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历史中的诗词 》三、上官旦雨诗词选注.卷一.履痕集(五)
分类:

1.gif

作者:上官旦雨

 

柳梢青·不惑之年[1]

一九七三年七月二十一日

簸簸顛顛[2],轉眼到了,不惑之年。多少現實,多少往事,是焉非焉?    這些話題休言!誰讓你,杞人憂天[3]?無聊且看,花開花謝[4],雲抒雲捲。  

【注釋】

[1]柳梢青:詞牌名。不惑之年: 指四十周歲。見《鷓鴣天·而立》詞注。這首詞表達了作者雖然年屆“不惑”,而心中卻充滿了迷惑和苦悶,民諺說:“人到四十萬事休”。

[2]簸簸顛顛:或顛顛簸簸。本是指農家清篩米麥的動作,通常用來形容人生之路過得不平順、多坷坎。

[3]誰讓你:誰需要你;誰准許你。杞人憂天:《列子·天瑞》:“杞國有人,憂天地崩墜,身亡(無)所寄,廢寢食者。”後因稱不必要的或無根據的憂慮為“杞人憂天”。

[4]花謝:李煜《烏夜啼》詞:“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酹月

一九七四年

週末,魯鐘文兄邀筆者到滇池邊寫生散悶,傍晚投宿其表兄漁民家。是夜,風聲水聲鳥聲不絕,漁翁乃架起篝火,拿出秘藏二十多年埋在地下捨不得喝的小酒一罈,三人對月烤魚品酒聊天,直至東方發白。這算是我長期困頓中前所未有的一次大享受,乃賦詩吟懷。

浪拍長堤幽夢醒,風動寒枝野鳥驚。

與君共酹西山月[1],閒話滄桑亦沾襟[2]

【注釋】

[1]酹(lei):以酒灑地祭奠。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詞:“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西山:位於滇池西岸,又稱睡美人山,是昆明著名的國家級風景名勝區之一。

[2]沾襟:淚水浸濕衣袖。

 

浣溪沙·山暝[1]

一九七五年

西山沉沉墜金烏[2],漫天雲霞亂塗朱[3],群鳥陣陣歸飛速。   

月灑峰壑心起伏,看取蒼松影扶疏[4],莫將生命比蟪蛄[5]

【注釋】

[1]暝:黃昏時分。

[2]西山沉沉:日落時西邊的山處於背光面,與天光對比,變成一片漆黑的剪影。墜金烏:日落。金烏:古代神話,太陽中有三足鳥,因用為太陽的別稱。韓愈《李花贈張十一署》詩:“金烏海底初飛來,朱輝散射青霞開。”

[3]亂塗朱:晚霞似用多色階的紅顏料潑灑而成。

[4]扶疏:枝葉茂盛的樣子。陶潛《讀山海經》詩:“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

[5] 這句的言外之意是:作為個體的自然人而言,生命是脆弱、短暫而渺小的,自己應當珍惜;作為執政者而言,人民大眾的生存權和生命權是神聖的,不應當隨意侵害和剝奪。蟪蛄:一種生命短促的蟬科昆蟲,俗名知了。《莊子·消遙遊》:“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無題·用黃山谷詩意[1]

讀黃山谷詩,聯繫到江青林彪輩的浮沉,有感而發。

一九七六年元旦

蝴蝶高飛墜翼,螞蟻南柯策勳[2]

血雨腥風十載,鶯歌燕舞升平[3]

【注釋】

[1]黃山谷(1045-1105):名庭堅,字魯直,號山谷道人。北宋詩人、書法家,與蘇軾並稱蘇黃;他與書法家蘇軾、蔡襄、米芾又合稱“宋四家”。他的狂草直追張旭、懷素,又獨具風神。黃山谷原詩為:“蝴蝶高飛得意,偶然畢命羅網。群蟻爭分墜翼,策勳歸去南柯。”

[2]南柯:由唐·李公佐《南柯太守傳》(見魯迅校錄《唐宋傳奇集》)故事引申為夢境,即所傳“南柯一夢”。范成大《題城山晚對軒壁》詩:“一枕清風夢綠蘿,人間隨處是南柯。” 策勳:謂記錄功勳於策上。陸贄《請諸軍兵馬自取機便狀》:“故軍敗則死眾,戰勝則策勳。”策:鄭玄注:“策,簡也。”通“冊”。古代用竹片或木片記事著書,稱竹簡、木簡、簡書。

