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历史中的诗词 》三、上官旦雨诗词选注.卷一.履痕集(一)
分类:

 

1.gif

作者:上官旦雨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屈原《離騷》


三、上官旦雨诗词选注.卷一.履痕集(一)

 

雨霖鈴·春[1]

一九五八年

殷勤光陰,春來冬去,年來心驚[2]。恍然夢醒時節[3],柳蕩風,彩蝶追絮[4]。望江樓頭悵睹,錦江送落英[5]。史公事,至今猶是,千古依稀動悲情[6]  

人生苦短霎時見,春漸老,陰霾渡清明[7]。歎失路強忍尤[8],理還亂[9],遊子淒喑[10]。辜負當年,山雨霽長亭路迢迢,相送處慈母叮嚀,熱淚共沾襟[11]

【注釋】

[1]這首詞填于作者大學畢業,戴著右派帽子離開母校成都工學院的前夕。雨霖鈴:詞牌名。又名《雨霖鈴漫》,原為唐教坊曲名,後用作詞牌名。詞分短調、中調、長調三種。五十字以下者為短調,五十一至九十字之間為中調,九十字以上者為長調。本詞為含上下兩闋的長調詞。

[2]年來:一年以來。鳴放反右運動發生於1957年的夏季,距填本詞時已快滿一年。心驚:回想起反右鬥爭時的種種情景和隨之而來的政治壓力,令人膽戰心驚。

[3]恍然句:反右運動剛過,自己如噩夢初醒,又像仍处在驚魂未定的噩夢之中。

[4]柳蕩風,彩蝶追絮:這裏首先是對春末夏初景色的描寫,同時又化用了李商隱詩《柳》中的詞句和意思。李詩為:“動春何限葉,撼曉幾多枝。解有相思苦,應無不舞時。絮飛藏皓蝶,帶弱露黃鸝。傾國宜通體,誰來獨賞眉。”原詩用柳來譏刺鑽營奔競、趨炎附勢之人。首二句言其順風搖擺,三四兩句說它深知逢迎不易,故日夜鑽營,極力趨附。五六兩句言“柳”以媚態取悅,結二句言“柳”顏色巧佞,通體柔媚。此處是借用商隐這首诗來形容反右過後那些順風整人、擅長告密陷害的積極分子的得意和受寵。过后回想起来,其实也不能太多地责备这些人,因为中国已经被铸造成了这样的大气候,这正是政治的需要。絮:指柳花。柳絮飄落,如蒙茸的棉花隨風飄舞。

[5]望江樓兩句:四川大學和成都工學院位於成都市錦江西岸,緊鄰望江公園,園內有望江樓。落英:凋落的花瓣。屈原《離騷》:“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陶淵明《桃花源記》:“芳草鮮美,落英繽紛。”辛棄疾《摸魚兒》詞:“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落英、落紅,都指落花。這裏將落花比作被劃為右派的青年學生,同時也涵蓋蒙難的所有知識份子。

[6]史公事:太史公司馬遷的悲劇性歷史故事。司馬遷,西漢史學家、文學家、思想家、漢太史令。因對李陵敗降匈奴事有所辯解,獲罪漢武帝,下獄,受腐(宮)刑,發憤終於繼續完成了他所著史籍。司馬遷自稱太史公,人稱其書為《太史公書》,後稱《史記》。這一句是悼古傷今之辭,意思是說,很多右派都是因替别人鳴不平、说了公道话而罹難,其情况與司馬遷很相似。

[7]春漸老:春天即將過去。晁補之《水龍吟·次韻林聖予〈惜春〉》詞:“算春長不老,人愁春老。”陳子龍《蝶戀花》詞:“燕子乍來春又老,亂紅相對愁眉掃。”陰霾(- mai):陰雨連綿,天氣陰暗渾濁。《詩·邶風·終風》:“終風且霾。”清明:二十四節氣之一。該節在每年陽曆四月五日前後。杜牧《清明》詩:“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陰霾渡清明:在陰晦中渡過清明節。這裏也暗喻政治氣氛的陰晦而非清明。

