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文革风云映滇池 》第九章 公开批判彭德怀与昆明地区第一次武斗(三)
分类:

0.gif

                                                  ----木戈


第九章  公开批判彭德怀与昆明地区第一次武斗(三)

  
六、当时的云大校园和我执行过的任务
  
当时的云大校园,驻有近万名武装工人。礼堂、饭堂、教室、宿舍等,凡是可以住人的地方,几乎都驻满了人。操场上停满了各种卡车,可以让炮派指挥部随时派出“机械化部队”。当时的云大,被八派称为炮匪魔窟。
  
当时由于人人都有枪,有的甚至不只有一支枪,但由于其中大多数人都缺乏起码的军事知识,因而多次发生过枪支走火的事情,有几次还打伤了人。有时是自己打伤自己,有时是打伤别人。
  
武斗刚开始时,云大的厨房还比较正规,大食堂侧边,另有一个小食堂,是专门做病号饭的。病号食堂每天煮稀饭、面条、蒸馒头、包子,间或还炸油条煮豆浆。按说这对当时的病号实在是一种莫大的照顾和安慰。这时驻在云大的武装工人中,有为数不少的一部分是来自山东和河南的支边工人。他们喜欢吃面食而不喜欢吃大米饭。他们中的一些人发现病号食堂有面食后,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你告诉我,我又告诉给他,纷纷到病号食堂要馒头吃。
  
病号食堂的厨师颇是忠于职守,他们考虑的是如何让真正的病号能吃上病号饭。有一次就哄骗这些支边工人说:馒头已经没有了。他以为,只要这么一讲,这些工人就会回大食堂吃大米饭去了。谁知这天遇上的是一伙蛮横无理之徒,竟然一下子从肩上摘下枪来,用枪口对准厨师,把枪机搬弄得唏哩哗啦乱响,一下子就把子弹顶上枪膛,眼睛瞪得铜铃般大,凶恶地问道:“到底还有没有馒头,俺们刚刚还看见有人从这里拿着馒头出去哩!”这位忠厚老实的厨师,平生哪里见过这种阵式。一下子吓得屁滚尿流,只有忙不迭声地说:“别,别开枪,馒头还有。”
  
当他颤颤巍巍地把一笼馒头从里间端出来后,这伙刁钻之徒重新肩上枪。一人手中抓上几个馒头大嚼起来,边吃还边骂道:“操他奶奶的!这孬种不老实。以后咱们经常这样收拾他才成,看他还敢不给俺吃么!”
  
那厨师在后边听到这些笑骂声,几乎气得昏死过去。从这天以后,直到成立校革委会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病号食堂的烟囱就再也没有冒过烟了。谁还敢在这种环境里工作呢!何况有多少人从批判资反路线开始就一直没有来上过一天班,每月的工资还不是一分不少地照发么,自己这是何苦。于是这位一贯忠厚老实的厨师,也躲回家休息去了。只是到以后划线站队时,他曾经给炮派煮过病号饭的那段经历,还让他不得不写了好多次检讨。直到有人点拨他在检讨中写上他看到炮派的大方向错了,已经造了炮派的反一走了之,他的检讨才算过了关。这是后话。
  
当然,像此类刁钻之徒,在当时驻云大的武装工人中,毕竟只是极少数,这是需要加以说明的。绝大多数的驻云大工人,都能遵守当时在云大执政的炮派指挥部制定的有关纪律。他们的存在,对保证当时云大的安全,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因而是受云大师生欢迎的。
  
当时的八派和炮派两大组织,仅在昆明地区就各有十多万人,这就难免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我们曾经两次从八派内部得到情报,说某日某时八派将血洗炮派老巢云大,要活捉方向东等人。在这两次情报所提供的时间里,我和龙君、石君的3人战斗小组和其它同学一道担负了校武装部郭大尉布置的武装守卫任务,这两次的时间都是夜晚。
  
一次是要我们守卫学校大门。我们把机枪架在大门内的左侧,让门卫把大门锁上。一旦对方妄图砸开大门,我们的机枪将立刻开火。就这样从晚上11时左右一直守到凌晨2时多,武装部派人来通知我们:今夜不会再有情况,已经另外派出巡逻队执勤,让我们可以回去睡觉了,我们才撤了下来。
  
