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流亡学生 》第六章 国立第十六中学(二)
分类:

流  亡  学  生
       
                  ——勿忘国耻

                                   ----阚译(著)

第六章 国立第十六中学(二)

四、难忘的课外教育
 
学校除了正常的教学以外,还组织一些课外活动;这些活动中有:

露营

露营是同学们最喜欢的教学实践。露营前要做很多准备工作,包括有计划的在教学中告诉同学们,露营的实践意义、露营活动的过程和内容、露营应遵守的纪律和露营的急救等。在课堂上具体教授结绳、旗语等科目。课下演练站岗、换岗、巡逻、侦察、跟踪、包扎和人工呼吸等科目。露营的物质准备,包括帐篷、军锅、炊具等,都由老师向学校借来,同学们搬运。

大概是在1942年的秋季开学不久,我们班组织了一次露营。营地在学校附近的一大片小山岗地带。红蓝两营分设在两个相距不远的、两个小松树林内。由于松树都很小,也就一到两人高,分布也很稀疏,因此营地阳光比较充分,地面比较干燥,很有利于露营活动。

在一个阳光明丽的星期六,吃了午饭两营战士都背上简单的行装,带上帐篷、营旗、军锅、炊具……,直奔营地。到营地后支上帐篷,放下行装,立刻集合升旗,正式开营。担任火头军的同学们埋锅造饭;淘米、洗菜以外,还要派人拾柴货。好在秋天松树林里的干树枝有的是。担任偷营的同学们,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唧唧咕咕一阵之后,分头出去察看地形、刺探军情;寻找可趁之机。担任保卫的同学们,在营地周围观察地形、地势;要冲地带,布岗、放哨,丝毫不敢怠慢。只有担任联络的尚无具体任务,游来荡去,十分逍遥。

火头军工作艰巨,烧火的脸上挂灰,作饭的汗流浃背,炒菜的被辣椒呛得直流眼泪。但总算将饭菜做得。天色尚早,就开饭了。饭后各任务小组分头行动。火头军任务是完了,其兵员向各个小组钻。一时间营地又热闹了一阵。随后就完全静下来了。

是夜,月色皎洁,大地一片白亮。偷营的任务中有迂回的、有潜伏伺机的,皆已悄悄地走了。站岗的,一会儿注意前方、一会儿左右游走,确保万无一失。放哨的,前走走、后看看,不放过丝毫动静。只有几个后半夜值班的同学,要立即睡觉。这难为了他们,这么优美的环境、神秘的气氛;还有那不平静的心情,那能睡得着。偷偷地在营门口东张西望,想发现一点新奇。
月走影移,慢慢地到了后半夜。换岗、换哨有序地进行。新的岗警、哨兵,精神抖擞的注视着、巡游着;有力地保卫着营地。上半夜未能得逞的偷营者,这时候也无计可施;粘不叽的都回来睡觉了。

渐渐地东方发白,天色明了。蔚蓝的天空,预示着又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晴天。一大早,营地上一阵喧闹后,同学们背上行装,带着所有装备,返回学校。吃过预先留着的早饭,都利用这个上午好好地睡上一觉,明天好上课。
尽管上课好几天了,露营的兴奋和愉快仍流露在同学们的生活和学习中。

野炊

野炊是和露营一样,一次快乐的活动。那是一个初夏的周日上午,一位老师领着我们班的同学,带上老师为我们借来的炊具,还有油瓶子、盐罐子、……等等,就向目的地出发了。

来到一片丘陵的高岗上,这里面对远处低低流去的长江,显得无比的宽敞开阔。一条小溪在岗下被水流磨蚀成圆面的巨石中穿行。水清、明亮见底,成群的小蝌蚪,摇头摆尾地逆流嬉戏。

在这阳光明媚的上午,我们来到高岗上一个土坎的下面。这里有一块面积较大的平地,在平地靠着土坎的一边支上野灶。

然后大家来到高岗上,面对远远望去犹如一条丝带,在两岸高地间飘动的长江;大家放喉齐唱抗日救亡歌曲。唱到心情激动时,齐声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打回老家去!” 心情顿觉轻松舒畅。喊累了坐在高岗上,顿时一片寂静。可恨的日本鬼子!我们何时才能回老家去啊!愁帐的心情不期而至。想家的情绪在弥漫,一个个坐在高岗上,或是茫然地望着远处,或是用低着头无意识地用手扣地;一时间静了下来。
        
