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流亡学生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蒙童岁月(一)
分类:

流  亡  学  生
       
                  ——勿忘国耻

                                   ----阚译(著)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蒙童岁月
一、外婆家
二、城隍庙
三、描红
四、阚家圩子
五、南京小住
六、小城合肥
七、初上小学
八、母亲的教悔
九、老师的楷模
第二章 移居北平
一、北上古都
二、美丽宁静的北平
三、快乐的小学生 
四、厂甸庙会
五、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六、愤怒的北平
七、悲痛的北平
八、逃回老家
第三章 逃亡途中
一、落脚外婆家
二、六安的县衙门
三、来了苏联的轰炸机
四、战时的信阳火车站
五、路过汉口
六、惨绝人寰的大轰炸--长沙
第四章 短暂休息
一、难民身份的确定
二、山城武岗
三、午炮
四、战时中学
五、宣传抗日救国
六、打倒汉奸
七、小城故事--老虎过境、示众、稻谷铺地、夺命的肺结核、朝山、过年、小买卖和祭神、骂街
第五章 逃到大后方
一、顺流而下
二、穿洞庭渡长江
三、初航三峡
四、战时重庆--半岛上的山城、疲劳轰炸、灵魂出窍
五、黄角垭
第6章 国立第十六中学
一、国立第六中山中学班
二、学校
三、美丽的校园
四、课外教育--露营、野炊、观日蚀、演出
五、独立生活
六、苦难的伙食
七、疾病的折磨
八、嚎啕之夜
九、快乐的星期天--赶集、洗衣服、抓鱼、野游、进城
十、成长--交友、好学、从善
第七章 国立第九中学
一、十字路口
二、国立第九中学
三、两个祠堂一个庙--高中第一分校
四、德感坝
五、生活上的困扰--洗澡、伙食、煮臭虫、炸营
六、老师--语文、数学、英语、历史地理、物理化学、军训
七、多采年华--二泉映月、XYZ排球队、空军战棋、划甘蔗、买橘子、红烧大肠、雷雨日出和原野、冯玉祥、哥两好、张生源
八、见闻趣事--茶馆、手语、校炮、炮龙、旧路基、丘八和丘九、盲哑学校
九、旅途--文理分科和志愿、动荡、打麻将、插曲、独立思考
十、重访德感坝
第八章 勿忘国耻
一、抗战胜利--精神堡垒、吉普女郎、何日君再来、西风、读者文摘、抗战胜利
二、最后的悲哀--发霉的平价米、炸油条的少年、牛奶洗澡和空运螃蟹、接收大员五子登科、急切3、反乡葬身鱼腹
三、 勿忘国耻--第一次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俄不平等条约、中日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勿忘国耻
作者简介
附录

前言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占领我国东北大片土地。不愿做亡国奴的年青学子,纷纷逃入关内,成为“流亡学生”。当时东北最高学府--东北大学,就迁校于北平。一时间北平、天津成为东北“流亡学生”集中的地方。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又占领我国华北、华东和华南大片土地。逃到大后方的“流亡学生”,数以十万计。

颠沛流离的“流亡学生”,过着极端困苦的生活;一面学习、一面宣传抗日救国;时刻牢记国耻家仇何时报。

时至今日,祖国已经强大,但这段历史不能忘记;应该记录下来,作为抗战历史的组成部分,告诉后人。

作者1925年出生于安徽合肥,1935年随父母到北平,1937年夏初小毕业。

1937年七七事变后,秋季开学就读于宣武门内一所教会学校--崇德学校(现在31中学)小学五年级。1937年9月下旬,随母亲离开北平,经天津、青岛、济南回到合肥。1938年2月随母亲离开合肥,经六安、潢川、信阳、汉口逃难到达长沙。目睹1938年初夏日寇长沙大轰炸的惨状。

1938年秋随母亲离开长沙,逃到湘西武岗。在武岗就读云山中学初中一年级。1940年初父亲来到武岗,带领全家经劭阳、益阳、沙市、宜昌,沿长江上行到达重庆。亲历日寇对重庆的大轰炸和疲劳轰炸;经受了“灵魂出窍”的打击。

