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從雲南講武堂走出來的符昭騫(第一編) 》抵甘後首次謁郭主席兼副長官談話之綱要
分类:

 100.gif(第一編)

              ----文昌允安编


 抵甘後首次謁郭主席兼副長官談話之綱要

(卅七年十一月廿二日於省府)

--符昭騫

 y15.jpg

圖片系符昭騫對郭寄嶠談話“綱要”之手稿


A)做事成功之要訣。

一、凡一物之發展,必須取得公開合法之地位。

二、適應環境。

三、保持固有的力量。

四、擴大統一戰線。

五、堅強組織。無一成不變之事物。目的不變,認識清楚,確定對國家民族方針。

B)目前中國之情狀。

一、經濟必崩潰,政策錯誤,一再失信於民。

二、政治腐敗已極,形成天怒人怨。

三、軍心渙散,不堪一戰,縱戰必敗到底。

徐州會戰共黨必貫徹其政略,任何犧牲,必奪徐州。徐州一得,例如“樹幹已折倒,余皆枝節問題”。南京動搖以後,桂黃、滇盧、康劉、甚至程白,恐有新的表示,“諸馬或亦將有新的動作”。

C)傅作義必敗。閻不能獨存。或覆滅,或獨立,或相機投降。

刻平津已到處交通斷絕,已專靠空運。其結果必如沈陽長春。

只要林彪一部或全部入關,傅必棄平津以縮短防線,或西撤至青龍橋南口以西待機觀變。

共黨宣傳有以一年打算,六個月準備,三個月實際行動,揆之既往如合符節。

總之我軍必敗,雖諸葛復生,安能為力。

D)我人今後之動作(謀國家之安全,個人之出路)。

一、積極的:派心腹要員,分向共黨及程白聯絡,必要時立即動作。

二、消極的:保持現狀,要與諸馬密取聯系,和張一致行動,待機觀變。

E)西北將來之必然趨勢。

太原不久必失,則晉共傾巢西犯,胡非共黨對手(胡乃庸才,部屬作戰無經驗)。胡將來不靠平涼,必退漢中。西北交通亦有斷絕可能。恐將來亦僅恃空運,須先預屯糧彈,致力人和,以期自給自足。

 

附錄:

關於<抵甘後首次謁郭主席兼副長官談話之綱要>輯錄說明

--符茲治

此篇《抵甘後首次謁郭主席兼副長官談話之綱要》(下文簡稱“綱要”),在符昭騫、王亞文和趙榮聲各自的回憶文字中都曾提及(詳見本書第二編)。

這篇“綱要”不過600字,確實僅僅只是一個談話的要點,字數不多,卻是體現了符昭騫對於時局的分析和預判,也标志着他政治立場的轉變,決定後半生走向的一份重要資料。

“綱要”分析了1948年至1949年國內戰爭形勢,對國民黨軍各個戰區未來趨勢作出分析,對國民黨十余名軍政要員的未來動向作出預測,初衷是據以對時任甘肅省主席的郭寄嶠提出起義的建議,但是由於二人立場、觀念不同,未達到目的,雙方就此分道揚鑣。

解讀這篇“綱要”,筆者認為有必要對其產生,以及行文中涉及的人物和此後的政治走向加以簡要的介紹和說明。

“綱要”的產生:

1943年前後,符昭騫任九十三軍副軍長兼瀘永師管區司令駐防四川瀘州,其時,王亞文受中共南方局周恩來、董必武、葉劍英直接派遣,在胡宗南所轄七十八軍瀘州警備司令部任職,由此結識了符昭騫等軍政人員,並在中共南方局指示下積極開展策反及情報工作。

符昭騫對於當時國民政府軍、政腐敗極不滿意,在擔任旅長領兵積極對日作戰期間反而被剝奪兵權,自恃有才而不得施展抱負,在抗戰勝利之後,又一度失業,心中很是不滿,對於內戰形勢發展有自己的分析和預測。

在王亞文安排下,符昭騫曾經在往重慶政府述職期間,秘密拜會南方局駐地周公館,受到董必武熱情接待,作了深入的交談。

1948年符昭騫任江西軍管區參謀長,郭寄嶠邀其到蘭州任軍管區副司令兼參謀長,符到蘭州之前,先往上海與王亞文會面,二人在揚子飯店促膝長談,共同謀劃,擬出了策動郭寄嶠起義的談話“綱要”。王亞文囑符將“綱要”默記在心,勿留痕跡,免遭不測,隨後符飛赴蘭州。

抵達蘭州後,郭寄嶠的秘書趙榮聲為符昭騫設宴洗塵。符就用趙的“甘肅省政府秘書處便簽”,寫下了這篇談話“綱要”,以備面見郭寄嶠時建言。趙榮聲是受劉少奇派遣在衛立煌、郭寄嶠身邊擔任秘書工作的中共地下黨員。

郭寄嶠時任甘肅省政府主席兼西北長官公署副長官。早年,在抗日戰爭時期,符昭騫與郭長期在衛立煌麾下共事,在忻口戰役郝夢齡軍長殉國後重建第九軍,郭任第十四集團軍參謀長兼第九軍軍長之際,指定符擔任第九軍參謀長,彼此相交較深。這使得符昭騫敢於坦誠對郭寄嶠分析形勢和提出建言。

