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一粒珍珠的故事 》第六章(一)
long1.gif
----作者  刘德伟
 
1.jpg
 
上图:我和参加第二届世界青年代表大会的几位代表合影
 
第六章  美国之旅(一)
 
        当“诺曼地”邮轮在美丽的太平洋上,将要抵达美国的东海岸,轮船直向自由女神像驶去。自由女神像亭亭玉立在广阔的海岸边,她高举着自由的火炬。引起了船上乘客们心中对民主、和平自由的向往。岸上的中国军乐队的鼓声和号声响起来了。华侨来欢迎我们代表团的汽车,在码头上排成一条龙。中国的华侨们沿着岸边,摇着国旗欢呼。当我们被欢迎到中国城的时候,中国城里充满了节日的气氛,墙上贴满了标语,街心悬挂着很大的横幅,用中国字写着“公理属于我们!”“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我们必须依靠自己”“团结就是力量”“最后的胜利必归于我”“中国人不流泪,只流汗与血”这些都是红纸黑字或者是白纸红字。华侨们沿着街道两旁排队站立,拍手欢呼,欢迎我们参加世界第二届青年代表大会的代表们。人群的热情,使我流泪。我知道,是由于前方的战士和被轰炸的后方老百姓赢得了他们的同情,而不是我们这些代表。他们寄厚望于我们,我们应该做出对得起前方的战士和后方人民的成绩来。我们被请到一个豪华的酒店,主人们中的女人们都穿上绣上国花(梅花)和凤凰的旗袍,男人们穿上整齐的西装。一共有十多桌,桌上都摆满了美味佳肴。我们这些代表们见到男主人就称:伯伯、叔叔;女的呢?就称伯母或婶婶。如果他们中有年龄与我们相当者,就以兄弟姐妹相称。饭后我们还来到厨房与在那里工作的中国人一一握手,我们也一样称呼他们为伯伯、叔叔,并向他们道谢。我们代表团团长,也向他们承诺: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在第二届世青代表会里,宣传我们的正义和抗战的精神。最后感谢他们的热情招待。
 
        当天晚上,中国城的人驾车送我们这些代表们到长岛出席开幕仪式。与会的全体代表有五百多人,代表五十八个国家,与会者一共有二十万人。会场是个临时的建筑,会场的席位是阶梯式的,当我们中国代表团这16个代表高举青天白日的国旗进入会场的时候,全场代表(二十多万人)肃立致敬,拍手欢迎。然后由纽约市民所敬爱的市长拿瓜地耶致词。他的演讲是非常精彩而动人的,讲话中强有力的鼓励了国际民主和世界和平。直到今天我还能回想起他演讲时的容貌。然后主席宣布,全场静默三分钟,对中国抗日军民致敬。那二十多万人的静默真是做到了,连一根针掉在地下都听得见,我热泪盈眶,一股热情冲突在我的心中。我深深地感谢世界对我们的敬意。我想我们这个古老而贫弱的民族,被帝国主义欺侮了一百多年,现在站起来了,保卫自己并带头与法西斯战斗,我深深地感觉到自尊自立的重要。那天的会议举行到午夜12时才散会。各种的汽车像长龙一般驶离长岛。五百多名代表们被送到纽约郊区华沙女子大学住宿,我们将在这里开八天会议。为了各个不同的国家的代表们彼此交流,所以在安排住房时,是错开安排的。我的同房是一位印度女子医科大学的学生。
 
        第二天早上,每个代表团的团长高举各自的国旗,58个国旗排成长队非常壮观,用进行曲的步伐走上主席台,旗帜在台上插成一个半圆。大会主席是一位美国姑娘,副主席是一位印度姑娘。她们很成功地主持了大会。每一个与会者都戴上了耳机,会议用三种语言:英文、西班牙文、中文同时传达。每一个国家代表都说了几句简单的话。五百多个代表被分成许多组,每个小组不超过五十人,对政治、经济、宗教分别进行讨论,我参加的是宗教组,组长是天主教徒,一位美国的孤立派。很不运气的,他的世界和平观念是:任何人都不应该参加任何战争,不管是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他认为:“只有这样,战争才会消灭。”我们这个小组与会的有一个国家的代表提议,在大会结束以后,我们每一个人要带一份写好了的大会宣言,给他自己的组织,说明:“日本的战争是侵略的,是非正义的。”但是我们的组长坚持认为我们的与会者,不应该站在任何一边煽动战争的火焰。但是有些人就坚持: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反对不义之战。我们这位组长一再地要粉碎我们的想法。所以,全天都花费在辩论中,以致这个提案就被搁浅,未获通过。
 