1940年秋考入在合江县的、国立第六中山中学班,后改为国立第十六中学,就读于初一下。离家数百里,全公费住校。在饱受饥饿和疾病折磨的环境下,逐渐成长。1942年底初中毕业。1943年初考入在江津的国立第九中学高中第一分校,住校全公费。1945年底毕业。有过多采年华的少年时代,也亲历了极端恐怖的、梦噩似的“炸营”。

作者有责任将这段历史记录下来,公诸于众、昭示后人。因此以上述亲身经历为基础写成记事文学;也可作为抗日战争时期中学教育史的补充和参考。
 
作者:阚译 2008-11-26

第一章 蒙童岁月(一)

一、外婆家
     
1925年的秋天我出生在合肥东乡的阚家圩子。父亲是北平交通大学的学生,母亲是梁园镇上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梁园镇离阚家圩子约20里地。

外祖父常年在福建、广东等地工作,据说曾在广东电报局任职;在我三岁那年辞世。母亲是长女,需要较多时间住在梁园镇陪外婆;而那时父亲大学毕业后也在外地工作。所以孩提时的我,更多的时间是住在外婆家。外婆家还有比母亲小两岁的大姨、比我大八岁的大舅;以及比我大两岁的小姨和小我一岁的小舅;是个热闹的大家庭。

梁园是一个大镇子。外婆家在镇西面偏南的一条小街的北面。

外婆家的房子有四进院子、四组房屋;进深由南向北,东西两侧是高大的山墙。最南面的第一组房屋,面临一条东西小街,有朝南的房子三间是铺面。在我儿时的记忆中,铺面常年租给商家使用。铺面后是一个小院子,也叫天井。天井的东面是一间有大玻璃窗户的书房。书房内有一张大床、书桌、椅子和洗漱用具;可兼做客房使用。

天井的北面是约有五间房大小的、进深和高度都很大的大厅。每逢年、节,大厅内点上香烛、宫灯,是全家团聚、拜神、祭祖的地方;十分穆肃庄严,有时也十分热闹。饶过屏风,是大厅通往内宅的二门。十分坚固的二门,门闩装在背面,只有内宅的人才能开关。

二门的北面是一个有四、五个花坛的小花园。花园的后面为二厅,是内眷起居、用餐和待客场所。二厅内西侧、临南墙大窗户下有一张大方桌,是孩子们学习写字的场所。方桌的后面有一片空间,平时是小孩们跑跳玩耍的地方;端午节、中秋节和过年前,这里就支上案子,是请裁缝做衣服的地方。

二厅的东侧有门通向厨房。厨房内有一个三口锅的大灶,一个长长的、比灶台低一点的案子,两个口径约1米左右、一半埋在地下的大水缸;还有碗橱及椅子板凳等家什。每到旧历新年,厨房就忙开了。先是做各种糖食,然后做肉圆子、烧肉、烧鱼、炖鸡……。年三十那一天,要将初一、初二、初三吃的米饭都煮好,因为新年三天不准现淘米煮新饭。

新年的糖食很多,有芝麻糖、花生糖、芝麻切片、雪枣等等,还有欢(喜)团(子)。小孩子们喜欢吃欢团,但欢团做起来却比较费事。早在夏天或是秋天,将糯米煮熟了散开来凉干收藏好,这种米叫冻米。做欢团时,将冻米在锅中烘炒,待其膨涨后加入糖稀拌匀。在原料由热变凉的过程,做成一个个圆球,小的和小孩的拳头一样大,大的和大人的拳头差不多。做圆球时要技术,通常请师傅到家里来帮着做。师傅左右手各拿一片半米多长的、半片竹板子,将捏成团团的、还是热的原料放到一片竹板子上,一次可以放五、六个;合上另一片竹板子,用两手搓动上下两片竹板子;不一会圆圆的欢团就出来了。

二厅的后面是铺砖地面的大院子。大院子的西墙外比较空旷,再向西不远就是城隍庙前的大广场了。

夏天,晚饭后、洗过澡,孩子和大人陆续来到大院子乘凉。孩子们躺在用水擦凉了的大小竹床上。外婆、母亲和大姨坐在床边的小竹椅子上,一边给孩子们扇着扇子赶蚊虫,一边给孩子们讲小王祥卧寒冰、黄香年九岁扇席、温被,以及七仙女下凡和牛郎织女的故事。每到旧历七月七,更要叙说喜鹊架桥、牛郎织女相会的美好场景;还要叙说半夜子时开天门的惊奇场面。