带队的老师背着手,在同学们身后慢慢地巡走。细声慢气地述说着,唱累了歇一歇,下面的任务有那些、那些,如何分工。引导大家离开愁胀、回到现实。

渐渐地心情平复后,大家走下高岗,听从老师分派任务。有淘米的、洗菜的、刷锅洗盆的、拾柴货的。我和几个同学的任务是,到水稻田里去摸螺蛳。
两个高岗之间是一片梯形分布的水稻田。我们几个人带着两个脸盆,脱去外面的长裤,赤脚下田。这里稻田的泥土肥沃,田螺长的个子很大。摸了一会儿,将两个盆的螺蛳并到一起,快有一盆了。往回走时,将螺蛳和盆都拿到小溪边去洗干净。然后就在溪边的石头上,将田螺砸开,取出螺肉,再放到溪里洗净,就回去交差了。

老师亲自炒菜,炒了一个田螺韭菜,另外还有一个菜记不得了。田螺肉炒韭菜,炒的时候就奇香无比。吃饭时,每人半勺子;真是香味悠长、很是下饭;至今仍记忆不忘。

午饭后洗刷锅、碗、盆、勺后,大家也都在小溪里洗洗澡。换上干净内衣后,将脏衣服也一并洗干净摊在大石头上晒着。

太阳还未下山时,收起快要晒干的衣服,打点好锅、碗、盆、勺等物件,迈着有点疲敝的脚,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学校去了。

观日蚀

记不清是那一年的春末,在合江可以看到一次日食。事先,老师就给各班同学讲解了日的自然现象。并借来简单的日仪,给同学演示。告诉同学们,不能用肉眼直接观看日蚀。最简单的方法是用一块小玻璃片涂上墨,透过有墨的玻璃观看。 

哪天恰好是星期天,天空明亮,太阳高照。大概在上午九、十点钟的时侯,同学和老师都陆陆续续地来到校门前的操场上。除个别老师有墨镜外,多数老师和同学一样,大家都手中拿着涂了墨汁的玻璃片,时不时地对着太阳看。

不知什么时候,有人喊开始了!开始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举起玻璃片对着太阳看。就见太阳的边边上有一个小小的黑牙牙。渐渐地小黑牙牙向里越伸越大,一点点地侵蚀着太阳,愈看愈清晰。当月影遮挡太阳较多时,天色开始暗下来了。这时可以听到附近农民敲锣、敲盆的声音。当月影遮挡太阳达到一多半时,太阳的光线明显暗淡下来,就可以用肉眼直接观看太阳了。接下来就是月影渐渐地离开太阳,天空又开始明亮起来。

也不知道观看了多少时间,可能有一个多小时左右吧。天空已经很明亮了,也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同学们陆续地回到食堂等开饭了。

演出

具体时间记不得了,学校举行过一次文艺演出。

为了这次演出各班都排练节目,少不了都得请老师帮助。我参加我们班排练的节目是表演唱,名字叫“枪口对外”。记得的唱词是:“枪口对外!齐步前进!一枪打一个,齐步一前进!我们是铁的队伍!我们有铁的心!……,为我中华民族、永作自由人!……”。参加演唱的有六个人,在台上分成两排站在台中间。开始唱枪口对外!……,齐步一前进!时,两手抬起作端枪状,然后边唱边迈小步向台前走去,再作抬起枪、瞄准、射击状。唱到我们是铁的队伍!……时,在台口原地踏步。唱到为我中华民族、……时,小步向后退去,唱完全歌退到起唱时的位置。如是再重复一偏。

演出是在下午进行的。吃过午饭就将饭桌撤到后面走廊里去,临时在大厅的北墙根搭起一个高约30公分、不大的小舞台。在舞台的前面放一排临时找来的各色椅子,椅子后面就是一排排由各班搬来的长凳子。椅子是给来宾坐的,第一排凳子是老师坐的,同学们按班级坐在后面的长凳子上。

演出剧目有活报剧、表演唱、快板、双簧、口技、……等等。都是抗日救亡的和娱乐逗笑的内容。

活报剧是抗战以后兴起的街头短剧。它可以在街头演出,也可以在广场和舞台上演出。形式以话剧为主,可以迅速地反映时代的最强音。

在当时,抗日救亡运动在全国蓬渤发展,活报剧得到学生、工人、农民和城市居民的热烈欢迎和支持。有一些活报剧在街头演出时,表演日寇的士兵为非作歹,扮演群众的演员反击日本兵。围观的居民也拥上来打这扮演的“日本兵”。闹得扮演日本兵的演员赶快脱下日寇衣服,并高喊: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别打!别打!

