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中国远征军 --一位电台抗日老兵的忆与论 》43、再见吧--长江 44、漫话西安 45、西安点滴--军士贺运祥 46、火车上--刺刀 47、邢台战役 48、大名县战役 49、清平、南乐、滑县、内徨战役 50、龙王庙知擒敌探 51、钢盔有情 52、道口战役 53、一夜荒唐--道口 54、放虎归山 55、郑州整训 56、徐州水塔 57、临城之战 58、宣传工作--临城 59、饿饭--柳泉 60、守卫士兵的牺牲 61、重返徐州 62、鲁南战役--
分类:

 4.gif

     --一位电台抗日老兵的忆与论

     作者  酒照明 

43、再见吧--长江

武胜轮载重千吨,把我们在浦口运过去送过来,迎新送旧往来于其间,过往行客喜气洋溢,解除了人间多少情思,气笛一鸣长烟冲天,举首幽心鱼跃浪翻,不禁联想:“昨夜江边春水生,朦瞳钜监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同时使我有所感触:“涛涛洪水东流去,排空浊波抖江轮,再渡清水蛟卷浪,风雨飘摇动乾坤。”回忆太平年丰,人民生活于其滨,真是天上人间,而今芦沟桥上起风烟,怎不叫人怒发冲冠呢?再见吧!长江。

44、漫话西安

西安是我国历史上著名古都之一,人们曾叫西京和长安,它是历史上军家必争多灾多难的战略地点,抗战以前发生过一件轰动一时的西安事变: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以张学良、杨虎城为首在西安逮捕了国民党政府总裁蒋介石,当时中国共产党从民族利益出发,派周恩来同志到西安进行调停,并提出和平解决方针,蒋被迫接受联共抗日的条件乃被释放。释放以后,蒋到洛阳曾发表声明,他提到“言必信,行必果,”这就给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打下了基础,给抗战胜利提供了保证。一九三八年抗日战争中西安城已被日本鬼子轰炸得遍体鳞伤,真是目睹西京受弹伤,铁人无泪也凄惶。一九七九年又过西安,重新建设已面貌一新。泾渭分明流入咸阳。革命圣地延安均与西安毗邻,也给西安平添春色。

45、西安点滴--军士贺运祥

一九三八年春初,随军到了西安,在镇江严格的通信兵训练真使人疲于奔命,到西安的第二天我和同学陈秉钦杜德固共三人被编入通二团二营八连第十一台担任通信上等兵,班长是四川人刘之键同志,报务员有陈寅宾、悯祥生等,军士何运祥是河南省南阳人见我们到后,立即拿起笤帚亲自把地下扫得干干净净让我们把铺伸开,为了照顾都是北方人,立即决定下午吃烙油馍,使我初次感到部队生活的温暖,他有初中水平是十多年的老军士,也是十多年的老通信兵。这给我感到升迁的困难和无望,但决定在不断的学习提高自己,以努力为将来创造条件。

46、火车上--刺刀

一九三八年春,由西安向河北邢台前进,在那漫漫的长夜里,坐着一列满载军用品的火车,人们坐在满车大米包的苇席上,曾因磕睡几次被滑到车边,有掉下火车的危险,突然抽出身上的刺刀插入席以手挽柄,始免危难。刺刀不但可以杀敌,而且还能自卫,物之妙用存乎一心尔。

47、邢台战役

一九三八年春正月,我台由西安直达河北省邢台县,住长街小校。战斗的枪声、炮声、轰炸声响彻云霄,尘灰飞扬,把城郭蒙上一层黄雾。大树上的乌鸦、喜鹊等各种飞鸟把细枝压得耷拉着头,城内除了几家卖开水、花生、板栗的百姓外,就是大街上奔腾着撤退的人流,我问“从何来,到何处去?”一个背着枪赶着几个牲口的壮年士兵:“从石家庄来,到商丘去。”“天啊,这样的无规后撤,怎样办呢?”我自言自语。

