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流亡学生 》第六章 国立第十六中学(一)

流  亡  学  生
       
                  ——勿忘国耻

                                   ----阚译(著)

第六章 国立第十六中学(一)

一、国立第六中山中学班
         
在湖南武岗念书时就知道,在后方有国立中学,专门招收由沦陷区逃来的学生;免费食、宿、读书。这些中学都是沦陷区中有名的中学,内迁到大后方组成的;有一批好的老师。那时知道的有国立第八中学在四川秀山,是由安徽迁来的。国立第十一中学在湘西竹篙塘。竹篙塘离武岗很近,我曾想去投考,后因要进川,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到黄角垭以后,就注意有关国立中学的招生情况。果然,大概在1940年的六、七月份,得知教育部门在重庆通过考试招收沦陷区中学生。当即进城报名、参加考试。过不多久接到通知,要我到合江县桂溪园第六中山中学班报道。通知上详细说明,桂溪园在合江县城江北。坐轮船到合江县下船,过江约20里地就到桂溪园。

母亲急急忙忙替我收拾行装,筹措路费。就这样,大概在八月底,我扛着小行李卷、提着不点大的小书箱,上学去了。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人离家远行,但因为是去上学,又是自己向往的国立中学。所以不但没有什么忧伤,反而是高高兴兴地上路了。

川江上的轮船,一般都是天即将放亮但还未亮时起航,这样可以多赶一些路。因此必须头一天住在城里轮船码头附近,才能赶上第二天上船。通常轮船码头附近,有很多专门为轮船上下旅客服务的小栈房。这些栈房的门前,都挂一盏长方形的灯笼。好一点是玻璃的,次一点的是白纸糊的。但不管是玻璃灯笼还是纸灯笼,上面都写着“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的字样。因此这类小栈房又称“鸡鸣小店”。住在这样的小店,不用你说,店主人就知道你是赶轮船的;第二天一大早就会喊你起床。

栈房在河滩上面,下了河滩就是轮船码头。第二天天还未明,我和众多的赶船人一样,来到了轮船码头;这里已是人头攒动。轮船靠在趸船旁,由趸船搭一段或两段跳板到水边河滩上。在朝天门码头,停靠开往下游宜昌、汉口大轮船的趸船都比较大,搭到岸边的跳板有1米多宽。停靠开往上游江津、合江、泸州小轮船的趸船很小,搭到岸边的跳板不到半米宽。不大的趸船中仓,挂着一盏汽灯,照亮了跳板和上船的河滩。

紧挨跳板头的河滩上踏出一条小路,小路的两边各有一些卖早食的挑子。轮船小的只有三、四个挑子,轮船大的可以有十几个甚至更多的挑子。这些挑子多半都是卖炒米糖开水、外加荷包蛋的,也有卖抄手(混沌)包子的;还有卖油条、豆浆、稀饭的。挑子的两头并在一起,像是个长形的案子。案子的外侧放一条长板凳,供客人坐。案子的上面立着一盏电石灯,豆大的白光,在黑暗中照亮一小片。案子的一半是一口锅、煮稀的,在电石灯的光照中都是热气腾腾的。另一半放着炒米糖、鸡蛋,或抄手皮和蒸包子的笼屉。挑子的主人吆喝着:“炒米糖开水!荷包蛋!”更增加码头几分热闹。

跑重庆到江津、合江、泸州的定期班船,多是民生轮船公司的船。还能记得,我第一次去合江乘的是“民裕”号船。这是一条约千吨左右的、川江上的大船。过去这种船是跑重庆汉口的,自从跑汉口上海的大船开到重庆后,民裕就跑重庆上游了。船上的舱位有五等。三等仓是大房间上下铺,四等仓是底仓、通铺,五等仓是上船给你一张单人草席、自己找地方。我们--流亡学生,只买五等仓。后来多次上学、回家,来来往往船坐多了,就有不买票的时候。船上的大副和水手知道我们是流亡学生,也不为难我们。
 
