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從雲南講武堂走出來的符昭騫(第一編) 》晉南中條山戰役及突圍
分类:

 

100.gif(第一編)

              ----文昌允安编

 

晉南中條山戰役及突圍

 

編者按:本篇文字的標題是編者後加的,內容節選摘錄於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輯的《抗日戰爭正面戰場》(鳳凰出版社2005年版),摘錄了第十四集團軍總司令劉茂恩與蔣介石往來電報,以及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衛立煌在戰後致蔣介石關於中條山會戰的報告等資料。

摘錄文字意在揭示參加中條山會戰的第十四集團軍總司令劉茂恩、參謀長符昭騫率部浴血奮戰及敵後遊擊、突圍的實戰狀況。

“抗日戰爭中晉南中條山戰役回憶”、“抗日戰爭中中條山突圍紀略”,是符昭騫列入撰寫文史資料的篇目,由於“文化大革命”使得夙願未能實現,在他的遺墨中保留了下面這樣一些文字:

“五月晉南中條山戰役開始……”

“五月十二日中條山戰役因曾萬鐘失機,被日寇混入先擊其總部,然後再打軍部,前方尚不知曉。蓋因做生意被敵偽裝送傷兵往總部,在擔架上臥的日兵攜有輕m9步槍擲彈筒、步槍等,等傷兵送到後立即動作,立打總部,特務營措手不及,旋被打散,此乃實情。”

“後來敵攻武士敏軍,並由陽城向□地圪塔猛進,我原擬12日北撤,但此時已膠著不能動,故我旋調陳牧農率兩個團追尋,敵在溝內,又因天時大雨,飛機炮兵均不能活動,故陳乃殲敵約一大隊,奪得步機槍幾百支,某聯隊長相片一幅,繳獲戰刀二十余把,大勝之後各方敵又來圍攻,我等乃北撤東撤,此為中條山失陷之大致情形也。”

衛立煌致蔣介石的“中條山會戰要報”中述及的“符參謀長”即符昭騫。在本書第二編,還收錄了吳宗泰等人對符昭騫在中條山戰役時期的回憶,可以對照本篇文字參閱。

 y14.jpg

圖片系符昭騫關於撰寫中條山戰役等文史資料篇目之計劃

 

蔣介石致衛立煌閻錫山朱紹良密電稿(194154日)

即到。洛陽衛長官,興集閻長官,蘭州朱長官:O密。(一)綜合近日情報,晉南、豫北敵人增加甚多,似有渡犯企圖。(二)各戰區應速征集民夫,積極加強各該方面陣地及河防工事,特應註意劉茂恩、楚溪春兩部防地及陜州至禹門各渡口之河防工事。(三)各軍、師長須親至前方視察。(四)上各項分令衛、閻、朱長官遵照具報。川。中O。支申。令一元度。印。

1)劉茂恩致蔣介石密電(511日)

即到。重慶委座蔣:料密。(表)連日以來,晉南之敵大舉向我進犯,職部所屬四三軍防地被敵突破,刻十五軍及四三軍在同善鎮以東拒止敵人,第十師及九八軍仍在陽城西南及董封附近與敵激戰,九三軍本夜由北向沁水一帶攻擊。惟垣曲渡口既己不保,第九軍在封門口陣地,亦被敵突破狂口,補給線已被截斷。潦山內瘠苦,又無屯糧,大軍絕食業已三日,四周皆有強敵,官兵枵腹血戰,狀至可憫,若不急籌辦法,恐有潰散之虞。擬率軍主力向沁、翼以北擴展,並於陽城以南酌余一部,以期就食,而便截擊。除稟陳衛長官外,謹陳。劉茂恩。真。春。印。

2)蔣介石復劉茂恩密電稿(513日)

限即到。劉總司令書霖:真春電悉O密。甲、處置甚妥,仰速實施。乙、範軍主力刻正分向晉、博及道清西段攻擊,劉戡軍主力已抵沁水東西地區,希速與之切取連絡。丙、董封附近之敵,為前在贛北高安被我擊破敵卅三師團殘部,戰力薄弱。川。中O。覃酉。令一元度。印。

1)劉茂恩致蔣介石等密電(525日)

特急。重慶委員長蔣、部長徐:圍密。(加表)奉衛司令長官電令率隊南渡,養夜,沖過沁濟公路,業經電呈。漾日,職率總部及武庭麟所率六五師之一部,到達封門口以南地區。敬早,由西溶清開始南渡時,白坡及大峪鎮方面敵人紛紛增加,向我壓迫。職率隊一面布置掩護,一面敵前強渡。漾晚,步、騎、炮連合之敵千二百余,由冶戍竄槐樹莊,向我渡河部隊壓迫甚急。而河口僅有小船二只,每只船容七人,往返需一小時,一切俱感困難。截至今早,計職總部及直屬特務營,與十五軍軍部及特務連,又通信營、騎兵連、六四輜重營之一部,均已先後渡過,其余尚在河北岸與敵激戰中。仍依情況,飭令續渡。謹先電陳。劉茂恩。辰有巳。春。印。[洛陽]