第二天警报响了,我立即由室内跑出,院中观察,顷刻,一颗绿色信号弹飞上天空,一个如小手电池的弹壳落在我身旁,我拾起弹壳注意第二颗信号弹,“他妈的--汉奸,捉住你就和你算总帐,”但狡猾孽种却没有再发第二颗信号弹了,飞机的呜声已到头上,我赶紧向隐蔽处卧倒,它在附近丢了几颗小型炸弹仓惶逃去。高射机枪虽响了几百发,但却没有打下一个飞机,我不禁的说:“饭桶!没有瞄准乱发枪,简直浪费子弹。”接着就是街上救死扶伤的人们在灭火救人,初上战场,老实说大家的脸上都是现惊扰之色。

48、大名县战役

电台原奉令到石家庄作战的,由于前方失利,部队无规退却,我们就只好停止前进,驻扎邢台,过了十来天,奉令到大名县工作,进驻大名师范学校,由一位李副官作战地指挥搜集情报,进了城,百姓已空,住在师范学校不到二小时,大概是下午三点,我们的行动被敌人发现了,大炮不住向城里轰炸,飞机不住的轮番轰炸扫射,台长刘之键对作战实际上是个外行,屡次下令叫用仅有的四支步枪对飞机射击,实际上懂得打枪的只有我、陈秉钦同学和另外一个同志三人,地面的人没有一点隐蔽工事,暴露目标后会造成电台的危亡,因此,我们没有开枪,他事后质问为何不打敌机?我们说,下面没有工事隐蔽,且没有十余支步枪集中射击是没有效力的,否则暴露目标反会造成伤亡。由于地面没有抵抗力,敌机低飞扫射,有时低得比学校楼房略高一些。且大家都是初次上战场,心情都是沉重的。下午开饭,剩下不到一半,台长命令要与指挥部密切联系配合行动以免意外。夕阳西下,最后一批敌机,把炸弹丢完后,抛下一个喏大的气球在古城头上,据说是指示目标向城内进攻的,大炮声隆隆,枪声咯咯,震撼了大名,远处烧房的野火,把天空冲得通红。支持了三四天,我们痛心的离开了祖国的古城--大名。离开三天宣布沦陷。

49、清平、南乐、滑县、内徨战役

在大名住了三四天,奉命出发,行李由民夫挑着,每人身上除背上一个水壶和饭包外就是步枪和机器。白天大部是隐蔽防空,夜晚是行军,辗辗转转由大名经过了清平、南乐、滑县、内徨几个县,耳内听到的是大炮的轰鸣、机枪的咯咯声、步枪的卡崩卡崩声,眼睛所看到是明明灭灭的弹光和冲天烧房子的野火,有时也看到一位连长全副武装走在队伍的前面,带着百余人向前线出发,他们虽然没有笑容,但且都有严肃的杀敌精神。也看着一些炮车拉着大炮,打着雄伟的大旗子,在尘灰如烟的气氛中转移炮兵阵地。日子是匆匆的,不觉过了半个月,我们离开的县份第三天,就是沦陷的日子。

50、龙王庙知擒敌探

从大名转移经过了清平、南乐、滑县、内徨等县,其中有一个地方名叫龙王庙。当时奉令转移,电台把机器全部拆卸,在公路旁等候汽车接运,半夜,二月祖国的北部霜天风急寒气袭人,把人们冻得直打抖擞,我把所有的衬衣、棉背心、棉衣、棉大衣共计十一件全部穿在身上,炊事员吴怀邦看着我笑笑说:“你不象个圆瓜蛋,加上水壶、饭包、步枪和子弹你还走得动吗?”“有了敌人我照样把他抓住,”我回答说。为了隐蔽目标,要求不准射电灯、不准高声喊叫,为了安全军士贺运祥同志又命令四支步枪向四周远离机器十余米进行警戒,我和同学陈秉钦同志一个在东南、一个在西南,在对面看不见人的半夜里,炮声到也不很急,只是看见敌人把房子点燃的通天大火在燃烧。突然一百多米的地方,有电灯光一闪,我听到同学陈秉钦的枪立即下了肩,我也把枪托在手上,两人几乎同时喊出了“口令!”陈立即把电筒射到敌人脸上,我立即命令“向后转,举起手!”这时四支枪全部集中把敌人生擒过来,经询明情况,是一位朝鲜士兵,来侦察后准备部队前来村庄驻扎的。又等了约半小时,汽车到来,把侦探押到车上运下后方。我们来到道口,坐在由第XX战区鹿钟林长官部指挥的专车之上进行工作。