另有一次,据说情报来源很可靠,情报来自八派的作战部内部。说这天晚上八派的3个主力战斗兵团要血洗云大,搞得全校师生和驻校武装工人都分外紧张。据说八派集聚力量的地点是昆明工学院。这样,我们防守的重点也应是临近昆工的那一线。校武装部郭大尉布置我们的机枪架到紧靠昆工大门的某幢学生宿舍楼的楼顶上,枪口直指昆工大门。我们所在的这幢楼房紧靠“三家巷”边。(“三家巷”指的是巷的尽头是昆工大门,巷的东边是云大、巷的西边是师院,由3个大学构成这条巷道,以是得名)如果这天晚上八派当真敢于从昆工大门冲出来进攻云大,那我们的机枪将首当其冲进行打击。但我们紧张地坚守了一整夜都没有动静。虽然这里那里,整个昆明的上空响了一整夜的枪声。但离我们的楼房都甚远,不足以引起我们的紧张。
  
天亮之后,我们才从楼顶上撤下来。虽然感到很疲倦,但内心十分庆幸,总算这一夜平安无事,没有出什么问题。否则,尽管我们处于有利地形,可以杀伤一些人,但我们自己也难免会一命呜呼。
  
除了执行过以上两次校内任务外,我们还执行过一次到校外的任务。起因是这样的,武斗开始之前很久,云大炮派头头们就安排校总务处购进20多万斤粮食以备不时之需。如果这些粮食仅供给云大师生吃,那是很可以吃一段时间的。因为当时有一半以上的师生已经离校而去。由于驻进云大的工人有1万多人,所以粮食消耗得特别快。到9月下旬,云大的存粮快消耗光了。这时,省粮食厅的炮派传来可靠情报:将有一列米轨小火车从禄丰方向送粮食来昆明。炮派指挥部闻风而动,派出当时全校所有的200多辆卡车到西站的麻园车站堵截。从云大后门到麻园车站的距离在2公里左右。为掩护搬运粮食的车队和人员,校武装部郭大尉派我们这批武装力量参与保卫工作,于是我们也乘上卡车出发。
  
这是一列由省军管会组织的从滇西运粮到昆明来的火车,火车上全是一袋袋的大米和小麦。由于情报十分准确可靠,我们的队伍刚在麻园车站布置好警戒,还不过十分钟,列车就鸣着汽笛进站了。这列火车一进站就被堵下,几百名动作麻利的炮派工人迅速把粮袋运上卡车,装满粮食的卡车马上驶走,另外的空车源源不断地靠上来。
  
我们这个战斗小组布置在车站外的铁道边,枪口指向铁道西线,以防另有列车过来以及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各种意外情况。
  
这次200多辆卡车的抢粮行动,总共在车站花费的时间只有1个小时左右,就听到撤回警戒的信号——手枪对空鸣三响。于是我们迅速登上最后一辆装满粮食的汽车返校。这次行动,如果说有什么意外情况的话,就是负责指挥这次行动的炮派常委杨凯本人不慎手枪走火,打伤了自己的手臂。其它一切可以说是顺利极了。好像这列火车就是专为炮派送粮来的,时间上衔接得如此准确,与省军管会内某些领导人对炮派的支持大概不无关系吧!只是这样一来,可就更苦了昆明的市民们。这段时间他们能购买得到的配给粮食往往是玉米和小麦,如何才能加工成面粉都成问题,而长期以来他们只习惯于吃大米啊!
  
七、停火交枪  结束武斗
  
文革的斗争大方向应该始终指向党内走资派,这是毛泽东一再指出的。这段时间,毛泽东和中央文革也曾作了许多努力,要把革命群众的注意力引导到这个方面来:中共昆明军区党委(67)035号文件《关于深入开展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阎红彦的通知》指出:“中央文革小组于1967年7月6日,批准在《云南日报》上公开批判云南省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阎红彦……他窃据云南省委第一书记的要职8年来,一贯顽固地站在资产阶级反动立场上,追随西南最大的走资派……”“阎红彦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反革命阴魂不散……必须从政治上、思想上、理论上、乃至组织上,把他批倒批臭,彻底肃清他的流毒”。8月下旬,中央文革揪出王力、关锋、戚本禹为变色龙供全国批判;9月8日各报刊发表姚文元《评陶铸的两本书》,加上8月1日各报刊公开点名批判彭德怀,8月5日公布《炮打司令部》大字报并发表《人民日报》社论等。这许多做法无不是要引导运动的斗争大方向。但在全国各地——包括云南省在内,当时两派群众组织热衷的是大规模武斗,其它一概顾不上。
  