那时最有名的活报剧当推张瑞芳首演的“放下你的鞭子”。故事说的是,日寇强占我东北后,老爸爸带着小女孩进关后沿街乞讨,靠小女儿卖唱度日。那一日,小女儿因饥饿难耐,唱着唱着晕倒在地上。老爸爸说无钱吃饭,快起来唱!说着就用鞭子抽打女儿。群众(演员)站出来高喊:放下你的鞭子!。街上围观的群众也高喊放下你的鞭子,并纷纷向老爸爸的破帽子里抛钱。短剧在舞台上演出时,当老爸爸手拿破帽伸向群众要钱时,台下观众纷纷解囊,铜板、钞票向台上抛去。

双簧,是那个时代在学校很流行的一种文艺形式。由两个演员演出,道具只要一把椅子,方便易行。前面一个演员坐在椅子上,面向观众;后面一个演员蹲在椅子后面,不让观众看见。前面的演员可以化装成任何一种人,如学生、工人、商人、士兵、老头、小孩、…等等;通常多化装成小丑。后面的演员不用化装。表演时,蹲在后面的演员发出说话、朗诵、唱歌、咳嗽、打呼噜、…等等声音,前面的演员就要做出相应的口形、表情、和动作。动作一定要像、要到位。如后面的人拍手,前面的人要用力拍手,拍出声音;后面的人说跺脚,前面的人要用力跺脚,并跺出响声。

在演出会上,有一个双簧。前面是一个化装得很滑稽的小丑,让人见了就想笑。演出的布幕一拉开,小丑端坐在椅子上,后面的人开始说话了。先是几句套话:“双簧、双簧!一个鸡蛋两个黄。今天我给大家表演一段‘自作自受’”。“我姓小叫丑,善于表演各种动作。现在开始表演。跺脚、咚!跺左脚、咚!垛右脚、咚!;……;打嘴巴、啪!打左边、啪!打右边、啪!,用力打、啪!快快打、啪!打!打!打!啪!啪!啪!……,再用力打、打!打!打!啪!啪!啪!……,”。后面的打字说个不停,前面的嘴巴打个不停;下面的观众笑个不停。终于,前面的小丑不干了,跳起来冲着后面的说,你的嘴巴不疼只管叫打;你在前面打嘴巴,我在后面叫打。后面的同学站起来,拉着他走到台前,向观众鞠躬。这时台下一片掌声。
  
演出一直进行到黄昏,同学们看得津津有味,也很受教育。

五、独立生活
  
同学们都来自沦陷区。有一部分由宋庆龄基金会的保育院直接转来的;有像我这样跟随家长逃到大后方,通过教育部考试分到学校来的;也有少数是家住合江的、下江人的孩子,直接考到学校来的。

保育院转来的同学,来的时候每人都发给四季衣服、鞋、袜和一套被褥行李,还有笔记本、纸张等文具以及脸盆、牙刷、牙膏等生活必须品。

学生宿舍就是在原老屋的大房间内、摆放上下铺的单人床。小一点的房间三、四张床、住七、八个人,大一点的房间可放十来张,住二十多人,只留有窄窄的通道。没有电灯,也没有煤油灯,只有一盏挂在房子中间的桐油灯。事实上,冬天很多时候同学们都是摸黑起床、睡觉;时间长了也能习惯。
学校没有校服,同学们有什么穿什么,但要求大家洗干净,有破有洞补好。刚来时都有一两双布鞋穿穿,时间长了都学会了穿草鞋。个别同学还学会了打草鞋。晚上回宿舍,都是木拖鞋;很多同学的木拖鞋都是自己做的,我就做了一双。寒暑假是我们做拖鞋、打草鞋的好时候。