[3]到了文革窮途末路,舉國民不聊生的1976年初,“四人幫”還在大肆宣揚全國鶯歌燕舞、“革命形勢一片大好”、“東風壓倒西風”、“要解放全人類”、“要把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插遍五洲四海”、“要把美國人民從水深火熱之中解放出來”。昇(升)平:太平。《漢書·梅福傳》:“使孝武皇帝聽用其計,升平可致。”

 

浣溪沙·斗轉星移十九秋

一九七六年

斗轉星移十九秋[1],翻騰震盪壞金甌[2]。綱舉目張不鬆手[3]  

此身雖有青山在[4],無奈年華似水流。腥風飆啸何時休[5]

【注釋】

[1]1957年的反右運動到文革後期的1976年,已歷經了19個年頭。斗轉:大熊星座和小熊星座(大小北斗七星)形狀都像斗,由於地球的自轉和公轉,使人看到這兩個星座圍繞北極星每年旋轉360度。

[2] 翻騰震盪:毛澤東《滿江紅》詞:“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金甌(- ou歐):①盛酒器。元·高則誠《琵琶記·高堂稱壽》:“春花明彩袖,春酒泛金甌。”②此處特指國土、江山、社稷。清·徐自華《滿江紅》詞:“歎江山已是,金甌碎缺。”

[3] 毛澤東說:“階級鬥爭為綱,綱舉目張。”“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階級鬥爭一抓就靈。” “文化大革命七八年又來一次。”

196810月,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通過《關於叛徒、內奸、公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後,毛澤東在會上講道:“現在的文化大革命僅僅是第一次,以後還要進行多次。”

[4] 民諺:“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5]飆(biao 標):狂風,沙塵暴。《漢書·揚雄傳》:“風發飆拂。”

           

旗手

一九七六年

歷史相同又不同,都說美女誤英雄[1]

呂后窺權功臣死[2],旗手風光在險峰[3]

【注釋】

[1]都說句:所謂“美女誤英雄”,從來就是有關歷代國家興亡大事的傳統故事之一。但究竟是美女誤英雄,抑或是英雄誤美女,就難說了。

[2]呂后:名雉,漢高祖劉邦皇后。她一生政治上的兩大重要事蹟是殺功臣和糾合諸呂纂漢。在危急關頭,丞相陳平、太尉周勃與朱虛侯劉章聯手將諸呂剪滅,恢復劉漢江山。這段歷史與粉碎“四人幫”何其相似乃爾。所不同的是,在當年陳平、周勃、劉章等人蕩平諸呂亂案之後,“遂遣人分部悉捕諸呂男女,無少長皆斬之”(見司馬光《資治通鑒·第三卷第九篇·呂後亂政》)。而抓捕“四人幫”後,是按法律程式進行審理判刑,並未大開殺戒,亦未像“四人幫”橫行時一樣(也包括毛澤東執政的整個時期),動輒株連無辜。江青曾非常得意地把自己比做呂後和武則天。“文革”期間,江青自稱是文教方面“一個流動的哨兵”,她得意地誇口說:“我不過是毛主席的一個哨兵,在思想戰線經常巡巡邏,放放哨,有什麼情況向主席報告一聲,我就做這麼一點工作。”(1967412日江青在軍委擴大會議上所做 “為人民立新功” 的講話)。1980123日,江青在法庭受審時說過許多足以載入史冊的名言,其中最精彩的是: “我是主席的一條狗,主席讓我咬誰我就咬誰!”她解釋說:“黨內有許多事只是你們這些人不知道罷了,你們清楚,在那個年代,共產黨做了哪些讓你們抱怨的事。你們把什麼都推到我身上。天啊,我好像是個創造奇跡、三頭六臂的巨人。其實我只是党的一個領導人。我是站在毛澤東一邊的!逮捕我、審判我,就是詆毀毛主席!”這段話說得明白,江青哪来的能量?她的一切為非作歹表演,並非自作主張,全都是在執行毛的旨意。

[3]旗手:江青是王張江姚“四人幫”的核心人物、“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成員,憑靠她是毛夫人的特殊身份背景,號稱“文化大革命的旗手”。一位是統帥,一位是旗手,可謂配合默契,得心應手。風光在險峰:毛澤東《七絕·為李進(即江青)同志題所攝廬山仙人洞照”》詩:“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

 

清平樂·中國有望變好

一九七六年

廣播咋了[1]?哀樂耳邊繞。真真假假哭泣聲[2],億萬靈堂嚎啕[3]    慶父製造魯難[4],秦民不堪政暴[5]。歷史翻開新篇[6],中國有望變好。

【注釋】

[1]“廣播咋了?”意為:“奇怪!高音喇叭今天是怎麼了?”

