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一粒珍珠的故事 》第八章(一)
long1.gif
----作者  刘德伟
 
0079_1.jpg
 
左图:我和芝加哥大学的同学 好友陈文仙
 
 
第八章  我继续求学深造(一)

        我从加拿大回到麦地生已经是三月了。在家里,我没有事可做,我们只有一间住房。其余的厨房与卫生间是与另一家(王宜权)共租的。做家庭妇女,实在是无聊。中国正在抗战,处处都有救亡工作需要年轻人去做。我决心回国了,可是在美国的朋友们都劝我:“要借这个机会,继续学习深造,将来为国家更有用。”但是,我没有这样一笔足够的钱呀!
 
        我在燕大的时候,是主修英文文学。战争改变了我的思想,使我想修社会学。因此,我需要补修许多大学社会学学分。我要拿到硕士学位必须要有两年的功夫。但是,我手边的钱,只够我读一年的。假设我十分努力,能够得到一个奖学金,那就好了。我就到威斯康辛大学招生办公室去登了记。我发现,所有的功课都不难,尤其我在个案课堂里,老师经常朗读我的个案分析。我在燕大的时候,选修过的心理卫生课,它给了我很多心理学的基础学识。所以,我能够对个案作很好的分析。我在威大已经读了一个学年,已经有资格申请奖学金了,而且,奖学金委员会的老师们,已经向我道过喜了。我心安理得地度过了寒假。学校又开学了,上课了,但是,我的奖学金没有来。
 
        一天,斯旺牧师电话请我吃饭。饭后,他对我说:奖学金委员会里有一个教授对他(斯旺牧师)说,这一笔奖学金,规定只给未婚女学生的,这只是一个口头不成文的规定。他们在评定了给你奖学金以后,有一位教授忽然想起来,你是已经结了婚的,而且主婚人就是斯旺牧师。所以,他们让我对你讲,这笔奖学金,你拿不到了。请你原谅我,我不能说谎!
 
        根据我们中国的习惯,到现在,我还是用自己的姓和名,还是用“小姐”的称呼,因此,就造成这样一个误会。(以为我还没有结婚)。我一点也不难过,因为我一回国就可献身于许多救亡工作。但是我一个好朋友,莱斯丽.史宾丝教授,她是威大的英文文学教授,建议我去向芝加哥大学社会福利行政学院(Social Service Adimiistration)申请奖学金。她说,S.S.A是美国最好的社会福利行政学院。这个名字,在美国人的耳朵里就像打雷一样响亮。我想:“这样好的学校怎么会要我呢?我连大学的社会学基本知识都不完全,还是买船票回国吧!”她说:“你试一试无妨嘛,它只要你六分钱的邮票!”。
 
        两个礼拜后,使我完全意外的,我获得了攻读S.S.A的半工半读奖学金。每周在图书馆管理借书两个晚上,每个晚上四个钟头共计八个小时,就可以免去学费了。每周六的下午,在一个最普通最经济的女生宿舍(革慈大楼)帮助工友换每间宿舍的窗帘、床单、枕头套、桌布,帮它们配颜色。这项工作,可以免去我的住宿费。
 
        到学生的膳食合作社,每餐去帮助开饭洗碗,就可以免去膳食费,我当然非常高兴。只差零用钱尚无来源。景云在大学当助教,工资每月60元;如果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这个钱可以免强维持,但是两个人分开来过,就不可能够用。一天晚上,我的威大的同班同学,组织了一个欢送晚会,邀我去吃饭,并且要我准备几句临别赠言。饭后,有一位姑娘通知我要我赶快回家,摸一摸壁橱里我大衣口袋里有什么东西,马上打电话过来,他们在等着我的电话。我一回家就发现口袋里有五十块钱,我立刻打电话告诉那个姑娘,但是她不肯告诉我这笔钱是谁送的。她说,圣经上说过:当你的右手做了善事,你不应该让你的左手知道。可是,我心里想,我的穷困,只有莱斯丽教授知道,只有她或者是她的创意,大家才会捐出这笔钱的。同时,我立刻下了决心将来我也要帮助穷学生,来报答她们对我的这番援助之心。
 
