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甘苦浮生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八)
分类:

 110.gif

                             —一個凡人七十年的真實歷史記憶

作者:許進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八)
 
1953年的3月初,史達林的健康成為大家關心的焦點。那時他是“全世界無產階級的革命導師”,是“社會主義陣營的領袖”,當然也是我們這些年輕的革命者崇拜的偶像。聽到他病重的消息,大家都緊鎖眉頭,什麼事也高興不起來。無線電廣播一天幾次播“史達林同志病況公報”,我和徐振民指導員等幾個同志幾乎天天去皋峰同志那裏聽廣播,皋峰同志是我師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是知識份子出身的延安老幹部,很受大家尊崇。他住的小洞裏有電話機,還有一架五個燈的短波收音機。3月5日晚,當我們聽到史達林同志終於不治逝世的消息後,心情十分沉重、悲痛。有人還流出了眼淚,似乎他個人的安危生死都關聯著世界革命的事業似的。部隊機關全體人員還為此開過一次追悼會,個人崇拜那時就已盛行了。
 
翔雲上前沿坑道體驗生活回來,帶回一個創作素材,407團二連冷槍手黃生達,在陣地狙擊敵軍有創造,打槍如有神,殺敵多,立二等功。材料很生動,他先寫成一個山東快書給我看,我提出修改意見。他改後再給我看,這時我忽然想到如把這材料編成一個三人演唱的快板群,可能會表演出彩。我倆共同研究,經過幾次修改,終於寫成快板群《黃生達冷槍立功》,並很快投入排練,由李翔雲、周桂奇、尹瓊林三人表演,他們把腳本臺詞背熟後,我給排練,加上鑼鼓穿插,渲染氣氛,演出後很受歡迎,我們對能熟練使用快板群這種演唱形式,越演越純熟,感到很大鼓舞。
 
隨後,我又寫出了小歌舞劇《喜報到家》,由王民安作曲。王民安江西人,湖南音專作曲指揮系的高材生,在長沙和音專一些同學熱情參軍,童教明等人到了軍文工團,他則到了138師文工隊。泥溝整編併入軍文工團,入朝後來136師文工隊。我們隊演出合唱多由他指揮。這次《喜報到家》的音樂我認為不錯,排練時我拉二胡,成了樂隊主力一員。演員有周桂奇、尹瓊林、于榮、李鳳仙,演出效果也很好。
 
1.jpg.jpg

图:作者1953年春在朝鲜前线

在朝鮮前線,我曾奉命去迎接來我部深入生活的巴金同志,關於接巴金的詳情,我另有專文《三八線上迎巴金》,在此不再贅述。我們文工隊為巴金同志在露天專門演出一場,一個下午,沒有舞臺,就在駐地的一個小山坡上,也沒有一切演出條件。我們演出的小節目,其中有快板群《黃生達冷槍立功》和小歌舞劇《喜報到家》,觀眾是隨來的幾位政治部的幹部,席地而坐,給巴金一張小矮凳,他全神貫注地看完演出,和我們創作組進行了座談。我們大多讀過他的作品,對之十分崇拜。可是巴金不善言談,稱讚了我們的演出,強調生活是創作的源泉,要學會觀察,學會創作典型,給我們許多鼓勵。
 
