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历史中的诗词 》三、上官旦雨诗词选注.卷一.履痕集(二)
分类:

 

1.gif

作者:上官旦雨 

三、上官旦雨诗词选注.卷一.履痕集(二)

 

浣溪沙·牲口 [1]

一九六二年

蹄痕深深小路險,負重喘息屢挨鞭,掙扎春夏秋冬天。

暮色漸臨野驛店[2],卸鞍吃草得休閒。不挼思想招人羨[3]

【注釋】

[1]浣溪沙:唐教坊曲名,後用為詞牌,每句七個字,上下片每片三句,不屬於七言詩。牲口:牛馬驢騾等被人驅役的家畜俗稱牲口。

[2]野驛店:山路邊的小驛棧或小客店。王實甫《西廂記》第四本第三折:“荒村雨露宜眠早,野店風霜要起遲。”

[3]不挼句:此句是說,人和牲口幹同樣的活,但是牲口勞役之後不必再像人一樣天天被強迫進行政治學習、無休止地搞思想改造和“斗私批修”、變本加厲地整階級鬥爭。對於無產階級專政对象的右派分子,思想改造的緊箍咒就勒得更緊。以筆者而言,從19587月大學畢業戴著右派帽子參加工作監督勞動起,迄於19624月“摘帽”止,規定每一至二個月必須向所在單位政工部門呈交一份“思想改造檢查彙報”。在那些搜腸刮肚、連篇累牘、無話找話、不寫不行、像魔鬼纏身般甩不脫的、耗盡時間心力的,充滿廢話與違心的話的“檢查彙報”裏,你必須永無止境地深挖“資產階級反動思想根源”(我出身于城市貧民但有很好文化背景的家庭,在沦陷苦难与兵荒马乱中挨凍受餓長大,真不知道“資產階級”为何物),必須把自己罵得一無是處、狗屎不如,必須不停地自我檢查批判,自我貶損,必須不停地表示要洗心革面、改造思想、脫胎換骨、重新做人,必須不斷感謝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大恩大德、歌頌他的偉大英明,否則就會被說成是思想抵觸、不認真接受改造,勒令重寫,甚至實施新的政治迫害。此種“檢查”,寫起來簡直是痛苦不堪的精神折磨和心靈摧殘,人格與自尊喪失殆盡,因而叫人大有做人不如做牲口的感慨,這就是中國人的被“解放”。我這個人很卑微,貪生怕死,總想能夠保住性命活下来能為國家做點事情,為了能夠苟延殘喘活下去,於是只好反反復複地寫,无休无止地赎罪。你若膽敢不寫,便將面臨被毀滅的結局。挼(讀rua):搓揉,折磨。雲南地方常用語,如“挼醃菜”。錦章圖書局編印《增篆考正字彙》的解是:“挼,同捼,兩手相切摩也。”李清照《訴衷情·夜來沉醉卸妝遲》詞:“更挼殘蕊,更撚餘香,更得些時。”

 

讀司馬遷《報任少卿書》有感[1]

一九六二年

生死情結《報任安》[2],我讀斯書也感傷[3]

未甘縲绁明去就[4],隱忍蠶室述興亡[5]

過眼榮華輕鴻毛,切身慘澹重泰山[6]

人生有限留钜史,化作蒼天明月光。

【注釋】

[1]司馬遷,字子長,西漢史學家、文學家、思想家、漢太史令,被後人尊稱為“史聖”。漢武帝天漢二年(公元前99年),大漢和匈奴進行了一次交戰,武帝宠妃李夫人之兄李廣利帶兵三萬出征,幾乎全軍覆沒,李廣利倉皇逃回,卻將李廣的孫子李陵留在了前線孤軍作戰,寡不敵眾,李陵被匈奴大軍生擒後投降,漢武帝苦心籌畫的一場消滅匈奴的戰役以慘敗告終。當時漢武帝就李陵投降的事徵詢司馬遷的意見。作為史官,司馬遷作了公道的判斷与直言。他告訴漢武帝,李陵無錯,錯在這場戰爭準備不足,再就是主将(皇亲李廣利)无能。司馬遷的話觸碰了漢武帝的自尊心,漢武帝恼羞成怒,将李陵家族全部處斬,将司馬遷投進監獄,並處以腐(宮)刑。司馬遷的坦誠忠言,換來的是身心俱毀的悲慘結局。漢武帝征和二年(公元前83年),司馬遷在極度的屈辱與災難中,窮其一生心血完成了他偉大的光輝钜著《史記》。司馬遷在《悲士不遇賦》中寫道:“悲夫!士生之不辰,愧顧影而獨存。”這是他對生不逢時、懷才不遇、顧影自憐的哀歎,也是對社會現實不平不公的悲憤與呐喊。

