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历史中的诗词 》三、上官旦雨诗词选注.卷一.履痕集(六)
分类:

1.gif

作者:上官旦雨

 文革

一九七九年

領袖多疑忌權空[1],暗唆文痞煽陰風[2]

十年浩劫自作孽[3],留得青史血染紅[4]

【注釋】

[1] 忌權空:毛澤東擔心別人(即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威望超過自己,忌怕自己的獨裁統治大權旁落。其實毛發動文化大革命的最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徹底剷除“以劉少奇為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要除掉那個在政策制定與實施上有自己的一套,在糾正“大躍進”的損失上卓見成效,並且其政治威望已經越來越高的劉少奇。為達到此目的,毛澤東不惜採取任何最荒誕不經、最卑劣無恥的手段。

[2]暗唆:鬼鬼祟祟的、非光明正大的行為和教唆。唆:教人幹壞事,如“唆使”。文痞:指“四人幫”成員之一的姚文元。196276日,江青看了京劇《海瑞罷官》的演出,認為該劇有問題,是一株大毒草,並立刻向毛澤東彙報。1964年,經江青與康生謀劃後,康生找到毛澤東說:“我看這《海瑞罷官》,跟1959年的廬山會議有關,是替彭德懷鳴冤叫屈,替彭德懷翻案。” 19652月,在毛的授意下,江青到上海,取得柯慶施和張春橋的密切配合,組織姚文元撰寫《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的文章。保密了七八個月,九易其稿,每次修改稿都由張春橋把它夾在樣板戲《智取威虎山》的錄音帶內,乘飛機送呈毛親自修改。19658月,毛審定了《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的第十稿,19651110日,讓該文在上海《文匯報》發表。這是一次絕密的襲擊,是經過毛澤東精密策劃的陰謀。它的發表,像在突破口上升起一顆信號彈,點燃了文化大革命的導火索。而《海瑞罷官》的作者、知名歷史學家、北京市副市長、1957年反右運動的積極分子和史学界的打手吳晗,便成為毛澤東拿來做文化大革命開局祭旗的犧牲。

[3]孽:罪惡,傷天害理的事。自作孽:導致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自己對歷史、對中國、對人類犯下的滔天罪孽。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場血腥的運動,摧毀了延續幾千年的中華文化和道德底線。上世紀80年代中共中央下令對全國29省市進行統計,整個文革波及遭殃者至6億人,占中國人口的一半左右。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對南斯拉夫記者說:“當時有一億人受株連,占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書·太甲中》說:“天作孽,猶可違(逃避、抗拒);自作孽,不可逭(huan 音換,逃避、寬恕、原諒)” 。孔子說:“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毛澤東發動文革,重用和依靠“四人幫”這些奸臣賊子,置無數对共产党执政的有功之臣於死地,製造如山冤案,使中國淪入曠古浩劫,所以,即使現在或今後誰想費盡移山之力來遮掩美化這位暴君,歷史終會證明,這一切都是徒勞。從1949年毛统治中國之時起,他自己是以一代偉大君主自居的。從那之後的27年間,他以階級鬥爭為綱,不停地發動政治運動,搞得民不聊生,導致那麼多人非正常死亡。

[4]青史:古時將鋸成段的青竹剖成竹片,經過蒸煮晾曬“殺青”處理後,成為可供書寫記事的竹簡,叫做竹書或簡書;用於記載歷史的簡書,便被稱作“青史”,後來“青史”也就成了歷史的代名詞。

 

雨中瞻仰毛主席紀念堂

一九七九年

風流一天驕[1],陰宅占地好[2]

百家聲寂寂[3],茂陵雨蕭蕭[4]

【注釋】

[1]風流一天驕:即“風流人物”和“一代天驕”。風流:指歷史人物的英雄業績。辛棄疾《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詞:“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風流人物:風采特異,才華橫溢,功業卓著,自成一家者;也指在情感意志上的天馬行空、放逸不羈者。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詞:“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天驕:天之驕子,古代稱某些北方強霸的民族或其君主。這裏風流人物和一代天驕皆指毛澤東,因為這兩者毛兼而有之。毛澤東《沁園春·雪》詞下闋裏說:“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這首詞,毫不掩飾地流露出毛是以“一代天驕”和“風流人物”自許的,流露出他雄視百代的专制帝王思想。

