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流亡学生 》第七章 国立第九中学(四)

流  亡  学  生
       
                  ——勿忘国耻

                                   ----阚译(著)

第七章 国立第九中学(四)

八、见闻趣事--茶馆趣事、手语、校炮、炸龙、旧路基、丘八和丘九、盲哑学校 
        
在德感坝住了三年,见闻、趣事多多,现略述几则于下:

茶馆趣事

重庆一带。一般县城、镇子和乡场上茶馆的大致格局是,临街的门面四敞大开,厅堂内整齐地摆放着四方桌和长条板凳。临街的那一排桌子,有两条腿、甚至四条腿,放到门槛的外面,以招徕客人。厅堂最里面的一角是烧水的炉灶,灶上至少两把大铜壶,呼呼地冒着热气。炉灶的外侧是一个大的长方形的酱黑色的大桌子,桌子上面靠墙的一面有一个立柜或玻璃橱,里面放着各色茶叶。立柜下面的桌面上是,一摞摞整齐摆放着的、有托有盖的茶碗;四川称为盖碗。桌面擦得铮光发亮,洗涮干净的白帕子,叠好了、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能干的老板娘,一身清亮齐整的衣衫,站在桌子旁边,一边招呼烧水、一边清洗茶碗,给洗净的茶碗放上茶叶。幺哥(店小二)一身干净利索的打扮,肩膀上搭着白帕子,立在门前等待吃茶的客人。

也有一些茶馆,放的是躺椅,两把躺椅之间有一张小茶几。这种茶馆特别适合休闲、听评书。1946年夏天我在重庆沙坪坝考大学时,就是在这样的茶馆里看书、复习功课。

四川的茶馆有一些好的习惯。如沏一杯茶可以吃半天、甚至一天。休闲的老头,一人、两人,早饭后就溜溜嗒塔地走进了茶馆。幺哥一见不敢怠慢,忙将搭在肩膀上的白帕子拿下来,放在左手的小手臂上,口中高唱:“客官两位!里面请!”。一边将二老向里面靠墙边的一张桌子上让,一边用白帕子把桌子擦一擦。随即走到炉灶边,右手提起大铜壶,左手夹起两套放好茶叶的盖碗。一转身、一躬腰,两步小跑,来到了老人坐的桌子边。左手一伸、嗒、嗒两响,两套茶碗放在老人面前;右手一抬,大铜壶一点头、再点头,两碗茶沏好了,镗镗两声,碗盖也盖好了。幺哥一唱“请用茶!”,一转身又走到门前招呼客人去了。一会儿又来两位老人,很快一桌子坐了五、六位老人,大家一边喝茶一边闲话。如有老人离开办事去,幺哥会把他的茶碗端到大黑桌子上放着;待老人回来,再将这碗茶端来,续上开水,老人接着慢慢地喝。

最忙的时候,几张大方桌几乎坐满了人,幺哥手提大铜壶穿梭其间。喝茶的人如要续水,用手将茶碗盖一提,幺哥走过来右手一抬,大铜壶一点头,续好了。如果一桌人都提起了茶碗盖,那你就看吧!幺哥站在大方桌的一角,右手一抬,由左到右或由右到左,大铜壶一次一次的点头,或长或短的一条条开水抛物线,干净利索的落入每个人的茶碗。绝不像现在北京的一些四川饭店里那样,续开水的铜壶,有一个半米多长的大壶嘴;这不是功夫。

茶叶有几种,有一角钱一碗的,有一角五分钱一碗的;大的茶馆还有更好的茶叶。但一般也就买一角钱一碗的茶。有时身上没有钱,就只能要一碗“玻璃”。玻璃是白开水,五分钱一碗。这一碗玻璃你也可以坐半天。

茶馆是谈生意的地方、是议事的场合,也是江湖上活动和接头的地点。当年四川江湖上的袍哥,就是依托茶馆进行活动和联络的。如外地袍哥有事要请德感坝的袍哥协助,可以派人到德感坝来联络。来人到德感坝后,找个茶馆坐下。幺哥沏茶后,来人可将茶碗盖放成一个样子,这个样子就是袍哥圈内的联络信号。德感坝的同伙见此信号,自会上来答话。答话后,交换一些联络暗号,说明来人身份。暗号合拍,立刻就是一家人。这时来人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如来人要见当地袍哥的老大,当地来答话的自会安排见面。如来人只是路过这里,身上盘缠不够,想由当地得到一些资助。当地答话的禀报上级后,自会给你安排食宿、资助盘缠送你上路。