        从麦地生城到芝加哥,要花一笔旅费。莱斯丽教授为了替我省钱,她亲自驾车,把我和景云两人送到芝加哥大学。我住在芝加哥大学革慈女生宿舍二楼,但四楼也有一个中国女学生,也是燕大毕业生,她的名字叫陈文仙,她曾经是上海女青年会的干事,她正在攻读博士学位。我们的校长,艾迪斯?爱博德,她不赞成学生们攻读博士学位,她认为社会学应该在实际工作中去取得实际经验。但是,我了解到陈文仙她曾做过很多的实际调查和研究。有一天,我到她的房间里去,发现她也是满屋子乱七八糟堆满了书籍与衣物,正像那天早上我在麦地生城看见景云的样子。她疲劳得像要死了一样。她一定是做毕业论文,太累了。我立刻对她产生了敬佩之心。她这样苦练学问,将来一定会是对中国有用的人才。在芝加哥大学读书、工作,是一个很愉快的经验。老师们所有的演讲都与美国的政治社会情况,编织在一起。所以我们学的知识都是非常实际而有用的。
 
        芝加哥大学的S.S.A学院的学生们,多半是在政府和社会工作中有多年经验的人,在他们在讨论中,显示了他们对美国社会和政治生活是很有经验的,我是唯一的一个没有这种经验学生。我在他们的讨论中,学习到很多书本以外的知识。
 
        我们的实地调查研究的实习功课,是与芝加哥市政府社会福利局的工作安排在一起的。教这门功课的老师,就在市政府社会福利局里面。我实习的地方,就是中国城和欧洲移民的贫民窟。
 
        在我工作过的个案中间,有三个是中国家庭。其中之一姓丁。家里有一老祖母,和一个六岁的小孙女。四年前老祖父过世。老祖父曾是一家中国人开的店的店员。他去世后,这个家就失去了经济来源。老头在世时,他们家就没有后代。他认领了一个当年一岁的小女孩,祖母与孙女彼此十分相爱。祖母并已准备在几个月以后送小孙女上学了。这个小姑娘当她生下来的时候,家里就已经有两个男孩子和一个姑娘。他们的父亲又失业了,他们只好把这个小姑娘送人。但是两年以后,这个已经失业的家庭忽然大发其财。他们开了一家洗衣店,生意兴隆。他们想把自己的小女儿要回去,并且提出补偿老太太一大笔抚养费。可是老太太只要小孙女,不要钱。
 
        有一天早上,消息传来:老祖母突然去世了。当小姑娘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她身旁的老祖母已经僵硬了。当我(社会工作者)赶到她家的时候,警察和邻居都已在场了。她的邻居姓蔡,也是我的工作对象,他愿意领养这个现年已经六岁的小姑娘。所以我必须先去了解小姑娘亲生父母,要他们表示他们的态度。她的父母、二个哥哥、一个姐姐,都非常高兴,因为终于有一个机会把妹妹领回来了。小姑娘就说:“他们(指她的父母)从前不要我,我现在也不要他们。”我只好把她父母从前的困难解释给她听,告诉她,她的父母现在已经富有了,而且从去年起就要求老祖母,把她还给他们。小姑娘因此沉默了,未置可否。我又去拜访了她的父母,发现她的母亲已经为她购买了新的漂亮的衣服,欢迎她回来,她的哥哥、姐姐准备了好多的玩具礼物。我就把小姑娘在老祖母身边的生活习惯告诉了她的父母,也把她现在的想法,告诉了她的父母。我又回到姑娘那里,告诉她,她的全家是在如何的等待她欢迎她。小姑娘说:她可以回去一个礼拜,试一试再作决定,于是她母亲与我两人就把她接到家中。以后,我又连续地去看过她多次,小姑娘的将来,就这样地安定下来了。
 
        至于姓蔡的那一家,夫妇都已年过半百,身体健康而能干。蔡的妻子为二位未婚的职业妇女作她们的家庭清洁工作。五个星期以后,她又找到了一个钟点工的工作,为人家看管婴儿。蔡的大儿子,想学小提琴,由我介绍他去了附近的一个社区活动中心学习。这个社区活动中心是由市政府社会福利局在不同的区域内,都办有的。为社区内的贫苦家庭,丰富他们的生活。这种在其中教授手艺的老师们,也是工赈对象,也接受一点微薄的工资收入,其目的是为了使他们才有所用,不至于全靠救济。
 