重庆到合江的长江航路没有大的急流险滩,但在重庆上游约30公里的地方,有一名叫小南海的孤石岛,兀立江中,将江水分为两股。因孤石偏靠左岸,左岸侧小水道宽不足百米;靠右岸水流为主流,宽千米上下。大船上下水皆走主流,无出险可能。小船多走左侧小水道,时有险情、甚至发生事故。
大概是1945年春,我由重庆去江津,坐的是小轮船。中午时分刚吃完饭,船行至小南海。由于船小,走左侧小水道。忽然感觉船头略微向上一抬,船上的人都站起来了,大声问怎么了!怎么了!并有人伸手去拉出、头顶上木条盒内的救生衣。接着船上的水手大声说道:“没有事!没有事!船头触到沙滩了;现在打倒车,退出来就行了!”。幸好,不一会儿船退了出来,略微调整一下航向,船顺利地驰出了小南海。

民裕轮由重庆开往泸州,头一天夜间停靠合江。船上提供免费伙食,每天三餐。中午开饭时,五等仓的乘客在后甲板上,八个人围一圈蹲在那里,水手送来饭菜;一般都能吃饱。通常到江津下船可以吃早午两餐。到合江下船的人,船到的晚还可以吃一顿晚饭。

船到合江虽是下午,但天色尚早,我立即过江。过江后找一挑夫担着我的行李,领我去桂溪园。由于行李很少,挑夫很轻松的挑着行李,走得很快。赶到桂溪园天还未黑,总算是顺利到达学校--国立第六中山中学班。

抗日战争开始不久,宋庆龄和宋美龄主持的、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在战地、在沦陷区、以及在难民逃亡途中包括在信阳火车站,救护和收容了很多婴幼儿和小少年。小的周岁左右,大的也就八、九、十来岁。基金会建立了几个保育院,养育了这些婴幼儿和小少年,是为保育生。保育员带领这些保育生艰苦地逃亡到大后方。在逃亡途中,保育院对他们进行了小学教育。到了1940年前后,保育生中有一些达到了中学年龄。于是由教育部成立几个中山中学班,接受这些大龄保育生,同时也接受像我这样的随家长逃到后方的中学生。

保育院转来的同学中有很多人都失去了和父母的联系,有的同学的名字都是保育院给起的,他们连自己的家在那里都不知道。

在合江的第六中山中学班只有初中,是男校。借用了清朝一个候补道台的宅第办学。学校由初一到初三有六个班,每个班大约有二十到三十人,全校也就一百多名不到二百名学生。

同在合江的还有第五中山中学班,是女校;在合江县城的赤水河对岸。

二、学校

说是宅第也可能是祠堂,房屋很多。大门是有门厅的、双扇对开的红漆大门。大门朝南,进入大门是东面和北面有墙的、半间房式的门厅。门厅的西面无墙,对着一个长方形的大天井。说它是天井,因为它的地面和周边全是条石铺成的;在潮湿的南方,差不多常年长有青苔。天井的南面是由大门西边砌过来的大院墙,天井的北面是大厅。

大厅作为学生的食堂,内有粗陋的白木方桌二十多张;没有板凳,站着吃饭。将饭桌向东西两墙边上一靠、摞起来,就是全校师生集会的礼堂。由于大厅对着天井的一面没有墙,所以大厅的采光很好。穿过大厅后墙中间的门,进入一个丁字形的、有屋顶的走廊。走廊的东面连着一个四合院,中间是一个小天井,四周的房屋是学生宿舍。小天井大约也就五、六个平方米,用条石铺的地面,周围有石栏杆。天井到房屋之间的四面空间很宽大;且上有屋顶防雨,是学生雨天活动和晾衣服的地方。

丁字形走廊的西端通向厨房和储藏室。储藏室的北面有一个小院子,是校医室。丁字形走廊向北通向二厅。二厅及其两边的房屋是校长、教务长办公室,以及教师备课的地方。出二厅北门又是一个大一点的天井。围着这个大天井的房屋就是各班的教室。教室的后面有一道小围墙,围墙上有小门通向后面一个很大很大的大竹园。说这竹园很很大,是至今我也想不出它有多大。同学们无课时经常到竹园里去玩。

