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历史中的诗词 》三、上官旦雨诗词选注.卷一.履痕集(三)
分类:


1.gif

作者:上官旦雨 

 

三、上官旦雨诗词选注.卷一.履痕集(三) 

 

糯租假日寫生[1]

一九六五年

假日無事忙,寫生小村旁。

人坐芳草地,鳥鳴翠岸山。

層林隔淡靄[2],迭峰湧初陽[3]

風景處處好,潦倒也清狂[4]

【注釋】

[1]糯租:滇越鐵路上的一個小站,距昆明市約130公里。寫生:對景作畫。

[2](ai):通藹。雲氣。淡靄:薄薄的雲氣。因林間有雲霧,故使樹林層層退暈。

[3]迭峰:山峰層迭升起,由於雲氣的存在,形成“遠山無腳”的景象和畫理。初陽:旭日、朝陽。

[4]潦倒:衰病、窮困、失意。杜甫《登高》詩:“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清狂:放逸不羈,置寵辱得失於度外。杜甫《壯遊》詩:“放蕩齊趙間,裘馬頗清狂。”李商隱《無題》詩:“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滇越鐵路糯租村

一九六五年

南盤江邊聽猿愁[1],林海迭宕染金秋。

鐵軌蜿蜒攀絕巘[2],山花爛漫掩小樓。

曠日揮鎬落汗水,終年築路在嶺丘。

家書不至母安否?鄉思縈回到騰州[3]

【注釋】

[1]南盤江:源出雲南省曲靖市馬鞍山,南流至開遠後,向東流經黔、桂邊境與北盤江匯合後稱紅水河。沿岸高山深谷,水流湍急,多險灘瀑布。糯租一段的江邊懸崖上,獼猴很多,叫聲淒厲。

[2]巘(yan):大小重迭的山。絕巘:形容山勢陡峭。

[3]家書不至:自己長年在野外流離遷徙,無故定地址,很難收到家書。鄉思:對故鄉的思念。縈回:盤旋纏繞。騰州:作者家鄉雲南省騰衝縣古稱滇越,昔稱騰越。以地多藤,元名藤州。據《永昌志略》載:“洪武三十三年改騰衝守禦千戶所,隸金齒司(永昌,今保山市)。正統十四年,升為騰衝軍民指揮使司,與金齒并。嘉靖二年(1523),複置州,隸永昌府,改指揮使司為騰衝衛,州名騰越。”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置騰越州,故亦簡稱騰州。

 

小河口農家[1]

一九六六年

小院伴春江,江風送清涼。

錯落因地勢,簡樸得天然[2]

嫩竹抽條急,紅花鬧日長[3]

農女會心笑,雛雞逐蟲忙。

【注釋】

[1]小河口:滇越鐵路上的一個小站,緊靠南盤江邊,距昆明市約160公里。

[2] 錯落兩句:依山就勢,因地制宜,因陋就簡,就地取材。錯落,交錯繽紛、上下多變貌。班固《西都賦》:“隨侯明月,錯落其間。”

[3] 鬧:熱鬧,繁茂。形容春意正濃。滇越鐵路南段地處熱帶,長年嬌陽似火,鮮花爛漫。宋祁《木蘭花》詞:“綠柳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日長:徐悲鴻題畫句:“日長如小年。”

 

滇越鐵路燈籠山工地即事[1]

一九六六年

築路山漸深,寂寂少行人。

秋月洗愁緒,春花送清芬[2]

藤蘿濃幽谷[3],嵐黛淡遠岑[4]

懶聞天下事,猿鳥伴晨昏。

近來火車過,串聯載歌聲[5]

風馳袖套紅[6],傳單落紛紛[7]

因知遍華夏,文革正歡騰[8]

橫掃破四舊[9],高壓鎮五類[10]

工廠停機器,學生鬥師尊。

國運何休咎[11]?我心又如焚。

【注釋】

[1]即事:因眼前景物和事件的觸發而寫詩。

[2]清芬:指清幽的花香。

[3]熱帶雨林地區的山谷因長滿濃密的藤蘿而變得陰暗和幽深。

[4] 這句是說,遠山因霧氣和炊煙而模糊。嵐:山林中的霧氣。王維《送方尊師歸嵩山》詩:“瀑布杉松常帶雨,夕陽彩翠忽成嵐。” 黛:青黑色的顏料,此處指炊煙。岑(cen):小而高的山。杜顏《灞橋賦》:“明月生岑,涼風度水。”