首先要学的是补衣服。撕破的口子,不论是长的还是直角形的,都可以用针线将口子连起来就行了。膝盖上和屁股上磨的洞,就要用一小块旧布贴上去再用针线缝好。贴旧布片时要将布片四周的毛边折一点进去,否则缝上去很快又掉下来。因此到了二、三年级,每个同学都有一个收藏旧布片和放针线的小盒子或小包袱。

最头痛的就是补袜子。一般情况,男孩子手上都没有补袜子用的袜底板,难就难在这里。而那时侯纱线袜子特别不耐穿,换洗几次,不是前面有眼、就是后面有洞。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产的短纤维袜子,百穿不破;我总是想起,那时侯要有短纤维,我们穷学生要喊它万岁了。因此穿草鞋那怕脚磨出血,也要坚持“学会”穿草鞋。不但省鞋省袜子,而且不用补袜子了。

每当下午吃晚饭前的个把小时,校门外运动场边,有几位附近农妇来收换洗衣服。有包月的、也有零洗的。包月大概是几角钱一个月,除每天的换洗衣服外,每月洗一次被子和床单。包月洗衣服的同学很少,全校也就十几、二十来个人。零洗的只是个别时候,请她们洗洗被子或蚊帐,人也不多。大多数学生、包括我,衣服、被子、蚊帐,都是自己洗。

小衣服当然好洗,洗被子和蚊帐也有办法。那时没有洗衣粉,更没有洗衣机。洗被子时先将被子泡在大脚盆里吃透水,再放上一些碱面浸泡一会。将被头和易脏的地方用手搓搓,脱去鞋袜,在大脚盆里的被子上来回地踩。踩得差不多时将被子翻一翻再踩。踩到盆里的水很脏时,就可以将被子拧起来了。拧的时候先将盆里的脏水倒掉,将被子双折,双脚踩住双折了的被子的一头,再用双手拿着另一头,提起来用力拧。最后拿着拧干的被子、提着脚盆到运动场东面的井台上。在这里,可以尽量用清凉的泉水,将被子放在盆里多踩几遍,清洗干净。洗蚊帐的方法和洗被子的一样。开始时不会缝被子,请会的同学教一下也就会了。洗过多次被子后发现,被子最脏的是被头、紧挨脖子的地方。于是暑假回家让母亲找一块白布缝在被头上。下一次洗被子只洗被头就可以了。当然也知道,洗几次被头后也要将被子全部洗一次。生活教会我们变得聪明了。

上晚自习用桐油灯照明。到校后毛把钱就可以买一盏用竹子做的、可以用手提着的桐油灯。灯身是一个一端有节的竹筒,高约20多公分,直径约7-8公分。有节的一端放在下面、断口朝上。筒内可以盛油,上口可以搁灯碗。在断口的两侧钉上一根u形、宽约1公分多的竹条,就可以将灯提起来了。在断口上开一个宽约3-4公分、深约2公分的缺口;以便将筒内的油倒到灯碗里。一般灯碗是铸铁的、瓷的,但也有放一个小菜碟子做灯碗的;最最不济的是,拾一片大一点的破碗碴,倒上点油、放上灯草,也是一盏灯。

学校每月给每个同学发几两桐油,记不得了;但数量是很少的。因此上晚自习时,只是在看书写字时才点两根灯草,平时只点一根。上完晚自习,各人提着灭了的灯、借着走廊里一盏微弱的桐油灯光回宿舍。宿舍里每个房间有一盏公灯,学校给每盏公灯每月发一定数量的桐油,由值日生负责点灯、熄灯。
 
学习用的纸张、文具由同学们自备;笔记本是用买来的纸张自己钉的。那时最常用的纸是竹纸。纸店里卖的是大张,通常买四、五大张可以钉四、五个本子。买好纸后,请店家切成32开或16开。钉本子可以用32开的纸钉成单页的本子。也可以用16开的纸对折成32开大小、钉成双页的本子。可以钉成有三个眼或五个眼的本子。三个眼的本子可以用纸捻子钉,五个眼的本子得用线钉。
  