“綱要”擬就之時,“遼沈戰役”結束,東北戰局已定,而于擬稿之次日,林彪的八十萬東北野戰軍之先頭縱隊已啓程直插平津,將傅作義各部分割包圍。解放軍的華東野戰軍、中原野戰軍的劉、鄧、陳、粟大軍已經打響了“淮海戰役”(1948-11-6~1949-1-10),國民黨方面稱:“徐蚌會戰”。

“綱要”之中有這樣一句話,“南京動搖以後,桂黃、滇盧、康劉、甚至程白,恐有新的表示,‘諸馬或亦將有新的動作’”,嗣後又提及幾個人物,在此分別簡要對“綱要”述及的人物,以及他們在19481949年前後的動向逐一介紹如下:

郭寄嶠,1946年受蔣介石之命往甘肅任省主席,目的在於羈縻西北“諸馬”(馬步芳、馬鴻逵等,詳見下文),19487月更兼任西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是以邀請符昭騫前往協助軍務,導致符昭騫到蘭州任職。

1949年郭受到馬步芳、馬鴻逵聯合排擠, 5月之後,蔣介石先後分別任馬步芳為西北軍政長官,馬鴻逵為副長官兼甘肅省主席,6月郭寄嶠攜眷黯然離開蘭州,之後去臺灣。

“綱要”之中的“桂黃”,系指廣西黃旭初,任廣西省主席19年,1949年兼任桂林綏靖公署副主任,解放軍席卷大西南之際,黃12月飛海南,之後寓居香港。

“滇盧”系指雲南盧漢,1949年任雲南綏靖公署主任兼省主席,總攬軍政大權,421日解放軍占領南京,盧漢感到雲南岌岌可危,龍雲與之聯系,策動雲南和平解放,盧漢積極抵制保密局毛人鳳在昆明大肆逮捕共產黨,1949129日率部在昆明起義。

“康劉”系指西康劉文輝,任西康省主席10年,抵制蔣的嫡系部隊胡宗南的介入,1949129日率部起義,並配合解放軍切斷胡宗南部撤往西昌的退路。

“程白”分別指程潛、白崇禧:

程潛,1948年支持李宗仁競選總統後,任長沙綏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主席,省保安司令等職,擁兵十萬。19494月李宗仁代總統與中共和談失敗,解放軍渡江,湖北失守,程潛聯合陳明仁第一兵團之眾,於19498月起義。

白崇禧,1948年於漢口就任華中“剿總”司令,積極策劃李宗仁當選副總統,坐觀“徐州會戰”失利,擁李宗仁代總統與中共和談,意圖以手中兵力“劃江而治”,保國民黨半壁江山。隨着張軫、程潛先後起義,解放軍席卷而下,白崇禧全線退往廣西,桂系主力基本被殲滅,殘部逃越南,白飛往臺灣。

“諸馬”系指西北馬家軍各部:

馬步芳,任青海省主席,1949年聯合馬鴻逵倒郭(寄嶠),先代理,後正式任西北軍政長官公署長官,蘭州戰役期間其主力部隊被殲滅,飛往臺灣。

馬鴻逵,任寧夏省主席,1949年聯合馬步芳倒郭(寄嶠)後,任甘肅省主席兼西北長官公署副長官,蘭州解放後率部退守寧夏,所部在馬全良、盧忠良帶領下於9月通電“寧夏問題和平解決”。馬鴻逵飛往臺灣。

馬鴻賓,任國民黨西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協助胡宗南進攻延安,1949年蘭州解放後,解放軍進逼寧夏,馬到綏遠,在傅作義、鄧寶珊和董其武影響下,於919日率部起義。

“綱要”隨後述及傅作義和閻錫山:

傅作義,1948年任華北“剿總”司令,與董其武分任察哈爾省、綏遠省主席,傅派遣陳長捷死守天津,迎擊解放軍。194811月解放軍攻占山海關,隨後張北地區傅作義十一兵團的三十五軍、一0四軍、一0五軍、十六軍先後被殲滅,1949115日解放軍29個小時拿下天津,陳長捷被俘,傅作義率部起義,20萬官兵成建制出城接受和平改編。19499月董其武也在綏遠起義。

閻錫山,任太原綏靖公署主任,山西省政府主席、獨攬山西軍政大權,1949424日解放軍攻克太原,結束了閻錫山在山西38年的統治,閻逃往南京,6月出任國民政府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部長,後飛赴臺灣。

“綱要”中“和張一致行動”的“張”,系指張軫,1948年任華中“剿總”副總司令,河南省政府主席,19494月張三赴長沙與程潛密談,相約共同行動,515日張軫率部起義。

“綱要”最後提到的人物胡宗南,西安綏靖公署主任,兼任川陜甘邊區綏靖公署主任,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參謀長,代行軍政長官職權,轄三個集團軍40萬眾,號稱“西北王”,194829軍在宜川被殲滅,胡退出延安,隨後西安解放,1949年率部退往漢中、成都,蔣介石令其死守西昌,而胡宗南指揮下的裴昌會、李振、李文所轄三個兵團相繼起義、投誠,少數部隊逃往西昌,胡宗南只身被蔣派飛機接去臺灣。

符昭騫所擬“綱要”對於國內戰爭趨勢的預測和判斷,未能得到郭寄嶠認同,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解放軍席卷大江南北,國民黨各個戰區軍政大員,起義的起義,潰逃的潰逃,蔣介石率殘部退守臺灣,成了不爭的事實,符昭騫的分析和預測最終得到驗證。

這份談話“綱要”原件,被保存了下來,可謂見證了1948年末到1949年間華夏大地翻天覆地的變化。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