[2] 毛泽东逝世,有人真哭,有人假哭,也有人就是不哭。

[3]全中國每一個角落,都遵命設起祭奠的靈堂。

[4]慶父(?—前660年):即仲慶父、共仲,亦稱孟氏。春秋時魯桓公子,魯莊公庶兄。他在魯國不斷製造內亂,後世遂把此類一貫製造內亂的人比之為“慶父”,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的成語即由此而來。魯難:魯國的災難。

[5] 這句意為:秦國的人民對秦始皇嬴政的殘暴已經不堪忍受。秦始皇姓嬴名政。《史記·秦本紀》:“秦之先……舜賜姓嬴氏。”又《史記·秦始皇本紀》:“秦始皇帝者……名為政……。”

[6]中國的歷史將因毛澤東的逝世而出現重大轉折,一個新的時代由此開始。

 

破陣子·“四害”落網[1]

一九七六年

為歡慶粉碎“四人幫”,昆明鐵路局舉辦漫畫展,筆者參展“詞畫配”作品8幅(首),並被登于《昆明鐵道報》。現手邊尚殘留原稿《破陣子》詞一首,錄如下(漫畫略)。

一枕黃粱夢好[2],鳳冠霞帔龍袍[3]。禍國殃民亂華夏,有恃無恐潑喧囂,幾曾料今朝?   

迅雷一擊雲散,“四害”插翅難逃。天網恢恢終有報[4] ,恥辱柱上永釘牢[5]。萬眾齊歡笑。

【注釋】

[1]破陣子:元曲牌名。四害:指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四人幫。”

[2]黃粱夢:唐·沈既濟《枕中記》 (見魯迅校錄《唐宋傳奇集》)載:盧生在邯鄲客店中晝寢入夢,歷盡富貴榮華、貪暴享受與人世浮沉。夢醒,主人炊黃粱尚未熟。蒲松齡《聊齋志異·續黃粱》裏講述了一個類似《枕中記》但是卻更深刻更精彩的故事。後因將“黃粱夢”比喻虛幻的事和欲望的破滅。

[3]鳳冠:古代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所戴禮冠,上飾有鳳凰。《後漢書·輿服志》:“太皇太后、皇太后入廟……簪以……端為華勝,上為鳳凰、爵(同雀),以翡翠為毛羽……諸簪珥皆同制,……有等級焉。”霞帔(— pi):古代貴族婦女的一種披肩服飾。白居易《霓裳羽衣舞歌》:“案前舞者顏如玉,不著人家俗衣服。虹裳霞帔步瑤冠,鈿瓔累累佩珊珊。” 龍袍:中國皇帝特有的朝服,上面繡有龍的圖形。

[4]天網恢恢:《老子·七十三章》:“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此句指江青“女皇夢”的破滅和“四人幫” 的倒臺。

[5]恥辱柱:古代用於張貼犯人罪過的榜文的柱子。

 

調笑令·“四人幫”與中國之命運(四首)[1]

一九七六年

一、

“四害”,“四害”,什麼妖魔鬼怪?這些下凡畜牲[2],歇斯底里鬧騰[3]。鬧騰,鬧騰,中國災難深沉。

二、

造神,造神,迷信如此坑人。四海山呼萬歲,可歎百姓愚昧。愚昧,愚昧,中國活該倒楣。

三、

鬥爭,鬥爭,鬥得地暗天昏。國計民生不搞,功過是非顛倒。顛倒,顛倒,中國快要完了。

四、

慶幸,慶幸,“四害”一網打盡。大地充滿陽光,歷史譜寫新章。新章,新章,中國又有希望。

【注釋】

[1]調笑令:詞牌名,又稱《宮中調笑》、《轉韻曲》、《三台令》等。多用仄韻,且每首中間都要換韻。

[2]小說《西遊記》裏描寫的妖魔鬼怪,多半是天界豢養的牲畜和寵物下凡作亂。“四人幫”何嘗不是?