[5]串聯:即紅衛兵在毛澤東的號召下,掀起的全國大串聯。歌聲:當時全國唱響一片的《東方紅》、《大海航行靠舵手》和毛主席語錄歌曲等“紅歌”,還有江青所一手倡導的獨霸戲壇的八部“樣板戲”。1966年的夏天,毛澤東在武漢說:“看來只有年輕人才有衝破舊勢力的勇氣,要靠這些娃娃們造反,來革命,否則打不倒這些牛鬼蛇神。”有了毛澤東的點火、鼓勵和支持,在“毛主席革命路線”指引下,在文化大革命洶湧澎湃的洪流裏,紅衛兵起初像滔滔洪水,所向披靡,並淪為大野心家、大陰謀家驅使矇騙的鷹犬和工具。他們“煽文化大革命之風,點文化大革命之火”,成為“文化大革命”的急先鋒,到處橫衝直撞,施虐天下,最後淹沒消亡在自相殘殺的武鬥中,殉葬在一幕幕血與火的歷史悲劇裏。

[6] 袖套:紅衛兵皆著草綠色軍裝,戴草綠色小軍帽,並一律戴紅領徽,在左臂上佩戴寫有“紅衛兵”三字的紅袖套。

[7]傳單:紅衛兵沿途拋撒傳單,按毛澤東的“最高指示”而“橫掃一切牛鬼蛇神”,造所謂“資產階級司令部”、“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等的反。

[8]文革:“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簡稱。19665月到197610月由毛澤東發動和領導,給中共、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並貽害深遠的舉國大內亂。據19781213日葉劍英在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講話:這場古今中外的空前浩劫中,死了2000萬人,整了1億人,占當時中國人口總數的19,浪費了8000億元人民幣(按當時的貨幣值) (見安徽人民出版社《沉冤昭雪--平反冤假錯案》1998年第一版) 。此外,被破壞毀損掉的文物古跡無法統計,而且大中小學將近10年不能正常上課,全國停止招考研究生達12年之久。至於把人的思想搞亂教壞,其影響將貽害全中國若干代人。

[9]橫掃:即“文革”中“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口號和行動。毛澤東詩詞:“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破:《毛主席語錄》:“不破不立。破字當頭,立也就在其中了。” “四舊”:所謂 “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 ,是“文革”期間被掃除的範疇。

[10]“五類”:所謂地、富、反、壞、右“五類分子”,無產階級專政的對象,當時稱為“黑五類”。鎮:鎮壓。

[11]休咎(— jiu):命相學用語,善惡、吉凶、禍福、治亂之意。《尚書·洪范》有“休征”(平安幸福的徵兆)和“咎征”(兇惡禍亂的徵兆)的說法。陸機《君子行》:“休咎相乘涉,翻覆若波瀾。”

 

四塊玉[1]·秋興

一九六六年

秋氣爽,聽鳴蟬。看近水遠山總依然。人間擾攘空惆悵[2]。聊將微薄技,效作蜂蟻忙[3]。無心品炎涼[4]

【注釋】

[1]四塊玉:元曲牌名                        

[2]擾攘:混亂,動盪、不太平。《後漢書·馮衍傳下》:“遭擾攘之時,值兵革之際。”惆悵:因失望或失意而憂慮哀傷。《楚辭·九辯》:“廓落兮羈旅而無友生,惆悵兮而私自憐。”

[3]此句謂以自己的一技之長仿效蜜蜂、螞蟻為從事土木建築工程而奔忙。

[4]品:品嘗、體會、玩味。炎涼:氣候一冷一熱,常用來比喻人情勢利,親疏反復無常。費唐臣《貶黃州》第四折:“如今世情皆如此,炎涼趨避,亦時世之自然。”

  

文革返昆遇遊行

一九六六年

偶然秉公務[1],離山暫返昆。

鋪天大字報,標語到牆跟。

廣播噪音聒,商店都閉門。

行至正義路,路塞走不成[2]

紅旗隨風展,遊行來長隊。

《語錄》高高舉[3],口號呼陣陣。

更有忠字舞[4],葵花扭繽紛[5]

隊前一串捆,高帽遊街人[6]

斑駁畫花臉[7],推搡施棒棍。

驚看第三位,踉蹌寸樹聲[8]

頸掛鐵牌重[9],紫血淤掛痕。

主上发癔病[10],精英盡蒙塵[11]