大人告诉孩子们,开天门时,天上忽然大亮,打开两扇金光闪闪的大门,门内立着光芒四射的玉皇大帝。每到这时,你说要什么就有什么。这对孩子们有很大的诱惑力,于是孩子们都下决心,一定要等到这一时刻。先是劲头十足地在大院子里又跑又跳地憧憬着美好的时刻,想着找玉皇大帝要什么。跑累了,就爬在竹床边,双手托着下巴问大人,什么时候开天门,怎么还不开天门。渐渐地困了,站起来走走,暗下决心,一定要等下去。十在困得不行了,只好躺倒在竹床上,恳求大人,开天门时一定要叫醒自己;说着说着就进入梦乡了。如此年复一年,从未见过开天门的奇景;但心里却想着,等自己长大了总有一天要实现这美好的愿望。

进入旧历腊月,大院子就是杀鸡、杀鸭、宰鹅的地方;腌制各种腌腊食品。腌制一段时间后,将这些食品挂在大院子中凉晒,散发着浓浓的腥香味。意味着明年一年的腌腊食品备齐了。当然,还有糟鹅、糟鸭和糟鱼等菜肴的制作,明年端午前后这些糟制食品就成了餐桌上的美味肴。                             
有一年发大水(大概是1930年左右),梁园镇的很多地方被水淹了。外祖母家的地势比较高,除了天井、花园淹了水以外,其他地方都没有水。因此大厅内就坐满了逃水淹了的邻居和亲戚们。二厅内也有不少人,但多是亲戚内眷。天井和花园用凳子搭上跳板,来回通行。外婆家的人为这些避难的人安排休息,并为他们端茶送水、照看婴幼儿。来避难的人中有很多小孩子,我们就在一起玩。黄昏时,我们拿着蜡烛和火柴,由二厅穿过书房到卧房来回地跑;还不断地划火柴点蜡烛。不知是谁,为了避风,把蜡放在床下面用火柴来点。不小心将床上铺着的稻草点着了。辛好,及时被大人发现扑灭了,未燃成大火。事后,母亲和大姨给我们细细讲了失火的可怕后果,小孩子绝对不能玩火。这是我知道火灾的启蒙,至今牢记不忘,并不断地告戒他人。

外婆家的房子有多少年了,我不知道。但却记得,二厅滴水檐下的青石板上,留下了有一排小酒杯大小的水窝窝。

二、城隍庙   
                    
城隍庙是我孩提时代到过的最好玩的地方。

城隍庙建在梁园镇西边一个高坡上,坐北朝南。庙门很高大,进门后是一个很长的大院子。院子的北端是大殿,也叫阎王殿,殿中有阎王高大的塑像。阎王两边分立着判官、无常和小鬼。大院子两边的回廊,分列着十八组彩色雕塑群的十八层地狱。这些地狱有上刀山、下火海、油锅炸、磨盘磨、以及割舌头、剁手、铡脚、挖眼睛……等等。雕塑接近真人大小,十分逼真生动。

据说梁园镇的城隍庙很灵,因此香火很旺。孩提时大人时常领我们到城隍庙烧香,烧完香就沿着两侧回廊看十八层地狱。一边看一边给我们讲解,说谎的人就下到割舌头地狱,偷东西的人就下到剁手地狱…等等。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上刻下了“恶有恶报!”的印痕;是非常生动的道德教育。

城隍庙高坡的南面是一个比较平坦的大广场。赶集时广场是牛、马、骡、驴、猪、羊等大牲畜的市场。逢年过节,这里是迎神赛会的地方,四乡八镇的舞龙灯、玩狮子、走旱船、渔翁和橘蚌,以及踩高跷…等等文化艺术表演,都向这里集中、展示、竟争。遇到大旱的时节,请神求雨的队伍也由这里出发并回到这里结束。丰收过后的日子,这里是搭台唱戏的场所。在农忙的间隙还有耍大把戏和耍马戏的在这里表演。