云南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边疆省份,昆明是西南的门户。由于昆明地区发生大规模武斗,边疆沿线两派群众组织之间的对立情绪也随之升级。一些边疆少数民族村寨预感到即将大祸临头,多次发生过全村寨在一夜之间迁徙往境外的事件,在国际上影响很是不好。再加上两派不仅办有《八二三战报》、《九一四战报》、《共宣报》一类的派性报纸印发全国,特别是炮派还在五华山上架设了功率可以复盖昆明周围50公里半径的无线电台,每天定时向群众播音,宣传派性,这就使中共中央极为恼火。为此,经毛泽东9月23日批示“照办”,中共中央发出(67)303号文件《关于取缔私设电台、广播电台、报话机的命令》指出:“近日来发现有的地方私设电台、广播电台、播送违法的派别性的广播节目,有的地方私设秘密电台、无线电报话机和报话网,擅自编造和使用密码,进行秘密通讯和通话。必须严肃指出:这些事是违反党纪国法、绝对不允许的。这种做法严重破坏了文化大革命、破坏了无产阶级专政……一切私设的电台……应自即日起立即无条件地全部撤除……今后如再发生此类事情,当以国法论处”。“此事将由当地驻军执行”。于是炮派不得不在10月上旬撤除“红炮手电台”,而已经在积极准备安装电台的八派则紧急刹车,于是八派在这个问题上显得很是主动。
  
中央文革责成云南省军管会必须迅速做工作让云南两派停火交枪,结束武斗。周恩来和陈伯达等人为此曾多次直接和云南省的两派头头通电话。于是在10月上旬,两派头头又坐到省军管会会议室,在省军管会的调停下达成结束武斗、释放俘虏、停火交枪的协议。
  
两派已经原则上签定了停火交枪协议,尚未到规定停火之前,昆明上空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格外热闹:有的是两派瞄准对方目标的疯狂射击。但更多的是朝天空乱放枪,用手榴弹往河汊和水池里炸鱼,用以发泄造反派占有武装的最后一刻所刺激起来的热情与疯狂,以及对“死难烈士”的哀悼!
  
我和龙君、石君3人组成的这个战斗小组,虽说掌握有一挺轻机枪和一支小口径步枪,每种子弹也有几百发之多,风险也遇过几次。但直到就要停火交枪了,我们还没有射击过一粒子弹。当时我们的共同心愿是:要把子弹用到最关键的时候。我们还铭记着电影《董存瑞》战斗中因缺少子弹的狼狈情景。如今就这么原封不动地上交回去,我们还真是心有不甘啊。于是我们把机枪架到图书馆侧边的偏僻处,一人扣了一发点射;小口径步枪,一人打了三、五发子弹。我们把余下的所有子弹、手榴弹,连同两支枪,按照“协议”所规定的时间内,全部交到校武装部。我们对弹药如此近乎吝啬的珍惜,大概在当时持枪参加过武斗的工人和红卫兵中算是极为少有的。
  
在停火交枪期间,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情。云大物理系炮团是炮派核心组织之一,称为“红炮团”(八派则骂为“黑炮团”)他们中的一些人派性特强,敢冲敢打,不时深入到“八管区”刺探情报,抓“舌头”,(即能提供情报的对立派人员,八派常委之一、省煤管局的八派组织头头金彝旦就曾被抓过,然后作为一种条件交换而放回)有一天,有位这样的“红炮手”在昆明市工人文化宫前游逛。这里是“八管区”的中心地带,是八派指挥部所在地。这位“红炮手”的左臂上佩戴了一枚昆工八二三红卫兵袖章。当他发现有一辆盖有篷布的解放牌货车停到文化宫门口,从驾驶室里钻出两个人走进文化宫去。只有驾驶员还留在驾驶室里时,这名“红炮手”一头钻进驾驶室,掏出腰间的手枪,用枪口顶住驾驶员的右肋,威严地命令驾驶员把车开走。驾驶员看看车外,周围没能见到什么人。即使有人也未必敢出声呀,因为这位驾驶员30多岁年纪,家中一定上有老下有小,他一出声就将死于非命。那时即使把这玩命的“黑炮手”剁成肉泥又有何用!于是驾驶员只好磨磨蹭蹭地发动车,翁声翁气地问了句:“往哪走?”
  
