格為支隊了)宣傳組,這裏三位宣傳員都水準較高,和我也都熟識。一位是邵本棟,歷史反革命(三青團骨幹),已改造多年的老犯人,是組長。熟悉基層文化館的工作,音樂、美術都能拿得起,有一套。另一位是紅維,年輕,相貌端正,面色紅潤,戴一副好看的眼鏡,完全像個大學生。性格溫和,慢聲細語,但總高深莫測,不知他什麼犯罪,也不知從哪里來,連真名實姓也不知道,似乎一切都是保密的。再一位是劉福順,在全支隊很有名,是畫家,素描速寫都有功底。會水墨,也會水粉、油畫,尤擅人物畫。同時又是書法高手,特別是行書行草,很有大家風(支隊許多幹部都請他寫過條幅)。但是,他並非美術院校高材生,完全是自學成才。外貌極其平凡,絕對看不出有什麼才氣,以前就是電影院畫廣告的,為一幅畫中的領袖像出問題,被以“反革命”罪捕判的。他比我大一歲。

支隊從各車間抽人組成一支管樂隊,有小號、薩克斯、黑管、長號、巴勒通等,除缺雙簧管、長笛、巴松大管和圓號外,也幾乎齊全,還有一架完整的爵士鼓,可是樂手水準參差不齊,又大多不識譜,只有一個吹小號的邢良修有些專業水準(他還能吹薩克斯,特別是鼓打得好)。我不會這些樂器,找我來是教大家識譜,陪樂手練吹奏;因為邵本棟要頂角吹中音號,沒人指揮(原來是邵指揮)最後決定由我指揮。我沒有指揮過樂隊,但在練習過程中和大家交流得很好,樂手們一致推舉我掛帥,我就勉強就位,指揮這支殘缺不全的樂隊在五一節演出。經過一番訓練,臨時簡單編配高、中、低聲部,分練合練,把指定的幾支吹奏曲《民主青年進行曲》、《咱們工人有力量》、《歌唱祖國》和蘇聯的《喀秋莎》等演奏得有聲有色,大得支隊領導幹部好評。

聽政府報告和讀報,知道全國大躍進形勢大好。去年(1958年)鋼產量達1070萬噸(後經核訂為800萬噸),今年要達1800萬噸(後經七中全會決議過高指標都降下來),提出要抓“鋼、煤、糧、棉”,稱為“四大元帥”。仍然提出要“超英趕美”,要苦戰三年。報上還陸續刊出毛主席寫的一些詩詞,特別是《蝶戀花》詞和《送瘟神》七律。我吟詠欣賞,認為毛作為詩人也非常出色。又從雜誌上讀到郭沫若要“替曹操翻案”,這完全是因為毛主席褒曹且有以阿瞞自況之意,於是擁戴附和。我以為做學問不能搞逢迎事諂,把自己變成“御用文人”是可恥的墮落。
 
等到臨近國慶日前,突然從報上讀到廬山會議公報,提出了反黨集團,再一次反右傾。公報上沒有指名,但我隱隱覺得是指彭德懷,這位抗美援朝的統帥,他怎麼可能反黨呢?由此看出,對搞大躍進和人民公社,中央內部是有矛盾意見和重大分歧的。也許已發現了問題卻不敢糾正,後果將會更嚴重!

為迎接建國十周年大慶,支隊文藝會演,各車間都忙著排練節目。一車間全部節目由我獨自編寫,經審查批准開始緊張排練。除民樂合奏外,編一個表現犯人在大躍進中大放衛星的快板群,還有一個小歌舞劇《走向光明》。劉清扮演年輕的女角犯人家屬,一共只有六句唱詞,還練了很長時間,聲音倒像女聲。會演十分成功,各車間都有不少好節目,而以一車間的最為精采。《走向光明》得了一等獎。我為劉清細心化妝穿戴後,果然像個村姑少女。當劉清一出臺,千余名犯人觀眾立即響起熱烈的掌聲。其實在演出中,另三個演員都比劉清演得好,觀眾卻偏偏對這個戲最少的角色寄予最大的興趣。正確地說,劉清演得並不好,但觀眾不計較反而喜歡,這也許是生理心理綜合因素造成的。總之,這證明(或者說暴露)男人多麼需要女人,特別是監獄這種環境,有這樣多接觸不到女人的青年男子,女人對於他們是何等重要,甚至可能成為最有效的激勵手段。劉清演的這個《走向光明》節目並不成功,但因是犯人自己創作並切合實際,“有教育作用”,因而得了一等獎。
 
秋風陣陣,吹散了會演勝利喜悅的一波熱浪。回到車間宣傳組,卻發現王澤明和積委會幾個頭頭異常冷淡。可能是由於自己太紅了,因而受到嫉妒。儘管工作積極,成績很明顯,但卻不懂得勾心鬥角,缺乏心計。特別是在犯人中,勾心鬥角是幾乎不可少的。我最大的缺點就是“不靠近政府”,不喜歡也不會向政府打小報告,搜集別人的缺點去彙報。我不幹這個,現在陷入一團迷霧之中。後終於知道,犯了嚴重錯誤,和“有的犯人”關係不正常,對王長仁、劉清過分親密,如何如何……對這些無稽之談,簡直沒法解釋。更為嚴重的罪名是,驕傲狂妄,看不起政府幹部,這指的是張幹事。在編寫文藝節目和排練過程中,對張幹事提出的修改意見沒有接受,堅持自己的,主觀自大,背後說張幹事不懂、外行等等,總之必須加強改造。不由分說,奉命寫反省材料,積委會開會也不找我,宣傳組的工作也不叫我插手,接著是到大爐去勞動,實際就是罰苦工。