大广场还是小刀会、红枪会……等活动,聚会、操练和招募的地方。每到这个时候,广场上全是拿着大刀或红缨枪的人群。有时列大队操练,有时分小队操练,有时头领站在大桌子上向队列整齐的战士讲话。每到这个时候,大人就不让小孩子们到广场去玩。即使这样也拦不住很多小孩子混在大人群中围观。更有甚者,很多胆大的小孩子还钻到队列之间的空地去看新鲜。

大广场上有好看的演出时,在外婆家大院子的西墙前,放一条大板凳,母亲或大人抱着我们小孩站在大板凳上,由围墙的上面就可以远远地看见表演了。有时为了看戏,干脆在西墙边放一张大方桌,再把板凳放在方桌上,就可以较长时间地坐着看戏了。

三、描红

大概在四、五岁时,还住在梁园镇。母亲先是教我识字,用的是识字纸片。小小的方块字纸片,先是每天认两个,后来三个、四个,慢慢增加。大约又过了半年多,开始教我描红。就是在有字模的纸上,用毛笔沾墨照着字模的笔画摩描。因为字模是用朱砂印在纸上的,呈红颜色,故称为描红。

描红用的字模纸有卖的,买来的描红纸上的字,是简单的句子。最常见句子有:
     
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处;
楼台六七座,八九十来家。

可以看出,孩子学描红,还认会了十个数字。

开始描红时母亲替我磨墨,教我如何正确握笔;如何按照字的笔顺描。大概又过了半年就不再描红了,而是在有大方格的纸上练习写大字;并且自己学习磨墨。有时父亲回来,也介入教我写字。父亲找来众多字帖,给我解说严体、魏碑、柳公权、……等各家字体的风格、特点,及其与写字人性格的关系……等等。最后选定了柳公权贴,作为我临摹的字体。

这一时期,每天吃了早饭稍玩一会儿,就开始打开砚台、磨墨、铺纸、发笔、描红或写字。磨磨蹭蹭、总得一个多小时,弄得脸上也是墨、手上也是墨。总算把字写完了,母亲还要替我洗脸、洗手,然后拿点糖果或小点心给我,算是犒劳。

等不及母亲给我洗完脸、洗完手,挣脱母亲手中的毛巾,就去掏鸡窝里的热鸡蛋。因为还在写字时,就听见母鸡下了蛋在咯咯哒地叫。
                  
四、阚家圩子

大概在我5岁以后,回到阚家圩子住的时间就比较多了。

阚家圩子是我的出生地,住着爷爷、奶奶和两个比我大的姑姑以及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叔叔。祖父是清末举人,做过几任知县。这个奶奶是爷爷在大足县当知县时娶的二房。当爷爷将这个奶奶带回阚家圩子后,生我父亲及两个大姑姑的奶奶就气死了。小奶奶对我父亲及两个大姑姑不好,因此父亲就常年在外,寒暑假住到我外婆家;两个大姑姑也很快出嫁了。
   
母亲在娘家是娇生惯养的大女儿。外祖父由南方回来时,给母亲带的小手绢、丝袜子是一打一打的;脱胎漆的礼合是一套一套的。回到阚家圩子,是婆家的长媳。不但要烧水做饭,受小奶奶的指使;农忙时还要下田插秧割稻;受尽委屈。因此住在阚家圩子时和爷爷、奶奶也只是和平相处,不是十分愉快的时间。

阚家圩子是个小村子。我们家在村子的中间,正屋大约是五间大瓦房,坐北朝南,是爷爷手上盖的。正屋前的天井比较大,是石板铺地。天井的南面是大门,大门的门厅有一间房大。夏天中午在门厅内放上竹床,小孩子在这里睡觉,打开大门就有过堂风,十分凉爽。门厅东西两侧各有一间卧房,我和母亲住在西侧卧房。厨房在天井的东面,南邻东侧卧房、北邻正屋的东房。

