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流亡学生 》第七章 国立第九中学(二)
分类:

流  亡  学  生
       
                  ——勿忘国耻

                                   ----阚译(著)

第七章 国立第九中学(二)

六、老师--语文、数学、英文、历史地理、物理化学、军训

学校的老师全部来自沦陷区,有很多是跟随学校搬迁过来的,有的是逃难到后方又找到学校来的,有的是学校打听到那位老师来到了后方,发去聘书请来的。这些教师大都学历较高,教学经验丰富。他们不仅传授知识,还不断的告诉我们,怎样生活、怎样认识社会、怎样做人。使我们走上正确的道路。

语文老师

我记得的语文老师姓张,是一位五十开外的老先生;据说战前是上海商务印书馆的编辑。个儿不高,一脸的皱纹、满面笑容,谦虚和蔼、真诚朴实。说话细声慢气,生怕惊动了什么。他使我想起了、我小学一年级时的班主任孟老师;都是教书育人的好老师。张老师给我们选了许多古文观止上面的文章,讲授清晰,要我们读、背。通过背诵这些文章,不仅学会了许多遣词造句、文理结构方面的知识,也知道了许多做人的道理。

例如;通过对孟子的名篇、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的背诵,懂得了能够取得成功的人,必须能承受各种艰苦环境的磨难和锻炼;方能有所作为取得成就。因此对当时的、以及可能遇到各种苦难和挫折,在思想上有一个认识和准备;排除一切干扰朝预定的目标迈进,这对我的人生有重要意义。

张老师批改作文,认真细致,因材施教。我初中毕业时,作文成绩不好。张老师在批改我的作文时,要我多看课外读物,写日记。以前在初中看小说,主要是看武侠小说。到高中后,开始看的还是武侠小说。经老师这么一说,自高二起我开始看翻译的文艺小说。

记得我看的第一本翻译小说是哈代的名作、“黛丝姑娘”,我细细的阅读了这本书,认识到这本书和以往看的武侠小说完全不一样。她细细地阐述故事发生时的周围环境、社会情况、人物的心理变化。对英格兰农村的田园风光,描写得淋漓尽致;这就是我作文要学习的榜样。我写了一篇读后记,对书中的描写表示称赞,同情黛丝姑娘的遭遇,谴责富家子弟道德的虚伪。这本小说不仅对我的写作大有帮助,对我正确认识道德、认识人与人之间、特别是男女之间应互相尊重的基本修养等方面,都有大有帮助。

自此以后我开始写日记,并学着像文艺作品那样,对自然景物和事物进行不同角度的描述。功夫不负有心人, 半年多以后,我在作文中学着用细腻的文字描写大自然的景色。张老师批改时,在一些句子和段落,用红笔连连画圈。并在作文的后面批写,经过努力学习有明显的进步。

数学老师

高中学了三门数学--几何、三角和代数。

教几何的老师个子高高大大,动作敏捷、准确。他在黑板上画小圆时,以小指尖为圆心,拇指和食指捏住粉笔,逆时针转一圈。一个十分清晰的圆画出来了。画大圆时,将右臂的肘支在黑板上,手捏粉笔;以肘为圆心,顺时针转一大圈,一个大圆就出来了。口齿清楚,讲课没有一句无用之词;同学们都愿意听他的课。几何老师对同学要求也很严,练习本要清洁整齐,解题的图清晰规正,三角形的直角画的不正,老师用红笔替你改正。解题的文字简要,不能在练习本上涂了再写;做他的作业谁也不敢马虎。

教代数的老师,是沈阳人,个子不高,身材瘦小;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一口东北话,讲课深入浅出,一步一步地向前推;让同学们能理解清楚。使我感悟到,再深奥的事物,由一加一等于二开始,一点一点去分析,最终就能达到彻底、清晰的认识。

代数老师十分关心同学的成长,平时告戒同学要勤洗澡、勤洗衣服;见哪个同学头发太长了,他就要他去理发,同学没有钱,老师就拿钱给他去理发。每到冬季,代数老师就说同学们的膳食缺少脂肪,鼓励大家凑钱买猪大肠,洗干净炖着吃;增加身体的抗寒能力。包括我在内,很多同学都照他说的做。

