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甘苦浮生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九)
分类:
 110.gif

                             —一個凡人七十年的真實歷史記憶

作者:許進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九)
 
停戰以後,我們文工隊的演出活動更加繁忙,要更多的為辛苦的戰士們演出,條件也好多了,可以走出坑道在露天演出了。還要忙於搞戰地總結,更要努力創作。師文化科長穀斯甯讓我去瞭解栗學福英雄班的事蹟,我寫成了一個近萬字的報告文學,題目《不死的人》不僅說栗本人死而復生,而和他一起拉響最後一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於盡的那五位英雄--鄧大信、高士鈞、胡根基、楊啟明、陳岱光都是精神永存不死的人。穀科長對這題名很不感興趣,提出修改意見,我把內容修改了幾次,壓縮到七千字左右,改名為《一個英雄班的戰鬥》,就沒有了個性色彩,顯得平淡了。這稿子交上去後下落不明,以後看到軍報記者寫了專題報導,這事就結束了。

停戰後,我還編寫了些演出節目,記憶較深的是《火線運輸員》。原寫的是長詩,後改寫為演唱,由本隊的高玉璞(又名高頌)譜曲,他一面寫一面給我看,寫一段看一段,主旋律我同意後他繼續寫,直到寫成多聲部合唱和交響音樂配器,唱中加白,加對口快板,形式很活潑,演出效果出乎想像的好,以後成為保留節目。

在文工隊,都是青年男女,那時是不許談戀愛的,同志們都很自覺地守紀律。但是一旦有青春之火燃燒就難以控制,就會出現越軌的事情。隊裏有個女演員于蓉,天津入伍的,身材矮小,但長得端正,性格活潑靈巧,會演戲,小演唱之類節目總是主角。有個吹小號的李清,湖北人。年輕俊秀,小號吹得相當好。平時少言語,有人發現于蓉常偷偷去與他私會,而且發生過在野地苟合的事情。有的人熱衷於捉姦。領導也曾佈置我注意,但我以為不必過於緊張,男女私情也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當然,我們應該遵守紀律,應該強調提高自覺性,反對違反紀律的行為,但是要注意不要傷害自尊,不必搞“捉姦”這樣的活動。實際上對他們還是有點同情的。

初冬,盼望已久的祖國慰問團終於來了。總團長是賀龍,來我部的是一個分團,我們列隊熱烈歡迎,文工隊參加接待並協助慰問團工作。這時,我見到了洪深,還有一些知名人士。在交談中洪深驚奇地發現我熟悉影劇界不少人,並在重慶看過許多演出,他高興地向慰問團的同志們介紹。我本想跟他講父親,他們曾也是老朋友,但我一考慮,還是回避不提了。慰問團帶來許多演出節目,京劇名家梅蘭芳等都來了。連續三天演出,分二個劇場演,那時我們在大山林裏已建有可供演出的劇場,但京劇和歌舞只能分在兩處同時演,看這樣就不能看那樣。沒辦法,我選擇了歌舞,梅蘭芳的好戲就不得不放棄了。看了中央歌舞團高水準的演出,大合唱《東方紅》由李煥之編配和聲又配器,並由他指揮,真難得看到這樣氣勢恢宏的大合唱。《英雄戰勝了大渡河》、《淮河兩岸鮮花開》,尤其是難得欣賞到李煥之這出色的指揮藝術。我還看到王昆的獨唱,她被歡迎唱完一首又一首,民歌唱得極醇厚。看到趙青主演的《荷花舞》,許多美麗的少女衣著豔麗翩翩起舞,大舞裙上都有幾盞荷花燈,那舞姿、那樂曲都十分迷人。還有《採茶撲蝶》,滿台的青春氣息,活潑可愛。常香玉也來了,她劇團的小演員唱了一首用豫劇調填詞的“志願軍叔叔們,打了勝仗……”給我印象深刻。各個劇團為部隊官兵連續演了許多場,並分發許多紀念品。每人發一個搪瓷茶缸,上印有“獻給最可愛的人”字樣,一方絲絹手帕,在一角印有“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幾個字,一個刻有“和平萬歲”四字的和平鴿紀念章等,這些都成為珍藏的歷史紀念。