[2]陰宅:指墳墓,或指安置死者的地宮。占地好:毛主席紀念堂建于北京天安門廣場的中軸線上。據《大清堪輿志》載,這條中軸線是北京城的風水龍脈。

[3]百家聲寂寂:1956年毛澤東提出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口號,1957年他緊接著發動的反右運動將敢於說真話的知識份子一網打盡,實現了他所要达到的舉國上下萬馬齊喑的局面。此句又借用漢武帝劉徹推行“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故事與毛澤東做對比。漢武帝利用皇權將全國思想政治化、規範化、統一化、固定化,“整齊歸於一是”,並敕令“永為後世則”,讓舉國上下的思想被嚴格禁錮,淪入其封建專制的大一統。

[4] 這一句是將毛主席紀念堂與漢武帝的茂陵相提並論。茂陵:漢武帝劉徹的陵墓。《漢書·武帝紀》:“武帝……葬茂陵。”李商隱《茂陵》詩:“誰料蘇卿老歸國,茂陵松柏雨蕭蕭。”按:蘇卿,即蘇武。《漢書·蘇武傳》“武字子卿……天漢(漢武帝年號)元年……乃遣武以中郎將使持節送匈奴使留在漢者……武以始元六年春至京師,詔武奉一太宰謁武帝園廟……武留匈奴凡十九歲,始以強壯出,及還鬚髮盡白。”

 

聞彭總獲昭雪而哀之

一九八一年

魏徵好際遇[1],千古歎貞觀[2]

彭總遭不測[3],淚飛已惘然[4]

【注釋】

 [1]這句是說,魏徵這位諍臣際遇到唐太宗這位能虛心納諫的開明君主,是他的、也是中國歷史的幸運。而彭德懷際遇到毛澤東,是他的,也是中國歷史的不幸。魏徵:(580-643),唐初政治家。字玄成。少孤貧,曾為道士,隋末參加瓦崗軍,後降唐。又被竇建德所獲,任起居舍人。建德敗,入唐為太子洗馬。曾勸李建成早滅秦王李世民。事敗後,他對此事公認不諱。太宗即位,被擢為諫議大夫,常犯顏直諫,前後陳諫二百餘事,是歷史上最有名的敢諫之臣。貞觀三年,任秘書監,參預朝政,任侍中,封鄭國公。曾提出“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多次勸太宗以隋亡為鑒,謂君似舟,民似水,“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力言必須“居安思危,戒奢以儉”,“任賢受諫”,“薄賦斂,輕租稅。”際遇:猶際會、遭遇。多指英雄會合或得到好的機遇。以下兩段文字對際遇(際會)的詮釋較精當:1、元·劉秉忠《木蘭花慢》詞中 “望乾坤浩蕩,曾際會,好風雲。想漢鼎初成,唐基始建,生物如春。”和2、據傳是出自明開國元勳劉基(伯溫)之手的奇書《神機妙算》第10課籤文:“春雷動,夏風翊,臥龍起,猛虎驚。風雲際遇,救濟蒼生。”

[2]歎:讚歎,嘆服;歎為觀止。貞觀:唐太宗李世民在位的年號(627649)。

[3]不測:不該發生的事情;意想不到的災禍。

[4]這句是說,即使人們淚飛如雨地哀悼他(彭德懷元帥),一切也都無法挽回了。惘:通罔。作迷惑、不、沒有、虛妄解。李商隱《錦瑟》詩:“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罔然。”

 

悼念胡耀邦

一九八九年

您是中共歷史上最有良心的領導者,

您是大智、大仁、大勇兼備的曠世英雄。

您在油鍋中涅槃[1]