“往直走,穿过南屏街后,从东风西路绕翠湖边上云大。一路上给我老实点,不然就同归于尽,老子也活腻了!”红炮手从牙缝中挤出这几句话后,再也不吱声,只是把枪口紧紧地顶住驾驶员的右肋。
  
卡车按照这位红炮手的指令穿过八派控制很严的八管区和炮管区,最后停到云大的球场上。这位红炮手爬上车厢掀开篷布一看,是满满一车半自动步枪。不无嘲讽地冷笑着对这个八派的驾驶员说:你看看吧,我用一支涂抹了油漆的木头假枪,缴了你一卡车真枪,真够朋友啊!
  
这位驾驶员此时方知上当,但已经来不及了。卡车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炮派的工人在用最粗俗下流的话咒骂八派。这位红炮手搜了驾驶员的身,居然还搜出一支崭新的5.4式手枪,使这位红炮手梦想得到一支手枪的愿望变成现实。
  
据驾驶员交待说,这车枪是他们准备交到八派指挥部来的。进去的两个人是押车的小头目,他们先进去是要问清楚,到底该把枪怎么个上交法,没想到稀里胡涂就当了俘虏。
  
考虑到他态度还老实,一位炮派头头对他说:这车枪就交到这儿也一样的,反正最后都要交到省军管会去。接着就让围观的工人把车上的枪支全部卸到校武装部去。然后给他打了一张收条,把他连人带车给放走了。
   
这次停火交枪,两派所交出的枪支,大多是旧枪,有的即使是新枪,往往也有点毛病。但许多新枪、好枪仍然被两派悄悄保留下来。而省军管会召集两派制定的停火交枪协议,虽然措辞强硬,对于超过规定期限不交出者要以党纪国法论处云云。仅仅从这种规定的期限从3天变为5天、从5天变为7天、又从7天变为10天的一延再延,就使人们以为不过是把令箭当成鸡毛而已。何况这种规定如何由省军管会召集两派进行落实、监督和检查,尚缺乏有效的组织措施。这样,就为不久之后昆明地区发生第二次大规模武斗埋下了伏笔。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目录、前言、第一章 文革的酝酿和准备(一)
第一章 文革的酝酿和准备(二)
第二章 卷入文革的飓风中(一)
第二章 卷入文革的飓风中(二)
第三章 中共8届11中全会和昆明红卫兵(一)
第三章 中共8届11中全会和昆明红卫兵(二)
第四章 八 .二三风暴和九.一四狂飚(一)
第四章 八 .二三风暴和九.一四狂飚(二)
第五章 串连到北京去(一)
第五章 串连到北京去(二)
第六章 红卫兵不怕远征难(一)
第六章 红卫兵不怕远征难(二)
第七章 粪土当年万户侯(一)
第七章 粪土当年万户侯(二)
第八章 成立省军管会后的云南(一)
第八章 成立省军管会后的云南(二)
第九章 公开批判彭德怀与昆明地区第一次武斗(一)
第九章 公开批判彭德怀与昆明地区第一次武斗(二)
第九章 公开批判彭德怀与昆明地区第一次武斗(三)
第十章 旅途步步难(一)
第十章 旅途步步难(二)
第十一章 炮派的失宠与失望(一)
第十一章 炮派的失宠与失望(二)
第十二章 八月秋风渐渐凉(一)
第十二章 八月秋风渐渐凉(二)
第十三章 部队农场也搞划线站队(一)
第十三章 部队农场也搞划线站队(二)
第十四章 部队农场的劳动改造
第十五章 时刻不忘“接受再教育”身份(一)
第十五章 时刻不忘“接受再教育”身份(二)
第十六章 工厂隐藏于深山(一)
第十六章 工厂隐藏于深山(二)
第十六章 工厂隐藏于深山(三)
第十七章 九.一三事件前后的跃进厂(一)
第十七章 九.一三事件前后的跃进厂(二)
第十八章 邓小平的复出与我的入党
第十九章 批林批孔与邓小平的整顿(一)
第十九章 批林批孔与邓小平的整顿(二)
第二十章 学理论与反击右倾翻案风(一)
第二十章 学理论与反击右倾翻案风(二)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