隨著國家經濟建設的發展,我們部隊的供給制生活逐步有了改善。供給制就是沒有工資,大家都差不多。過去,我們每月的津貼費很少(在衡陽是六元),可以買點牙刷、牙膏、肥皂之類,抽煙就困難。1953年起,津貼費有很大提高,我那時每月有38萬元,當時一萬元合幣改後的一元。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正排級的標準(好像超過正排級)。錢多了卻不許用,入朝後上級規定愛護朝鮮一草一木,不增加朝鮮人民負擔,不許使用貨幣幹擾朝鮮市場,不許購買朝鮮物資。志願軍所用的一切都由祖國直接供應,甚至鋪的乾草都從祖國運來。不許買東西錢有什麼用?這樣,幹部們都積聚了不少錢。後來,各單位可派人回國去採購生活用品,我們就買來不少香煙糖果,還有花襪子,一買就買好幾雙。香煙買那種東北當時最有名的“大生產”牌。朝鮮老鄉有時願要香煙(“彈白柯”),我們就偷偷地用香煙和他們換蘋果(“沙瓜”),朝鮮蘋果又大又甜,很好吃。我們又聽說上級準備給正排級以上幹部配備手錶,每人允許買一塊進口瑞士表,而且是半價,就是免進口稅。我登記買一塊,交了84萬元,買得一塊瑞士名牌“三度士”手錶,不銹鋼防水防震,我非常高興,用一個小布條拴在手腕上。過去在南京當記者也沒有戴上手錶,現在真提高了,戴上手錶心裏甚是得意。

去前沿坑道的次數多了,我們經常去演出。每次去只幾個人,連拉帶唱,又說又演,一個人頂幾個人用。在坑道給戰士演出,不管人多人少,只要有機會就演。有時甚至只給一兩個人演出,一個人也演。戰士們很受鼓舞。5月末,我帶了六、七個同志上前沿坑道去,有三個女同志。這女同志在前線是特別艱苦的,她們自身生理上的特點使他們下坑道十分困難,小便都沒有地方。有次有個女同志要小便,只好由兩個戰士保護著到坑道口隱蔽地小便,遭到炮擊,有個戰士為掩護她而負了傷。但即使這樣,女同志還是要去,也必須去。因為坑道裏全是戰士,全是男人,女同志去了特別受歡迎。她們演唱戰士最愛看,她們的歌聲對戰士鼓舞很大。我們隊裏的女同志也都勇敢,都積極要求去坑道。可是作為我們這些男同志,帶女同志去前沿總是擔著很大風險,首先要保護她們的安全,比較傷腦筋。但又絕對不能表現出對她們有任何的輕視,只能處處多加注意。這天出發前,把東西收拾好,我只叮囑大家要注意,過封鎖線要快,不能拖拖拉拉。她們一個個都保證絕對沒問題。我們背上背包,帶上鑼鼓、二胡、三弦、笛子出發了。在去前沿的路上,要過二道小河溝。朝鮮5月下旬到7月底兩個多月都是雨季,小河溝也漲水。我們走過第一道河溝再往前一裏多路,到第二道河溝,大家卷褲腿脫鞋,赤腳過河。這小河有四米來寬,但水流較急。下水時只及小腿肚,我扶著一個女同志先過去,回來接第二個,河水迅速漲著,第二個送過去回來接第三個,水已沒至屁股,等拉著第三個過河到中間,水已及胸腹,總算平安過來了。這時才發現,我那用布條拴在手腕上的那塊新買的“三度士”表完全浸在水裏,“糟了!”只能暗暗叫苦,“84萬泡湯了!”可是在那種時候,容不得多想,前面就到封鎖線了。在朝鮮前線,封鎖線都有標記,就是在電線杆的電線上掛一個稻草編的圓圈,看見稻草圈,封鎖線就到了。那時我們已掌握美軍在封鎖線打炮的規律,這時看到前面一道山崗,也不過20來米高。必須跑步通過這個小山崗,才能安全到前沿。我叫大家蹲下喘口氣,準備快跑。接著一聲令下“跑!”我把三個女同志用力推向前,接著我自己也奮力跑,十分迅速地爬過這道崗,過去後像坐滑梯似地連滾帶滑下到坡底。包括三個女同志大家都安全過來了。還沒等說話,“簇簇簇簇……!”一連串炮彈飛來,“轟!”正打在我們剛才跑過的地方。女同志們拍著“砰砰”急跳的心,都說“好險!”這時,我看我那寶貝手錶,呵,泡了水一點沒有受損,小秒針“嘀嘀”不停地轉,真太好了。