学校的校长、教师还有一些员工都是江苏来的。还记得教英语的江老师是南通一所中学的教师,他的儿子叫江勋,和我同班。

学校各科的教师齐全,教学质量挺好。比较重视数理化和英语的教学,地理的教学由同在一个县的第五中山中学班教师兼课。还有工艺美术和音方面的教师。体育教师也是江苏来的,由于缺少设备,只能开展篮球和排球运动。

教科书由学校发给,也有发讲义的。总之教学资料并不匮乏。各课教学都能正常进行。

学校的作息制度很严格。大致的安排是,早晨6:00时起床,早自习1小时,吃早饭,8:00时上课。上午四节课,每节45分钟;中午有午睡1小时;下午只有两节课,有时只有一节课;课余到吃晚饭前是自由活动,可以打球、可以到后面竹林里去玩、也可以洗衣服补袜子;晚饭后有两个小时的晚自习,晚9:00下自习,9.30熄灯睡觉。熄灯后有老师巡查,同学们不敢说话,很快就入睡了。

作息时间由一名司号员掌握。司号员是退下来的老号兵,吹号时间准确、号音响亮。作息内容不同,号声的曲调不同。有起床号、上课号、下课号、开饭号、集合号、下晚自习号和熄灯号等等。起床号曲调绵软细长,好象是在轻轻地唤醒睡梦中人,替他舒展舒展筋骨好起床;集合号急促嘹亮,一阵急急风似地、催人行动;下晚自习号不紧不慢,有气无力地告诉你,一天终于结束了,可以休息了。最令人兴奋的是集合号,最令人不愿意听到的是冬天的起床号,最令人期待的是下自习号,最令人高兴的是开饭号。起床号的曲调是:达的…达达…!的达…的达…!的达…的的…!的的…达达…!;这样的号谱要吹好几遍。同学们好玩,已经起来的同学配着号音编成:天色…亮了…!睡猪…起床…!人来…叫猪…!猪在…床上…!。还躺在床上的同学则编成:… …!… …!猪来…叫人!人在…床上…!。说说闹闹都起来了。这时校工已将洗脸水挑来倒在小天井的大水缸里了;冬天由厨房里烧点热水送来。

刚洗完脸,集合号就响起来了。同学们都跑到大门外的操场上,由值班老师领着做早操。早操后同学们都跑到教室上早自习。早自习形式比较灵活,可以在教室里看书,也可以拿着书在院子里朗读。早自习后吃早饭,早饭后不久就上课了。

别看教室里坐的都是远离家庭、父母,甚至不知道家在那里、父母是谁的孩子,但教室里的教学秩序却很好。其原因是:老师教的好,给我的记忆是,课堂上老师讲的清楚,同学都认真听课。老师的师德、师道好,所有的老师对学生都非常爱护、谆谆善诱的教导我们;所有的老师都为人正直、堪为师表,受到同学们的尊敬。同学们自己深知,这样的学习环境得来不易,要十分珍惜。学校远离社会,几乎不受社会上不良气氛的影响,也是学校风气好的一个重要原因。

每周有两堂劳作课,都在下午。教劳作的老师是江苏人,看样子也就三十岁上下,个子不高、但很壮实。劳作老师十分和气,平易近人;同学们都愿意接近他。他教我们用圆竹筒制作放铅笔、橡皮、修笔刀……等文具的铅笔盒;学校附近有白瓷土,他教我们制作土瓷的坯子,他还做了一个小窑烧制土瓷。我还记得,我烧制了一个土瓷调色盘、可以调六种颜色;虽不是很周正,但也是一件可用的器皿。我做的圆桶形竹制铅笔合,一直使用到高中。劳作老师,还利用课余时间指导我们演小话剧、活报剧,开展文艺活动。总之是一位多才多艺,深受学生爱戴的老师。

学校有一架风琴,教音乐的是一位胖胖的中年女老师。她总是笑眯眯的,很和蔼。上音乐课时教我们识谱,教我们唱“吕梁三部曲” 和“延安颂”。回想起来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但这位女老师只教了一学期,下学期开学时,她就没有来了。