正屋中部的三大间为中堂,是待客、用餐的地方。西间是爷爷奶奶的卧房,东间也是卧房,但却可以兼做粮仓和储藏室。

中堂又高又大。中堂南墙的的东西两侧是半截矮墙,墙上是三扇对开的雕花窗户,中部是两扇对开的雕花木门,因此中堂比较敞亮。中堂中部后墙前有落地到顶的屏风。屏风前有既高且长的大条案。条案的中部有神龛,供奉祖宗牌位。神龛前有香炉、烛台和果盘。条案前有大方桌,方桌两侧有太师椅。方桌前两侧各有一个茶几和两把太师椅。中堂后墙东侧有门通向后园。

夏日午后的中堂是最安静的地方。只有自房梁上吊下来的盘香缓慢地燃着。一缕青烟缭绕上升;十分的祥和、温謦。盘香是将一根香盘成一个大的圆饼子,再用多根细线由中心向四周呈放射状将每一圈的香系紧;再将这些细线在中心结在一起,栓上一个小铁环。由于每一圈系香的线放有一定的长度,因此将中间的小铁环向上提起,整个盘香就像一个大圆锥,自上到下逐渐展开。大的盘香外径有40-50公分,甚至更大。将小铁环系在从房梁上放下来的绳子上,展开的盘香可以下垂到离地面2、30公分的高度。端午节的早晨将离地面不高的香头点燃,香就慢慢地一圈一圈地燃烧。自早晨燃到下午,甚至更长的时间。

最近--2007年10月,单位组织我们退休人员去潭柘寺旅游,在庙的一个偏殿看见有盘香出售;可以说是自1934年离开乡间老家后,第一次见到这种香。就是在潭柘寺,我自1953年开始,多次去过,只有这次才看见盘香,不知是何原因。

我家的后园比较大,既是菜园又有很多树木。后园的北端有一排草房,有住房、农具屋、牛棚、猪圈和鸡舍。

后园有几棵大的柿树。每到秋天柿子成熟采摘时,除了自家人外,还要请人来帮忙。有人上树摘柿子,有人在树下收集,有人将收集的柿子送到堂屋堆放在地上。地上的柿子渐渐堆成一个小山尖,围着小山尖坐一圈妇女,有中年妇女、大姑娘、也有外村来的新婚小媳妇。她们边说边笑地将火柴棍似的小木签,由柿蒂旁插到柿子里去,这样柿子就可以变得不涩了。跟着年青妈妈们的小孩子们,就围着这个大圈子、奔跑嬉闹,是秋收时节最热闹的场合之一。

后园还有一棵大皂角树。那时肥皂叫洋胰子,是稀缺的东西,农村洗衣服多半是用皂角。皂角果成熟时将它摘下来捶烂浸在水里,浸出皂角汁的水又粘又滑。将衣服泡在皂角水里搓揉,再用请水漂洗干净。

阚家圩子主要农作物是水稻,但也种大麦、棉花、黄豆、芝麻、山芋(红薯)。老玉米叫陆谷,种得很少。高粱叫芦粟,偶而种一点用来扎扫帚。小麦好象没有种过。

阚家圩子还种过罂粟。罂粟花有红的、粉的多种颜色,靓丽好看。罂粟果有点象郁金香花的形状,长在茎的顶上,大概在初夏时节成熟。采浆工作多半是由妇女担任,而且必须在太阳出来以前进行。因此天蒙蒙亮时采浆的年青女人就要下地了,将身边的小孩包括吃奶的婴儿托付给年长的妇女。待到太阳快要出来时,年长的妇女就领着这些小孩、抱着吃奶的婴儿来到地头。不一会地头一片妈妈、小乖、宝贝的叫声和欢乐的笑声。接着就就是小孩在妈妈的怀里撒娇、婴儿在妈妈怀里吃奶。母亲们搂着怀里的孩子,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看看身边的罂粟浆,全身心地轻松和满足。此后不久,开展新生活运动,禁烟(鸦片)是主要内容;阚家圩子的罂粟也就不种了。

阚家圩子三、五十户人家的房屋,坐北朝南、东西向一字排开。每家大门前都有一片晒稻谷的场地。各家的场地连在一起就成了一片大的村前广场。广场除去是农事操作场所外,还是夏天乘凉的好地方。夏日晚饭后,各家都把门前的场地扫净泼上凉水、摆放好大小竹床。先洗完澡的小孩、只套着个肚兜就躺倒在竹床上打滚,随后是收拾停当的姑姑、婶婶,最后来的是妈妈;围着孩子们的竹床,或坐或躺。这时就开始说趣闻、讲故事、逗笑话。大人教小孩子猜谜语、认星星。