手语(袖筒里的买卖)

到重庆后住在黄角垭,有时上街买柴。我这边正在和卖柴的讨价、还价,忽然走来一位本地人。这位本地人问了价钱后,把右手的衣服袖子一抻、手缩将进去;然后用抻长的袖子罩住卖柴人的右手。他们两个人在袖子里用手语进行讨价、还价。一个说这个,一个说哪个。一会儿他两人价钱谈好了,卖柴的一弯腰、挑起柴货担子,跟着那个后来的人走了;我站在一边目瞪口呆。要知道,那时候买一担价廉物美的柴货,对一个逃难在外的家庭是多么重要。买米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有时连买菜也有这种现象。当时我曾想到,怎么能把这个方法学来,但却不得其门而入。

初中时在桂溪园念书,遇到这种情况不多,没有多想此事。到九中念书后,在德感坝赶场时由街上经过、不断地见到这种现象,又勾起了我探密的好奇心。终于放开胆子,向同班的、本地同学请教这个问题。后来好象是搞清楚了,但从来没有实践过。再后来离开了四川,也就不再想这个问题了。

校炮

大概是1944年前后的秋天,造炮的兵工厂,制造出一种新的、口径大、射程远的迫击炮。新炮要进行实弹检验,工厂称为校(音Gao)炮。

选定了德感坝临江的大沙滩,作为校炮的靶场;校炮要进行一个多月。参加校炮工作的有,制造工厂的人员、研究设计人员、使用单位人员和警戒、保卫人员等等;是一个庞大的队伍。他们来到地方、也想取得地方的支持,和地方进行一些联欢与交流活动。

国立九中是江津最大的学校、也是最高学府。为此通知了地方,也通知了九中。学校一方面告知同学,这期间不要到沙滩上去玩。另一方面,也想乘此机会组织一些难得的、送上门来的活动;如联欢会、和球类比赛等等。

对同学来说,这可是一件有刺激的新鲜事。除了想方设法去看一看外,举办一些球类比赛也是不错的。

就我所知,有两场球赛。一场是篮球赛,一场是排球赛。学校的篮球队以高三分校的校队为主组成,排球队以高一分校的校队为主组成。事实上高一分校的校队就是我们班的ABC排球队。排球赛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进行的,我们全班同学都到校部观看、助威。那天观看助阵的还有好多高二分校的女同学和其他分校的同学,把排球场紧紧围住。比赛双方你来我往,打的十分激烈,一阵阵喝彩声、鼓掌声,接连不断;为双方叫好。

校炮的发射场设在大沙滩的东端,向东到德感坝的渡口还有三、四百米。炮的射程约八千米,靶场设在大沙滩的西端。整个大沙滩被戒严部队封锁,禁止非校炮人员出入。但是镇上的人站在江边的岸坎上,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发射情况。

校炮最忙的时候,上午、下午都发射。我们在教室都能听到嗵!嗵!的放炮声。下午无课时,我和同学也曾到江边去看过两次。要校的是大型迫击炮,估计炮的口径约100-120毫米,炮筒长约1米多;绿色炮身。

发射时,炮身用前支架支在沙滩上,炮筒约成45度仰角朝向西方。一个当兵的双手捧一长约30-40公分的炮弹,放入炮口;随后立即卧倒。刹时嗵!的一声炮弹飞出炮口。吁…!,炮弹划过沙滩上空。轰!炮弹在西端、沙滩的尽头处炸开;完成了一次实验。 

开始时,岸坎上看的人很多。渐渐地去看的人少了,校炮也就结束了。

炮龙

旧时,过年(春节)民间耍龙、舞狮、……,踩高跷、……,灯会等等各种文艺表演,要丛农历正月初一玩到正月十五。

看得最多、最让我喜欢的是梁园镇的文艺表演。其特点是,周围四乡八村的文艺队都要到镇上来献艺,而且献艺的队伍要大街小巷都走到。每到十字路口、大的字号门前,就要停下来表演。大户人家和大的字号一边用响亮的鞭炮欢迎、一边送上赏钱,围观的群众鼓掌叫好给表演者壮声势。如是,一个大年过去,镇上所有居民,几乎百分之九十,都能观赏到这些大众文艺。

