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流亡学生 》第四章 短暂休息(二)
分类:

流  亡  学  生
       
                  ——勿忘国耻

                                   ----阚译(著)

第四章 短暂休息(二)

五、宣传抗日救国

为了适应防空的需要,学校教授学生预防空袭、紧急救护、消防救火和溺水救人等知识。还组织过紧急救护的演练。

宣传抗日救国也是学校的重要工作,于是学校组织了讲演队和演出队。演讲队由老师写好讲稿,几个同学排练。在学校前广场上有重大集会时,排练好的同学就上台向集会的人群宣讲。演出队排练抗日救国活报剧,在学校前广场的土台子上演出;很受居民欢迎。

学校还组织宣传队到农村宣传抗日救国。每个宣传队由十来个同学组成,有一、两位老师领着。宣传队打着旗,有的带一面锣或鼓就可以出发了。开始就在县城附近的村子宣传,逐渐地向远处推进。宣传队来到村子前的晒谷场上,先敲一通锣或鼓。待村民、首先是小孩子们,聚拢以后,同学们列好队,由老师指挥高唱抗日救亡歌曲;通常一唱就是好几个。然后就由一位或两位同学站到队前、最好是一个石头滚子上面,宣讲日寇侵略中国的罪恶行动、日寇飞机轰炸省城长沙的惨烈状况、日本兵所到之处烧、杀、抢、淫的野蛮罪行、……、等等。还宣讲防空知识、汉奸的罪行,动员大家抓汉奸和作好防空准备。有时还带一些揭露日寇罪行的招贴画,贴在农户家的墙上。大的宣传队有二十多人,当大队同学在晒谷场上宣讲时,另有几位同学,在农舍的墙上写抗日救亡标语。

暑假期间,安排同学组成宣传小组,继续到农村进行宣传。通常三、四个人一组。我们这个小组有四个同学,任务是写标语。学校给我们的工具是一个盛红土浆的小木桶、两把油漆刷子和一桶红土浆。工具放在一个同学的家中。早晨吃了早饭我们就到他家集中,带上一小木桶红土浆,拿着两把刷子,就出发了。

离县城近的、大的村庄已经写了不少标语。我们的任务是到户家少的、甚至是独户人家的村子去写标语。最常写的标语是:抗日救国!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汉奸走狗!打倒卖国贼!好男要当兵!好铁要打钉!……,等等。

沿途要经过一些小溪、小河,溪水清澈十分诱人。在写完标语往回返时,几个人就在途中的小溪或小河中洗澡、戏水。有一次经过一个荷塘,雨后荷叶碧绿,散发着清香。几个人商量着摘几片荷叶带回家,煮粥、做菜。荷塘的塘埂很高,趴在埂上伸手也够不着。我提出,我站在塘埂边,两臂平伸成一十字架。右手伸向荷塘,左手抓住另外两个同学的手,像一架吊车;同学们慢慢往前走、将我放下去,我就可以倒下去摘荷叶了。嗵!的一声,几个人都掉到塘里去了。混身是水到是小事,混身衣服都是荷塘的污泥,非常狼狈。荷叶也不摘了,几个人提着小木桶,找到一条小溪,把手和脸用水洗一洗,往回走。先到放工具同学的家中,同学母亲见我们这样狼狈,打来一大桶水,将我们从头到脚洗一遍。又用一大盆温水将我们洗个干净,换上他家孩子的干净衣服。还将我们的脏衣服用水涮一涮,捆成一捆让我们带回去。

六、打倒汉奸

在组织学生走上街头,向居民宣传抗日救国、宣传防空知识、揭露日寇的野蛮罪恶的同时,还要揭露汉奸配合日寇轰炸的罪恶勾当,宣传打倒汉奸、抓汉奸的重要意义。

汉奸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在日寇要轰炸的目标上放置反光镜、或是用镜子将太阳光投射到目标上。在夜晚,汉奸就在目标附近燃火或点灯,给敌机做指示。在我们向居民说明汉奸的罪恶活动时,居民都十分理解。还不断补充说,哪儿哪儿的汉奸怎么怎么坏,群众是怎么怎么收拾汉奸的;非常生动。