[2]生死句:《報任少卿書》為司馬遷刑後致其獄中摯友任安的信。任安,字少卿,益州刺使,以獲罪太子事誅死。情結(英 complex):該詞亦譯“情意綜”,見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引論》。精神分析學家弗洛伊德認為,情結是一種受意識壓抑而持續在無意識中活動的,以本能衝動為核心的欲望。

[3]斯:這;該。劉禹錫《陋室銘》:“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斯書:這本書,這篇文章,這封書信。

[4]未甘句:見《史記·太史公自序》:“太史公遭李陵之禍,幽於縲绁,乃喟然歎曰:是余之罪也夫?是余之罪也夫?身毀不用矣!”又,司馬遷《 報任少卿書 》: “僕雖怯懦,欲苟活,亦頗識去就之分矣,何至自沉溺於縲绁之辱哉。”縲绁(lei xie 音累歇):拘系犯人的繩索,引申為囚禁或刑罰。《論語·公冶長第五》:“雖在縲绁之中,非其罪也。”去就:舉止行動的捨或取。《大戴禮記·曾子疾病》:“是故君子慎其所去就。”

[5]蠶室:宮(腐)刑獄名。養蠶的房間須保暖,而受過腐刑的人畏風,須居溫室如蠶室,故名。見《 報任少卿書 》: “而僕又佴之蠶室,重為天下觀笑,悲夫!悲夫!事未易一二為俗人言也。”古代的宮(腐)刑不僅讓身體受極大傷害,而且還是人格的奇恥大辱。

[6]過眼兩句:司馬遷《報任少卿書》:“人固有一死,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用之所趣異也。” 慘澹 :思慮深至貌。杜甫《丹青引》詩:“意匠慘澹經營中。”亦形容景象淒慘。

 

許家村[1]

一九六二年

忽聞清歌起荒村[2],似是明眸養路人[3]

伴月撫琴遙相和[4],天涯淪落夜深沉[5]

【注釋】

[1]許家村:位於祿豐縣境內米軌鐵路昆(明)--一(平浪)線上的一個地名,在羊老哨坡的半山腰上。

[2]清歌:無伴奏的,淒清哀怨的歌聲。

[3] 似是:好像是,猜測是。明眸:明亮傳神的大眼睛;所謂“明眸尚睞”。杜甫《哀江頭》詩:“明眸皓齒今何在?”

[4]琴:指當時筆者隨身攜帶的一把美制夏威夷吉他。1966年該吉他被一位名叫崔之安的湖北同事借去學彈,並隨其調往武漢而将琴拐走,音信渺無,我也從此不再彈弄吉他。和:伴奏。蘇軾《前赤壁賦》:“客有吹洞簫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 遙相和:在遠處悄悄地為她伴奏。

[5]天涯淪落:白居易《琵琶行》詩:“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夜深沉:三重意思,其一指夜闌更深,其二形容筆者當時處境的險惡,其三是曲牌名,由昆劇《思凡》中《風吹荷葉煞》曲牌的旋律演變而來,因其中有“夜深沉獨自臥”的唱句,取頭三字命名。

 

星宿江羊腸箐 [1]

一九六三年

林海卷起千層浪[2],星江滾出百道灘。

試學神工鑿絕壁[3],為掃坷坎變康莊。

羊腸攀爬晝方暖[4],雀巢棲居夜已寒[5]

杜鵑聲咽催歸去,明朝還上萬重山[6]

【注釋】

[1]星宿江:發源于級山坡向東經一平浪流入祿豐縣境內的一條河流,峽深流急。羊腸箐在星宿江中段地形最險峻處,是古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前人在峭壁上的摩崖題刻“羊腸古道杜鵑聲”的詩句,猶斑駁可辨。今改称羊橋箐而不叫羊腸箐。

