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從雲南講武堂走出來的符昭騫(第一編) 》機動的符旅長
分类:

 100.gif(第一編)

              ----文昌允安编


 

機動的符旅長

--秋江

y12.jpg

圖片系秋江(取自《中國紅色記者》)

编者按:本文原載於《大公報》漢口版,中華民國二十七年(1938)七月八日(星期五)第五版,原文標題為《機動的符旅長--全面遊擊戰的山西(續)(十三)》。這是記者秋江長篇戰地采訪通訊連載之中的一篇。作者秋江 (1910-1967),原名孟秋江,江蘇常州人,1937年參加革命,1941年加入共產黨,七七事變後,曾任《大公報》、《新華日報》記者,國際新聞社代社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歷任中國新聞社理事、中共天津市委統戰部副部長等職,“文化大革命”受迫害逝世。

 y10.jpg

圖片系符昭騫保存的民國二十七年漢口《大公報》剪報局部(右側)

 y11.jpg

圖片系符昭騫保存的民國二十七年漢口《大公報》剪報局部(左側)

符昭騫時任第八十五師(師長陳鐵)二五五旅旅長,在山西與日軍作戰,秋江深入抗戰前線作采訪,他們成了很要好的朋友。秋江文筆生動,形象地描繪了符昭騫的戰地生活,故此,符保留了這張剪報,並作了眉批:“這系我任旅長時,因戴八路軍符號打勝仗,終被調職,蔣介石認為我為八路軍擴大宣傳,故也。”“旅長因此調職。”

另外本文之中對報刊原來刪節了的字“□”加了注釋,注釋的文字依據符昭騫本人在剪報上的批注。

 

忻口戰爭時,他任□□軍(注:第十四軍)的參謀處長,這個幕僚差事,極不適合他的軍人性格的,他總是希望能抓一些兵在手裏和敵人周旋一下。古北口見過面的阪垣師團,在山西再見個面,那才有意思。

韓侯嶺撤退時,他由第□軍的參謀長改任為□□□師的旅長(注:由第九軍參謀長改任第八十五師第二五五旅旅長),活動在□□□□□□的地區內(註:此處地名是汾西、霍縣、靈石)。憑著他的聰明,創出幾件有趣的故事。他參加圍攻晉南戰鬥,由汾河西岸開回晉南,駐在離指揮所不遠的□□□村,我便中去拜望已有兵在手的符旅長無非是收取他的材料。

他的苯而且忠的勤務兵牽了一匹足蹬用鐵絲彎成的小黑馬來馱我去,在忻口我和他睡一個炕上,他曾經捉住我偶爾不脫馬靴睡覺的材料,宣傳我是一個“不脫馬靴睡覺”的新聞記者,跟著他的渾名“符老刁”閃耀在他的熟朋友中。

他是廣東潮州人(註:廣東瓊州人,今屬海南),和總部文參謀長電話(注:參謀長文朝籍),總是用他的潮州話沒有人能聽懂的。但是,和熟朋友電話答話時,他總是以“我是符老刁”來代替他的真名字--符□□闊肩膀,凹眼睛,高眉骨,滿臉胡,只要鼻子稍再高一些十足像法蘭西軍官的浮雕。

善於捕鼠的貓,可以象征了他的機動,他不僅機動於本職守範圍內,對於友軍的戰鬥任務或全般戰局的估計,不管對方的接受程度如何,他總是竭盡智慧想出意見熱情的表達。圍攻侯馬,他惟恐要用重大犧牲去兌換無所用的土堡子,打電報電話要他們慎重考慮,建議以詐術去誘導敵人出堡子來打擊。

四月間,他在靈霍,南關間遊擊,為減少側背顧慮,牽制南關敵人,他造假情報“軍部師部旅部在某某地方,準備攻擊某某方面的敵,請協同動作。”派傳令兵故意通過敵哨兵線,給敵方捕獲,搜去假情報,敵人信以為真,南關敵人五天不敢活動,把兩個傳令兵拷打了數天,喝令“立正”來試驗他是不是當兵的,傳令兵事前受訓練,裝作不懂。

上等兵邢長富先逃回,符旅長賞他三十塊錢擢升兩級。乘機卻在石欄許村間大施破壞鐵路,截取敵方被覆線幾千米。同時,被破壞地帶埋置地雷,敵人來修補,炸死甚多。在另一地帶,以石塊埋於鐵道中,引以麻線,敵認為地雷不敢挖,又不敢通車。

敵人怕□路軍他派人佩著□路軍的臂章(注:佩八路軍臂章),故設疑兵,威脅敵人。有時,他又用假槍假炮置於陣地的一翼,或後方,並且放置已陣亡之士兵若幹人,作臥射狀,以少數士兵活動其間,誘示敵方射擊目標,消耗彈藥,他喜歡以技巧的方法,去消耗,疲勞,威脅敵人。

戰鬥好像是他茶余飯後消閑的花生米,也真是像善於捕鼠的貓,休息中不時和前線作戰部隊取聯絡,並且對他在前面作戰的同事,隨時以協同的態度去安慰著。

他聽到安邑的敵人向聞喜方面增援,已與友軍接觸,他的位置,恰是處於側擊這方敵人的機動地帶,他接到這個情報,瘋了似的,一面張開地圖,緊張地把紅藍鉛筆標明他的敵情判斷,凡是他用過的地圖,沒有一張是幹凈的,紅藍鉛筆粉像蛛絲絆滿著,這是他的又一特色,一面他又興奮地向他的同事說:“我的生意來了”,一面他又命令部屬準備出動,派遣一部先頭偵查地形敵情,自己沒有接到上級命令,但是他已經這樣做了,忽兒,命令來了,要他向這方活動,一切都準備著,似乎只等待這道命令。

他的急性格養成了他的機動性,在軍事上需要而可貴的,在另一場面上會弄出笑話的,他住的房東,做了款待上賓的面食請他們,表示主人的敬意和民眾對軍隊的慰勞,出發前給房東的孩子幾張法幣,為報謝這份盛意,孩子在大人的堅持中,不敢接受,他的急性格掩蓋不了軍人的本色,以“打”字去威脅著孩子領受他的盛意。

他的談話姿態,有活潑的動作來表情的,有聲有色,閑坐時,有他了是非常佳妙,像一部活的話匣子逗人嘻笑。

 y13.jpg

圖片系符昭騫任陸軍中将时期留影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