2)蔣介石復劉茂恩密電稿(527日)

即到。洛陽劉總司令書霖兄:辰有巳春電悉。O密。苦戰兼旬,倍極懸念。已渡部隊,盼速整理,並希傳諭慰勉;未渡部隊,須指定負責人員統一指揮為要。川。中O。感。令一元度。印。

第一戰區中條山會戰要報 

衛立煌致蔣介石密代電(19411028日)

第一戰區司令長官司令部代電 參字第21811

重慶委員長:O密。謹將此次中條山會戰要報補呈如次:

……本部於會戰前,經以辰東誠電令各部以交通線為目標,加緊遊擊,襲破妨害敵之攻擊準備及兵力集中,並以辰東亥誠電呈在案。會戰開始第二日,因情況劇變,敵之來勢極猛,當嚴令各部應力保現態勢,粉碎敵蝕食中條山企圖,誘敵於有利地帶,轉取攻勢,而夾殄之。虞迄真日,戰鬥慘烈,為抗戰數年來所未有。每日自拂曉起至黃昏止,平均無一分鐘天空不見敵機活動;陣地所在,無尺寸不為敵炮煙、毒氣所籠罩。

本部鑒於中條山陣地戰條件不健全,如續行決戰,不僅各部給養無法解決,前岸勝利公算微渺,即南岸河防亦成問題。遂令接近河防之第九軍主力、第八十軍南渡,增強河防兵力;第五、第十四等集團轉移外線,發展敵後遊擊。刪日前各部主力已按預定計劃,排除困難,向指定地區轉進,一部留現地分散遊擊。惟在轉進過程中,各部給養至為困難,通信器材或為敵機炸毀,或為敵沖散遺失,指揮、連絡、作戰,均極困難。故續令各該集團,以最小限兵力保持前岸中條山遊擊,主力暫時分批南渡休整,俟補充竣事後,再北渡作戰。

綜合會戰約達四星期,消滅敵約在三萬以上。除黃河北岸各交通線及大渡口為敵控據外,其太行、太嶽,固仍為我軍掌握,即中條山,亦仍為我各部遊擊隊直接間接所控置領有。

……劉茂恩集團方面。敵以第三三、第四一等師團及獨立第四、第九旅團為基幹,虞晚由東西桑池南犯。敵約五千余,附炮廿余門,分向趙世鈴軍垣曲、北木耳河、賈家山陣地猛攻,激戰至齊日拂曉,續增敵三千余,飛機數十架,更番狂炸,並放射大量瓦斯,陣地遂被突破。

旋敵後分兩股,一續南犯,一突過十八盤,直趨望仙莊。本部得報後,當嚴令該集團轉飭趙軍竭力固守現陣地,另速抽集有力部隊向西出擊,協力曾集團夾殄入犯之敵。巳刻,望仙莊不守,大南溝(同善鎮西北)繼陷,其南進之股,刻午已竄抵王茅鎮,激戰至烈。敵復以少數降落傘部隊於王村鎮以南降落,協力快速部隊,戌陷垣曲。

……本部鑒於中條山戰況日益緊張,戌刻,以電話命令該集團註意北進道路偵選。灰日,各方戰況繼續演變,濟源、垣曲間各主要渡口漸次被敵封鎖,該集團整個補給中斷,兼陽城、南山貧瘠,不適於大部隊生存。遂以電話命令該集團陽城以西部隊主力,迅向沁翼公路以北分路轉移,以旋回鉆隙戰法,打擊敵人側背。卯刻,該集團全面與敵發生激戰。

申刻,交口之敵陸續增至三四千,竄陷清風圪塔、煤坪。同時,第十師與九八軍接合部之二里腰,亦被約二千馀之敵突破,而陷邵源之敵,亦向西北緊迫。此時該集團三面有受敵顧慮,遂遵照本部電令,以第十師一部在陽城以南、以西積極遊擊,抑牽當面之敵;主力於潤城以東地區,掩護總部突過封鎖線北進,爾後集結於雲首村、壁底、將軍嶺一帶,歸還九三軍建制。以九八軍一部,在董封、南陽以南積極遊擊,抑牽當面之敵;主力經董封、沁水以西地區北進。