[2]林海句:林海隨山勢起伏,如翻滾的層層巨浪。

[3]神工:大自然的造化之力。如言鬼斧神工。

[4]羊腸小徑蜿蜒於懸崖絕壁、深草密林間,陰濕寒涼,少見天日。

[5]雀巢:指在山林間臨時搭起來的簡陋窩棚。

[6] 這兩句的意思是,儘管杜鵑催歸之聲不絕於耳,但身不由己,仍要忍受極度困苦和心理屈辱,拼搏向前。杜鵑:鳥名,每于春末夏初鳴叫,其聲淒厲,似“不如歸去”,又似“苦謳、苦謳”,因此民間又將杜鵑稱做苦謳鳥。白居易《琵琶行》詩:“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李商隱《錦瑟》詩:“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鷓鴣天·而立[1]

一九六三年七月二十一日

山高林深江水惡,每似猴兒攀援過。風聲雨聲相應和,“而立”未立在險坡[2]

我瀟灑,我執著,人生坦蕩看折磨[3]。夜讀李白《行路難》[4],忽然有淚潸潸落[5]

【注釋】

[1]《鷓鴣天》:詞牌名,又名《思佳客》。而立:《論語·為政》:“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後因稱三十歲為“而立之年。”

[2] 風雨兩句:意思是自己在風摧雨打之中已告別青年進入壯年,但事業無成,處境險惡,前途渺茫。

[3]坦蕩:《論語·述而》:“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 戚戚:患得患失、愁眉不展貌。范仲淹《岳陽樓記》:“不戚戚於貧賤,不汲汲于富貴。”

[4]李白《行路難》詩共三首,清·蘅塘退士輯《唐詩三百首》選其一。詩以“行路難”比喻世道險阻,書寫了詩人對朝廷黑暗,仕途艱難的抑鬱不平的激憤之情,反映了身處逆境時的苦悶和不屈不撓的追求與探索精神。該詩體現了這位胸懷大志而命運不濟的詩人的形象。辛棄疾《鷓鴣天》詞:“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5]潸潸(shan shan):流淚不止的樣子。

 

稿成抒懷

一九六四年

196264年,我在昆明鐵路局工務大修隊當普工和測工監督勞動,長年輾轉于叢山峻嶺、懸崖絕壁間,於野外測量、繁重勞動以及每天收工後雷打不動的政治學習之餘,歷經三載,在油燈下撰成《米軌鐵路曲線大修測量 》一書。全書十一章,約十二萬字。其中包括編制出非標準半徑的曲線測量函數表一冊、推導出非標準半徑和複雜地形條件下的曲線測量公式三十餘個(当时因右派的书不准正式出版,故仅能油印出来供現場技術人員作为工具书使用),真所謂慘澹經營、成之不易也,因有詩記之。

千山踏遍還放歌[1],白天測量夜著作。

已是沉淪難毀墮[2],豈為落泊便蹉跎[3]

寒燈明滅燃油少[4],陋案搖曳積紙多[5]

且把青春換書稿,人生何事不快活!

【注釋】

[1]放歌:引吭高歌。杜甫《聞官軍收河南河北》詩:“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2]沉淪:猶沉沒,淪落。《楚辭·九歎·湣命》:“或沉淪其無所達兮,或清激其無所通。” 毀墮:毀滅,墮落。

[3] 這兩句詩的意思是,人雖沉淪而不可就此毀棄墮落,身已落泊但不甘讓歲月蹉跎。落泊:亦作落魄。窮困失意。《南史·杜棱傳》:“少落泊,不為時知。”李漁《閒情偶寄·聲容部》:“予一介寒生,終身落魄。”蹉跎:失落、失意、虛度年華。《晉書·周處傳》:“欲自修而年已蹉跎。”

[4]明滅:風吹油燈,火苗晃動,忽明忽暗。

[5]陋案:用四根木棍釘在地上,上面擱一塊木板,就成為筆者在野外工地夜间阅读和写作的書桌。搖曳(ye):搖擺,晃動。

 

周日端午讀《離騷》[1]

一九六四年

悠悠屈子吟[2],蘭蕙溢清馨[3]

長歌悲醉醒[4],困世別忠佞[5]

鵜鴂喚朝雨[6],崦嵫卷暮雲[7]

年年祀端午,招魂到古今[8]

【注釋】

[1]周日:星期天。端午:夏曆五月初五日,本名端五。《太平御覽》卷三十一引《風土記》:“仲夏端五,端,初也。” 亦稱“端陽”、“重五”、“重午”。民俗,該日在江上劃龍舟、投粽子以紀念屈原。1964年的端午節恰逢星期天。