51、钢盔有情

天高风急的半夜,由龙王庙上车后,由于汽车上已把军用物品装得满满的,人们只好坐在顶棚以上,在二月初的深夜露霜仍浓,急驰的汽车,寒风如刀,我虽然穿了十一件衣服,仍然感到寒冷,为了压住帽子,索性把钢盔也戴在头上,汽车急驰中路边比身高大的树急驰而过,忽然“哗”的一声,树枝从我头上撩过,若不是钢盔护头,其后果将不堪设想。每念及此常心有余悸,实多亏钢盔有情。

52、道口战役

从大名、清丰、南乐、滑县、内徨辗转运动性战争以后,正式配属了第一阶段第五战区,同鹿钟林长官司令部在专车上共住了二十多天,之后,由鹿主持召集开了一个紧急军事会议,这天下午,有不少人带着手枪,中间有一位身材高大而胖壮的人,穿着一身便装,小腿上挽着两条卞凉的袋子,旁边有人说“这就是抗日健将宋哲元将军了,”另外还有一位穿着深蓝色的绸质长衫,有人说“他就是石友三将军。”听说孙殿英与蒋介石等都参加了这个会议,但都没有见到人。发生了这些事情后,敌人的飞机疯狂的袭击火车,为了安全,大概是下晚二十时左右,就下令开车没停一站一直开到江苏省浦口的长江边,车子刚停下,马上又发出警报,不得已车子折回普镇,到了普镇的山间下车上山,敌人的飞机仍在寻找火车轰炸,直到日下西山,才又上了火车,奉令向郑州出发,归还建制进行整训。