化作了

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

【注釋】

[1]油鍋:胡耀邦以超人的膽識站到了時代的最前沿,以“我不下油鍋誰下油鍋”的大無畏精神,衝破重重障礙,組織批判了文革之後依然令中國窒息的“兩個凡是”、“以階級鬥爭為綱”和“按既定方針辦”的政治思想路線,平反了成千上萬的冤假錯案,為撥亂反正、改革開放的新局面鋪平了道路。但是,他這位有大德於歷史,有大恩於國人的中共總書記,卻在已退位的幾位元老的“生活會”上被輕易廢黜。涅槃(梵文Nirvana):佛教用語,意譯“入滅”、“圓寂”,是佛教全部修習所要達到的最高理想,即正覺的境界,在此境界,貪、嗔、癡與以經驗為根據的我亦已滅盡,達到寂靜、安穩和常在。一般指通過修持斷滅“生死輪回”而後獲得的一種精神境界。

  

毛劉恩仇

一九九○年

二虎焉能占一山,政治詭譎誰看穿[1]

風光隕滅慘死時,應悔當初捧君王[2]

【注釋】

[1] “大躍進”餓死三千七百萬人的人禍剛過,毛為了回避民怨,采取韬晦之计,主動辭去國家主席職務,“退居二線”,把劉少奇推上國家主席的寶座。劉少奇和周恩來是溫和務實派,希望中共變好,希望國家富強,希望人民能過上好日子,他們竭盡全力替毛收拾爛攤子,恢復經濟,改善民生。在大躍進中吃盡苦頭的老百姓對劉的作为當然擁護,劉的聲望因而高漲。這時中國有兩個主席,一個是党的主席毛,一個是國家主席劉,再加之劉夫人王光美的表現比毛夫人江青更得體更風光,毛及其夫人對此醋意大發,感到劉的存在已經威脅到自己的無上權威和獨裁統治。一山豈能養二虎?“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天無二日,國無二主”,以千古一帝自居唯我獨尊的毛下決心對劉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毛知道要把劉拿掉談何容易?總得找個理由。若由自己出面從中央“拿”,可出師無名,恐會弄巧成拙。但是慣弄權術的他有的是辦法。憑靠他至高無上的絕對權威,他可以採取任何荒謬卑鄙的手段而孤注一擲,總能達到目的。於是他加碼祭起“反修防修”、“以階級鬥爭為綱”的萬能法寶,憑空捏造出所謂“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睡在我們身邊的赫魯雪夫”等罪名,親自發動和領導了那場遺臭萬年的文化大革命,煽動欺騙幼稚無知的青年學生組成所謂的“紅衛兵”,自下而上一哄而起,在全國“掃四舊”、 “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打倒“走資派”、大搞紅色恐怖,全面奪權,使國家大亂,政權失控,攪亂劉的陣腳,使劉“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作為首當其衝的劉少奇,被套上了“叛徒、內奸、工賊”的惡名,成了“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直到此時,劉可能都還弄不清楚毛葫蘆裏究竟裝的是什麼藥。可悲的是,劉從此便有口難辯,被踩到億萬“革命群眾”的腳下,直至含冤慘死。據毛身邊的工作人員回憶,當毛得知劉的死訊時,他緩緩地喝了口茶,然後淡淡地說了一聲“自作孽,不可活”。為了整死劉少奇,毛不惜讓中國遭受曠古未有的十年浩劫。1971年發生的林彪“9.13 事件,是毛遭遇到的不能自圓其說的最大人生尷尬,是對毛的晴天霹靂,這事件給毛甩了一具最響亮的耳光。他自己的生命也伴隨著不可收拾的文革亂局而逐漸油盡燈滅。1976年,毛死了,他所豢養依靠的、以江青為骨幹的“四人幫”也就面臨立即覆滅的命運。