[2]屈子:屈原,名平,又名正則,字靈均。戰國時楚人,我國最早的偉大詩人。楚懷王時任左徒、三閭大夫。主張彰明法度、舉賢授能、聯齊抗秦。因遭楚懷王和頃襄王兩個昏君以及佞臣的迫害而被放逐,憂愁煩亂而作《離騷》、《九歌》、《天問》、《九章》等詩篇。秦攻破楚都郢後,他深感政治理想破滅,遂投汨羅江自盡。悠悠:憂思、憂傷;又指遙遠、久長。《詩·邶風·終風》:“悠悠我思”;《楚辭·九辯》:“襲長夜之悠悠。”

[3]蘭蕙:香草名。此句化用屈原《離騷》:“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和“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詩意。畹:古代地積單位,十二畝為一畹。

[4]長歌句:諺云:長歌當哭。醉醒:《楚辭·漁父》:“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歟?何故至於斯?’ 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 見放:遭貶謫、被流放。

[5]困世句:困:困厄、倒楣、窘迫、貧窮、災禍、徒刑、冤獄、動亂。《易經·困卦·象辭》:“澤無水,困。”困卦卦形為坎(水)在下,兌(澤)在上,意為水下漏而澤中枯也。別:區分、辨別。 佞(nin):善以巧言媚色獻諛邀寵而滋事亂國者。此句即“世亂而辨忠奸”之意。

[6]鵜鴂(ti jue):《辭海》注:“鵜鴂,鳥名,即子規、杜鵑。”李善注《臨海異物志》曰:“鵜鴂,一名杜鵑,至三月鳴,晝夜不止,夏末乃止。”古人認為鵜鴂鳴叫,謂春已逝去,百花凋零。《離騷》:“恐鵜鴂之先鳴兮,使夫百草為之不芳。” 張先《千秋歲》詞:“數聲鵜鴂,又報芳菲歇。”

[7]崦嵫(yan zi :古代指日沒的地方。郭璞注:“日沒所入山也。” 《離騷》:“吾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勿迫。”魯迅集《離騷》句有:“望崦嵫而勿迫,恐鵜鴂之先鳴。”(這兩句的意思是:已經看准和接近目標了,可以從容不迫地前進;但是鵜鴂鳥已經鳴叫了,暮春即將過去,不可懈怠,要倍加努力。)

[8]招魂:古喪禮,謂人始死時升屋招回其靈魂。又,《招魂》為《楚辭》篇名,傳為宋玉所作。

 

踏莎行·河口大橋工地[1]

一九六四年

南國風土[2],雨林滴翠[3],兩河滔滔匯清濁[4]。隔岸櫛比盡華屋[5],雞犬之聲聞異域[5]   

大火流金[7],汗滴如雨,長橋飛架起通途。一衣帶水戲碧波[8],看斜陽漸隱蕉樹。

【注釋】

[1]踏莎行:詞牌名。

[2]南國:河口縣位於雲南省的南端,沿滇越鐵路距昆明464公里。風土:土地、山川、風俗、氣候的總稱。《晉書·阮籍傳》:“籍平生曾游東平,樂其風土。”

[3]雨林:熱帶或亞熱帶暖熱濕潤地區的森林類型。

[4]兩河句:南溪河與紅河一清一濁,在河口縣匯攏後流入越南老街省。清末民初云南劍川趙式銘《河口至東京感賦,卻寄趙善齋(藩)》詩有:“南溪河水匯紅河,新息功名付逝波”之句。

[5]中國河口與越南老街,兩城市隔河緊鄰。櫛比:像梳齒那樣密密地排列著。櫛(zhi),梳篦的總稱。華屋:華美(漂亮)的房屋。

[6]《老子·八十章》:“鄰國相望,雞犬之音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陶淵明《桃花源記》:“阡陌交通,雞犬相聞。”

[7]大火流金:形容天氣酷熱,好像金石都要被熔化。《楚辭·招魂》:“十日代出(十個太陽輪流照射),流金鑠石些。”

[8]一衣兩句:當時中越兩黨兩國之間“同志加兄弟”的關係正處於高溫期。每當夕陽西下,兩國民眾同在南溪河中戲水消悃納涼,語言雖不通,相處卻極友善。 一衣帶水:指雖有江河水域相間,但不足為阻。典出《宋史·潘美傳》:“美下令曰:‘美受詔提驍果數萬人,期於必勝,豈限此一衣帶水,而不徑渡乎?’”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