在农村,一些较大的村庄、圩子甚至寨子都有自己的各种文艺队。这些文艺队除了在本村、本寨演出外,整个过年期间,都要到附近的村庄、圩子巡游演出。也有事先约好了、请他们来演出。不论那种演出,当地的居民都要给演出队适当的报酬。因此就是在阚家圩子这样小的村庄,几乎所有居民都可以观赏到这些大众文艺。这是现代大城市的花车巡游、盛装行进等文艺活动所达不到的。

在梁园镇外婆家过年,不论白天还是晚上,只要听见大门外锣鼓喧天,走出大门就可以看到这些表演。先上来的多是人数少的、小型节目,如打连枷、划旱船、蚌壳精、……等等。最难得看到、最引人瞩目的则是高跷队。最热闹、最吸引孩子们的,是锣鼓喧天的舞龙、舞狮队。

连枷现在很少见到了,但在我们小的时候却是一种很常见的打击乐器。它是用两根长60-70公分、宽2-3公分的竹片子、里子对里子地钉在一起。两根竹片之间,夹着三、四枚铜钱一组的响器5-6组。一个、两个、或多个女孩子,着彩衣、淡装,边唱边跳,舞动手中连枷、拍击身体不同部位,发出喀!喀!…喀!喀!…的节奏声,十分优美耐看,有时拌以笛、箫乐队,更有楚楚动人之风。

蚌壳精,一般由三个人表演,一个女孩子饰蚌壳精,一个男孩子饰鹬(类似鹭鸶),一老者饰渔翁。苗条花枝似的蚌壳在河边嬉戏游玩、卖弄风情;年少精干的鹬来到河边,先是在蚌壳身边漫步打量,继而长嘴挑逗蚌壳;蚌壳妞妞捏捏,鹬的尖嘴长驱直入;蚌壳承受不了,急收双壳、紧紧夹注长嘴不放;一旁徘徊观望多时的老渔翁,悠悠晃晃地走近前去,撒开大网,尽收其中。

划旱船,有的地方叫跑旱船。也是很有风趣的民间文艺。类似的文艺表演。还有“跑驴”,这在我们老家没有。

踩高跷有小高跷和大高跷之分。小高跷脚离地只有十几二十公分高,大高跷离地大约要有五十到六十公分高。只有少年高跷队踩小高跷,成年的高跷队多是大高跷。一般大高跷队出来都有十多人、甚至二十多人。走在前面的是乐队。乐队的乐器比较全,有锣、鼓、镲、钹、笛、箫、唢呐等等。个儿小的鼓是自己一手抱着一手打,大鼓则是前面一个人背着,后面的人打。讲究的乐队也踩在高跷上,不讲究的则在地面上走。讲究的高跷队的演员、生、旦、净、丑,一律彩扮、上装;该拿扇子的拿扇子、该拿手绢的拿手绢、该拿马鞭的拿马鞭。锣鼓一响,是那一段戏,演员们就得踩着高跷走到前台、拿腔作势的演起来,会唱的还得唱起来;有时踩高跷的演员不会唱,就由不敢踩高跷的、会唱的在下面帮着唱。高跷队是自带舞台的演出队,挤不进人圈的小孩和远处的大人都可以看到;最受大家欢迎。