竹纸很薄,白色、半透明,写钢笔字特别平滑、流利、显字。但如用力过重或墨水质量不好,会浸到下一张纸上。因此都在竹纸下面垫一张厚一点的白纸。为了写字整齐,通常在垫纸上用墨汁画上横格子。单页本子,有横格子的垫纸容易走动;双页本子,垫纸插进双页中间,不会走动;这是双页本子的优点。

那时用纸得花钱买,因此很注意节约用纸。用过的旧纸可以写大字,写了大字的纸还可以做别的用处。偶尔得到几张好纸,要留着钉英文生字本。拾到香烟盒也打开抹平,攒多了也可以钉成英文单字本。

做作文有统一的作文本,双页、直行小方格,用毛笔书写。这种本子的纸比较好,将旧作文本的双页翻过来,可以作为算术的草稿本。草稿本用完了,可以一张一张的用来垫在桐油灯底下、保护桌子;最后还可以作为点灯的引火。

那时同学中有自来水笔的很少,用铅笔的时候也不多,主要用蘸水钢笔。钢笔杆有一只就够了,但钢笔尖一学期要用好几个。钢笔尖好坏有很大差别,好的蘸一次买墨水可以写好多字,可以用把月甚至半学期。不好的,蘸一次墨水写不几个字,写不到一个月就划纸了。因此买到又好又便宜的钢笔尖,也是同学们很关心的事。笔尖也是有品牌的,哪个同学买到了好笔尖,大家都要问问是什么子牌的。

墨水有成瓶(小瓶)的卖,但同学们多半是买蓝粉自己冲墨水。开始买的是纯蓝的,后来发现有一种蓝黑的更好。这种墨水刚写时是蓝色,过一阵子就变成近于黑色的深蓝;很受大家欢迎。冲墨水也有技巧,冲不好颜色不好还洇。多冲几次,留点神,渐渐地也都会冲了。

学校附近、甚至方圆几里地之内,没有商店,同学们无处花零钱。只有每天下午洗衣服的农妇来时,跟来几位半大的小姑娘。她们带来一小布带炒熟的蚕豆、当地人称胡豆。你给她一个有四方孔的铜钱,她给你盛一小竹筒胡豆;大概有十几粒。在当地一毛钱可以换十个铜板,一个铜板换几个铜钱,记不得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用铜钱,也是唯一的一次。

另外,吹号的号兵,在他黑呼呼的小房间里有一个小货架子,货架子上摆放着纸筒卷着的小麻饼子。大概是几个铜板一小筒,一小筒有五、六个小麻饼子。小麻饼子的直径大约是3公分、厚约1公分,红塘馅、里面夹有碎冰糖小块,外皮上有芝麻;很香。大家都很喜欢吃这种小麻饼子,因为这是仅有的廉价小食品。但也只能偶尔买一筒慢慢吃。偶尔就是,一学期两到三次而已。

号兵、他除了卖小甜饼子外,有时还给我们讲他的战斗故事。其中最得意的一次是:那时他是营部的司号长,他手下有三个小号兵、分配在每个连里。在一次保卫一个山头的战斗中,他带领他的三个吹号战士立了功。

那个山头是阻挡敌人西进的坚强堡垒。敌人为占领这个堡垒,出动大量兵力进行强攻。战斗打响的那一天,一大早敌人的炮火对山头的正面进行轰击;接着对我军第一道防线的阵地进行重机枪密集扫射;最后步兵发起冲锋。我军沉着应战,待敌人接近阵地,我军机枪、步枪、手榴弹齐发,击退敌人。敌人再次用机枪、迫击炮密集射击,并发动第二次冲锋。直到中午,敌人第三次冲锋后,我第一线阵地伤亡迨尽,只好暂时撤出伤员。下午敌人又是炮火对我主阵地和第二道防线阵地猛烈轰击。黄昏时分,敌人发起向我第二线阵地冲锋,很快第二道防线被敌人突破。我军收缩至主阵地前沿奋力抵抗。营部组织后勤兵员全部进入战斗。我、司号长带领三名号兵匍匐在营部前沿阵地、待命。战斗到最激烈时候,敌兵蜂拥而上,直扑我们主阵地。正在这危急时刻,营长一跃而起,站在战壕的前沿,高举手枪猛烈射击,高呼,冲锋!得此命令,我一挥手,和另外三个号兵腾身而起,站到战壕的前沿,举起战号,的…!的里的!哒的里的!的…!的里的!哒的里的!哒的里的!哒的里的!……,猛地吹响了冲锋号。脚下战壕里的士兵,窜出壕沟、亮出刺刀,发起冲锋,一片喊杀声、杀!……!勇猛向前。