入朝之初,我已被組織上列為積極分子,參加聽黨課。那時我已25歲,作為團員已超齡了。積極爭取入黨是順理成章的事,但我一直沒有寫入黨申請書,也沒主動找組織上談過。在文工隊,領導上在政治上也時時關心我,這時就有同志勸我早點提出入黨申請,卻遲遲不見我動。我心裏想,入黨要夠條件才行,夠不夠條件,自己說了不算,要組織上看,如果不夠條件,寫多少入黨申請也是白費,如果夠條件了,組織上肯定會看見,會來培養發展,比自己要求強多了。那時我對共產黨是非常信任的。我所看到的黨員(特別是在連隊),多是吃苦在前的模範人物,我很崇敬。雖然對經常接觸的黨員,看到他們的某些缺點,但並不影響我對黨整體形象的感情。同時我承認自己出身於剝削階級家庭,與無產階級勞苦大眾不同,自己應加強思想改造。在實踐中,在新的環境裏,沒有提過此事。後來,我由“右派”又升級為“四類”打入另冊,更沒資格談入黨的事了。22年後,等平反改正,現實生活教育我,也不再想,也根本不願再去爭取,就此永遠做一個無黨派的自由民了。對那些撈黨票升官乃至發財的所謂“黨員幹部”,我也感羞與為伍了。

朝鮮的停戰談判一直在進行,拖了很長時間。我們聽說中央派李克農總長來具體指導談判鬥爭,李總長就住在我師駐地。為了爭取談判對我更有利的條件,也為了促使美李早日在停戰協定上簽字,上級決定在我部前沿發動一次強力攻堅戰,攻打美海軍陸戰一師依靠嚴密工事的火力網堅守的馬踏裏東山,這是臨津江北岸美軍重要陣地。從4月下旬開始,師工作組即下到407團、406團,在進行軍事強化訓練的同時,開展戰前思想動員工作。這動員可不是做個報告就了事的,事情多得很。6月末,我和文工隊五位同志隨師工作組下到406團三連,還有去二連的,去407團一營和七連的。我們住進三連坑道,這次在坑道生活時間很長。戰士們進行訴苦活動後,開展了苦樂觀、榮辱觀、生死觀的大討論,我們分散到各個班去參加討論,在昏黃的小油燈下作記錄。對每一個戰士仔細觀察,和他們交朋友,講知心話,瞭解他們真實的內心語言,摸清每一個人的素質、情緒、家庭背景、個人興趣,參戰的有利和不利因素,臨戰可能出現的問題等等,隨時向工作組彙報。工作組每晚都舉行彙報會,排出要解決的問題,這都不是十天八天能做到的事。我們要搜集戰士們的突出表現,立即編寫出小節目及時演出,作為鼓動。戰士們紛紛寫出請戰書,有人甚至用鮮血寫出決心書,我們都 給張貼在洞口,戰士們都要看的。那時我認識了許多十八、九歲的年輕戰士,四川、湖南、湖北、河北、江蘇、各個地方的人都有。從他們身上感受到的真是生龍活虎,熱血沸騰。戰前的一切準備工作逐漸成熟。