[2]1935年遵義會議上每一位與會者對毛的立場和態度,是日後毛待人用人的重要依據。延安時期,毛與擁護他的劉結為生死同盟,互相吹捧拔高,配合默契。劉尊稱毛為中國共產黨有史以來唯一正確路線的代表,毛則將劉封為白區工作正確路線的代表,宣揚“三天不學習,趕不上劉少奇”。劉極力大樹毛的威望和權力,幫助毛先後將張國燾、王明(陳紹禹)、博古(秦邦憲)、張聞天(洛甫)等中共曾經的最高領導人逐個搞掉,連周恩來也被貶壓而反復檢討。劉少奇在中央書記處提議,中央的一切領導人,都只能是毛的助手,中央的任何重大決定,毛有最後決定權。這就是說,從此之後,整個中共和全體黨員,都變成了毛的附庸。是劉帶頭樹立了毛偉人的個人崇拜和专制獨裁。到19433月,毛終於掃除一切障礙,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在此後的二十多年歲月裏,劉都是以黨內二號人物的身份,對毛亦步亦趨。這期間,劉還主動幫助毛清除了高崗、饒漱石,收拾了彭德懷等人。19594月至文革初期,劉連續兩屆擔任共和國主席,但毛始終搞的是一言堂,始終是權力無邊的太上皇,始終是至高無上的神。

從現有史實可知,劉對毛是出於衷心擁戴,而毛對劉則是為我所用(其實他對任何人都是如此)。劉哪會料到,他的畢生努力,他對毛的無上推崇,最終換來的是對方的忌恨和自己的冤死;為了把劉徹底滅掉,毛竟冒天下之大不韙,製造了文革十年大動亂,讓全國人民跟著遭殃。

 

憶往事寄蔡漢倫表弟[1]

一九九○年

倐忽春分又冬至[2],一見一別一牽思[3]

相對霜鬢品茗處[4],猶記頑童爭梅時[5]

高山殘月工出早[6],大漠孤煙駝行遲[7]

不嫌落魄勤探視,荒村踏雪賦小詩[8]

【注釋】

[1]蔡漢倫(1939-),雲南騰衝人。畢業于雲南大學中文系。主任記者、曾任新疆《阿克蘇日報》總編輯和騰衝廣播電視局局長。雲南廣播電視學會會員,騰沖攝影家協會主席。

[2] 此句言歲月之匆匆。倏忽(shu —):轉眼之間。班固《幽通賦》:“辰倏忽其不再。”春分和冬至為農曆二十四節氣中的兩個節氣。節氣在古代本稱為“氣”,每個月內含有兩個氣,一般在前的叫做“節氣”, 在後的叫做“中氣”。 春分在農曆二月月尾,冬至在十一月月尾,故兩者都屬於“中氣”。

[3]牽思:牽掛思念。

[4]霜鬢:年歲已老,鬢角已出現如霜的白髮。茗:茗和茶屬同一物,早采的稱茶,晚采的稱茗。

[5] 騰衝县晉家園作者舊居原有古梅一株,根徑盈尺,果實累累,甘酸可口,兒時常爬樹嬉戲爭食。

[6]此句指作者1957年大學三年級時,在反右運動中被劃成右派,1958年戴著右派“帽子”畢業,在野外當工人修鐵路時的情景。

[7]此句指蔡在新疆做新聞工作時,騎駱駝深入沙漠採訪的情景。王維《使至塞上》詩:“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8]不嫌兩句:囿于政治原因,當年許多人避右派如避瘟疫,蔡卻不顧自身風險,數次到野外工地探望作者,兩人沿著山村小路踏雪吟詩。落魄:窮困失意。《史記.酈生陸賈列傳》:“(酈食其)家貧落魄,無以為衣食業。”賦:猶吟詠;不歌而誦曰賦。

 

菩薩蠻.懷友人[1]

一九九一年

白龍潭頭長相憶,舊時游路草萋萋[2]。當年多少事,共憂也共喜。關山隔無量[3],安得雙鯉魚[4]?一夜雨瀟瀟,綠窗殘夢迷[5]

【注釋】

[1]菩薩蠻:詞牌名,又名“子夜歌”、“重迭金”,唐教坊曲。

[2]草萋萋,歷來在文學中被用於離情別緒的環境渲染。淮南小山《招隱士》:“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