53、一夜荒唐--道口

在道口的专车上住了有二十余天,那里的生活是比较便宜的,记得一只小卤鸡一角二分钱,最大的一毛六分钱,因此,有些人耽误了吃饭时间,往往就买了一只卤鸡充饥。由于残苦的战斗,人们把生命都看得很轻,因此,大吃大喝甚至吃喝嫖赌尽情享乐。且无线电台是有名的自由兵,只要你不耽误工作,不犯国家王法,甚至是无人管你的,全靠自己管理自己。因此,不上20几个人的十五瓦特电台,其中形成了若干类型的人物,吃喝嫖赌各有千秋,一发了薪饷,就各找各的喜爱了。其中有一部份人年已四十余尚未结婚,都好嫖,有一句俗话,一个嫖九个照,因此,每逢发饷以后,总要有人叫上几天的,结果是嫖了一次打上几针把薪饷化完为止,这是常事。有一天晚上,几位同事约我到街上玩,走着走着他们就谈到妓院去耍一耍,我以好奇之心也就说“就去参观一下吧!”起初走到一家门口,四五个人就进去了,屋中坐着一位大约28岁上下的妇女,头上插着鲜花,发式梳得很时髦,穿着一身名贵衣服,桌子上点了一罩美孚灯,她坐在一个红漆椅子上,进去以后她一动也没有动,也不进行招待。有的坐下了,我和两位仍站着,认为这样的不礼貌,是应该退的。我就提议:“咱们走吧!”有的也附和着走,大约四五分钟,大家都出来了。就谈论着有的就这是头等,有的说是二等,因为她看着是当兵的没有钱她就不招待。我就问“这里面有什么规矩?”内行的就说:“大家可以打茶围--大家弄点吃的,由他说说唱唱闹一阵子了事,但遇有来客须让坐、请进;放帘子--别人放了帘子是不容再进去的,就要回避;拉铺--事先要问明何等价格,只限于个把钟头;住夜--由老闾娘负责安全,分等付价,价格有一定分等规定,但最好事先互讲清楚,以免事后扯皮;叫条子乱点乱鸳鸯谱--老闾娘把名谱展开由你指名叫人,但每叫一个人不论同意与否都得出一部份费用。”内行的边走边介绍了这些情况,不觉又来到一家门口。一位大约有20岁、胭脂口红显得重些的妇女,发式梳得到也时髦,衣着比较普通,身材健壮而成熟。满面笑容让坐、沏茶,大家都坐了下来。我觉得空坐很没意思,转身到外面花了二角钱称了有二三斤花生,用衣服包回去放在桌上让大家吃着、谈着,后来有场四五人到了,我们赶快起坐让进,他们马上表示歉意的离去,花生吃了不到一个时节,这位女主人却把手中的花生米拿了过来,并把半个身子靠到我的身上,这时我心在跳,脸在烧,羞得不敢抬头,也拒吃她的花生米。内行的家伙们就发了话“你在这里吧!我们回去呀。”说着他们相继而去,我说“我也走!”这位女主人却堵了我的路,我急得往一边拐,被他拉住了我的一只手,我想,也不能勉强的就走,就问她“住一夜多少钱?拉个铺多少钱?”她似乎觉得我也不外行,又是十八岁的小伙子,看样子她也很喜欢,就说“住一夜一元,最少五毛,”并用手下意老闾娘利害,接不到客会受闾娘气的。我听了以后,就给了她五毛钱。并高声说“我今天没有吃好饭,肚子有点饿了,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吃点东西就来!”她说“你回来时把凉薯(地瓜)带两个回来吧,”我洋应“中!”因为专用火车没有定时随时都会开走,是不允许多耽搁的,就这样我脱了身。因此,使我也能知道旧社会妓院的一斑。

54、放虎归山

电台配属战区长官鹿钟林,在道口火车上住了二十余天,战争非常激烈秩序有点紊乱,不肖之徒乘机作乱,我台有通信上等兵黄全忠二十四五岁,身子修长而结实,力举百斤,他把一把刺刀磨得锋快,约伙石光明等共四人,借巡查名义进行拦路劫人。有一天据说是碰着道口县上的一位科长,被他们拦住勒索,结果他们上了当反被扣押,经县上问明,把他们释放,其中三人畏罪潜逃,黄以担任官长传令兵,同事们不敢为难,腆腼归来,台长刘之键感到与电台丢脸,当众宣布打军棍40屁股,由杜德固同志执行,我看打得太轻,他起来后反怪杜打得太重了。他的性格就像土匪,上前线他总是背个大刀,常盛气凌人,我非常生气,有一个时期在前线清丰、南乐一带行军中,我与同事曾准备打掉他,终因克制而未果,放虎归山,曾使我们多年隐愤难消。

55、郑州整训

第一个运动性战役结速后,归还建制到郑州驻上林春饭馆进行整训。并总结了这个战役的情况:敌人的作战规律,他要进攻每一个据点首先是侦察、轰炸、大炮射击、坦克进攻扫荡、随后以装甲汽车载步兵占领阵地。由于我方武器不如对方,士兵质量较差,死伤比例为我七敌一。