群众对汉奸的罪恶活动恨之入骨,人人都自告奋勇的要抓汉奸。一旦发现或抓住汉奸,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这时还得宣传群众,抓住汉奸不要打,更不能杀;要送交警察,追查其同伙及后台。那时还有打倒汉奸的歌,记不全的歌词有:打倒汉奸!打倒汉奸!除国贼!除国贼!大家一齐努力抓汉奸,大家一齐努力抓汉奸,抓汉奸!……。

七、小城故事--老虎过境、示众、稻谷铺地、夺命的肺结核、朝山、过年、小买卖和祭神、骂街

1938年秋到1940年春,在武岗住了三个年头;实际上也就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小城故事不少,但记得的不多。现略述几个于下。

老虎过境

大概是1939年的春季,一天早晨起来,城门紧闭不开;没有卖菜的进城,居民很快就传开了。就在这时,听到镗!镗!的锣声。锣声落处,有声音宣扬:“老虎过境,关闭城门!”;又镗!镗!的向远处去了;还是“老虎过境,关闭城门!”。

上学时,在广场的布告栏中看到了有关的告示,意为:近日发现有猛虎、携带幼虎,在我县西边山区活动。新来的县长,还未到任,就带领猎户和兵丁上山打虎去了。同时下令关闭城门,以防老虎蹿进城内伤人。见此告示,我突然感觉到,我生活在武松打虎的时代,令我无比的兴奋;想着我一定要将此事告诉世人。

城门关闭,蔬菜、柴货等日常生活用品进不了城。蔬菜价钱上升,居民叫苦不迭。大概从第二天开始,中午时分将城门打开,让农民的日常生活用商品进城,缓和了居民的不便。

大约又过了三、四天,关城的禁令解除,农民供应的农付商品全面进城;居民的日常生活恢复正常。于此同时,广场的布告栏中也贴出了告示,意为:县长已成功地将老虎打出县境以外,并猎得幼虎一只;将其示众。

原来在广场的南端,有一个像足球球门那样一个很高的木框架。框架上正吊着一只比猫大的小老虎。如此说来老虎过境是确有其事,挂在这里的小老虎除印证此事外,是不是还说明了县太爷的武功、“德政”。

示众

广场南端高高的木框架,除了吊着小老虎示众外,还吊过人头示众。

大概在吊着小老虎示众的那个冬天,有土匪在县城西部山区活动。县长带警察、团丁下乡打土匪。经过一段时间追击,战斗告捷,县长凯旋归来。

此事告示全城,并将两名土匪斩首;人头也挂在广场南端那个高高的木框架上示众。再一次使我感觉到,好象我们仍然生活孙二娘开黑店的那个时代。

学校开始野外上课后不久的一天早晨,我们排着队出了西门向北拐上一条小路。小路沿着松树林的边边走出去不久,在路的左侧、相距也就3、4米远的地上,躺着一具僧衣僧帽的尸体;同学们见此无不惊骇。据说是因犯罪被枪决的犯人,但暴尸野外也十分不妥。

稻谷铺地 

逃难一年多,在武岗才和本地居民较长时期的零距离接触。湖南人爱吃辣椒,是我到武岗后才有明确的认识。每天进出要走过房东家的铺面和作坊,经常遇到工人吃饭的时候。他们最常吃菜是,坚硬的熏干丁、小尖辣椒丁、带皮的肥肉丁和豆豉炒在一起,又辣又咸又香,很是下饭。菜不够时,红辣椒放在火上燎一燎,蘸上盐就可以下饭。再不然,生辣椒,特别是小尖椒,蘸上盐也可以下饭。但没有辣椒是无法吃饭的。

