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岁月留痕 》第七章(一)
分类:

aaa.gif

 

 

 

                      --贺承业回忆录

121.jpg

图:退休后在凉山大学的合影

第七章 晚年(一)

第一节 退休后还在讲台上站了四年(1997-2000)

1.退休后还上了四年课,最后是病到在讲台上而告别讲台的

1997年4月人事处给我办了退休,当时我还在凉山大学上课,直到8月底学年结束,婉谢了再三挽留回到了德阳。

1997年9月--1998年1月应聘在四川省商贸校上审计、银行会计课。

1998年秋应聘回德阳教育学院任96级数函班的数学教育学课及数学教师骨干班的论文写作课。

1999年春应聘回德阳教育学院任96级数函班的数学史课及数学教师骨干班的讲座课。

1999年夏秋应聘在德阳新仁学校任高校大本自考班高等数学(Ⅱ)课。

2000年夏秋应聘在德阳新仁学校任高校大本自考班高等数学(Ⅱ)课。

2000年冬应聘回德阳教育学院任专升本辅导班解折几何课。这次上课时12月25日早上去上课时我还惦记着今天是子华的生日课后买束鲜花,哪知上课不久就晕倒在讲台上了,立即叫来学院对门区中医院的医生急救后,住进了该医院,到一月份出院时正迂上实行新了医保改革,我自付医药费用六百多元,这次上课得课时费三百多元。没想到我是这样离开我一身钟爱的讲台的。

2.记初退休后的两次旅游

99年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1999年5月12日下午我们老俩乘165次火车去昆明,次日下午到达住车站不远处的军供站招待所,住一个标准间,食堂也比较好。14日早上便去参观世界园艺博览会,场景宏大、美丽壮观,一天的时间根本跑不完,再留恋也只好走马观花了。15日去游了云南民族文化村,同样是范围太大,只能重点地走走看看。下午联系了一家旅行社(国防旅行社餐)参加大理瑞丽四日游,晚上乘卧铺汽车到大理,我们还是第一次坐这种卧铺汽车,两人共用一铺,我们是一靠前的下铺,隔着一很窄的过道对面还有一排,这个铺两边高中间低,两人都向中间济,到了大理是早上5时,停在车站外大街上等待天明进站,我俩相拥着睡在这大街上还是第一次呢!16日游了大理古城,后又乘船游了苍山洱海,看了大理三塔,游了蝴蝶泉,晚上又乘车到瑞丽,到达时已是17日早上,在宾馆等到中午才联系上当地接待人,派了一个小轿车司机兼导游陪我俩,下午休息,看了一下这个边境城市,18日送我们到中缅边境,办完手续后便出国门,乘小船过一小河后便是缅甸的南坎,缅方的旅行社接我们去参观市场、寺庙,中午饭南瓜最好吃,卖玉器的很多,还有‘人妖’表演,我俩都不愿去看这有辱人性的事,下午才返回瑞丽,晚上在街头走走,但见路旁比比皆是头上吊着串串茉丽花的女人在拉客,边境城市治安混杂,不敢多待,便回到宾馆。19日专车又送我们到姐告国门,参观了中缅友谊大桥、中缅一条街,看到了对面异国的赌场,又去了热带雨林、冷热泉,看了独树成林、树包塔等,一直到旁晚才送我们到芒市机场上飞机,不一会就飞回昆明,20日在昆明城游览大观楼、翠湖等处,下午再上火车。21日下午回到德阳,结束了十天的云南之行。

新世纪之初游九寨:  2001年7月正是盛夏上完学前班的孙儿也放了暑假,联系好了德阳中旅,每人720元(小孩折半)参加组团九寨沟四日游,25日早上我俩与女儿、孙儿一道出发到南华宾馆上车,正好坐第一排,车经绵阳、江油到平武用午餐,孙儿晕车,晚上到九寨县城住宿,26日游九寨沟,迷人的自然风光,清澈的、活泼的、五彩缤纷的大自然的流水,真令人神往,可惜不再年轻,跟着大家跑不动了,只好少看些景点,也领略了高原的藏乡风景,晚上参加了一个民族风情晚会,27日乘车到黄龙,游黄龙时孙儿正在车上熟睡,我们就没有下去,只有雪梅去了,不过我们也感受到了这夏日里的高原冷风,晚上住松藩县城,28日从松藩出发经茂县、汶川,沿着泯江而下,还看了古地震遗址——留下的山间湖泊,下午经过旋口、都江、彭县、广汉高高兴兴地回到德阳。

第二节 思索的晚年(2001年后)