舞狮子的过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吹打着锣鼓唢呐的乐队,奏着缓慢的进行曲。后面是一个精壮汉子,一排密扣的白色对襟上衣、白色灯笼裤、腰系一根大红绸带子、飘飘扬扬、吉祥喜兴,脚蹬一双崭新白底黑面布鞋,手擎一个硕大五彩绣球;球上多处饰有响铃。汉子轻轻地转动着绣球,并适当的上下抖动,发出哐!哐!哐!哐!清脆而有节奏的响声。在他后面紧跟着两只昂首挺胸的大红花狮子,正张着大口、扇呼着耳朵、左顾右盼,向夹道欢迎的观众至好。突然乐队奏响了欢快的曲子,奏乐的人边奏、边转过身来向四周散开。两侧的人群自动闪成一个大圆圈,亮出中间一片空地。壮汉右手擎球左手弯弓、迈开大步,绕空地一圈;纵身跳到空地中央。回转身,举起手中绣球,向蓄势待发的狮子们一晃,随即舞动绣球在空中翻腾。两只美丽、英武的狮子,一跃而起,直奔绣球;噌的一声,两只狮子立起身子、摇着哐!哐!作响的狮头、张开巨大的海口,点头晃脑的迎着绣球欢畅淋漓;周围人群掌声、叫好声响成一片。乐队奏起更为欢快的急急风,内行的人知道,接下来要表演狮子滚绣球了。只见壮汉一个下蹲、右脚凌空一踢、双手抱球仰卧地上。与此同时,左脚躇在地上、向外一蹬,逆时针转动身体,右手举起的绣球在空中旋转。刹时,左右两只狮子,轮流腾空而起、扑向在空中旋转的绣球。就在这时,壮汉收回绣球抱在胸前、让过扑来的狮子。狮子越过壮汉怀里的绣球,落在对面、就地打个滚、翻身坐起,让另一只狮子跃过去,等待下一次腾空飞跃。四周叫好声和掌声又响成一片;壮汉和狮子乘机站到一旁、略事休息。更有知情者抬来了大方桌,放在空地中间。这时,壮汉高举绣球,迈着娇健的武者台步走到方桌前面站定,向观众略一弯腰,转身、面向方桌,向下一蹲;嗨!的一声,纵身站在方桌中央。挺胸向前迈进半步,抖动右手绣球、哐!哐!两响。随即侧身拿着绣球向两旁狮子抖动、又是哐!哐!两响。而后立刻退到方桌的后边,继续高举绣球不停地抖动,哐!哐!哐!哐!…响声不断。又是噌!噌!两声,两只大花狮子已经站在大方桌子上了。四周早已是掌声一片、好声不断。说时迟那时快,两只大狮子立起上身、抬起前腿、张开大口,连连点头、哐!哐!…作响,向观众点头答谢。随即转身扑向绣球,一左、一右用大口含住大球,并和大球一同摇动,哐!哐!哐!哐!……响成一片;围观的人群成了拍手、呼叫的欢腾海洋。

耍龙的队伍来了,乐队后面是一条接着一条五彩缤纷的大龙,在大街上来回穿梭。更有二龙戏珠的队伍来了,乐队后面紧跟着是一位上下紧身衣、头扎大红绸带的小伙子,其后面是两条彩龙。小伙子手执一根圆木红棍,棍的顶上一个大红球,球下系着两条大红缎子的飘带和一串响铃。队伍来到十字路口,小伙子快走两步,来到街心站定,回转身来对着彩龙,舞动手中哐哐作响的红球,两条彩龙摇头摆尾的迎了上来;小伙子纵身一跳、一个骑马蹬裆步,双手向上一举、一晃、一摇,一个哐哐作响的大红宝珠在空中跳动;两条彩龙一昂首、一摆尾,张开呵呵大笑的巨口直奔宝珠、迎将上去。小伙子一抽身,来到场边,继续舞动手中的大红宝珠,两条彩龙一腾身,上下翻飞地跟了过来。四周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报以热烈的掌声,盖过了使劲吹打的奏乐声。

还有一种舞龙叫龙灯。龙身的每一节是一个灯笼,龙头和龙尾也是做成头和尾形状的灯笼。灯笼是用竹纰子编的,外面糊上透亮的红色为主的采纸,内里可以点蜡烛。前面领路的小伙子手中举着红色木棍的顶上、也是一个圆形的红灯笼。这种龙灯舞起来不能像上面那样的剧烈转动、上下翻飞。只能缓慢地左右摆动、摇摇晃晃。其最优美的动作是,领路的小伙子退着走,舞动手中的木棍,使棍头上的红灯笼作顺时针、或逆时针的圆运动;跟着的龙,由龙头到龙尾、一节跟着一节地顺时针、或逆时针地随着红灯笼作画圆式的游动。这样的舞姿,不论在远处或近处,看着都感觉十分优雅、舒畅;在夜晚,在远处舞动这种龙灯,那将更加优美动人。在黑夜的原野上,有两、三只这种龙灯在远处游动,那你将会感觉到,如临仙境