        第二天,我预感到会议的趋势是向着孤立派的。我就去拜访加拿大营,因为我知道他们中间有好多人的思想和我们中国人是一致的。我希望他们能来参加我们的辩论组,增加我们的力量。于是就有十多个加拿大人来参加了,他们辩论的十分强烈。当然,那个组长不高兴,但是小组秘书是个荷兰人,他非常快活,因为他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忽然一个日本青年来参加我们的小组。组长非常高兴,他认为他的一方力量加强了。组长就宣布:这个日本人的发言是最后的发言,以后就举手表决。而且特别给了这个日本人较长的发言时间。这位日本人站起来用非常流利的英文发言,大意是说:他完全彻底的反对这一次的侵略战争,并且相信它是绝对的错误,大会必须要有一个办法,来制止这个战争。他说他十分赞成用联合的力量来压制日本的侵略。组长最后只好按照他自己的宣布:“停止发言,举手表决。”这一次的举手表决是一致通过那位代表的提案。对日本战争进行谴责。全体鼓掌。那位日本人也站起来离开了。我都无法去问他的姓名。他和凡尔塞宫殿那对日本夫妇一样教育了我。判断一个人,不能用简单的公式的偏见的思想方法。我们必须要客观地了解那个人的各方面的事实,来公平判断,不然就是我们的头脑太狭窄了。
 
        大会完毕以后,中国代表团举行了一个大型茶会。许多代表团都受到了邀请,美国代表团与加拿大代表团对中国代表团表示了极大的同情。邀请我们在美国和加拿大举行一个旅行演讲,宣传抗日。我用他们的原话说:“请你们帮助我们,来更好地帮助你们中国!”有一些欧洲和南美洲的国家,也伸出了邀请的手。
 
2.jpg
 
上图:1938年我在美国波士顿广播电台宣传抗日,接受采访
 
        当我们团体选派代表的时候,美国与加拿大代表团,指定要刘德伟与杨慧敏担负这一个旅行宣传抗日的工作。我们的团体就指派了我与尹保宇两人去美国的东南各州。彭乐善与杨慧敏两人去西北各州。在美国的宣传完成后,我一个人再独自前往加拿大。我们的其它代表就被指定去了欧洲与南美洲宣传。
 
        第二天早晨,我们向华沙大学告别了。当我从房间里取出我的行李时,一群加拿大的姑娘们抢走了我的行李。要我陪同她们去纽约市。她们是多有趣的姑娘们呀!我同意了。上车以后,我发现有五位姑娘挤在前面的司机位置上,将车后的位置留给一个青年的男子与我。我就说:“前面挤成这样,警察一定会罚你们的,后面的座位非常的空,你们至少可以过来两个人坐。”她们说:根据她们的经验去纽约的这条路上,根本没有警察。我注意在开车以前她们把车中的后视镜转到一个角度上,使得前座的人完全看不到后座的人。那些姑娘们疯疯颠颠地介绍了我和那个男青年,他的身材高挑,头发是深黄色,眼睛大而黑,名叫艾伦·路根。我有个印象,似在哪儿见过他。我想了想:他就是那个在宗教组织会上,以及在中国代表团举行的茶话会上,作了激昂的演说的人。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他愿意牺牲性命为中国正在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来奋斗。当时我不明白中国代表团的那些男代表们正在指指戳戳并且傻笑。眼睛望着我说:“这位先生还不如说是为了你而愿意牺牲自己性命。”我以为他们又在逗我。所以没去理会这件事。现在想来,他们或许已经听到了什么风声。车开了,我们(我与那个外国青年)谈话了。一开始,他有些腼腆,他自我介绍是安大略州汉默登城基督教男青年团的干事。他问我的家是否住在美国?我说:“我只是来开会的,我的家在武昌,在这里的任务一完毕,我就得回去。”他就问:“那天拉你上旗台,大声地宣布:‘这是我的姑娘’的那个人,他是谁?”我笑了,我说;“那个疯孩子,他是我的男朋友。”他又说:“为什么他今天不来接你去纽约?”我说:“他现在正在加拿大参加一个关于土地经济的国际会议。”他问:“你们要结婚了吗?”我说:“没有,我们没有时间。他忙于学业,我忙于救亡工作。虽然我们已是八年的知交了。”他问:“他在美国有多久了”?我说:“两年。他在威斯康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这个时候,我们的小车已经到达纽约的国际公寓。我们两人都在这家公寓中办理了注册入住手续。黄昏时,艾伦.路根来敲我的门,邀我去公寓的花园中散步。我们坐在石凳上,我感觉到有一滴水滴到我的右臂上。我说:“在中国深秋才有露水,西方的露水来得这么早!”月光通过树叶的空隙,照在他的眼睛上,我看见泪珠在里面闪烁,我很惊骇,吓得没敢再说下去。
 