大爐就是煉鐵的鼓風爐,重體力勞動。到大爐組,組長給我幹最輕的活:遞料。就是在爐後搭起高臺,有三四層,將原料一筐筐傳遞上到投料口投入爐中。工作非常簡單,但整天站在高臺上將每筐重30來公斤的爐料端舉1.5米高左右,也深感很吃力,每天膀子累得酸痛。這又不算處分,只是臨時的,宣傳員也沒宣佈撤掉。勞動過於單調,站在高臺上喝西北風也特別難受,但又有什麼辦法呢!

這期間,車間出了一件大事。李良成雞奸劉清的事據說被值班何東槐抓到了,劉清被串鋪與李良成鋪位分開很遠,每天晚上何東槐和積委會的人審劉清。但劉清不交代,審訊逐漸升溫,打耳光,罰站,罰跪,麻繩捆綁,直到壓在板凳上打屁股,但死也撬不開劉清的口。這看似柔弱的小犯人競表現出意想不到的堅強。我聽說了這一切,卻無能為力。一天收工回監舍,在門口看見劉清被罰站在一條板凳上,兩臂平舉,頭上還頂一碗水,就這樣在吹西北風,我幾乎要掉眼淚,自己現正處於逆境中,競不能救劉清一把。這件事如果是真,劉清也是被害者,那個李良成才是禍首,如今專揀弱的欺,太沒道理。我又聽說何東槐原是小學校長,近50歲還姦汙十二、三的幼女十多人,被判15年。這個道貌岸然者內心卻是何等的卑鄙齷齪,現在他又是“挽救劉清”專案組的頭頭,竟如此欺淩一個弱者,許多犯人都對他痛恨。儘管他從在新中隊起一再對我示好,我卻始終對此人沒有好感。劉清“抗拒改造”,終於戴上腳鐐手銬關押進小號了。幾天後,李良成經過長期痛苦忍耐,最後趁何東槐熟睡之機,用一塊磚頭將他砸死,腦漿進裂,報了切齒之仇,而李良成自己也自縊身亡。這樣重大的仇殺報復案件震動了全監,犯人們陷入一種茫然的恐懼之中。即將過新年的時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監內發現了“反標”。那天我在大爐料臺上,忽然看見好些穿棉軍大衣的政府幹部匆忙向一個方向集中跑去,看守室的幹部還舉著手槍,還有王澤明、孫禮全等一幫積極犯人們在緊張奔走,臉色陰沉。中午吃飯就聽說出現了反標。什麼內容誰也不敢打聽,這樣嚴重的問題人們一個個噤若寒蟬,不說,不問,不表情,越木然越好。奇怪的是政府幹部也絕口不提“反標”的事,暗地裏卻加緊嚴密排查。
 
就在這樣緊張沉悶的氣氛下,迎來了1960年新年。前兩天,我又奉命回二工段,繼續當宣傳員,但和王澤明分開,各幹各。一人管三個工段,互相競賽。
 
政府宣佈了新的監規紀律,更嚴格控制每一個人,犯人不許單人行動,上廁所也必須三人同行等等。
 
劉清不久被放出來了,暫時放在二工段,放在我鋪位旁,讓我監管他。從小號出來先不出工,在監舍休息,幹點整理監舍衛生的輕勞動。我看劉清,在小號關押不見陽光,臉色卡白,且有些虛腫,便叮囑他養好身體。劉清感到虛弱、疲倦,對一切都冷漠,什麼話也不說,只有和我在一起最樂意。犯罪的事他沒有承認,如今事主和證人都死了,他這椿事也就不了了之。對劉清,政府沒有批評,犯人沒有歧視,在監舍休息不幹活,吃飯定量沒有減,還保持乙量,劉清以為這些都是我幫他的。其實政府把劉清安放在這裏,讓他和我在一起,也是為了考查我“小資產階級溫情主義和同情心”,也觀察劉清有無不軌表現,使我們倆人都有機會暴露。我二人當然全不知曉,而高幹事經過觀察考查後發現我對劉清確是有效幫助的,符合政府的要求。我注意關心身心受到創傷的劉清,經常關照其他犯人不許刺激他,並將劉清的全面情況經常向政府彙報。我注意觀察劉清的變化,對李良成的死不悲不喜,對何東槐的被殺不驚不疑,讓這一頁平靜地過去,迅速淡忘,這倒是最好的辦法。也許這年輕人心理很成熟吧。
 
三個月後,劉清在我的支持下又重回芯子組勞動,他是熟練技工,有一點成績我就給宣傳、鼓勵。以後搞技術革新還受表揚、立功,並減刑一年半,越來越好了。他內心感激,但沒說什麼。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 序 小引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一)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二)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三)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一)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二)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三)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四)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五)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一)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二)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三)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四)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五)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一)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二)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三)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四)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五)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六)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一)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二)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三)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四)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五)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六)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七)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八)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九)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一)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二)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三)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四)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五)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六)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七)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八)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一)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二)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三)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四)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五)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六)
八、恢復尊嚴幸福家(一)
八、恢復尊嚴幸福家(二)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