1.进入了多思的晚年

晚年,这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也和所有其它阶段一样是在不知不觉中来到的,它没有一个明确开始的日子,最早意识到它是在1996年,这年初我就盘算着十月份应该退休了,后来九月份我到了凉大,聘期是一年,由于当时单身住在那儿课余时间较多,还写了一些东西发表,在天津数学教育学报上发的有《略论数学的五大特点》、《从数学教育中看两大教育思潮的融合》等,在南充教育学院学报发表有《两大矛盾与一个关系--论数学教育的研究》,在川北教育学院学报发表有《浅说量化》、《呼换科学精神》等 ,在凉山大学学报发表有《数学知多少 满园花与草 》、《装配.驯化.教育》等等,这些东西明显地比以前写的要成熟一些,它开始了晚年的思索。除此之外就是触景生情自然地开始写下了一些散文与诗歌并发表了几篇,如发表在凉山日报上的《冬日晚韵》后又在《四川盟讯 》转载,在古今艺文上发表了写给我妻子的《故乡的山花》、《月城话赏月》、《四十周年纪念诗抄》等等,这些十分幼稚、粗糙的东西如果也叫文学作品的话,那就是我六十岁以后才开始发的处女作,从而也使我体会到一个道理:文学真是有感而作,这也使我的晚年多一样内容了。

2.晚年的友人

晚年还有一事即结识朋友,这时退出了职业社会,过起了清闲的退休日子,交朋友完全出于志趣,真是“白发相交淡如水”了,在凉大结识的朋友很多,后来交往较长的有当时认识的“五七同学”卓济贤、张怀锦等,这在我写的《四十周年纪念诗抄》的前言中的所记载,在凉大认识了采矿系系主任杨磊南教授,这是一位比我年长的前辈,虽是采矿系的教授,文科基础很好,还有一些老一代教授的风格,听过我上课后偶有几次交谈,他又介绍我通信认识了昆明理工大学的车仲英教授,车仲英教授又推荐我在台湾彰化《古今艺文》发表《四十周年纪念诗抄》,此诗在大陆是绝对没地方发表的,这是一份同仁刊物,发表文章没有稿费,但却长期获得赠阅,此后便与该刊有了联系,也发了些诗歌、杂文,至于昆工的车仲英更是长期通信交往成了挚友。从卓济贤处读到了树人同学会编的供校友阅读的《时文便览》,用通信结识了它的编者南京的刘鹤守老先生,从此长期阅读到他编的宝贵资料,我们成了挚友受益匪浅。在凉大常读《方法》杂志,后来又购得该刊98年合订本,可惜99年春它突然停刊了,我为此写了《念方君》一文,但从此刊中认识了北大钱理群教授。此后常有一些通信,总之,这些朋友都给了我不少教益,我永远怀念他们。

3.初步学会电脑

2000年10月那时我还在上课,这月30日开始我就去南街私人(一个从电子科大毕业的姓李的青年办的)星遥电脑培训中心学电脑操作,初步会了之后,2001年2月4日便购买了一台同方家用电脑,从3月起办理了包月拨号上网,这就给我提供了阅读与写作的方便,电脑就成了我晚年的好伴侣,我开始写作百字杂文一年来写了八十多篇,只在古今艺文上发表了几则,我只好打印了寄给朋友们,后来又归类整理成一些短文,写成一些如《揭开‘量化’面纱》、《人之老》、《三角形巧合点真是巧合吗?》、《以德治国》、《漫话数学的客观主义精神》等等都发表了,近二十字的回忆录《往事如烟》也得以完在成,晚年的思索与记忆都融化在这些文章中,只好将一些文章附后。

在互联网上亦凡公益图书馆网站作家专栏中我有一个个人专栏名何必专栏(http://www.shuku.net./autuor./hechengye
  
4.试写“百字杂文”

偶读《杂文选刊》见每期开始都有一、两页短小的杂文集萃,每则仅百字左右,短小精干,言简意赅,栏目名叫“百字杂文”,很合我的心意,于是我也来试着写,有了电脑十分方便,一时有什么感想便敲打一则,长短不拘、形式不限,再从头编上号,从2001年夏开始,一至二月便有一页(约1500字),它特别适宜于朋友通信,因为言论空间的缓慢解冻是先从私人空间开始的,打印出来寄给朋友们,与朋友们交谈特别惬意,在朋友们鼓励下,也曾寄出去发表,但多次寄后,《杂文选刊》《杂文报》……等一处也没有发稿,除了文艺水平不高外更因为语言太直常犯禁区,只在台湾的《古今艺文》上发表了两次六则,积了80多则之后,我又按内容划分组成几个大篇,形成了后面附的《我的自白》、《情话》、《感悟》、《民主与自由》、《反右与文革》、《时事杂感》……等等,这些多无处发表,也有一些个别的一个专题扩展成一篇发表了的如:《以德治国》、《呼唤科学精神》、《呼唤通才教育》……等等,不过绝大多数是不能发表,我也不打算发表,写来自己看的,以后写的再附在后面就是。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