在“三八線”,我還光榮地立過一次三等功。在部隊每年都定期進行評功活動,我在國內已曾多次立過小功。到朝鮮就不一樣,這裏是戰爭。但當時評功,主要是戰鬥部隊,在機關評上功是相當難的,特別是上等級的,非戰鬥部隊如果沒有足夠的根據和絕對能站得住的特殊成績,要想評上等級功是不可能的。評上三等功以上就算“功臣”,上“功臣榜”,發立功證明書,朝鮮政府還頒授我一枚軍功章。我的立功證明書是由師司令部直工科於1953年4月28日批准頒發的,這枚軍功章很值得自豪。停戰後,朝鮮政府又向全體志願軍正排級以上幹部每人頒授一枚軍功章,是在1953年10月25日誌願軍入朝參戰三周年的日子裏頒發的,這樣我就榮幸地有了兩枚軍功章,甚為同志們羡慕。

停戰後,我們文工隊發了新的演出服,大蓋帽,細人字斜紋卡其的服裝,上身套頭式,下身馬褲式,斜背武裝帶,中統牛皮靴。穿上新服裝,每人都佩戴全國政協贈的抗美援朝紀念章,一個個好神氣。列隊在臺上唱歌、演出,真的大有氣派,同志們都十分高興。以後演出和參加正規活動都規定穿它。那時師政治部好幾個科都有攝影機,照120的膠捲,我們都留下了不少照片。但這服裝除演出和禮儀活動外,平時是不准穿的。
 
1954年過春節就享受和平了,大家動手包餃子,生活也大改善了。節後不久,我們文工隊就奉命去開城。我們部隊成為朝鮮停戰後第一批進駐開城的部隊。進城之前,我們特意爬上大德山頂,俯瞰下麵的板門店。在野外有許多帳蓬,有我方的,有敵方的;帳蓬裏都是雙方的戰俘,停戰後正在進行遣返戰俘的複雜鬥爭。這時的鬥爭方式從開槍打炮轉為唇槍舌劍,我們的師政委也參加談判代表團。在板門店工作的我方人員,經一再選拔教育,包括極微小的舉動也注意代表國家形象,稍有不慎就被對方抓住把柄,那種鬥爭是很複雜緊張的。

在朝鮮,親歷了戰爭的殘酷,感受到生與死只有一瞬間的差別。戰場上總是和死神相伴的,我們文工團隊也有好幾個同志犧牲在朝鮮,那裏實際沒有前後方之分的。停戰以後,享受和平,這就意味著生命有了保障,當然是最高興的事了。

進開城,這裏受戰火破壞不大,許多地方還保留著朝鮮固有的文化風貌。我們住進一座西式洋樓,據說是李承晚財政部長的別墅,有一個鋪砌瓷磚很大的游泳池,有冷熱水,我們就在這裏痛痛快快洗澡,把身上幾個月的塵垢擦洗一淨,也睡了一個舒服覺。離開城市許久了,才有回城的感覺。

在開城,一些中立國也都有代表辦事處。當時的中立國是印度、瑞典、瑞士、波蘭、捷克斯洛伐克。這一年的“五一”節,在開城舉行一次盛大的慶祝活動,時任停戰委員會中朝首席代表朝鮮的李相朝中將主持。出席的有我國、朝鮮、蘇聯(駐朝軍事代表團將領)和中立國方面社會主義陣營的兄弟國家波蘭、捷克斯洛伐克,五國的高級軍官,這是我們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國際盛會。文工隊全部著演出服,很精神。會上我們看見各國的軍容,以捷克的軍官服飾最好看。李相朝將軍舉杯祝酒,酒會後舉行舞會。酒會中的音樂和舞會的伴奏全由我們文工隊演奏,在會場服務和伴舞的也是我隊全體女同志,李相朝將軍幾次走過來向我們表示深深的謝意。