[8] 歎失路:指自己被打成右派的事。王勃《滕王閣序》:“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強忍尤:強制情感、隱忍罪尤。尤:冤苦;非自己原因而承受的罪愆。屈原《離騷》:“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垢: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紅樓夢》评批本第五回夾批:“尤,罪自外至者也。”

[9]理還亂:心緒梳理不清,越理越亂。李煜《烏夜啼》詞:“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10]遊子:離家遠遊的人,指作者自己。孟郊《遊子吟》:“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淒喑(- yin):心情淒涼,啞口無言。

[11] 本詞後四句敍述作者1954年從邊疆騰衝赴大理參加全國統一高考時與家人離別的情景。從“辜負……”至結尾是說,由於未能牢記當年臨別時父母對自己“謹言慎行”的囑咐而当了右派,所以愧對家人。霽(ji):雨雪之後放晴。長亭:也稱涼亭,古時設在路旁供休息和餞別的亭子。十里處的稱為長亭,五里處的稱為短亭。李白《菩薩蠻》詞:“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李商隱《過招國李家南園》詩:“長亭歲盡雪如波,此去秦關路幾多。”《西遊記》第二十九回:“一程一程,長亭短亭,不覺的就走了二百九十九里。”

 

蓉昆旅次[1]

一九五八年

大學畢業何所有,右派帽子戴著走[2]

夢中驟雨摧花落[3],醒後飄風令人愁[4]

雛鷹未翔翼先折,羸牛已知路正陡[5]

蒼天應是有情物,容我負重報九州[6]

【注釋】

[1]蓉:成都市的代稱。次:止,停留。旅次:旅途中暫作停留的處所。

[2]“帽子”一詞是我國階級鬥爭時期的特殊產物和含有貶義的專用名詞,通常用作對某類人群尤其是專政對象的代名詞和身份標簽。譬如認為某人有資產階級思想,就等於給他戴上“資產階級”的“帽子”;又如給某人戴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實際上就是把他定成了鎮壓對象的反革命,極有可能會被處决。1957年反右運動中被劃為右派分子的人,叫做“給戴上右派帽子”。作者于1957年(大學三年級時)的“大鳴大放”中因發表對聯和文章(詳見本書第一卷末尾之《附件》),替在肅反運動中蒙受冤屈的老師當中的專家教授鳴不平,被劃為右派分子,受到“開除團籍,留校察看,繼續學習”的處分,並由此經受了22年的磨難,更以负面的因素影响了自己整个的人生。

據官方1982年公佈的數字,全國共劃定資產階級右派552877人,1978年以後按中共中央第十一號文件精神,除被中央欽定的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彭文應、陳仁炳五人和全國各地自定的91人共計96人“不予改正”外,其餘552781人均作為錯劃右派,“予以改正”。但據20055月中共中央解密檔案,1957年整風反右和1958年反右補課,全國共劃右派3178470人,實際劃為右派分子的,是1982年官方公佈的55萬個右派分子的5.75倍,還有1437562人定為中間偏右的中右分子,受到不同程度的處理,定為有右傾思想的有幾百萬人。對被定為右派的人,絕大部分送勞動教養場所,集中監督改造,少數人送農村和農場監督改造。如果以所謂“予以改正”和“不予改正”的人數比例計算,或用所謂“錯劃”與“非錯劃”的說法來計算,該運動的錯劃率達到了99.99%,所謂“擴大化”的辯解跟統計學的基本常識完全相悖;如果再用民主與法制,或者是用1954年憲法的標準來衡量,即使是那些所謂“該劃”而不予“改正”的人,他們的“右派言論”和“右派思想”也跟違法犯罪沾不上邊。現在看來,當年所批判的右派言論和右派思想,其中許多都是有助於中國現代化、民主化、法制化的主張,只不過他們把該說的話說早了,以至招來滅頂之災。有的人根本沒有任何“右派言論”,也被劃成右派,其中或者是為了必須湊夠或超額完成毛澤東所下達的指標,或者是要你當右派你就稀裏糊塗當了右派,根本不需要什麼“理由”,欲加之罪,何患無辭。1957年的反右運動,不僅在精神和肉體上摧殘了作為社會良心与文化科技主體的中國知識份子群體,消滅了他們批評的聲音,也以恐懼徹底打垮了中國人的獨立人格精神,對中國的社會進步和經濟發展產生了極其深遠的惡劣影響,也為此後的文化大革命奠定了禍根。