这些故事中最令孩子们牢记不忘的是老狐婆的故事。说的是有一个老狐婆专门爱吃不听话小孩的手指头。有一家兄妹二人跟着妈妈在家过日子,生活十分幸福。一天妈妈去外婆家办事当天回不来,叮瞩二人看好门户;不是妈妈谁来敲门都不能开。天黑了,二人听见外面有人敲门,说是走迷路的老婆婆,要求进来借住一夜。妹妹说不能开门,哥哥说开门看看吧。哥哥刚刚把门打开,老狐婆就挤进来了。妹妹说点上灯照个亮吧,老狐婆说我眼睛有病怕见亮,不要点灯。睡觉时老狐婆搂着妹妹睡,哥哥睡在另一头。不一会,哥哥就听见;咕吱!咕吱!嚼东西的声音。哥哥问:“婆婆是甚么声音!”。老狐婆说:“我在吃小炸果呢!”。原来老狐婆在吃妹妹的手指头了。从此以后,小孩子再也不敢不听妈妈的话了。

有一条小溪,在阚家圩子村前广场的南面流过。小溪水流清澈,春末夏初有很多小虾。一、两岁婴儿的妈妈,背着孩子做午饭时。一边煮着饭,一边拿起推网,一路小跑。赶到小溪边,推两网,就能有一小碗鲜虾。回到厨房,淘洗干净、打个鸡蛋,蒸一碗小虾鸡蛋羹,给孩子做一份美味的营养午餐。妈妈的心中更是无比的甜美幸福。

大概在我六、七岁时,祖父就为村子里几个同龄的孩子们,请了一位私塾先生给我们启蒙。课堂就在我们家后园北边的一间小屋内。先生是个瘦瘦的小老头,经常穿的是一件灰布长衫。学童大概有四、五个。烧了香,扣头拜罢师后,是如何上课、学的是什么东西,现在是一点也记不得了。

儿时的游戏 

儿时的游戏也是随着年龄的变化而不同的。两、三岁时大人领着玩捉迷藏,三、四岁时就可以玩丢手帕了。再大一点就可以和更大的孩子在一起,玩“我们要求一个人”的游戏,以及“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夏天晚饭后,当有六、七个到十来个孩子聚在一起时,就可以玩这两种游戏了。

玩“我们要求一个人”时,孩子们分为人数大致相等的甲乙两队。两队的孩子面对面站成两排,两排间相距约六、七步或更远一点。开始时,甲队的孩子手牵手向前迈四步,同时口中唱着“我们要求一个人!我们要求一个人!”;然后向后退四步,口中仍然唱着“我们要求一个人!我们要求一个人!”,并回到原地。接着乙队的孩子手牵手向前迈四步并退回园地,同时口中唱着“你们要求什么人!你们要求什么人!”。这时甲队的孩子向前迈四步并退回园地,同时口中唱着“我们要求某某某!我们要求某某某!”。接着乙队的孩子向前迈四步并退回园地,同时口中唱着“什么人来拉他去!什么人来拉他去!”。再轮到甲队的孩子向前走并退回去,同时口中唱着“×××来拉他去!×××来拉他去!”。于是乙队的某某某走到两队中间,甲队的×××也走到两队中间。两个人各伸出一只手拉着对方,1、2、3后,各自用力把对方拉过来。被拉过来的孩子就算是本对的人了,对方就少了一个人,算是第一轮。第二轮由乙队提出要甲队的某某某,然后由乙队的×××去将他拉回来。如是可以有第三轮、第四轮、…,一直玩下去。一般说某某某都是对方队中年龄比较小的,而×××却是本队比较大的孩子,因此一拉都能拉过来。通常玩到某某某厥着嘴不干了,游戏也就结束了。