在德感坝看到的龙灯,与上面的那些龙灯都不一样。这里耍的龙灯叫炮龙,也叫炸龙。

1944年下学期的寒假、也就是1945年的2月,我没有回家。春节是在学校过的。听说正月十五镇上有龙灯,我和几个同学吃了晚饭就去了镇上。
 
天还没有黑透,我们在大街上由东头走到西头。因为过年、又是傍晚,街上所有的铺面都关着门。只有靠近西头、路南的那家茶馆,店面全部敞开。茶馆店堂内前排中间有一张大方桌,后排有三张大方桌,其他的桌子都堆置于后墙。炉灶上两把大铜壶,正呼!呼!地冒着蒸汽。这时茶馆里尚空无一人。

我们到校部去走了一圈,转回来时,茶馆里已经有人在忙碌了。一个堂倌,肩上搭着白帕子,在摆茶碗、续茶叶。前排大方桌的左右两边,各有两个人在安装补锅匠用的、化铁水的小炉子和风箱;旁边放着一堆破锅的铁片。

一会儿,由后面走出两个人,各抱一箩筐摆放整齐的鞭炮,放在前排大方桌的前面。两人回到后面,再出来时,都抱着一大捆竹筒烟花,放在那两个大箩筐的旁边。竹筒烟花是用直径约3公分左右、两端有节的青竹筒,内装火药和配料做成的烟花。燃放时可以双手抱着竹筒对着目标呲火花;这种烟花个儿大呲花的时间长。

又过了一会儿,后面那三张桌子坐上了人,边吃茶、边说闲话。靠近门边的那两个化铁的小炉子也已经点火了,旁边的风箱拉的呼!呼!呼!呼!…响,炉子里的石墨干锅也已烧红了。一长挂一长挂的鞭炮由箩筐里拿出来、拆封、系到靠在墙边的长竹竿上,整装待放。

东边渐渐传来了锣鼓声,三条以大红为基调的彩龙、张着欢乐的大口,呵!呵!、呵!呵!地走来了。沿街的店铺前已站满了翘首期盼的人群。为首的大龙摇头摆尾地、旁若无人似地走来了。随后的两条,更高地抬起头、更快地翘动尾巴。龙的后面还跟着一大群、推推搡搡的人群。

厅堂里最前面那张桌子的三面、坐上了四个人,他们应该是今天这出戏的主宾、主谋和主要投资者。桌子临街的、未坐人的那一面,上面摆放着两摞银圆,是犒赏最后的胜利者。

炮龙的扎制比较简单,龙头、龙尾和一节一节龙身都是用竹纰子扎成。龙头和龙尾用大红色为基调的彩纸糊成;连接龙头、龙身和龙尾的龙衣,是用大红为基调的彩色纱布、剪裁糊成的;所有舞龙的人都是光着脊梁的,以避免衣服被烟火烧坏。龙的前面也有一个高举大红灯笼的领头和锣鼓、唢呐乐队。

当舞龙来到大户人家或大商号门前,锣鼓喧天地舞动大龙时,家人和店员用鞭炮和礼花、对着龙身和舞龙人的身体齐放。舞龙者为躲避这种袭击,就得来回跳动、闪让。一不小心将纱布制成的龙衣拉断,就算失败;没有任何奖赏。反之,舞龙者坚持到鞭炮和礼花告磬,龙衣仍连续未断,舞龙者胜利,获得全部奖赏。

天已经黑透了,茶馆门前高高吊着的大气灯已经点燃,呼呼地响着、照亮了厅堂和一片街道。

随着激动人心的锣鼓声,头一条龙左右晃动着、摇头摆尾地、在人群的包围中进入了茶馆的火力范围。领头的红灯站住了,茶馆里用长竹竿挑着的两大长串鞭炮,点燃了,沿着龙头、龙身到龙尾来回地炸;有时干脆就将鞭炮放到舞龙者的脊背上炸。舞龙者为了躲避皮肉之痛,不断的跳动躲闪,但又不能将龙衣拉断。茶馆里又有两个人,拿着嗤!嗤!喷火的竹筒烟花,对着龙头、龙身、龙尾来回地扫射;后来干脆就将烟火对着舞龙者的身体扫射。舞龙者犹如扑汤滔火,扭动身体、左右跳动,躲闪火焰。更有甚者,茶馆里另外两个人,他们一手拿着比乒乓球拍子还要大的木版子,一手拿着铁钳子、夹着勺子由化铁炉的坩埚里、舀出化好的铁水,向空中一抛,用木板将铁水朝着舞龙者用力地打过去。火红的铁削粘在净光的皮肉上,呲!呲!作响,冒出一阵青烟。不一会儿,一股焦臭味、拌和在火药味中,刺入鼻腔。周围的人群鼓掌叫好,跳着脚向人圈外面推挤;以躲避崩过来带火的纸削、呲过来的烟火和溅过来的铁削。