湖南人直爽、讲信用、讲义气,答应您的事,再艰难也要完成。但也很倔强、好胜。两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相互斗气;各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上握拳;一人用握拳的手向下、砸那一只手心向上的拳头。看谁先吃不住,谁是孬种。砸到两个人都皮破血流,也没有谁退让;这就是湖南人的性格。

山城武岗盛产稻谷,居民一日三餐都是大米干饭,从不吃粥;甚至连产妇都是餐餐干饭,这在我们看来是不可思意的。我们习惯于早晨吃粥,有时晚上也吃粥。本地主妇们私下问我母亲,是不是买不起米吃干饭;母亲对她细说生活习惯的不同。

盛产稻谷是好事,但因交通不便,稻谷卖不出去,时有谷贱伤农情况。当地曾有富家,嫁女时实逢连阴雨多天;土路稀泥、滑烂。于是家主下令,打开谷仓,用稻谷铺路,送女去婆家。

夺命的肺结核

住在我家楼下那间房的姓江的夫妇,都已是五十开外的人了。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儿和一个六岁左右的小男孩。夫妇两笃信佛教,在公用的大客厅里供奉着一尊白瓷的观世音菩萨,每日烧香礼拜,十分虔诚。夫妇两处事谨慎、为人宽厚,从未与任何人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

小男孩小名叫二狗子天真活泼,一天到晚尽情的玩耍。晚上觉睡很深沉,母亲叫他起来尿(liao)尿(sui)十分费力;必须高声喊叫:“二狗子!……,起来冲泡尿(sui)……啊!”。如此多次喊叫,声扬全楼。

十六、七岁的女儿,身材修长、亭亭玉立,长得很美丽、出落得如花似玉;是江姓夫妇的掌上明珠。正应该是上学读书、靓丽青春的活泼少女。只可惜,整日价足不出房。不是躺在床上、注目天花板,就是坐在梳妆台前,对镜长叹。只因为幼时娇生惯养,身体虚弱,感染了肺结核病;如今已是二期了。逃难时随身带来的一点西药早已用完。请当地的大夫来家,听诊、把脉,打针、吃药,算是上等的治疗,但也无法减轻父母的揪心。夫妇两整天愁眉苦脸、烧香拜佛。

上世纪三十年代,肺结核犹如今天的癌症,没有特效药,也没有特效疗法。而且肺结核病在某一个时期,传染性极强;特别是年青人极易感染这种病。身体虚弱、营养不良和劳累过度,是最容易被传染的对象。在中学生和大学生中间,流传着对这种疾病极大的恐惧心理。得了这种病最佳的处理就是隔离疗养,也就是对病人只能是保守疗法;防止传染扩散是主要的。那时侯有条件的大学都建有肺结核病疗养所,尽量隔离传播的可能。
    
肺结核病初期症状不明显,只是时常咳嗽、易疲乏。咳嗽吐的痰中有大量的结核菌。肺结核病人痰吐到地上,痰干后病菌随风飞扬,吸入肺中极易发病。这也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公共场所到处有痰盂,到处张贴“请吐痰入盂”标语的原委。

病至二期,除咳嗽、易疲乏外,脸色苍白、身体瘦弱。每日下午有低烧,两颊微红。青年男女病至此时,面孔犹如粉面桃花;配以纤纤弱体,真有不胜衣衫,楚楚动人之态。江家的女儿就处于这个阶段,左右邻居皆十分疼爱她;但大家都无能为力,只是好言安慰。就这样,1939年的秋季,病魔终于夺去了她青春美丽的生命。父亲长吁短叹,母亲初时痛哭失声,随后则终日以泪洗面;顿时都急剧衰老。不久老夫妻带着尚在幼年的二狗子离开这使他们伤心的住所,据说是回老家去了。