提起交誼舞會,早在1950年,衡陽時期軍部就開始跳舞了,到廣東後更盛行。起先只在首長們小範圍內,以後逐步擴大到整個機關,普遍跳舞。我也在軍文工團時期學會跳舞,對交誼舞也感到不錯,但興趣不是很大。以後一直停留在快三、慢三、快四、慢四這樣一般的老式水準上,沒有去鑽研提高,應付而已。在朝鮮,即使是戰爭時期,軍、師機關幹部,特別是首長們也時有舞會,我們文工團隊常去給演奏伴舞,甚至要我拉二胡伴舞,記得我和幾個同志用最簡單的樂器演奏,還為我們肖全福軍長奏過舞曲。在坑道裏也修有舞場,雖然比較狹小,但也能跳得開,肖軍長等幾位首長的舞跳得很不錯。部隊正規化建設後,交誼舞成為軍官俱樂部一項重要活動內容。為加強正規化建設,在戰爭時期這項工作也一刻未停。正規化建設內容很多,其中重要的是幹部戰士的正規化思想建設,各級都在貫徹各種條令。當時是照搬蘇聯模式,下級向上級報告、請示,都有固定的報告辭,必須背熟。應上級召喚去見,要高喊“×營×連×排×××(職務名)×××(人名)奉命來到,請指示”之類。我也背過這些。

停戰後,有一次我們奉命到師部參加正排級以上幹部會議,聽首長訓話。師長李丕功,回國在高級軍事學院受訓後返任,召集這個會議,在一大坑道內,居然還鋪有地板。李師長和大家面對面,全部徒手站立,師長站姿很挺。他講部隊要一級級進行正規化達標評分驗收。講國防部考察小組來我師檢查,扣了不少分。那時事事學蘇聯,部隊已開始推行“一長制”。李師長講話已經用“我已指示副師長認真執行……”、“我命令參謀長如何如何”等等之類的語氣講話,這在以前是沒有的。
 
隨著部隊正規化建設的進行,我們文工隊也開始基本訓練,演員隊也要每天練功。那時我已27歲,作為分隊長,我也帶頭和20來歲的同志們一起打虎跳、練倒立、拿大鼎、雲手、踢腿、墊上運動等等,這些本應是18歲以前練的科目,我們也每天練起來,大家都很起勁。那時為部隊演出也更多了。

過完國慶日,師保衛科突然找我談話,我毫無思想準備地去了。那天,保衛科長李恩田(我是認識的)沒有在,一位幹事先寒喧了一陣,然後談到我的家庭,問:“你知道你父母現在在那裏?”“不知道,已經很多年沒有聯繫了。”“你估計他們在那裏?”“估計在臺灣。”“不錯,在臺灣。”“你知道你父親幹什麼嗎?”“現在不知道。”“據我們瞭解,你父親在臺灣是積極反共的文人,屬於文化特務。”我大吃一驚。怎麼是文化特務?什麼是文化特務呢?寫文章反對共產黨,為國民黨效力,大概這就是文化特務吧?

“這裏是朝鮮戰場,是敵我鬥爭最尖銳激烈的地方。按規定,家庭出身於反動階級又有複雜社會關係的人是不能過鴨綠江的,尤其是有直系親屬被鎮壓或流亡海外的人更不許上‘三八線’,按你的家庭條件就屬於這個範疇。可是你過了江,而且上了“三八線”。為什麼?因為你參軍以來一直表現較好,在部隊入了團,立過功,你個人歷史清楚,組織上完全瞭解,因而對你是信任的。我們認為,你經過各種考驗,立場堅定,思想進步,努力學習,工作一貫積極,是好同志,組織上是滿意的。”他一邊談、一邊看桌上的材料,好像很經過一番準備。正說得興奮,突然話鋒一轉:“但是,隨著形勢的發展,一方面部隊需要提高,一方面祖國建設需要大批幹部,像你這樣的同志今後在部隊很難得到發展,也就是說你不適合在軍隊工作。因此組織上決定,你轉入地方去參加祖國建設,明天就隨同一批轉複軍人回國,希望你正確認識,可以談談你個人的意見。”
 
有什麼意見好談呢?組織上已決定,又不是徵求意見。就是說,你個人同意不同意都得走。既然如此,何必多說什麼!雖然當時我幾乎發昏,但思想迅速翻動,毫不猶豫地表示:“服從組織決定。”
 