经过一翻较量,第一条龙暂时退出整修。第二条龙敲锣打鼓地进入了火力圈,又一场炸龙和躲避挨炸拼斗的战火再度燃起。

如是,三条龙轮番上阵,直至龙身拉断;但当主谋者准备的火力全部告罄,大龙还保持完整未断,则舞龙者获胜。

一条龙完整未断,一条龙获胜,独自拿走桌上全部银圆;三条龙完整未断,三条龙均分桌上的银圆。

炸龙是我见到的、最激烈的也是最不文明的文艺演出。据说,有舞龙者的脊背被炸得皮开肉绽;事后敷草药疗伤要很长时间。这些人都是比较贫困的庄稼汉子,为了得到几块银圆,就得忍受皮肉之苦。

古老的路基
  
在德感坝三年,由镇上到学校,都是顺着镇街东口向北的那条大路往回走。有一次,大概在1945年的初夏,我和一位同学由镇上回学校时,由镇街中部一条向北的小巷子穿出来,顺着田间小路一直向北走。走出田边快到山脚时,眼前横着一条大土埂。土埂东西走向,宽约3-4米。北面傍着山脚,南面有很齐整的边坡接到地面。那里的地面是西高、东低,沿着大土埂向东走去,土埂的高度愈来愈大。继续向东,高大的土埂下面有一个可以走进人去的涵洞。洞底是平的,长满了青苔,有一股很细小的水自北向南流淌着。

学习近现代史时知道,清朝末年、四川富商大贾曾筹款修建成渝铁路。路基修筑了一部分,后因什么原因,未能建成。想来这条大土埂,就是当年筑的路基了。见景生情,感慨万千。一是当年先民有此壮志,实堪敬佩;二是半途而废,十分可惜。但此兴废亦非个别人的能与拙,是仍时代与社会的发展与混乱衰退的反映。目前正值成渝铁路始建百年之时,成渝铁路早已通车,高速客运专线也已开通;当也可告慰先驱者在天之灵。

丘八和丘九

众所周知,丘八是指兵。丘九,在哪个时候是流亡学生的自我嘲讽。

德感坝当时好象没有驻防的现役军人,但却有一定数量的伤兵。那时侯伤兵在地方上是有一些势力和影响的;丘八指的基本是他们。伤兵之所以有影响,是因为他们打过仗、有功;再因为他们经过了一次死与生的洗礼,不在乎其他的磕磕碰碰。地方也利用伤兵的影响做一些事,如请伤兵替他们看护橘园、菜地,护送橘子的运输等等。正如前面提到过的,伤兵在镇大街上开了两、三家饭店。这些饭店卖的多是山东菜和川菜,对镇上居民的口味既是补充也是调节。今天我能知道几样川菜和鲁菜,多半与这几家饭店有关。

流亡学生也是经过战争的炮火、逃亡到后方来的。很多人也是经过了死与生的洗礼;再者,他们孤身一人,有吃、有住,无牵、无挂,正是青壮年时期的楞头青,既不知世事,也不懂人情。在德感坝有两千左右这样的丘九。

丘八和丘九在镇上是有接触的,比较激烈的是在我到九中来以前。据说有高中分校的学生在街上伤兵开的饭店里吃饭,因为饭菜的质量和服务态度,与店主--也就是伤兵,发生口角;发展到动手。结果是丘九吃了点亏。丘九回学校一招呼,大批丘九来到街上,将这家饭店砸了。并扬言,如不服气,还有两家饭店一起砸。

另据说,砸丘八的饭店,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旧社会有个说法,“当兵三年,老母猪都是貂禅”。德感坝上有这么多年青靓丽的女学生,怎能不引起各方面的注意。说的是,有一段时间九中的女同学不敢上街。男同学焉能坐视不管,因此就有了饭店口角的事件。