        他就说:“当他(指向景云)喊着说,这是我的姑娘时。我看见你冲下旗台,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对自己说:她是如此美丽,这样地有魅力,我必须战胜她。从那时起,我就创造一切机会来认识你。在那个宗教会和茶会上,还有几个其它的场合里,我都失败了。你就像一阵旋风,一忽儿在这儿,一忽儿在那里,抓不住你,这些姑娘们(他指着汽车前座)真是好心人。她们为我创造了今天早上这个机会,但是我总感觉得上帝对我不公平。给了他(向景云)与你公开交友的机会,给我呢,连八个钟头都不到!但是,就在看见你的那一刹那间,你教育了我,爱是什么,为何爱。我的假期后天就截止了。明天,我就要开车回加拿大。你可否大发慈心,给我一年的时间,来向你表示我的感情与思想。我要用这一年的功夫,来战胜他(向景云)八年的努力。请你千万在这一年内,不要与他结婚。看到底是他还是我在爱情中比较真实。”我知道我不会接受的,我就对他说:“我尊重你的爱情,因为我体会到它的真诚。但是在人生中,就是有一些不可能的事。我认为:最聪明的还是忘记爱,而建立友谊。友谊在我们之间可以无穷尽的发展,但爱只可能使我们立刻分离。”他叹息着说:“上帝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第二天上午,艾伦·路根就开车送我到纽约第11条街,张希先和唐锡朝的家中。张希先是我燕大同宿舍的同学,唐锡朝是清华一位很进步的学生。当时他们新婚不久。我因为等待旅行宣传的安排,而暂时住在她家。他们俩都是从小生长在美国的华人。唐锡朝是中国城一份共产党报纸主编。张希先在一家私人办的托儿所里工作。夫妻俩的收入很低,每月入不敷出。张希先她的父亲是美国西海岸的一家大庄园主。缺乏远见,很反对他们的婚姻。没有想到那时很穷的女婿,后来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任驻联合国的大使,他就是唐照明。当时他们家里穷的连一把椅子都没有,平时吃饭都是站着吃的。不过他们终于借到了一张折叠床给我睡在他们的起坐间(客厅)里,我住在那里,就是在等待美国的14个民间团体,为我们中国代表筹备旅行演讲的一切事宜,这14个人民团体组织了一个委员会,他们的干事叫玛丽·瑞得小姐,她的办公室设在纽约第四十街八号。它借用美国青年团的办公室工作。委员会有一位先遣人员,他是美籍墨西哥人,他要事先联系,具体安排我们的演讲活动。我现在住在张希先的家里,就是在等待他们对我的工作进行具体的安排。
 
        当我住在张希先家中的时候,我利用等待的时间,去了解那些支援中国抗日的美国人民团体有:援华会,美国大学女生联合会,美国青年团,中国之友,等等。
 
        我也经常被一些美国家庭妇女们请去出席她们的聚会,这些聚会都是轮流在各个家庭中召开的,这些家庭妇女的会是很有趣味的,她们邀请不同的人物前来演讲,其中包括了政治、国际、社会、各种不同国家的风土人情,儿童教育与父母教育。开美术展览会,请音乐家来弹奏乐曲给大家欣赏。她们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个节目委员会。它的任务就是帮助这些家庭妇女们去寻找合适的演讲者,去参加某一个家庭妇女们组成的会议我希望我们中国的家庭妇女,也自动地组织起来,不仅仅是去学习政治报告,也是学习各样的知识,讨论各种问题。开拓她们的视野与思想范围。当时她们最强烈的愿望与呐喊,就是,在有不同意见的时候,各国领袖应该坐下来讨论,而不是诉诸武力与战争。现在七十多年过去了。各国的领袖,已经有坐在桌子边讨论如何解决他们之间矛盾的良好开端了。这说明她们的呐喊是有用的,世界是在进步的。

(待续)

版权归“人民文学出版社”所有,转载请与该社编辑联系
人民文学出版社 定价:人民币29元
目录
目录、介绍与评论
引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一)
第三章(二)
第三章(三)
第四章
第五章(一)
第五章(二)
第六章(一)
第六章(二)
第七章
第八章(一)
第八章(二)
第九章(一)
第九章(二)
第十章 我的中年时代
第十一章 上海儿童福利促进会(一)
第十一章 上海儿童福利促进会(二)
第十二章 共产党政权的黎明(一)
第十二章 共产党政权的黎明(二)
第十三章 我参加了共产党政府工作
第十四章 我在上海的社会救济工作
第十五章 反右运动
第十六章 划为右派分子
第十七章 一个大的欺骗的游戏(一)
第十七章 一个大的欺骗的游戏(二)
第十八章 回家啦!
第十九章 在早期共产党政权领导下
第二十章 文化大革命的来到(一)
第二十章 文化大革命的来到(二)
第二十一章 拨开云雾见青天(一)
第二十一章 拨开云雾见青天(二)
第二十二章 我们最后相聚的岁月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