在坑道生活雖然很艱苦,但有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冬暖夏涼。那時正是暑季最熱的時候,我們在坑道裏卻很涼爽,一點也不熱。7月23日下午,突然接到命令,尖刀排今晚出發去前沿待避洞,明晚發起總攻。那時,我軍為迅速運動攻佔敵山上陣地,都事先偷偷在敵山腳下挖上屯兵洞,總攻前將主攻部隊隱伏在待避洞,總攻開始炮火猛烈轟擊,摧毀敵工事後,炮火延伸,戰士們立即從屯兵洞一湧而出直攻敵陣。尖刀排肩負重任,明日總攻開路,我們要隆重送行。可是工作組的幾位主要同志當時正好回師部彙報去了,我和文工隊的同志們立即義不容辭地擔負起戰前鼓動的最關鍵的環節--送出征。女同志急忙動手紮紅花,我奮筆疾書,迅速寫出一篇以師首長名義發出的歡送信。並立即以電話請示,在電話中朗讀全文(約2000字),當即獲得批准,一字未改。薄暮時分,下起濛濛細雨。部隊晚餐後,在坑道口外集合,團、營首長親來送行。尖刀排今晚要快跑跨越三百米開闊地奔赴前沿待蔽洞潛伏24小時,於明晚直接攻上馬踏裏東山主峰062+0238高地。團首長講話後,我登上山坡土墩高聲朗讀師首長署名的那封鼓動信,最後念著師長李丕功、政治委員江鴻海、副師長兼參謀長曹海炳、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皋峰的名字。不時伴著炮彈爆炸聲,戰士們激動地舉槍高呼口號:“堅決完成任務,為祖國爭光!”“勇敢戰鬥奪取勝利,請師首長放心!”在朗讀中我念道:“你們是最可愛的人,祖國人民在看著你們,毛主席在看著你們!”戰士們舉起鐵臂,像鋼鐵的森林,他們有的激動得流淚了。接著,我和團營領導高舉起用紅綢布包紮的手榴彈,按連隊預定的名單點名授“光榮彈”:

“×××同志,師長李丕功同志委託你代表他本人,將這顆手榴彈用在戰鬥中最關鍵的地方,為人民立功!”

“×××同志,政委江鴻海同志委託你代表他本人……”,將師、團首長名字命名的“光榮彈”分別贈予突擊的勇士們,他們一個個莊嚴地敬禮接彈,披上紅花。隨後部隊就開始出發,我們文工隊的同志敲起了鑼鼓,團、營首長在路口送別。我領著幾位女同志給每個戰士倒一碗酒壯行。他們多是十八、九歲的青年,最大的也不過二十二、三歲,我雙手端起酒碗舉過頭,他們接過一飲而盡,然後握一握那火熱的手,便頭也不回地匆匆走了。在濛濛細雨和徐徐晚風中看著他們踩著泥濘小路迅速奔去的背影,當時真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感,我的眼淚幾乎掉下來,但在這種時候是絕對不能哭的。
 
出發以前,每一個參戰的同志都要整理好各自留在連隊的物品,包括本人特別委託遺留的東西,如給家人的書信等,每人打成一個小包,記上姓名和家庭地址。一旦犧牲,就由團政治處連同陣亡通知書寄回他家中。這次戰鬥異常慘烈,雖然整個戰役取得了很大勝利,但部隊傷亡很大,我所認識的幾個年輕人都沒有再回來。
 
戰鬥是在第二天(7月24日)晚19時打響的,那天晚上,我在坑道口交通壕塹內目睹了戰火的盛烈景況,美軍方面的各種曳光彈紅、黃、藍、綠、橙、紫在夜空中劃上一條條的彩線,非常好看。而我方有百來門各種火炮和“卡秋莎”火箭對敵陣的猛烈轟擊摧毀更瑰麗壯觀,氣勢空前。這是繼7月初的一打和7月中的二打之後的三打馬踏裏,也是最猛烈的總攻。戰鬥在我軍攻佔主峰後,接連打反撲。美軍失去陣地後,出動飛機、坦克猛烈轟擊,步兵一群群沖湧,瘋狂反撲要奪回陣地,我部隊堅守拼死爭奪。406團二連作為二梯隊投入戰鬥,一班在班長栗學福帶領下,連續炸毀敵地堡14個,衝破層層阻擊,攻佔了060+0238主峰及東北側無名高地,在兩晝夜的守備戰中,連續打退敵人11次猛烈反撲,全班12人最後只剩5人,在彈盡援絕時,仍死守陣地。最後每人拉響最後一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於盡。栗學福拉響爆破筒將地堡炸塌,使沖進地堡的敵人全部被消滅,他自己也一起被埋在坍塌的地堡裏。等他蘇醒後,才發現想不到被地堡的大樑擋住,死裏逃生。戰後,栗學福被記特等功一次,授予二級英雄稱號,他的一班被授予“鋼鐵第一班”光榮稱號。和栗學福一起堅守陣地、壯烈地以身殉國的四位烈士,是鄧大信、高士鈞、楊啟明、胡根基。另外還有一位主動參戰,在殘酷戰鬥中臨時擔任副班長最後一起光榮犧牲的湖南籍衛生員陳岱光,他也被記一等功。這些同志都是偉大的戰士,後人將永遠記住他們。