自那以后,九中的女同学在街上平安无事;九中的同学到饭店用餐,会受到很好的礼遇。这些大概都是发生在1943年以前的事,我到九中以后,只是享受这些礼遇了。

这些礼遇中有,由伤兵押送的、运输橘子的挑子,如果在竹贤祠门前休息,我们可以上去拿一、两个吃吃;坐渡船过江,没有钱时,可以不付钱;偶尔看一次电影,可以不买票;大概也就这几样了。

德感坝没有电影院,要看电影得过江进城。我在江津三年,好象就看过两次,正真记得的就一次。那是快到冬天的时候,我穿了一件旧军大衣,也叫黄狗皮。别看这黄狗皮又旧又脏,可走在一些收钱的场所,却有几分威慑力。几个高班同学领着我们班上几个人,过江后向东走一阵,来到一家电影院前。电影快要开演了,高班的同学走在前面,我们跟在后面,我好象是最后,一个跟一个都顺利地进去了。大厅里黑糊糊的,领路的拿手电指了一指,让我们坐在一排靠中间的位置。电影是有名的明星顾兰君主演的“风流寡妇”,黑白片。

盲哑学校

离德感坝不远,有所盲哑学校。好象是我们班上一个同学的表姐在盲哑学校任教,领我们去参观了一次。

那是一个晴好的星期天上午,我们一行也就五、六个人,在那位同学的带领下,沿着向东的大路走去。不到个把小时就到了。同学找到了他的表姐,领着我们进去参观。

盲哑学校的校舍是一栋质量上乘、结构紧凑的、灰砖青瓦中式建筑。整个建筑坐落在一个小山冈上开出的一片平地。走上十来个台阶,就是大红油漆的双扇大门。进了大门是一个南北方向长长的天井,天井的东西两侧各有两间宽敞明亮的教室。天井东侧中部有一个通道,通道东边连着一个大院子。这里是学生进行体育活动和游玩的场所,有一些运动器械和游戏设备。大院北面一排房屋是校长和教师们的工作和备课的地方。东面和南面的房屋是学生宿舍。

我们一进学校大门,就看见天井里,三、两一堆、三、两一堆的、七、八岁到十来岁的哑童,正在热烈地议论昨日进城看的电影。每个人的两只小手,不断地比划着、忙个不停;口中还不断地发出啊!啊!……的说话声,惟恐他的小伙伴们未看明白。认真的劲和高兴的劲一点也不亚于一般正常的小孩。我们看着,对他们这样的快乐,既十分惊奇也由衷地感到十分高兴。

同学的表姐告诉我们,出去买东西,哑童和盲人一同去。一个领路,一个问价钱、讨价还价。进城看电影也是一同去,哑童领着去,盲人买票。看完电影回来,盲人和盲人说电影;哑童对哑童讲故事。讲的十分认真,听的十分投入;旁观者十分感动。

走进西侧的一间教室,一大片由大窗户射进来的阳光,把教室照得通亮。一排排浅色油漆的桌椅,排列得整整齐齐、擦洗得清洁发亮。青砖铺就的地板,扫得干干净净。真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几个盲童悄无声地趴在厚厚的盲文书上,用手指阅读。我们一进门就屏住了呼吸,生怕打破这凝静的空气,影响了小同学的阅读。同学的表姐看出了我们的心情,轻轻地将我们引到一张无人的桌子旁,打开桌子上放着的一本盲文书,让我们见识见识盲文。又将我们引到最后一排一个大一点的盲童那里,她正在那里写东西;用锥子似的大针在很厚的纸上扎孔。为了整齐,左手按着一把小尺子,让右手的针沿着尺子的边走。写盲文用的纸都是特制的、厚厚的,有专门的厂家制造。

走进西侧一间小一点的教室,墙的一角有一面一人多高的大镜子,一位女教师正在教一个哑童学发音。同学的表姐告诉我们,因为生理上的缺陷、天生不会说话的哑童很少,极大多数哑童都是因为从小耳聋、听不到声音,也就不会发音,导致不会说话;即所谓十聋九哑。因此想通过镜子让哑童学会发音,慢慢地学说话。她还告诉我们,孩子渐渐大了,总希望教会他们一门手艺,日后好谋生。说话语重心长,也让我们从另外一个方面认识到人生的艰难。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