平时我们是不允许到她家去的,只是在她即将离去的时候,我们大一点的孩子被允许到她的床前去看望她,和大院的大姐姐告别。整个难民大院都为她哀痛。

朝山

山城武岗是湖南四大水系资江的发源地,主流的一支就在南门外不远处自西南向东北方向流去,大小卵石的河床平坦宽浅。水流清澈见底,流速很小,是学游泳的极好场所。

自1939年初夏到来的时节,几乎天天下午都和同学们到南门外的河里学游泳。开始学的是狗爬式,后来逐渐学会了踩水和大爬。大爬又叫抢水;游时上身挺起,头、颈、双肩露出水面,两臂轮流伸向前方、插入水中向身后用力划水。学游泳当然是瞒着母亲去的,母亲要是知道了是不会同意的。等我已经学会踩水后,才将此事告诉母亲。开始母亲还是不同意再去游泳,我只好在一天下午请母亲一起到河边,我下河游给她看,这才得到她的同意。学会游泳对我这一生的身体健康,有莫大的好处。

资江的南岸就是大山,其主峰叫云山。云山山势挺拔、林木茂盛。山上有大庙一座,香火旺盛,是远近闻名圣地。每到初春的朝山日,上山进香的人群络绎不绝。

在战乱中母亲带领我们兄妹四人,东奔西逃,历尽千辛万苦。在逃亡途中遇到过不少艰难,冥冥中似有神灵保佑,都能逢凶化吉。这对幼年就受到佛教文化熏陶的母亲来说,自然地产生了对佛的敬仰。朝拜云山大庙,也就是母亲到武岗后的心愿。

那年初春的朝山日,母亲带我上山朝拜。头一天母亲就准备好了香烛供品,还预备了香火钱,都放在黄绫缎子的包袱里;还给留在家里的弟弟妹妹做好明天的午饭。第二天起个大早,吃饱了早饭就上路了;吩咐弟弟妹妹在家不要打闹,中午要将饭菜热好再吃。

出城后过了河就开始上山。在登山的路上,不断地汇集各条小路上来的朝山客;不久上山的路上已是人群的洪流了。山路是青石板铺就的、宽约1米的大路。开始山路的坡度还比较平缓,但逐渐地坡度不断增大。上山的人,开始时还挺着胸膛向上迈台阶,渐渐地岁数大的人弯着腰向上迈台阶;再往上走,有些人不但弯着腰,还要用手按着膝盖向上登台阶了。

我们随着人流,一步一个台阶的向上迈。快到中午时分,终于到了大庙。这时庙内已是人头窜动,香案前也跪满了信男信女。母亲整理了一下衣服头发,也站到上香的行列。点好带来的香烛,插在烛台上和香炉内。跪下去合手祈祷,叩了三个头,站起来走到收香火钱的柜子,投下虔诚的贡奉。
   
上香后母亲领着我庙前庙后走走看看。大庙占地不多,建筑简洁高大。除大雄宝殿外,还有两个殿。殿与殿之间的院落不是很大但树木不少。树木以高大的乔木为主,灌木和花草不多;更显得寺庙的古朴和宁静。在这样的环境里,人群默默地移动着,并不是那样的嘈杂喧闹。前院大香炉内的青烟了了升起,清亮的罄声,缭绕于古树之间。给人以平和安详的放松和舒适,步入超凡脱俗的境界。

转过了前院和后殿,走到一个偏殿。这里改成临时餐厅,正在给香客们供应斋饭。餐厅内有五、六张大方桌,做满八位香客就上菜开饭。母亲和我坐上一桌,一会儿八人坐齐。小和尚端来八样素菜和一大碗汤,同桌客人相互邀请就用餐了。饭后随下山香客的人流往回走,傍晚时分才回到家中。

过年

在这里所说过年指的是春节,也叫过大年。1939年是在武岗过的过大年。难民大院内的四家,都是逃难以来、难得休息休息的一个大年。当时武岗的环境还是比较平静的、过年的物资供应也比较丰富;因此这个年过得比较欢乐。