        再另外第三个中国家庭,两夫妇总在为谁是家长而争吵。他们的三个儿子都站在母亲一边。他们是生长在美国的。他们都厌恶这个观念:“母亲是被父亲买来的。”他们认为所有的婚姻都应该来源于自由恋爱。所以他们都不喜欢他的父亲。他们认为他们的父亲应该对待母亲既有“爱”,也有“敬”。他们的父亲想做家长,就是想压迫母亲,所以他们反对。事实上,他们的母亲确实是被父亲从人贩子手中买过来的。其实他们的父亲也是很贫穷的,在社会上受压迫的。我是政府派来的社工,除了经济方面的贫穷我要管,在其他的方面,我都要管。我必须成为他们都喜欢的好朋友。我就创造了一些与他们聊天的机会,把中国移民早期的艰苦情况告诉这些孩子们,帮助他们了解他们的父亲,要知道,他们父亲的今天也是来之不易的。我也创造一些机会,与他们的父亲交谈,把今天的夫妇之间的看法,讲给他听。我与这位父亲做工作是很不容易的。因为他的年纪比我大,他所知道的人生经历比我多。不过,因为我是一个大学女生,又是政府的工作人员,他对我不得不尊敬而又耐心地与我交谈。后来,他看见我在帮助他找工作,慢慢地我们就成了朋友。我终于在中国城里一家店铺里替他找到一个店员的职位。他也就没有闲时间与老婆争吵,与老婆争领导权了。
 
        社会福利工作是一项引人入胜的工作。它是在行政中教育你发展你的是非观点的判断能力的。也是教育你,发现每一个人的个性,和他们彼此的特点。从我的工作中,我找到了去了解帮助别人,把快乐带给人们的工作的乐趣。这是非常实际的工作。这个工作是政府的整个大的计划所无法包括的,然而,它们又是无处不在的。政府虽然有社会福利局这样的组织,但是它们并不能了解和解决那些家庭成员之间的每个独特的困难与矛盾。
 
        只有一个经济发达了的国家才能够贡献出一批了解人的有学识的工作者。从他们的社会服务中,来提高人民的素质。一个社会福利工作者,必须充满爱心与同情心;有一个有理性的实际的头脑。我回想起,我们S.S.A艾博特院长,她收的研究生,不一定是学过社会学的大学毕业生,而是从事过护士,教员,监狱管理员等等。换句话说只要是做过人与人的关系和人与人之间的问题的那种工作的人,她都愿意收作研究生。她愿意学生们重视实际工作的经验,而不只是书本上所给的知识。
 
        S.S.A有一位教授她也同时是一位律师,她的名字叫苏菲里斯芭.布洛肯瑞奇,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是七十多岁了。她仍然在教“法律与社会”课。她的讲课,总是最受欢迎的。她从来不专讲理论,总是跟社会的实际情况联系起来讲。她非常幽默。她的语言常常使学生捧腹大笑,但是她自己却一点不笑。她经常为山区的穷民无偿地打官司,根据学校的规章,教授们年过七十就应退休。但是她从来不理会这件事。有一次校长,请她的社会学系主任去她家建议她退休。当这位系主任隐约地提到她的年龄已过七十,她就很生气地站了起来,并大声地说:“先生,我是从弗尔吉尼亚来的,那里的上等男人,没有一个敢像你这样提到女人的年龄的。”说完就气冲冲地上了楼,把那位系主任丢在客厅里。这位女教授的工资,是由“社会学术组织”发给的,不靠学校。所以她继续开课。不论人们说她什么。星期天或节假日是学校图书馆打烊的日子,但是她身上总是挂满这些地方的钥匙。当你发现图书馆在应该关闭的时候仍然亮着灯,那一定是她在那里看书。
 