悲劇加鬧劇,目睹也驚魂。

【注釋】

[1]秉:掌握、主持、執行、遵照、秉承。此處作執行解。

[2]正義路:昆明市中心區南起近日公園、北抵五華山的一條主街道。正義之路被堵塞,這種巧合,當時使自己很是感概。

[3]《語錄》:即《毛主席語錄》。是文革期間人人隨時手中必捧、口中必讀之物。“手不離《語錄》、口不離《語錄》”成了當時表明人們是否忠於革命、是否忠於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標誌,人人“《語錄》隨身帶,隨時隨地學起來”,背《語錄》、背《老三篇》、戴毛主席像章,成為當時全中國的新時尚,也成為獨特的一大文化景觀。

[4]文革時,全國處處供立畫有毛主席像的“忠字牌”,每天必須向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畫像或塑像早請示、晚彙報。人們見面說話之前必須先背一段毛主席語錄,一切報紙書籍文章的開頭都要用黑體字引用一段《毛主席語錄》或“最高指示”,全民唱紅歌,唱樣板戲,全民大跳“忠”字舞,表示對偉大領袖的“三忠於”、“四無限”。

[5]由於葵花有向陽趨光的自然特性,文革期間便將它用來“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將其表示全國人民對領袖的無限崇拜,無限緊跟。於是到處畫葵花、紮葵花、唱葵花、舞葵花,因而葵花便大大地風光了一陣子。

[6]高帽:用竹片和紙紮裱成的長圓錐形帽子,寫上“打倒x x x ”字樣,戴在被批鬥者的頭上。據說,全國紅衛兵給“專政對象”戴高帽遊街批鬥的做法是從中學課文、毛澤東《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裏學來的。

1966年夏秋之交,發源於北京並以暴力屠殺為特徵的“紅色風暴”席捲全國,僅在8月下旬,僅在北京市被紅衛兵打死的人數就達1772人(據《北京日報》19801220日)。紅衛兵打人的暴行起始於毛澤東在天安門第一次檢閱紅衛兵時,對宋彬彬說:“要武嘛,不要文質彬彬”。這一句更改名字的“聖諭”,讓宋要武立即發狂,帶頭打殺六條以上人命,其中多數是他們的老師。紅衛兵在領袖的煽動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抄家批鬥,毀滅文物,焚燒書籍,霎時席捲全國,打死鬥死千萬無辜公民,犯下嚴重的反人類罪。

[7]斑駁:色彩雜亂貌。白居易《睡後茶興憶楊同州》詩:“婆娑綠蔭樹,斑駁青苔地。”

[8]寸樹聲(18961978):字雨洲,騰衝和順鄉人。1918年赴日本九洲帝國大學留學,加入創造社和共產黨領導的社會科學研究會,並指導艾思奇自學哲學。“九·一八”事變後,返國任北平大學教授,積極支持和參與抗日愛國運動。1940年寸回鄉創辦益群中學,任校長,兼任和順圖書館館長。1942年赴昆明、重慶,任中央政府日本問題顧問,1944年加入民盟。1945年返鄉恢復益群中學。1949年底被選為騰衝縣臨時解放委員會主任。1950年任新中国建立后騰衝第一任縣長。同年底調昆,先後任雲南大學副校長,民盟中央常委,民盟雲南省委主委,全國政協第二、四屆常委,雲南省政協副主席。踉蹌:走路不穩,跌跌衝衝。韓愈《贈張籍》詩:“ 君來好呼出,踉蹌越門限。”

按:據後來核實,那次被雲南大學紅衛兵造反派揪鬥遊街排在第一位的是雲大校長、作家詩人李廣田,排在第二位的是雲大黨委書記高治國,第三位是雲大副校長寸樹聲。1968112日,不堪紅衛兵淩辱折磨的李廣田跳蓮花池自殺。

[9]頸掛鐵牌:用鐵絲穿鐵牌掛於脖頸上,是紅衛兵對批鬥對象慣用的殘酷恐怖手段之一。

[10]主上:旧指帝王。癔病:一种多疑妄想症。毛澤東患有失位妄想症,他隨時害怕自己的獨裁統治地位被別人顛覆取代,便虛擬“反修防修”、“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藉口,連續不斷地在全黨全國大搞階級鬥爭,發動整人害人的政治運動。

[11]蒙塵:與蒙垢同義。原指旅途勞頓,满身灰塵,但常指受到侮辱和傷害。《孟子·離蔞下》:“西子蒙不潔,則人皆掩鼻而過之。”《資治通鑒·漢獻帝初平二年》:“今天下崩亂,主上蒙塵。”

 

掃四舊

一九六六年

焚書坑儒成遺臭,小巫愧對“掃四舊”[1]

冷冷清光照亙古,吳剛該又皺眉頭[2]