整训了十天上下,就奉令调驻江苏徐州城内候命,住了个把礼拜,奉命调山东省临城--腾县。电台配属第四十一军司令部进行了枣庄、临城、柳泉战役。

56、徐州水塔

徐州驻下后,日本鬼子的飞机天天都去照顾,但有一个特点,轰炸的目标总是带有军事性的,火车站当然天天轰炸,天天也都要死人,因为徐州自古以来乃军事必争之地,所以徐州也就变成了敌人的眼中钉。一天一驾飞机声音非常粗、速度非常慢、行动非常笨,有两驾驱逐机在保驾,朝徐州飞来,一个炸弹投在水塔东边,离我们驻地大约有三里路,我们的住房被阵动得类似六级地震,事后我们去观察,系丢在水泥路面上,水塔的围墙两丈多长百余斤的石头都已失踪了,人称是当时最大的二千五百公斤重磅炸弹。

57、临城之战

在徐州大约驻了个把礼拜,奉令前往山东临城——腾县,电台配属第四十一军司令部,在那里,比较紧张的方面是枣庄一带,另外也发现有一部分不明番号的政治宣传队,其中有女有男,也发现有马列主义书籍,我很怀疑是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但当时是国共合作并无戒意,因此,市面通过宣传非常平定,几乎什么东西都可买到,并有几场说书的,天天有大场所的人围绕听唱,虽然飞机天天轰炸时有死伤,但人心基本安定,后一个阶段,由于该军伤亡惨重,有些紧张,台长为了与军司令部密联,提议与军司令部搬在一起居住,防止来不及通知而独走。由于相隔尚有里许路,早上起来宣布搬家,炊事员煮了一锅饭,吃得只有三分之一就无人吃了,四十几个民夫把所有的笨重机件向前线搬移,下午除行李外已基本搬完,大约是下午四点前后,突然从前线传来消息,敌人坦克离城八华里,正在前进中,顷刻之间,城内大乱,所有军民集中于火车站,但只有一列火车在站上停着,等到我们把电台机件搬到时,车上已站满了人,车站上的行李堆积在车台上,已无法上车。为了挽救机器完整,乃与司机长洽商,把电台机件上在火车头上,由于情况紧急,大家的行李大部丢失,只把机器完整的保护了下来,当时尚有数千军民没有上火车,有的骑马飞跑摔了下来,有的骑车,有的扶老携幼在哭喊成堆千奇百状,惨不忍睹。无情的火车在紧迫的情况下,嗡咚嗡咚的开了,我忍痛的离别了可爱的临城。大约是夜间十点前后,火车开到了柳泉车站,军长下了一个死命令:“凡是带有武器人员不准后退一步,否则以军法从事,”这才杀住了兵荒马乱的局面。

58、宣传工作--临城

为了安定人心,维护市面繁荣,捷报、壁报相继出现,记得当时由大家集体创作,说东洋--说东洋,道东洋,东洋鬼子真横强,飞机大炮机关枪,把我们一切都打光,东东抢,东东抢,东抢东抢东东抢。说东洋,道东洋,大家不要瞎梦想,逃难没有好地方,靠人吃饭不久长,东东抢,东东抢,东抢东抢东东抢。当时口号:诱敌深入,我以痛击,声东击西,避实击虚,焦土抗战,抗战到底,抗战必胜,建国必成,保卫大徐州……。正由于以上扩大了宣传,百里没有迁移准备,一片安宁。

59、饿饭--柳泉

在飞机的狂轰烂炸下,情况又在十分紧急中,人们的心情是忧郁的,早上做了半锅饭,大部都是吃了一下,有的一碗有的半碗就算了,直到夜晚十时到了柳泉还没有吃午饭,当天轮我当采购,军士何运祥同志对我说:“米也没有带了,你去附近看一下,给大家采购点东西来吃,”我背着一支枪下了火车,天气虽然很黑,利用电筒总算找到了一条小路,向前走去,但走了一段路不见人、也不见人家,我踌躇的站住了,一片漆黑静密的只有很远的地方有明灭的灯火……,突然从斜路上走来一个小伙子一手提着一个竹篮,我问“干哪样?”“卖牛肉,”他低低的回答。喜出望外的说“我看,”只剩二两重的两块熟牛肉,其中一块大一块小,一块是掉到土地上还沾了一些土,问“多少钱?”答“一毛一块,”我说“猪肉一斤才一毛六分钱,咋这两牛肉就要一角?”他忸怩的说“人多东西少啊。”早上吃了不到一碗饭,而今已是十一点前后了,我肚子确实是饿了,就说“好吧,给你两毛,”我很快的把四两牛肉吃进了肚子,也就慢慢的回到车上,他们问我“买到什么东西吃?”“人都不见,”我低声的告诉大家。这就是临城沦陷前的生活写照,第二天临城沦陷了。