 [3]歇斯底里:(英hysteria)即“瘋症”。通常也用此詞來形容情緒、行為不正常的狀態。

 

酒泉子·本應樂陶陶[1]

一九七八年

浩瀚宇宙,惟我地球獨好[2]。四季分,五行合[3],三光照[4]   

欣欣萬物美家園[5],本應樂陶陶[6]。歎神州,仇恨多,相愛少[7]

【注釋】

[1]酒泉子:詞牌名,

[2]在有數萬萬億顆恒星系的茫茫宇宙中,科學家至今尚未搜索到一顆生物生存條件與地球完全相等同的行星。2014417日美國《科學》雜誌上的研究成果稱,天文學家發現了一顆位於天鵝座的開普勒-186行星,大小約為地球的1.1倍,距離地球約500光年。這是迄今為止人類尋找到的最像地球的行星,不僅大小與地球相似,而且與所環繞的恒星距離也剛好合適,使其地表有可能存在液態水,但是它的“生態環境”可能還是遠不如地球好。

[3]五行:木火土金水五種物質。中國古代思想家把這五種物質作為構成萬物的基本元素,以說明世界萬物的起源和多樣性的統一。中國古代還出現了五行之間相生相剋的理論。“相生”意味著相互促進,如: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相互間形成順關聯;“相克”即“相勝”,意味著相互排斥,如: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相互間形成逆關聯。

[4]三光:指日、月、星。《白虎通·封公侯》:“天有三光,日月星。”《三字經》:“三光者,日月星。”

[5]欣欣:生意盎然,欣欣向榮。萬物:包括植物、動物在內的一切生物,這裏尤指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

[6]陶陶:其樂融融貌。《詩·王風·君子陽陽》:“君子陶陶,……其樂只且。”

[7]毛的以階級鬥爭為綱,就是極力挑動、製造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对立、仇恨和殘殺。

 

獲“改正”和韓愈貶潮州詩[1]

一九七九年

一計陽謀九重天[2],“引蛇出洞”大聚殲 [3]

為因國家盛衰事[4],人生幾個二十年?!

【注釋】

[1]和:和他人詩詞,仍用原韻,叫和韻;韻同但前後次第不同的,叫同韻;同韻而前後次序也相同的,叫步韻。韓愈(763824年):唐文學家、哲學家。字退之,世稱韓昌黎、韓文公。曾因諫阻唐憲宗迎佛骨,被貶為潮州刺史。本詩和的是韓愈貶潮州途中寫的《左遷至藍關示侄湘》詩的前四句。韓詩為:“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欲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2] 陽謀:195771日毛澤東在為《人民日報》撰寫的社論《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向應當批判》裏,將反右派鬥爭的策略中可以公開的部分做了概括的說明,並且自鳴得意地稱之為有別於陰謀的“陽謀”。九重天:古代傳說天高有九層;舊指皇帝所居深宮。屈原《離騷·九辯》:“豈不郁陶而思君兮,君之門以九重。”

[3]“引蛇出洞”句: 1957515日毛澤東在《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中說:“引蛇出洞,聚而殲之……。”這是毛澤東對(反右)態勢的估計和戰略決策……。這個計策,就是毛澤東頗為自負的“陽謀”。在1957年下半年的反右運動中和1958年的反右“補課”中劃定的資產階級右派分子,據有關部門公佈的數字為552877人,另加未予戴帽但作為內部控制使用的“中右”,總數達百萬之多,尚有更多的人為之受到株連。又據解密後的中央檔案,1957年全國共劃右派不是55萬多人,而是317萬多人(見前《蓉昆旅次》詩注[2])。對於大學畢業生中已經分配工作的右派分子,只能當作工人,放到現場監督使用,規定不得享受大學畢業生待遇;其工資(生活費)標準比一級普工低一個級(如當時鐵路系統從一級工到六級工的月工資依次為33.6640.0447.4356.3866.8179.31元,右派大學畢業生則為29元)。後來雖有中央文件規定,對於已經“摘帽”的大學畢業生,可享受大學畢業生實習期的工資待遇,但是在長期“甯左勿右”思潮影響下,此規定在很多基層單位並未得到執行,不少大學畢業生中已經分配工作且已“摘帽”的右派分子,即使表現出色,工作業績十分突出,仍然是直到19781979甚至1980年獲得“右派改正”時,他們的工資待遇才開始從正常標準的最低級別發放,而且被錯扣的工資一律不予補發。二十二、三年的冤屈磨難和饑寒交迫,相對一個人的壽命來說,實在是太漫長了!

[4]當年所謂的“右派言論”,多是從憂國憂民、利國利民的前提出發。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