十五軍之六五師(欠一團)以橫河鎮為核心,積極遊擊,抑牽當面之敵;該軍主力由董封、沁水以東北進。以畢縱隊於張馬以南、同善鎮以西、橫垣大道以東地區,向南北外圍擴大遊擊。九三軍力保現態勢,掩護主力北進。四十三軍任務照舊。

入夜,劉戡軍(欠第十師)向沁水,、劉村鎮猛攻,甚為得手。文拂曉,各部未能與敵脫離,二里腰之敵約一聯隊續陷吉德、白廟,直撲橫河鎮。當經第十師陳師長親率野補團等部反攻,將敵完全擊潰,斃敵七八百,獲步槍二百余支,輕重機槍數十挺,文件及軍品甚多,敵攻勢稍挫。惟突入九八軍方面之敵,集中飛機、毒氣猛攻,雪泉嶺陣地岌岌可危,十五軍東移部隊亦多加入作戰。

是晚,總部附第十師經橫河、析城山東進。元辰,到達桑林封。未刻,武庭麟、武士敏兩軍仍與敵膠著。寒辰。總部折回西莊凹,以便就近指揮。各部突圍到達後,得悉九八軍、四二師、一六九師(欠兩團)已於文至元辰突過封鎖線北進。十五軍主力文晚於牛溝被敵二千余所阻,乃折向南轉進。元寅,畢梅軒部自動以一部留原地遊擊,主力隨九十八軍越沁翼公路北進(該部通過封鎖線後,畢梅軒本人只身離隊,故大部離散遊擊)。

同日,武庭麟率直屬隊,姚北辰率該師一部,進抵析城山麓老苗坡、泉西、圈頭一帶,又被橫河之敵千余尾擊。寒晚,該部率六十四師一部到達石窯上,六五師主力在茨灘河、李圪塔、後文堂附近,與敵對戰。劉戡軍劉、馬兩師仍與敵對戰,九八軍王、郭兩師已到達東鄔嶺、沁水間。刪夜,東冶到敵二千余,第十師廿九、卅兩團分由陽城以東北進,陳師長因掩護總部,在西冶北小王莊被敵阻,銑未,仍折回西莊凹。筱午,西冶之敵續占桑林。

巧日,武庭麟率隊移上下土圈,姚北辰率一部移黃家門,擬向南突圍,繞道北進。適桑林之敵攻我益烈,另一部敵約三千余分由析城山、鳳山嶺、老君堂向西莊凹包圍。該總司令因大部不易行動,乃分總部為兩組,由劉司令親率之一組,計有陳師長率兩團及六五師一九二團,東渡沁河,由符參謀長率領之一組,計有十五軍野補團、一九四團及郭景唐師之潘、趙兩團等部北進,於皓晚分別突圍。

同日晚,本部電令北上各部隊,在劉司令未到達太嶽區前,悉歸副總司令劉戡指揮。劉總司令組號抵龍巖底(距沁河八里),被約千余之敵截擊尾擊,激戰竟日,敵我傷亡均重,適值大雨,方打開進路。

本部鑒於各該部遷延時日太大,北上殊多危險,留置現地遊擊,給養困難,將士疲勞,遂於馬日電令劉總司令,除留必要兵力保持陽城南山遊擊根據地,發展遊擊外,即率在陽城以南之武庭麟軍主力、武士敏軍及陳牧農師各一部,分期分組南渡。梗子,行抵西承留附近,與武山之敵六七百、戰車二輛遭遇,當予迎擊,斃傷敵百余,毀戰車一輛,余敵潰散。敬抵坡頭,擊退敵千余後,陸續經西河清渡過南岸。

符參謀長組及陸續收容九四師、八五師約一團,在陽城西南與敵遊擊約兩周,於六月江日由桑林、鳳山嶺分組分路,於微迄齊等日,乘夜突過封鎖線,由柿林村、西河清、小狼地及塔地等處渡過南岸。以武士敏軍王師養寅於西範村與由浮山來襲敵千余激戰後,東渡沁河。

梗日,軍部及王師繼續向北進。有卯,抵宋家嶺附近地區,遇追敵二千余、飛機卅余架來攻,被迫以團為單位,取捷徑北進。敬午,軍部、郭師於小寺莊與追敵一部二千余、飛機廿余架接觸激戰,迄申,大挫敵鋒。我當以一部抑留該敵,主力續向北突進。感日,長子、田家溝敵千余阻我進路,當予擊潰。

六月東日後,軍及各部陸續到達東溝(沁源東)。旋以敵大部西竄,我南移王村、郭莊一帶整理,並撫輯流亡,恢復政權中。綜計自虞日起,大小戰鬥數十次,共斃傷敵九千余,繳獲步、機槍□百余枝。

……謹聞。洛。衛立煌。申儉刪。印。重發。

中華民國三十年十月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