学校的正常教学有序地进行,该小考时小考、该大考时大考;老师监考十分严格。同学们学习认真,成绩还是可以。这主要应归功与老师教书、育人的教学思想好。几乎所有的老师课上课下,除教授应学的知识外,经常给我们讲,做人、处世的道理。“少壮不努力,老大徒悲伤!”,“近朱者赤,禁墨者黑!近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这一类催人上进,叫人趋善的教导,不仅在讲堂上讲,课下也不断的讲。这对正在成长的、极易接受新思想的、十几岁孩子,是最好的帮助。这就是我记忆中、的我们的国立第十六中学。

三、美丽的校园 

我们的校园--桂溪园,是长江北岸丘陵地带中的一片平地。作为校舍的房屋,在平地的中间。房屋的东西两侧和后面,为一个很大的竹园所拥围;房屋的前面是一片开阔地。学校利用这块开阔地,建成一个简易运动场。一条小溪由校园的东北方向流来,在校园的东南角折而向西;沿着运动场的南缘继续向西,在校园的西南角折而向北,饶过校舍、围着竹园转了大半圈,汇入东面的一条小河。在运动场南边和西边的小溪两岸,偏植桂花树,故名桂溪园。

运动场与学校大门之间,还有一排约十余株、树龄长的、高大的桂花树,更增加了桂溪园的名声和魅力。每到秋季,桂花盛开时节,数里之外幽香暗起,沁人心脾。有一年,我收集了一小盆掉在地上的桂花瓣,洗净、晾干后用白糖腌上,腌好后装在一只洗净的小墨水瓶内,盖上盖再用黄泥封好。寒假带回家,母亲用它调在汤圆馅里。做出的汤圆清香爽口,至今无有过其右者。

紧邻运动场的东边,有一口泉水井。 井口低于运动场地面约0.5米,与运动场东面、大片水稻田的面齐平。井口大约有1.5米见方,四周全用条石铺砌。水清见底,水质优良。水量丰沛,水面一年四季平井口。供我们全校师生使用,多余的溢流至附近水稻田。井台用条石铺砌的范围约有近十个平方米,井台外围有排水沟,排去洒在井台上的和井口内溢出的水。井台经常为洒上去的水洗刷得干净水润。同学们经常在井台外边缘的条石上洗衣服。

环绕大半个校园的小溪,在运动场南面的一段,河面的宽度约有1到2米左右。在运动场的西南角有一座小石桥,长约2米多,是学校进城的通道。

过了小石桥,小溪突然展宽成一个池塘。池塘长约二十多米、宽约六、七米,1米多深。池塘出口处有一水闸,过水闸后的小溪,宽约1米,平均深度约1米。小溪围绕校园的大部分河段、河堤顶就是地面,但也有一些地方,河堤顶略高于地面。大雨后小溪水满,不断有水流在略微低洼处溢出。

沿小溪两岸除种植桂花树的河段外,余下河段的两岸皆密植乔木,间有灌木丛和杂草。使小溪即使在炎炎夏日,也幽暗阴凉。有同学在烈日当空的大考时,在小溪畔找这个地方复习功课,也清凉安静。

夏季来临,将池塘北面的水闸关上一多半;雨后可蓄水满塘。课余和星期日,同学们就可以在池塘里游泳。大概是1941年的初夏,我在池塘里游泳时,个子高高的教英语老师在池塘边观看。见我游的是大扒,便把我叫过去;先教我蛙泳,接着又教我自由式。老师教的一招一式都很规范,我学的也很认真;自此我的游泳技术有了明显的进步。1948年夏季在唐山市游泳比赛中,我取得50公尺自由泳第四名;1993年,那年我68岁,在乌鲁木齐铁路局50米长泳池内,连续地游了1200米。游泳对我的身体健康,起到了很重要的保证作用,这还得感谢第六中山中学班高个子英语老师。

需要说明的是,池塘里的水在夏季是浑的,特别是孩子们下去一搅和,就成了浑汤。但这并不妨碍学游泳,如果那时不学,以后是否有机会,那就很难说了。

学校除众多的桂花树外,还有很多其他品种的树木和花草。其中引起同学们注意的有铁树。铁树多是盆栽,但在这里有很多、不是几棵,种在院子里的地上;而且都长到1米多高。有说道,铁树开花60年。在我们学校,也许是铁树多的原因,经常看到铁树开花。铁树花是什么样子,记不准了;好象是粉红色的有拳头大小。铁树花的果子,扁扁的像心的形状、红颜色;外面有一层粘液,用舌头舔一舔,有甜丝丝的味道。