三打馬踏裏使我方陣地向前推進了一平方公里,最後迫使美方在停戰協定上簽字。這次戰鬥一直延續到7月27日晚九時停戰,主峰060+0238仍在我軍手中。
 
停戰以前,我還經歷了一件趣事。有一天指導員說抓到一批美軍俘虜,現在沒有翻譯,聽說我懂點英語,叫我跟師宣傳科的兩位同志一起去看看。我說英語早已丟光了,既不能說也聽不懂,但跟著去看看可以。一位營教導員和幾位戰士領著我們去到一個小村莊,俘虜們被臨時關在一個老百姓的穀倉裏,也沒有窗,門也都關著的。我們去看,開了一扇門,陽光驟然照進那黑牢,俘虜們“哇”地都叫了、笑了。有個20剛出頭的小夥子立即“哇拉哇拉”地喊著,他一邊說一邊比劃著。我想了想說:“what’s you say?”

他一頭棕黃色頭髮,眼珠碧藍,說:“My toothbrush is lose,I,I…”

“What is are you want?”

“Can you give me a toothbrush?”

我對教導員說:“這小子想要一把牙刷。”這時他拿出一個苞米杆子代替牙刷比劃,大家都笑了。俘虜中白人居多,也有幾個黑人,有一個戴墨鏡的軍官坐在一旁,悶不作聲。看守的士兵說:那是他們的頭兒。接著又有幾個俘虜對我說了一大堆話,宣傳科的同志問我,我說我也不懂,沒辦法。看到這些“王牌”軍官兵的狼狽相,我們都很開心。當晚,那個小夥子就得到了一把牙刷。他們去俘虜營後享受不錯的待遇。
 
戰後剛打掃戰場,彭德懷總司令就親自來我師陣地看望指戰員,給大家極大鼓勵。可惜我沒能見到,剛停戰,我就急忙趕去軍部參加全軍文藝會演了。

這次會演是全軍第一次,也許也是唯一的一次。三個師文工隊和五個戰士演出隊有50多個節目參加會演,時間緊張。我也上臺演出一個山東快書,十分匆促,不成熟,演得不好,但我編寫的節目有兩個獲了獎。50多個節目評選出說唱類的節目一共只有12個,9個舞蹈、歌曲節目,總共獲獎為21個節目,我編寫的單弦《英雄連隊出英雄》(王德嶺演出)和與翔雲合寫的快板群《黃生達冷槍立功》這兩個節目獲優秀節目獎,我很高興。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 序 小引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一)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二)
一、歡樂童年父母恩(三)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一)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二)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三)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四)
二、抗戰烽煙求學路(五)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一)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二)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三)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四)
三、時代新風進步潮(五)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一)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二)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三)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四)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五)
四、黎明前夜鬥爭激(六)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一)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二)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三)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四)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五)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六)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七)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八)
五、投身革命從軍去(九)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一)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二)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三)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四)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五)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六)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七)
六、嚮應“陽謀”入牢籠(八)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一)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二)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三)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四)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五)
七、“繭鄉”忍辱匹夫志(六)
八、恢復尊嚴幸福家(一)
八、恢復尊嚴幸福家(二)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