大概是1944年,日寇打通湘桂黔铁路,占领贵阳。政府号召十万青年十万军,一时间在中学生中引起骚动。代数老师在课堂上、课堂下,一再跟同学们说:“要安心学习,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同学们都以这句话勉励自己,埋头学习;情绪稳定。1945年冬季高中毕业,国家局势动荡,生活艰难,但我仍然坚持考大学、到读完大学。也还得感谢当年代数老师的教诲。

英文老师

战时中学的英文教师奇缺,为了保证教学,校部有一个英文教学组,负责组织各分校的英文教学;组长是邓教授。邓教授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一本有名的英文文法--模范英文文法(Mode English Grammar)的作者;在英语教学上,享有很高的声望。

英文教学组对学生的英文水平要求很高,高中部选用的教科书是商务印书馆编的“综合英文读本”。一套三册,一年读一册;内容多为西洋文学名作。例如在二年级用的第二册中有,莫泊桑有名的散文“小客栈里下雨的星期日(A  Raining Sunday in an Inn)”、 美国的“独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和 “项链(Necklace)”……等名篇。在莫泊桑的散文中不仅学到了,运用动名词短语、子句描写景物是那样的优美、生动,读起来是那样的有韵味。而且学到了冠词A的用法,在Raining Sunday的前面用A,在inn的前面用an,至今仍记忆清晰。

一册书有十几近二十篇文章,但每学期最多能学六、七篇。这六、七篇中能读透的也就两、三篇。基本上多是浑囵吞枣的读下去。

一、二年级时,英文文法是混在读本中有一些,由教读本的老师带着教。到三年级,英文文法分开来,每周两节棵。找不到老师时就由住在校部的邓教授上山(高一分校)代课。邓教授来代课时,分校要派滑竿(简易轿子)到校部接送。邓教授穿西服,这在我们学校是很少的;但他穿着,却显得很得体。

英文每周10节课,差不多每天两节课。六个班,至少要两位英文教师。有的学期只请到一位,有的班课就上不全;这时就要靠同学们自学。好在自学英文读本和文法,还可以进行。抱着字典啃,抽时间读,也能慢慢地学一点。在这样的基础上,代课老师讲一讲,哪怕是讲的快一些,也能有贯通的感觉。特别是文法,邓教授上山来讲几课,再一复习,也能掌握基本语法、句法。

教读本的老师在一年级时就教我们,课余时两、三个同学在一起玩英文单词接龙游戏,可以帮助熟记英文单词。

同学们学习英文的自觉性比较高。生字本子随身带,有空就掏出来背。自己找英文文法的书看,其中包括拉铁摩尔专门为外国中学生编的“A Complete English Grammar、英文典大全”。这书的最大特点是,用图解的方法分析英语句子的结构、以及各组成部分的相互关系。全书是用英文写成的,清晰易懂,在当时中学生中影响较大。上世纪六十年代,我曾在旧书店买了一本,至今还保留在手边,以备查阅。还有的同学背字典,并交流背字典的经验。
  
就这样,磕磕疤疤的学英文。三年级时,很多同学都开始寻找英汉对照的小读本或小册子看。到三年级下学期,已经可以用英文写短文、记简短的日记。快毕业时,我借了一本英文版的“简爱”,用字典慢慢地啃。

回顾高中时英文教学存在的最大问题是,读本内容太深,和日常生活、人际交往脱离太远;会看、会写,但听不懂也不会说,是地道的聋子英语和哑巴英语;跟不上时代的要求。

1947年考唐山交大,英文考试有作文题,我写起来毫不费力。

1986年因为要到美国开会,临时学习英语会话。结结巴巴地在美国走了一趟,现在又忘光了;实是功底子不扎实。

历史老师

教历史的老师,个子很高,体形魁梧,也就四十岁左右。经常穿一件藏青色中式长袍,显得很高雅。

历史老师上课很准时,上课的号声一停,他就走进教室。一进门,值日生喊起立;他走上讲台、转过身给同学们点个头,值日生喊坐下。他把教材放到讲台上,取出教案。拿起粉笔、转过身面对黑板,开始把教案的内容抄到黑板上。黑板很长,他将黑板分为三部分;写满左边那部分后,再写中间那部分。一块黑板的三部分都写完后,他停下来,站在讲台的最右边,将黑板上的内容扼要地讲解一遍。讲完后他走到左边,把左边第一部分的黑板擦净,接着写;然后中间部分,到右边部分。我们就在下面不停地抄。一堂课也就是两黑板多、不到三黑板。他看差不多块下课了,停下来将未讲完的讲一讲,这时下课号也就响了。老师收起教案拿起教材、下了讲台,走出教室。我们还埋着头在抄黑板,好在剩的也不多了,很快就抄完了。