[3]夢中驟雨:指反右運動。摧花落:比喻百萬知識份子轉瞬之間被劃成右派。孟浩然《春曉》詩:“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4]飄風 :旋風。《詩·大雅·卷阿》:“有卷者阿,飄風自南。”《毛傳》:“飄風,回風也。”按:飄風,迴旋的風,亦稱龍捲風。《老子·二十三章》:“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屈原《悲回風》:“悲回風之搖蕙兮,心冤結而內傷。”第三、四兩句是說,反右運動是一場人生噩夢。

[5]羸(lei 音雷):瘦弱。這句是說,已經預感到自己的人生道路將充滿坷坎與艱危。

[6]即使當時自己已經淪落到那個地步,心中卻仍然念念不忘報效祖國,而作者的一生也正是這樣堅定不移地走過來的。九州:泛指全中國。傳說禹治理洪水後,將天下劃分成九個州。屈原《天問》:“九州安錯?川谷何洿?” 王昌齡《放歌行》:“清樂動千門,皇風被九州。”

 

大板橋採石

一九五八年

作者大學畢業戴著右派帽子離校,被分配到雲南省公路工程局,臨時安排在技術科參加籌辦首屆省工交展覽,兼做一些技術工作。是年冬,到所屬工程二處六隊一工區大板橋工地當普工監督勞動,為昆明巫家壩飛機場擴建工程採石。

昨夜狂風掀茅屋[1],大雨傾盆浸床褥。

披蓑戴笠無躲處[2],夜黑哆嗦寒透骨。

屋主老嫗傷心哭,患難民工齊遮護[3]

相互依偎皆沉寂,惟聽耳邊風搖樹。

頭遍雞鳴天未曉,緊急集合趕山路。

山路盤曲陡又滑,泥水奔流濕衣褲。

紅沙溝裏冬蕭瑟[4],大板橋頭陰雲布。

東方始見一線白,石山嵯峨似鬼蜮[5]

喇叭吹動號令發,採石場上盡忙碌。

風鎬開奏交響樂,炮聲轟隆震山谷。

碎石機旁抬石苦,手繭磨穿鮮血出。

廚師送飯解饑渴,已成冰粒難入腹。

雲散日落皆疲憊,蓬頭垢面凝眼珠[6]

拼命苦幹大躍進,口號趕超“紙老虎”[7]

十四小時才收工,寒星閃爍返歸途。

步履蹣跚抵住處[8],力盡筋疲修茅屋。

三更反側長開眼[9],斜月當窗夜蕭肅。

渾身酸疼如散架,難耐寒餒皮包骨[10]

天地此時空悠悠,床上床下跑饑鼠[11]

前路遙遙多迷茫,人生才走第一步。

【注釋】

[1]掀:揭頂而摧。

[2]蓑(suo):即蓑衣,用棕料縫製的雨具。蓑衣、草帽、墊肩、圍腰、手套,為當時採石工人配備的勞保用品。

[3]民工:當時與筆者一起修路的工人雖然都是正式工,但因是從農村招來,所以習慣上也叫做民工。

[4]紅沙溝:大板橋山下的一個小村子,當時僅有五六戶人家,房舍皆為沖土牆,茅草頂。蕭瑟:樹木被風吹拂所發出的聲音。宋玉《九辯》:“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