        她的好朋友,S.S.A的院长,艾博特,也是一个令人寻味的角色。她从来不关心她的衣服和戴什么帽子,她那一顶羊毛帽子,从冬戴到夏,总是要等她的秘书来给她换季。换成一顶纱帽,而这一顶纱帽又要从夏戴到冬。也要由秘书给她换。她的学生给她做了一首歌:艾博特、艾博特、你帽子底下有什么宝贵的东西(指她的学问)
 
        我每一想起,我这些可爱的教授们,我心中充满着敬与爱。我感觉着这个世界是有意义的,极其美好的。
 
        在学校的课程和实习以外,艾博特院长安排我去到一些与儿童福利有关的机关去参观。例如:孤儿院、行为问题(小流氓们)儿童改良院,为健康的婴儿和儿童服务的机构。我也参观了一些老人院、残疾人的、弱智人的、和经神病人的收养院,还有监狱;以及与小学教员们的谈话会。参观他们的活动,他们的教职工会议我就旁听;与他们的收容人员谈话。我以这样的方法,学到一些书本上所不能教给我的东西。我很感谢,S.S.A所给我的这样的教育与培养。我对自己讲;S.S.A教给我的这些原则与方法帮助我更深一步地探索和钻研社会服务的知识。因为中国的情况是不同于美国的,中国在政治、文化、经济上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社会工作者必须做许多的调查研究来建立一套社会服务的方法和制度。我们中国是需要社会工作但是不能硬搬美国的这一套,所以我认识到,我毕业回国以后,要献身于实际工作,而不是教学。我的毕业论文的题目是:十四个州,为特殊儿童,包括孤儿离婚子女,和受虐待的儿童,身体和精神有问题的儿童,行为问题儿童,童犯和少年犯的机关教养的研究。毕业论文写完以后,就要温习两年来的所有课题,准备进行答辩。最后的口试终于来到了,可是我有两门课程:法律与统计没有来得及温习,我一进那个考试的大厅,就发现一个新月型的大桌子,坐满了教授们,我一看,法律课、统计课的教授没有来。我站在中间,像一个受审的犯人,老师们的问题,像箭一般地从各方飞来。我要回答所有的提问来保卫我自己。最后,艾博特院长站起来宣布:我的考试及格了!她第一个与我握手道贺,其它教授们也如此。我终于取得了硕士学位。
 
        我一个礼拜在图书馆工作两个晚上。在没有人借书的时候,我同样可以干我自己的作业。每晚当10点图书馆关门时,就有几位半工半读的学生来搞清洁工作。有一个青年,走到我的面前,问我:“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接受外国的传教士去传播圣经;你们自己的孔孟经典不是要比圣经完全得多吗?例如,孟子远在基督来到之前就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孔子学生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假设这些传道士读了你们的经典,他们一定会对他们自己的骄傲感觉羞耻。”我想了一下回答说:“你的思想开放,所以你能吸收别的国家好的一面。不过,孔、孟是伦理学,是属于人伦之类的。而基督教是宗教,包括生前与生后的。我希望我们今后有时候多谈谈。”我问他,你主修的是什么?他告诉我:他主修的是汉学。非常可惜,我以后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了。很可能,他的半工半读的时间表改变了。

(待续)

版权归“人民文学出版社”所有,转载请与该社编辑联系
人民文学出版社 定价:人民币29元
目录
目录、介绍与评论
引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一)
第三章(二)
第三章(三)
第四章
第五章(一)
第五章(二)
第六章(一)
第六章(二)
第七章
第八章(一)
第八章(二)
第九章(一)
第九章(二)
第十章 我的中年时代
第十一章 上海儿童福利促进会(一)
第十一章 上海儿童福利促进会(二)
第十二章 共产党政权的黎明(一)
第十二章 共产党政权的黎明(二)
第十三章 我参加了共产党政府工作
第十四章 我在上海的社会救济工作
第十五章 反右运动
第十六章 划为右派分子
第十七章 一个大的欺骗的游戏(一)
第十七章 一个大的欺骗的游戏(二)
第十八章 回家啦!
第十九章 在早期共产党政权领导下
第二十章 文化大革命的来到(一)
第二十章 文化大革命的来到(二)
第二十一章 拨开云雾见青天(一)
第二十一章 拨开云雾见青天(二)
第二十二章 我们最后相聚的岁月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