60、守卫士兵的牺牲

在撤守的前两天,一个晴明的下午,敌人的飞机向我们城内袭击,为了维持秩序,有一位同志在值班守卫,我们刚离开房屋不到二百米,敌机转了两圈把炸弹捺了下来,正丢在这位守卫的附近,他受了伤倒在地上,他身上衣服着火了冒着烟,顷刻子弹不住的向四周乱射,我们眼望着他在地上翻滚,但且无法逼近救援,直到子弹不会再响抢救时,已因出血过多而不幸牺牲了。这一惨痛画面虽事隔四十余年仍记忆犹新而痛心。

61、重返徐州

临城沦陷,四十一军士兵伤亡十分惨重,已无战斗能力,我台奉令保卫大徐州。由于战争的激化,认为我的家乡也难免于战火,为了考虑家祖父尚未殡葬,乃把身边积蓄20元汇往河南,并要求尽速把祖父安葬,第一次去汇款时告以情况不明待查询再汇,第二次去时答可以试汇,总算把款汇去了,以后不久,县城就先后沦陷敌手三次,也就与家乡失去了联系,过了个把礼拜,又奉令下台儿庄作战了。

62、鲁南战役--台儿庄

台儿庄是八年抗战中最大的战役。当时日本投入精锐部队坂垣师团30万人,中国号称一百万雄师实际上有七十余万人,实行了残苦性的包围战、拉锯战,我军以集中火力消耗战略给敌人以沉痛打击。总结了经验已扭转了第一阶段的伤亡比例七比一改为三比一。

由徐州出发,我们坐了五兜一列火车,大约是五更到了台儿庄,车站火车头上的灯光被敌人发现了,一个炮弹准准的打在玻璃灯头上,玻璃炸了十多条细逢,接着一阵子弹飞来,把火车上打了十来个洞,灯头立即关闭,始免于继续遭难。

听说要步行到四户镇去,还有十多里路需吃饭再走,就由炊事员去做饭了,利用了这时间,我们在车站停了半小时。车站的两旁半人深的弹坑一个接着一个,总不下几千个,因为铁路是随时炸坏随时修的,故铁路上看不出什么痕迹。