[3]無量:這是雙關語。其一是說山遙路遠;其二是指無量山,該山位於雲南省大理州與臨滄地區之間。

[4]雙鯉魚:書信的代稱。古樂府《相和歌詞十三.飲馬長城窟行》:“客從遠方來,遺(讀未wei)我雙鯉魚。呼童烹鯉魚,中有尺素書。”後有鯉魚傳書之說,進而以雙鯉代表書信。李商隱《寄令狐郎中》詩:“嵩雲秦樹久離居,雙鯉迢迢一紙書。”辛棄疾《臨江仙》詞:“別浦鯉魚何日到,錦書封恨重重。”

[5]此句借用溫庭筠《菩薩蠻》詞:“花落子規啼,綠窗殘夢迷”中原文。

 

讀太平天國史料有感[1]

一九九二年

天國宣傳天堂美[2],芸芸滾滾緊追隨[3]

揭竿未必皆好事[4],更祭腥風演輪回[5]

【注釋】

[1]太平天國革命:1843年廣東花縣人洪秀全創立“拜上帝會”,1847年提出推翻清朝統治,建立人人平等的天國的主張。1851年在廣西桂平縣金田村由洪秀全、楊秀清、馮雲山等人領導的農民起義,建立“太平天國”。9月克永安後,洪秀全自稱天王、萬歲,分封楊秀清為東王、九千歲,蕭朝貴為西王、八千歲,馮雲山為南王、七千歲,韋昌輝為北王、六千歲,石達開為翼王、五千歲,……。起義軍用迷信、用軍事和美好的宣傳為武器,所向披靡,勢如破竹。18533月建都天京(今南京),勢力發展到18個省,鬥爭持續14年。正當太平天國的事業“如日中天”之際,其領導層的專制黑暗傾軋腐敗很快暴露出來,並陷入內部的分裂和殘殺。接著發生的“楊(秀清)韋(昌輝)事件”和石達開的分軍出走,使太平天國受到嚴重削弱。雖繼有陳玉成、李秀成二主將力挽殘局,重振軍威,但在曾國藩湘軍的強力鎮壓下,太平天國最終還是走向敗亡。太平天國革命絲毫未給中國老百姓建立起人人平等的天國(天堂),帶來的卻是更多的愚昧、迷信、屠戮、苦難和死亡。

[2]洪秀全在他起義的時候一再宣稱:“吾所創天國,實乃中華芸芸眾生人人平等之至真至善至美之人間天堂也” ,後來的事實卻大謬不然。事實和宣言之間的強烈反差,最終證明宣言只不過是極具誘惑力的騙局,佐證了希特勒的宣傳部長戈培爾說的“宣傳會把魔鬼變成天使”的那句大實話。

[3]芸芸滾滾:芸芸眾生,滾滾洪流。

[4] 揭竿:舉義旗,暴動、起義、革命。《賈誼·過秦論上》:“斬木為兵,揭竿為旗,天下雲集而回應。”

[5]祭:使用,操縱,揮舞,控制,施放。舊小說中謂用咒語施放神秘武器。吳承恩《西遊記》:“只見那妖怪口中念念有詞,忽然祭起一陣陰風,天昏地暗,飛沙走石,向孫悟空刮將過來。”輪回:佛家認為世間眾生,莫不輾轉生死於六道之中,生死就像輪子往復旋轉的過程,這就叫做輪回。(按:六道,亦稱“六趣”。佛教把眾生世界分為天、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六類,因各自所作的善惡行為的不同,於此六道中升沉異趣,輪回相續。其中天、人、阿修羅為三善道,地獄、餓鬼、畜生為三惡道)。流氓終究成不了聖賢。歷史上以反暴政的名義而起家的農民運動,當其將要取得政權或者是剛剛取得政權時,馬上實施更加慘烈的暴政,並且很快走向更加露骨的腐敗,這成了屢見不鮮的歷史輪回。而對生靈的濫施屠戮和對自己“同志”的互相殘害,幾乎成了與農民起義共生的毒瘤。起義即使導致改朝換代,也改變不了独裁黑暗專制制度的實質,甚至讓專制的程度變本加厲。

 

反右運動五十周年祭

二○○七年

五十年前設陷坑[1],落阱百萬是書生[2]

而今幾多存白首[3] 當時倉促送青春[4]