[5]嵯峨(cuo e):高竣貌。杜甫《江梅》詩:“巫岫鬱嵯峨。” 鬼蜮:古代相傳為一種能含沙射人、致人於病的動物。《詩·小雅·何人斯》:“為鬼為蜮,则不可得。有靦面目,视人罔极。”

[6] 蓬頭垢面凝眼珠:工人們超强超時勞動,極度疲憊,渾身汗漬泥土,目光呆滯,表情木訥。

[7]紙老虎:1958年毛澤東提出了“帝國主義是紙老虎”的口號。同年毛澤東會見赫魯雪夫時提出,中國“五年內趕上英國--再有稍長的時間趕上美國!”(見赫魯雪夫《最後的遺言》第十一章第十節)這些話都成了當時全中國“大躍進”戰天鬥地、移山填海的政治狂熱口號。

[8]蹣跚(pan shan):腿腳不靈便,走路歪倒貌。

[9] 反側:翻來覆去。形容夜不能寐。《詩·周南·關雎》:“求之不得,輾轉反側。” 長開眼:元稹《遣悲懷》詩:“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10]餒(讀lei):饑餓。寒餒:饑寒交迫。

[11]饑鼠句:老鼠因饑餓而不怕人,到處覓食。辛棄疾《清平樂》詞:“繞床饑鼠,蝙蝠翻燈舞。屋上松風吹急雨,破紙窗間自語。”

 

留春令[1]·級山坡深秋[2]

一九五九年,参加滇緬公路級山坡路段改線勘察測量

江河水冷,鷹隼徘徊,關山雲飛。誰染霜林斑斑淚[3]?風刺骨,人憔悴[4]。銳志未因饑寒墜[5],只恐荒壯歲[6]。空羨東籬陶靖節[7],無樽酒,哪得醉[8]

【注釋】

[1]留春令:詞牌名。

[2]級山坡:雲南中部界于祿豐、楚雄兩縣市之間的山脈。

[3]誰染句:此句謂經霜的樹葉似被離人的血淚染紅。 王實甫《西廂記》第四本第三折:“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

[4] 這兩句是說,自己因收入極少,每月只有“大學畢業生中的右派分子”的生活費29.70元(當時約折合5美元),還需贍養年老臥病的父母,以致長年累月填不飽肚子,營養不良,極度消瘦(身高1.7米,體重48公斤),患上嚴重的胃病,經常浮腫。憔悴:瘦弱萎靡、困頓失意貌。杜甫《夢李白》詩:“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亦指困苦。孟子《公孫丑上》:“民之憔悴於慮政,未有甚於此時者也。”

[5]銳志:進取之志。此句用王勃《滕王閣序》:“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意。

[6]荒壯歲:荒廢年華。 壯歲:(青)壯年時期。辛棄疾《鷓鴣天》詞:“壯歲旌旗擁萬夫。”

[7]陶淵明《飲酒二十首》、《九日閒居》詩:“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酒能祛百慮,菊解制頹齡。” 陶淵明,一名潛,字元亮,東晉田園派大詩人,世號靖節先生。這句是說,陶淵明處在晉宋變易,“士人少有全者”的黑暗時代,還能有不為五斗米折腰的自由,還可以避亂世而隱居,還可以任情飲酒做詩,還可以免刑避禍,並維護自己的人格尊嚴。而在毛執政時期的中國知識份子,誰如果天真到想辭職(官)隱退,那就要被說成是對現實不滿,就要被批判鬥爭,就要被送去勞教或勞改;誰如果還敢發表“真風告逝,大偽斯興”一類的詩句,那就要被當成“惡毒攻擊新社會”、 “惡毒攻擊偉大領袖毛主席”的現行反革命分子而被鎮壓。所以相對而言,當年的陶淵明確實是自在而幸運多了。

[8]無樽酒兩句:謂生活極端窘困,溫飽尚難維持,因而酤酒乏資,欲醉不能。

 

饑荒

一九六〇年

浮腫病人遍村村,常見村頭抬死人。

夜半又聞村婦哭,怕是她家又死人。

 