大院内四家过年的习俗都是差不多的。年前先是腌制一些腌、腊食品,如咸鱼、咸肉、腊肉、熏鱼、……,等等。接近年三十时就要蒸年糕,年三十的头天炸丸子、煮鸡豆子。三十这一天最忙,一是要将初一、初二、初三,这三天吃的主食--米饭、全部做出来;二是要将年夜饭的十个菜做出来。这十个菜中必需要的有:鸡、鱼、肉、丸,其他有:平安豆腐、钱串子、机会豆子、……、等等,总共十样。其他各家也都大同小异。

大年三十晚上吃完年饭,洗刷完毕将脏水倒尽,扫净地将垃圾倒尽。以后三天--初一、初二、初三,不许倒脏水、倒垃圾。

大年初一、初二、初三,三天不许煮新饭、不许动刀、动剪、动针线。如此一来,围着锅台转、围着剪刀、针线转,转了整整一年的妇女解放了。虽然仅仅解放三天,但多么难得、多么金贵。

这三天大院的主妇们可高兴了,支了一桌麻将,轮流坐着打。不打的也坐在一旁看热闹、说闲话。这里姑嫂、妯娌、……尽情地嬉闹,大声说着不宜他人听到的俏皮话。有时还你推我一把,我拍你一掌的动动手脚。一年的劳累、一年的辛苦,总算有一个休息、放松的时刻。过年的习俗真叫好,特别是对青、中年妇女来说。

过年对半大的孩子来说,也是一年中最快乐的日子。可以尽情地放鞭炮、尽情地吃花生、葵花子、尽情地玩自己想玩地淘气。这几天大人是不能打骂小孩的。

小买卖和祭神

小城有商店密集的大街,是热闹的市区。还有很多小街,小街没有大商店,但所有路边房屋的门面,也都是铺面的那种;长长的木板、一片一片沿上下两条木槽道滑进去;在中间或一边留一个双扇对开的大门。通常这些铺面都是常年关闭的,只有大门是开着或半掩着。也就是这些半掩着大门外面,多半摆一个售货的架子或玻璃橱,最简单的是一个半米多高的小方桌、或一片方形木版。这些摊点卖的商品都差不多,都有香烟、花生、葵瓜子、糖果等等。摆在一片方形木板上的香烟只是一两种土制香烟、甚至是自制的散烟,糖果也只有一种最低档的、土制水果糖;花生、瓜子就一小摊、一小摊的摆在木板上,小孩给一个铜板就自己抓一摊走。摆在玻璃橱里的香烟,多是有花花绿绿纸盒的、有牌子的香烟;糖果也有好几种,有从外地进来的、有包装的,也有散装的水果小糖,多放在大玻璃瓶里装着;花生、瓜子放在筐里或布口袋里,买多少现称;但你给一个铜板,也会用小竹管盛一筒给你。像这样的小店,在有的小街和巷子里,几乎是一家挨一家。我很奇怪,家家都卖这些东西,卖给谁?至今还是个迷。

小城人信神,差不多家家户户都有神龛;初一、十五点香烛拜神。但还有一种日子,是不是初一、十五不敢说。很多户家都在大门外面摆一个不高的小桌子或简单一点就是一把硬木椅子,上面贡上一大块、带皮的刚煮得的猪肉。猪肉放在大碗里、肉皮朝上,插一根筷子。猪肉前面有香炉,点上香祭神。贡着猪肉的祭神案子,在门外可以放上半天。这是我过去没有见过的民俗。

骂街

很多小城中的背街和小巷里,有一些家庭妇女有骂街的陋俗。骂街是她们释放胸中不满和怨恨、取得心理平衡的一种方式。骂街的起因多半是,丢了一只支鸡、少了一双鞋或一条短裤、或小用品的。武岗也不免。在武岗骂街时,站在大门口的里面、也有站在外面的,一手攥一把稻草,一手拿一把旧菜刀。蹲在地上,将稻草放在一个小木板上。举起菜刀剁向稻草,口中骂:“剁脑壳者!砍脑壳者!……!”。一阵痛骂后,委屈、愤恨得到了释放;心情舒缓、感情平和了。将旧菜刀向墙角一丢,一切前嫌尽弃;与邻居相处逐渐恢复正常。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