對月長歌聊代哭[5],憑欄浩歎久吞聲[6]

小鮮烹盡無大國[7],八荒承運要愛人[8]

【注釋】

[1]1957年的反右鬥爭,是毛澤東用“陽謀”導演的一場針對知識份子的“引蛇出洞,聚而殲之”的大悲劇。

[2]落阱:掉入陷阱,落井下石。書生:知識份子。1957年的反右運動,使3178470人掉入陷阱(原先公佈劃右派總數是552877人)。這麼多人的命運一轉眼就走進了人間地獄,他們的親友也跟著受到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株連;另外還有1437562人被劃為“中右”,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懲罰。反右運動的後果是,作為一個重要社會階層的中國知識份子,從此不得不像所謂“落水狗”一樣,“夾著尾巴做人”。此後,被稱為“臭老九”、“知識越多越反動”的知識份子,便理所當然地成了那一時代被嘲笑、鄙夷和不停敲打的專政對象,整體淪為下等公民,淪為不准許有獨立思考和創造精神的群體。這是曾經出現在中國歷史上的多種悲劇當中的一大悲劇。

[3]白首:指白髮老人。當過右派的人,至今仍活在世上的已經不多,即使是1957年時的青年右派,現仍存活的也都成了白髮老人。王維《老將行》詩:“自從棄置便衰朽,世事蹉跎成白首。”

[4]當時句:這麼多人的寶貴青春、人生理想和可用于報效祖國的聰明才智,都一下子給葬送了,並從此墜入了人生命運的萬丈深淵。

[5]長歌代哭:以歌代哭。多指以詩文抒發胸中的悲憤之情。《紅樓夢》第八十七回:“感懷觸緒,聊賦四章。匪曰無故呻吟,亦長歌當哭之意耳。”

[6]憑欄:舊詩詞中多有登高憑欄遠眺,觸景傷情,抒發愁思感慨的詞句。岳飛《滿江紅》詞:“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吞聲:有話往肚裏咽,不敢說出來。《後漢書·曹節傳》:“群公卿士,杜口吞聲,莫敢有言。”江淹《恨賦》:“自古皆有死,莫不飲恨而吞聲。”

[7]這句是說,如果國家領袖玩弄權術,把國家、民族和他的黨的命運玩弄於股掌之中,用“烹小鮮”的態度來對待知識份子,用“烹小鮮”的手法來治國,必然會把國家帶向災難和衰敗,“大國”的應有局面也將不可能存在。《老子·六十章》:“治大國,若烹小鮮。”原意是,治理大國,就像煎炸小魚一樣隨心所欲。

從道家鼻祖老子的愚民反智,到法家思想集大成者韓非的人君治人之術和秦始皇的暴虐统治,再到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一直源遠流長,尤其是列寧、斯大林獨裁兇殺模式的移入,其間血脈傳承,發揚光大,成就了毛澤東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封建法西斯專制主義的血腥恐怖統治。直至“文革”十年浩劫,達到登峰造極,步入窮途末路。

[8]這句是說,惟有把國民當人看待,讓他們真正享有做人的權利,行仁政而非暴政,切实做到依法治國,國家才可能實現長治久安,繁榮昌盛。八荒:國家版圖之內的所有陸地和水面。《賈誼·過秦論上》:“秦孝公……有席捲天下,包舉宇內,囊括四海之意,併吞八荒之心。”《說苑·辨物》:“八荒之內有四海,四海之內有九州,天子處中州而制八荒。”承運:走運,轉入好運。八荒承運:有帝王之運,有做國家元首之運。李商隱《題漢高祖廟》詩:“承運應須宅八荒,男兒安在戀池隍。”按:宅,居也;宅八荒,即“大丈夫以天下為家”之意。池隍:《說文》解:隍,城池也,有水曰池,無水曰隍。愛人:孔子“仁者愛人”之意。《論語·顏淵》:“樊遲問仁。子曰:‘愛人’”。

 