這位幹事名叫路桂春,我認識,但沒有過接觸。他當時注意觀察我說:“好,說明你有覺悟。千萬不要有什麼顧慮,到地方,和部隊一樣,都是黨的領導,只不過工作崗位不同而已。今後,你不論分配到那裏工作,46軍和136師政治部會對你的歷史負完全責任。而且鑒於你的優良表現,你的家庭出身雖然無法改變,但你的個人成分,經上級批准已確定為革命軍人,這是給你的肯定和榮譽。”接著他又說了些文化程度較高,知識面廣,有社會經驗,這些都是有利條件,到地方後希望保持革命軍人的光榮和優良作風,發揮自己的優點,為國家建設多貢獻力量等等。
 
我回文工隊後,不少同志已都知道我要轉地方工作了,都來話別,紛紛鼓勵,都說地方比部隊好,如何如何。但領導上沒有出面組織歡送。也恰恰是明天,部隊也要行動去別處。
 
第二天,我打背包,收拾自己的物品和同志們道別,登上汽車,和一群轉複同志踏上北歸的路程。小“嘎斯”歡樂地賓士,路過平壤稍停,我下車看這真是平壤,一座房屋也沒有,從東望到西,全城可見。天黑,汽車到新義州。我們下車,大家興沖沖地跑上鴨綠江大橋,想當初在“雄糾糾、氣昂昂”歌聲中跨過此橋,今天凱旋歸來(是算凱旋嗎?應該算吧),我們一步步珍惜地走著,進到丹東市,我們在燈光明亮的大街上奔跑著:“祖國,我回來了!”

從此,告別了五年多的軍旅生活,回到老百姓的群體中,進入我人生的新階段。

以前,我從沒想過會成為一名軍人,自以為會是一個文人;歷史的際會卻使我穿上了軍裝,步入了人民軍隊的行列,體驗革命軍隊大家庭的生活,而且有機會親歷生與死、血與火的殘酷戰爭考驗,這是很不容易的。軍旅生涯是我值得珍惜的一段人生經歷,我付出了很多,收穫也很多,我永遠不會忘記。

在以後的歲月裏,我常常會回憶軍旅青春的時光,為自己有過這段人生經歷而感到高興,感到自豪!

直到晚年,我仍不時翻看和戰友在一起的小照片,懷念在部隊的生活,懷念戰友……。

軍隊,在人類歷史上已存在幾千年。但是,軍隊和軍隊不同,中國人民解放軍是過去沒有過的,這是一支特殊的軍隊。既能戰鬥,也是培養人的大學校;生活在其中,是革命的大家庭。同志互相之間情同手足,親如兄弟,同生共死共患難,所以,戰友都有深厚的感情。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確是偉大的。至於歷史上發生過鎮壓學生運動的悲劇,那是個別領導人的錯誤,致使人民軍隊異化為對立面。歷史最終一定會為人民軍隊洗白。

關於朝鮮戰爭,新世紀聽到一些不同的說法,從前蘇聯解密的歷史資料傳出資訊,有人就對朝鮮戰爭提出質疑,有人甚至否定抗美援朝的歷史意義;這引起我的思考。果真如此嗎?固然,史達林慣用權謀,在國際關係上拿中國做犧牲品,這種事他是會幹的;但是,當麥克亞瑟在仁川登陸,趾高氣揚地揮師北上要“飲馬鴨綠江”的危機時刻,我們能夠袖手默然嗎?如果當年不是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反擊,把所謂“聯合國軍”推回“三八線”,那我們東北邊境面臨強大的軍事威脅,還能有以後的大規模經濟建設嗎?還會有以後的改革開放嗎?還能有今天的大國地位嗎?每一個有愛國心的中國人都會得出正確的結論。至於說到大批年輕戰士的犧牲,這當然是痛心的,他們為祖國所做的貢獻是永垂不朽的。我們應該永遠紀念他們。但是,戰爭總是避免不了犧牲的。志願軍戰士們的偉大犧牲,換來了祖國長期的和平,我們應該永遠感謝他們。我以為,對於歷史問題,應該持合乎情理的觀點,客觀地看待。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 序 小引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一)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二)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三)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一)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二)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三)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四)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五)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一)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二)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三)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四)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五)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一)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二)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三)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四)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五)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六)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一)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二)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三)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四)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五)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六)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七)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八)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九)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一)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二)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三)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四)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五)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六)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七)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八)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一)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二)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三)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四)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五)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六)
八、恢復尊嚴幸福家(一)
八、恢復尊嚴幸福家(二)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