我们的冲锋号一遍接着一遍吹,越吹越响、越吹越急。我们的士兵更加勇猛地冲向敌人中心。一个号兵中弹倒下了,两个、三个号兵中弹倒下了,我一个人更加用力地吹。冲锋号声永不停,我们的士兵向前冲。天渐渐地黑了,敌人溃不成军地逃窜。我们守住了阵地,第三个号兵一个大腿中弹,另外两人胸部中弹阵亡,我左肩中弹。我们四人立了集体一等功。老号兵兴奋地、一遍一遍地对新来的同学叙说着他的英勇事迹。

这是我最早听到的感人的战斗故事,让我永远记住那些勇敢的号兵和那英勇的战斗场景。
 
下午课余时间是同学们最放松的时光。时间抓得紧的同学,首先是洗衣服、补衣服、补袜子。但更多的人是去打球、下棋或看小说。也有一、两个人钻到后面茂密的竹林里,去探险、掏宝、发现新大陆的。还有四、五个人一同到校外野地里,满世界乱转的。直到快要吃晚饭时、或远远听见吃饭号的声音,才急急忙忙地奔向饭厅。

在桂溪园的两、三年时间,同学们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和学习,还是有条不紊的。大家独立生活的能力都得到很好的锻炼,这是战时的必然,也是成长的需要。

六、苦难的伙食

学校免费共给伙食,但标准很低,大概是每个学生每月两斗七升原粮。按一斗15斤计算,约合40.5斤原粮。学生伙食的柴、米、油、盐、菜、……,等等,都在这里面出;可能不负担伙房工作人员的工资。

学校每月由粮库按学生人数领出原粮,交给事先约好的粮店。粮店按一定的比例将打出的米交给学生食堂,店家留下麸子,不再收取加工费。如果按出米九成计算,可出米36.45斤。用10斤米换取柴、油、盐、菜,每个学生每月只有26.45斤米做主食;每天不到1斤米。这对十来岁正在长身体的男孩子来说,是绝对不够的;这是苦难的根源。用1斤米的钱换取3天的柴、油、盐、菜,可能更加艰苦。如若再想拿米给大家换点肉、打牙祭,那平时的肚子就更吃不饱了。要想让学生吃得饱一点,要求出米率更高一些,这样同学们就只好糙米了。这样的伙食也吃过,糙米饭可以多吃一口,但那也是很难下咽的。

通常,每天早晚两顿稀粥,中午一顿干饭。早晚的稀饭如若能像干粥那样,每人吃两碗也就不错了。可惜那稀粥也真稀,同学们盛粥时,尽量用勺子伸到粥桶底下搅搅,希望能有点稠粥浮上来;多有几棵米粒。就是这样的粥,每人也就两小碗。所谓小碗,就是农村粗瓷碗中的小号饭碗。

粥是放在几个公用大木桶里,同学们自己盛。有的同学希望能多吃一点,第一碗盛多半碗,很快吃完盛第二碗,再很快吃完可以有第三碗的希望。但如不巧,吃完第二碗时粥已完了,那就只好认倒霉。为了多喝一点粥,粥桶边经常围满了人;你也盛我也舀,时不时的洒到衣服上,袖口、前襟都是粥糊糊;有时还洒到手上,皮都烫红了。当时国立中学学生吃早饭称为“抢稀饭”,就是这种情况的写真。为了抢稀饭,烫破舌头、嘴唇的也时有发生。

中午的米饭是每桌一个小饭桶,当天值日将其抱到发饭的地方。厨师将八个人的饭称出来,倒在小饭桶里。值日将小饭桶抱回来八个人分食。八人分食也有不同方式。最不济的是由值日再将饭分给每个人;好一点的是每人先盛一碗,吃完了再盛第二碗。每人都很自觉,每碗都不敢盛得太满,生怕别人说自己怎么怎么。回想起来心中充满了难受和悲哀;可恨的日本鬼子,害得我们如此痛苦。记得有一个星期日,有的同学回家或进城去了,我们这一桌只剩下三、四个人。中午开饭,三、四个人将八个人的饭全吃完了。好开心,吃得如此痛快、如此满足。别桌的同学看了,好不羡慕。