历史老师在黑板上写的教材,内容简洁、纲领清晰,容易看懂;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考试时只要将笔记看熟、最好是大体上背下来,就可以得高分。

这样的学习,对中国历史能有一个比较系统的认识。但对世界历史,由于内容多、且比较复杂,仅靠高中那一点时间,是学不清楚的。

由于我在初中时对地理就有浓厚的兴趣,当然那时的地理仅限于中国地理。高中地理的中国部分,增加不了多少内容,对我来说也驾轻就熟之事。但世界地理部分,内容繁多,学习时间很短,不容易学清楚。好在我手上有世界地图,又经常喜欢翻看,因此这部分对我来说,也不困难。

物理化学

高一分校的物理老师,是全校最好的物理老师。他不但对各种力学现象的原理讲得清楚,还经常用力学原理来解释日常生活中的现象,给学生留下深刻印象。例如,雨水落到伞上,转动伞把,水就沿着伞边飞出去;这就是离心力的作用。要想水珠飞得远,得用力转动伞把;伞把转动愈快,水珠飞得愈远。课后下雨天,同学们在雨中拿着伞转,看谁转的快、水珠飞得远。

他还说,天上打雷,一次闪电、一次雷声,消耗的电力,远远大于地球上一个发电厂的发电量;如能将这些电量引导到地球,将造福人类;历史上有不少学者致力研究这一技术,但都未能取得成功。这给同学们一大鼓舞、一大悬念,插上可以胡思乱想的翅膀。

初中时我的化学成绩很好,到了高中对物理、历史和地理有了兴趣,疏远了化学。特别是学到有机化学那一部分,长长的分子式,变来变去,有点枯燥无味;兴趣也就慢慢地转移了。

军训

分校有一名教官。每班在一年级和二年级时有军训课,通常是每周一节,都排在下午。

在操场上课时,先教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再教齐步走、正步走,还有跪下(单腿)、起立、卧倒、起立,等等。
 
在教室里上课时,讲解步兵操典。先由英国的步兵操典讲起,再讲中国的步兵操典,因为后者是以前者为样本编出来的。编的时候有一些改动,例如:英国的操典里有一条,当士兵认为不能再继续战斗时,可以投降,中国的操典里没有。

大概在二年级下学期,军训课上演了最后、也是最精彩的节目--实弹射击、打靶。

靶场就在分校附近的一个荒坡上。荒坡的前面是农民种苞谷的旱地,荒坡的后面是一个小土山。射击场设在旱地中一个高出一点的田埂上。将田埂上的野草铲一铲,土平一平,垫上一个沙袋,放上一杆老枪,就是一个射击点。一共两个射击点,平行相距也就十几米。

靶场离射击场多远,记不得了;大概有一百多米。在面对一片开阔地的坡脚处,挖出一条宽约1.5米、横向长度约3米、深有2米的壕沟两个;每个沟里架一个靶。靶的外形是长方形,短边长约1.5米,长边长约3米多;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下两部分之间是一块长方形的木版,木版中间有一个很长的轴、垂直于靶面。用此轴可以将靶架在壕沟的沟沿上,转动此轴使靶的上下两部分一部分在壕沟上面,另一部分在壕沟里面。靶的上下两部分都是靶标,靶标的中心有一个大的红点子,是靶心,围着靶心是12个由小到大的同心圆。

每个壕沟里有两个监靶人。射击时,监靶人蹲在壕沟里,将靶竖起来,使上部分的靶标露在壕沟外面、对着射击点。听到枪声响过以后,监靶人将原来是上部分的靶标转到壕沟里面来;自然,原来是下部分的靶标露在壕沟上面了。这时,监靶人在刚转到壕沟里的靶标上,寻找刚才枪声的弹孔。数出弹孔的环数,在记录本上记下射击号数以及相应的环数。另一监靶人用信号告诉射击场上的教官,射击号数与弹孔环数。与此同时,用一小片白纸将单孔贴好,等候下一次射击。 
 
我是四个监靶人之一,最后射击。每人三发子弹。我三发子弹都打在十环以内。按规定,三发子弹总环数超过24环,奖励一颗子弹;但这一发子弹打的并不好。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