战争在激烈进行中,伤亡是严重的,不到半小时五个车厢已被担架人员把伤员送满了,车就开回徐州的方向后方去了。

炊事房的炊烟上了天,又被敌人发觉了,几个炮弹又掀了过来,大家催着开饭,结果也没有弄菜,饭也是米生不熟的,吃了一顿向四户镇目的地出发了。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1、前言 2、内容介绍 3、济英简传 4、社会背境坎坷遭遇欣庆改正 5、且将忆论酬亲情
6、家庭 7、伯父 8、父亲 9、母亲与外婆 10、三叔 11、四叔
12、酒传周探监受辱 13、秦夕书一枪毙命叛徒王国祥 14、五叔、六叔 15、漫忆昭清 16、昭和弟 17、昭泉、昭统、昭团诸弟 18、广印之情 19、启蒙童年 20、太山庙上学 21、刘志聪老师
22、苗树槐刀劈杨老三 23、党纪新领导均粮 24、党纪新领导革命斧四人头 25、五路大军回了山--苗既平同志牺牲 26、剿匪队长苗树珍被枪击毙命 27、国民党万“税” 28、滴水岩化险为夷 29、西沟窑内险遭厄运 30、撑死王成 31、庆堂娘心慌过去,酒高龙死在路上 32、卖盐娃娃--一句鼓励话 33、金鸡城--仍是一个难解之谜 34、去洛阳 35、报考曲折 36、洛阳从军 37、风雨为患述过江
43、再见吧--长江 44、漫话西安 45、西安点滴--军士贺运祥 46、火车上--刺刀 47、邢台战役 48、大名县战役 49、清平、南乐、滑县、内徨战役 50、龙王庙知擒敌探 51、钢盔有情 52、道口战役 53、一夜荒唐--道口 54、放虎归山 55、郑州整训 56、徐州水塔 57、临城之战 58、宣传工作--临城 59、饿饭--柳泉 60、守卫士兵的牺牲 61、重返徐州 62、鲁南战役--
63、慈母眼中泪 64、四户镇被围断粮 65、兰陵战场遗尸遍野 66、兰陵百户被烧光 67、运河车站战役 68、老大妈情意深长 69、展转台儿庄战役概述 70、第二次回住郑州--上林春饭馆的血泪
71、王焘训话--南京沦陷 72、房上跌倒--郑州架线 73、箴言家书,抗战决心 74、保卫大武汉 75、岳阳楼前美国旗 76、太平洋战争缘起--空袭珍珠港 77、无线电台受训九个月 78、迁校桂林 79、我是怎样学习报务员的 80、机房失火 81、离职到任--第六军第二台 82、万用章台长 83、重上战场--宾阳战役 84、会师家兄
85、湘北大捷 86、兴仁整训第六军编制概况 87、军长的怪马 88、通信营长徐振亚 89、黄理通教弟 90、幕后新闻--军司令部 91、马路消息--吴佩孚至死不做汉奸 92、石友三两兄弟被毙 93、韩复渠被毙内幕 94、蒋介石争名夺利--汪精卫命运遭殃 95、兴仁整训--远征入缅 96、慈禧太后惜才爱貌--汪精卫幸保残生 97、蒋介石为什么青云直上 98、戴笠的秘密 99、一树梨花压海棠--杨森
109、扬眉吐气--雷A莱姆 110、误打群象 111、英帝对缅残暴斑斑 112、缅甸民情一瞥 113、险遭重围 114、送兄别 115、从蒙贡折转来坎 116、牛尸横飞 117、俘敌七名于来坎竹桥村 118、我们在敌人的严格监视中 119、频频噩耗送边疆 120、樊惟一作战不力军法惩办 121、陈勉吾撒职究治 122、工兵营长王秀升关了禁闭 123、车里住院 124、惊魂澜沧江边 125、兵棚-
128、独行深山遇苍狼 129、顺宁住院 130、由顺宁转回普洱城 131、离开部队 132、一场风波--异党分子 133、评薪 134、为抗美援朝写稿 135、抗美援朝漫回首 136、领队进革大 137、大张旗鼓镇压反革命 138、两位教授到组上 139、曹光澄同志题词 140、大理行 141、刘庆昌、蔡继民被捕后--乔后盐务分局 142、三反与五反 143、三反运动--乔后分局 144、落河要
147、党校学习 148、评划右论 149、整风--大字报 150、大办钢铁 151、挑灯夜战 152、大办钢铁谈宿营 153、一棵菩提树 154、开荒--于普文农场 155、食堂麂子 156、吃巨蛇 157、落井的一夜--还乡途中 158、逃荒上太行 159、种芝麻没苗“听党话” 160、丰产庄稼无人收 161、五类分子的灾难 162、共命运--郝步华家
163、忆谭兆秀同志 164、悼孙荣秀烈士 165、忆国杰同学 166、李英林恶贯满盈,越狱毙命 167、苗先润罪该万死--碎尸平愤 168、原有守罪大恶极--执行枪决 169、苗树州联匪附敌--格杀勿论 170、改正错划 171、理发 社会背景 忆父亲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