興會

二○一○年

庚寅孟秋,應昆明理工大學車仲英、周淩雲兩教授邀約,造訪白祖詩先生[1]。感滄桑巨變,劫後餘生,因即席賦詩記之。

萬頃煙波滇池邊,慕名更喜初相見。

不堪人生風雨後,共將流年祭軒轅[2]

【注釋】

[1]白祖詩(1931-):畢業于雲南大學物理系。青年時代是中共雲南地下党學生運動領導人之一。上世紀初曾任昆明市區委書記、市工業局長、昆明人民團體聯合會副主席等職。反右中被劃成右派,文革中又被關進監獄七年。平反後曾任昆明市教育局長、昆明大學校長、雲南省文化廳長、國家督學等職。1980年以來發表的文著甚豐,近年有回憶錄式的論著《五十年的一百個瞬間》問世。

[2]流年:如流水般逝去的年華。陸游《謝池春》詞:“歎流年,又成虛度!”軒轅:即黃帝,公認是華夏人文始祖。不堪兩句是說,在經歷漫長的人生冤屈與磨難之後,只好用我們被耽誤了的青春歲月、還有曾經流淌過的那麼多淚水做犧牲,去祭奠我們中華民族的古聖先賢了。

 

生命寫好篇·與老友互勉

二○一一年

江山結情緣,生命寫好篇。

不負滄浪水[1],庾信重暮年[2]

【注釋】

[1]不負滄浪水:這一句的含義是,處在那清濁難辨的動亂時世,我們仍然力求保持住自身的尊嚴與清純。《楚辭·漁父》:“屈原既放,被發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耶,何故至於斯?’屈原曰:‘舉世渾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是以見放。’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注:上述這段文字,亦見於司馬遷《史記·屈原賈生列傳》) 負:辜負,對不起。放:流放。鼓:敲打,搖動。枻(shi 音世):船槳。濯(zhuo 音桌):洗滌。纓:頭巾、帽子、冠。

[2] 庾信重暮年:這句是說,我們雖然已經進入垂暮之年,但仍繼續辛勤耕耘,力所能及地為社會做貢獻。亦即李商隱詩“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的意思。杜甫《詠懷古跡》詩:“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庾信(513-581):北周文學家,善詩賦、駢文。晚年所作,更見風骨,為杜甫所推崇。重:珍重,重在……,以……為重。蕭瑟:冷落,失意,不得志,默默無聞。

 

讀《炎黃春秋》雜誌有感

二○一二年

華夏災多續炎黃[1],春秋直筆不簡單[2]

寰爾擁塞嘲哳處[3],貴有金聲警廟堂[4]

【注釋】

[1] 華夏災多續炎黃:中國歷史和傳統文化在天災人禍頻發的漫長歲月中延續、傳承。炎黃:炎帝、黃帝,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

[2] 春秋直筆不簡單:要想秉筆直書,留下信史,談何容易?而這正是《炎黃春秋》的最艱難之處和最可貴之處。春秋:①指四季、歲月、年齡、歷史。②時代名,從周平王元年(前770年)至周敬王四十四年(前476年)之間的294年,為春秋時代。③儒家經典之一,編年體春秋史。④古代史書的統稱。本詩此處特指歷史或史書。

[3]寰:猶區宇,廣大的境域。如“人寰”。爾,助詞。嘲哳(zhao zha):這裏形容世俗的混混諤諤之聲。白居易《琵琶行》詩:“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

[4]金聲:① 金屬器樂之聲。 ②金聲玉振之鳴,金鐘玉磬之音,發聵啟蒙之響,耿介忠諫之聲。《晉書·衛玠傳》:“昔王輔嗣吐金聲於中朝,複玉振于江表。微言之緒,絕而複續。” 廟堂:指朝堂,古代君主與宰輔大臣議事的地方,現泛指國家的最高領導層。范仲淹《岳陽樓記》:“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憶秦娥·中秋寄親友[1]

中秋節,最是相思因明月。因明月[2],寄語多多,此情切切。   

人生百歲少歡悅,世路坎坷終須越。終須越,滔滔水勢,莽莽山色。

【注釋】

[1]憶秦娥:詞牌名。

[1]上片第一個因是因為,第二個因是因借、拜託。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