躍進夢

一九六二年

三年“躍進”夢,黎民實可哀[1]

洪爐無故障,何言是天災[2]

【注釋】

[1]毛澤東發動的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即所謂的“三面紅旗”),造成的三年困難時期,全國餓死近4000萬人,其中農民死得最多最慘。也就是說,三年大饑荒的死亡人數是八年抗日戰爭中國犧牲人數的兩倍。那幾年既不開倉濟貧,又不進口糧食,反而大買黃金,大搞外援(如大量無償援助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古巴、柬共、緬共等,以及一些亞非拉革命小兄弟),又用大量糧食向蘇聯換機器設備,發展重工業。

全國普遍餓死人是從“大躍進”後的1959年開始的。這一年糧食產量比1957年減少了1500萬噸,但糧食出口(其中大部分是無償外援)卻比上一年增加了一倍,達400多萬噸,占當年儲備糧的24%,夠1000多萬人吃一年。

[2]洪爐:洪就是大,洪爐即大爐,指天地、大自然。《莊子·大宗師》:“今一以天地為大爐,造化為大冶,惡(wu讀務)乎往而不可也。”賈誼《服鳥賦》:“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晉·孫楚《征西官屬送于陟陽侯作詩》:“天地為我爐,萬物一何小!”李商隱《有感二首》詩:“敢雲堪痛哭,未免怨洪爐。”洪爐無故障:大自然沒有異常。筆者為了弄清究竟,曾花很大功夫,查閱了19581962年間全國大部分地区的氣象資料。根據氣象記錄,大饑荒的幾年不但沒有全國性的天災,天氣還比一般年景好。第三、四兩句是說,大躍進造成的全國大饑荒和人口死亡,本屬人禍,為何卻被從上到下統一口徑,說成是“三年自然災害”而委禍於天?甚至長時期向全國人民封鎖餓死人的真相,還要人民為“大躍進”大唱讚歌?

 

清平樂·駐羊老哨山神廟[1]

一九六二年

斷垣殘壁,荒草埋苔級[2]。灑掃塵網搭床几[3],好個清靜天地。   

野菊怒放蜂繞,蒼松婆娑影移。逐客生涯怎的[4]?伴我蟲聲喞喞[5]

【注釋】

[1]清平樂:詞牌名。羊老哨:位於雲南省安寧、祿豐兩縣之間滇緬公路以及原昆(明)--一(平浪)線米軌鐵路爬山線路的埡口處。廟在埡口南側的半坡上,今不存。

[2]埋:掩沒、覆蓋。苔級:長滿苔蘚的石級。劉禹錫《陋室銘》:“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李煜《浪淘沙》詞:“秋風庭院蘚侵階”。

[3]塵網:灰塵和蜘蛛網。几:桌案。

[4]逐客:被貶逐流放的人,此處指作者本人。杜甫《夢李白》詩:“江南瘴癧地,逐客無消息。”怎的:怎麼樣,如何。

[5]歐陽修《秋聲賦》:“但聞四壁蟲聲唧唧,如助予之歎息。”

 

築路羊老哨

一九六二年

拓徑蒼嶺勤揮鎬[1],解愁終歲有松濤[2]

且掬清泉彌汗水[3],堪悔盛世讀風騷[4]

【注釋】

[1]拓徑:修路。鎬:即道鎬,為鐵路工人用來搗固道渣軌枕的主要勞動工具。

[2] 此句是說借松濤來洗滌胸中的愁苦。松濤:風吹松林發出的聲響。

[3]掬:以雙手捧取。羅隱《秋夕對月》詩:“夜月色可掬。”

[4] 本句反映了那年代“後悔多讀書”的知識份子負罪感。盛世:那段水深火熱、極度貧困的年代,卻被毛澤東自譽為 “六億神州盡舜堯”的開明盛世。當然,他这个残暴的大独裁者是以唐堯虞舜自況的。風騷:即《詩經·國風》和屈原《離騷》,這裏泛指中國傳統文化和典籍。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