逢年过节,或什么特别的日子,食堂多做饭。中午将两个大饭蒸子直接抬到食堂。这下可好了,同学们可以放开肚子吃了。第一碗盛满,第二碗平平,第三碗用力按。到第三碗时,饭蒸子前已经围满了人,里面的饭已经见底了;个子小的同学踮起脚跟、半个身子弯在桶里;又有的人端着碗在他的头上晃动,想挤进去盛饭。

记得有一次,那是1945年上半年 ,在国立第九中学念高中的时候。饭蒸子前围的人太多了,每人都只能侧着身子,伸一只手抓住饭蒸子的上缘;将饭蒸子拉向自己身边。拉的人用力不均匀,饭蒸子和拉着饭蒸子的人群,在院子里来回移动。终于嘣的一声,饭蒸子被拉散了。拉饭烝子的人向后一呛,站住了脚,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身去盛破饭蒸子里残余的饭。这就是国立中学的“抢饭”,我亲身的经历;是日本军国主义罪孽的见证。

菜也很简单。早餐只有四小碟菜,盐水炒的空心菜和盐水煮胡(蚕)豆是每天都有的。偶尔一次油炸花生米或油炸黄豆,每人也就十几个粒。夹黄豆或花生米只能骑马不能坐轿,这是无形的规则,谁都要遵守。所谓起马,就是筷子要立着夹豆子,一次夹一粒;不能将筷子平躺着插进去,像坐轿子式的、一次抄起好几粒。谁要是多次不遵守这个潜规则,其他同学就不愿意和他同桌用餐了;那将是很难堪的事。

午饭时四碗菜,平时都是素菜;最便宜的空心菜是每顿必有。每月月底的中午会有一顿肉,是为打牙祭。逢年过节给的肉会多一些,这时厨房要每一桌送一只脸盆去盛肉。送去的盆,就是日常用的、洗脸洗脚共用的盆。通常是搪瓷盆,但也有送的是木盆;其卫生情况是不堪设想的。就这样一年也就一、两次,大家也吃得很香很高兴。

吃午饭时,将蒸饭时剩下的米汤,放在饭厅作为汤。偶尔将炒菜的锅底,加点水、放上点葱末,烧开了就是好汤了。什么汽水,那是遥远的事,想都无从想起;至于饮料,听都没有听说过,更无从想起。

就这样苦难的伙食,还有奸商从中伤害我们。有几次奸商将霉米当作好米卖给我们,使我们好长时间吃饭都有霉味,伤不伤身体,无人管你。还又一次,奸商将桐油参在菜油里面卖给我们,使全校同学饭后都出现呕吐;这就是流亡学生。

由于长期吃不饱,同学们对获得食物的要求特别强烈。粥碗里、饭碗里吃得干干尽尽,掉在饭桌上一颗饭粒也拾起来吃了;这一习惯我至今还保留着。冬季到田地里拔农民的萝卜吃;路边的豌豆、豌豆芽,摘了就吃。有一次在暑假期间,校长家的鸡跑到我们宿舍来了,几个同学抓起来到农家煮煮吃了,校长大发脾气。幸好下学期校长换了人,才未攘成大祸。

 做私菜、就是同学自己做一点小菜吃饭时助餐。最常做的私菜是油辣子、猪油和炸酱。油辣子就是将辣椒面浇上烧开的菜油,盛在瓶子或小铁盒子里;猪油是将炼好的猪板油盛在瓶子或小铁盒子里;炸酱也是盛在瓶子或小铁盒子里。吃饭时将私菜代到饭桌上,不论是稀饭还是干饭都可助餐。最不济的是,吃稀饭时撒一点辣椒面在粥上面也可以助餐,这样做的人还不少。猪油是比较好的私菜,和在热粥里或是拌在热饭里都很好吃。炼猪油时候还可以加以点盐,那就更好了。做私菜的同学毕竟是极少数;我做过几次油辣椒,寒暑假由家里回来时带点猪油,就是上等私菜了。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