校园里还有很多高大的乔木,可惜都不知道名字。它们多半枝繁叶茂,夏日里的浓阴足以覆盖大多数庭院,清凉宁静;既宜居住,亦宜学习。还有四季长青的、矮小的冬青和黄杨木。因为我们很多同学爱好刻图章、包括我再内,认得冬青和黄杨木。这两种树的木质细致、坚硬,宜于雕刻。

校舍后面大大一片竹林,是桂溪园的一处胜地。竹林长成后好象无人经营,十分茂密,有些地方人都钻不进去。但也有十分疏朗的地方,坐在那里可以享受通过竹叶筛下的阳光。下午课余时间,三、五同学前来寻幽、探险,十分有趣、刺激。两、三同学 在林里找个地方讨论功课、求解难题,也十分安静、相宜。好友两人找个地方对弈,更是神仙一般境界。心情很不好时,一个人来到竹林中、个人私密的保留地,低头坐坐、闷头走走、挥动拳头猛击几下、纵身跳跳、蹦蹦、放开喉咙呐喊几声,也许就会得到放松、缓解,心情渐渐趋于平复。

春季的竹林,生机勃勃。今日刚出土的幼芽;明日成了一个小玩童,挡住你的去路;再一日见到时,她已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请你让开她的领地。夏季的竹林,青翠欲滴。虽骄阳似火,在她的遮护下,清凉宜人。秋季的竹林,落叶铺就一地金黄,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已是高高的出人头第、迎风招展。冬季的竹林,在北风的呼啸中,弯了再挺起来,坚不可摧。

竹林的范围很大,深处紧密无间,无人能探得其中真情。竹林在无声地成长,不断地产生悬念。有一大片原生而神秘的竹林,使我们艰苦的生活得以舒缓,是我们的享受。

弯曲清雅的小溪,是桂溪园的另一胜地。除了运动场西侧的池塘外,整条溪流纤巧细长,在小树丛的簇拥下、婀娜多姿。随着雨大雨小,涨水退水,变化着她无限的内涵。在太阳的起起落落中,变幻着不同的洵丽。在天气的阴晴变化中,她时而弱小、时而高大。在满月白亮的照耀下,有一些蒙蒙笼笼、又是那样的神秘诱人。小溪坦荡地在大地上流动,迎接着人们的观赏和探访。原生而开放的小溪,也是我们的享受。

学校周围的环境,开阔坦荡,更加美丽。高低错落不大的丘陵,是美丽动人的基调。运动场西南方向微微隆起来的、属于学校的、一片葱绿色菜地,一年四季赏心悦目。运动场的东面和南面,比运动场约略低下的、一大片平坦的水稻田,一年四季变换着风采。冬季,水汪汪的明亮耀眼;春季,一片片绒绒嫩绿的秧田点缀其间;夏季,茁壮的水稻已半人多高,农家的小孩子们在田间奔跑追逐,只露出个小脑袋和翘着的小辫子、在绿色海洋中晃动,像是童年的梦幻世界;秋季,一片金色的大地,迎面突显,丰收的喜悦不容分说地冲进脑海。

在稍微远一点的东边,一条小河从远远的北面高地、舒舒展展地向南流去。在高地的边缘以一个小小的瀑布、顽皮地跌落到这个丘陵地带中小平原的怀抱。再向南,汇入江边的另一条入江的小河。小瀑布下面是一片水潭,潭水清澈见底,众多的小鱼花子在其中嬉戏。水潭的下游,布列着长长的一片、圆顶圆面的、就像是在水面上漂着的大石头。河水变成多股细流在这些大石头的空隙中欢快地流淌着。小河、瀑布、水潭、细流,大石头,永远是我们星期天寻找乐趣的保留地。

桂溪园,我永远忘记不了的、美丽校园。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