【注釋】

[1] 這兩句是說,秦始皇臭名昭著的焚書坑儒,比起毛澤東發動和領導的文革“掃四舊”等全國性的紅色恐怖,只算得是小巫見大巫。毛澤東曾經說過:“我贊成秦始皇,不贊成孔夫子。”他在反右之後就聲稱:“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1973年又說:“我也是秦始皇”,“我們是秦始皇加斯大林”。小巫和大巫,是長江三峽(瞿塘峽、巫峽和西陵峽)中巫峽的兩個山峰,大巫比小巫高大險峻。

[2] 這兩句的意思是,中國五千年的文明史相對于宇宙的時空而言,短小得幾乎微不足道。“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張若虛《春江花月夜》詩)                                                         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李白《把酒問月》詩),人類社會發生過的任何重大事件,月亮都是冷眼旁觀者。月宮裏的吳剛看到今天中國掀起的文革“掃四舊”運動,怕又會要大倒胃口,大皺眉頭了。清光:月光。杜甫《一百五日夜對月》詩:“斫(zhuo 音著,砍伐)卻月中桂,清光應更多。”亙古(gen -):猶終古。時間或空間上延續不斷。如:亙古及今、綿亙數百里。鮑照《河清頌》:“亙古通今,明鮮晦多。”《圣经·旧约全书·诗篇·第四十一篇》:“从亙古直到永远,阿们!阿们!” 吳剛:神話人物,傳說是月宮裏負責砍伐桂樹、採摘桂花、釀造美酒的仙人。毛澤東《蝶戀花》詞:“借問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

 

蝶戀花[1]·明月清風莫辜負

一九六七年

漫漫人生不平路,此情誰訴?猶自苦求索[2]。無形樊籬遍處處[3] ,舉步維艱費躊躇。   

鷓鴣聲聲和布穀[4] 。寂寞心境,伴我淒涼度。高山流水茅舍好,明月清風莫辜負[5]

【注釋】

[1]蝶戀花:詞牌名。初名《鵲踏枝》,又名《鳳棲梧》、《一籮金》、《黃金縷》、《卷珠簾》等。

[2]求索:屈原《離騷》:“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3]無形樊籬句:“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無時無處不在。樊籬:籬笆、關鳥獸的籠子、牢籠,比喻不自由的境地。

[4]鷓鴣:棲息於山地灌木、草叢中的一種鳥類,前人將它的叫聲比作“行不得也哥哥”。陳洪綬《鷓鴣詞》:“是非顛倒似飛梭。飛不起,可奈何!行不得也哥哥。”布穀:即大杜鵑:一種棲樹攀禽,前人喻其聲為“不如歸去”。和:唱和、合鳴。

[5]眼前有景四句:筆者雖遭反右之禍,但能在風景優美、空氣清新的野外勞動,享受大自然無償的恩賜,也算是不幸人生當中的一種幸事和快事。蘇東坡《前赤壁賦》:“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

 

山坡羊·彷徨[1]

一九六七年

春花秋月,夏雨冬雪,天籟匆匆不停歇[2],也芳菲,也蕭瑟[3]   

時世悲風了不得[4],韶光虛擲兮惱不得[5]。靜,也沉默;亂,也沉默。

【注釋】

[1]山坡羊:元曲牌名,採用疊字疊句是本曲牌的特點。彷徨:亦作“彷徨”、“傍偟”、“旁皇”。心神不定,坐立不安。司馬相如《長門賦》:“舒息悒而增欷兮,蹝履起而彷徨。”

[2]天籟:大自然的音響和節奏。《莊子·齊物論》:“女(汝、你)聞人籟而未聞地籟,女聞地籟而未聞天籟夫?”

[3]芳菲:花草美盛芬芳。劉禹錫《春日書懷》詩:“野草芳菲紅錦地,遊絲撩亂碧羅天。”蕭瑟:見《大板橋採石》詩注。亦形容寂寞淒涼。杜甫《詠懷古跡》詩:“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4]悲風:淒厲的風。杜甫《干元中寓居同谷縣作歌七首》:“嗚呼一歌兮歌已哀,悲風為我從天來。”此處特指國內局勢的動亂。了不得:即“不得了”。

[5]韶光:美好的時光,也比喻美好的青(壯)年時期。范成大《初夏》詩:“晴絲千尺挽韶光,百舌無聲燕子忙。”肅反、反右、大躍進、反右傾、四清、文革等接連不斷的政治運動,給中國帶來深重災難,導致幾億人受害,幾千萬人非正常死亡,還不允許流露出絲毫抱怨,否則就要被加以“對現實不滿”甚至是“現行反革命”的罪名而遭迫害鎮壓。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