老鹰抓小鸡的游戏,现在幼儿园里还有老师领着孩子们玩。

阚家圩子村庄的西头有一片老坟地,是迁居这里定居的、阚氏祖先的墓地。这里是一片草地,草地中间有几个高大的坟包。坟包的顶,高高的向上尖起。躺在坟包下面的草地上,仰头看着这尖顶,就感觉这尖顶高耸入云了。这里既可以放牛、放羊,也可以翻跟头、打滚,还可以捉迷藏。是五、六岁到十来岁孩子们最爱去玩的地方。

在阚家圩子学会了玩泥巴。三、四个孩子不约而同地跑道田边,找到草根少的、干湿合适的泥,每人捧一大把回来。找一处有石板的大门洞、或巷子口,围着石板蹲下来。先将泥巴在石板上来回的摔打,直到将泥巴摔熟(均匀)了,然后将泥巴捏成一个平底的小碗。大家将小碗做好后、都站起来,拿着手中的泥碗,高高的举起、碗口朝下,用力地朝石板上摔下去;啪!的一响,碗底被炸成一个洞。大家都摔完后,看看谁碗底上的洞最大、声音最响,谁就赢了。输了的小伙伴,要给一块泥给赢家;给赢家泥块的大小,要能补住赢家碗底上的洞。玩着玩着,玩出了经验,碗不能做得太大,碗底的泥要薄;摔出的声音响、洞大。

再大一点不玩泥巴了,三、五个小孩凑到一起玩打碑。在一块不大的一块空场地上,场地一端的地上放一块整砖,整砖的上面立一块半头砖。在离这块整砖约3-5米的另一端,划一横线与整砖的侧边平行,算是界。小伙伴每人手上拿一块半头砖、站在整砖的这一端面对着界。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地、将手中的半头砖向对面的界丢过去。谁丢过去的半头砖离界最近,谁第一,次近的第二,离得最远的是最后。如果谁的半头砖落到横线的外面,是为出界,那他是最后。如果半头砖压在界上,等同出界。于是就排好了一、二、三、四……的打碑次序,游戏正式开始。排第一的站在界后面,手拿半头砖向对面立在整砖上的半头砖投去。然后第二、第三……,依次下去。谁最先将立在整砖上的半头砖击落掉到地上,谁是赢家;其他的人都要伸出手来让他打一巴掌。如果第一轮,没有人将半头砖击落掉到地上,进行第二轮。第二轮的次序仍然是早先排定的次序,但不用站在界后面了,而是站在你上次投砖时、砖落在的地方。

进城上小学以后,课余时间和邻居的小伙伴也玩打碑游戏。但城里面找砖头,不论是整砖还是半头砖,都不好找。因此将整砖上的那块半头砖换成了铜钱--中间有小方孔的铜板,地上那块做桩子的整砖换成了半头砖。开始时、小伙伴们每人将一枚铜钱放在那块做桩子的半头砖上。其他玩法及规矩和上面说的在农村的基本一样。不同的是,按照次序,谁将桩上的铜钱击落到地上,谁收下这枚铜钱。待桩上的铜钱没有了,大家再每人一个或两个的往上续。其次是将手上拿的那块半头砖换成比铜钱大的铜板(无孔的铜元),打到桩上有力量。

打碑的游戏是小男孩玩的,同龄的女孩子玩的是跳田。不过我们也经常和她们一起玩跳田游戏。

跳田也叫跳房子。首先在地上用粉笔画出田(房子),其基本形式如下:
      
上面七个方格是七块田,每块田一次只能落一只脚。因此由西边走到东边,1号田、2号田和5号田,只能单脚跳进去,3号田、4号田和6号田、7号田可以双脚落地,一只脚落在一片田里。

跳田游戏通常是两个人玩,每人手上拿一块半头砖或一个装满沙的小布袋,站在1号田的外面、面向这七块田地。用划拳的方式确定先后次序。先跳的将手中的沙包抛到最远的那块地--7号田。如沙包落在7号田以外或压线,将失去这次跳田的机会,改由下一个进行。如沙包落在7号田以内,沙包的主人单脚跳进1号田、2号田,在跳到3号、4号田时,可以双脚分别落在这两块田里。一直跳到7号田。这时沙包的主人双脚分别落在6、7两块田里、面向东站着。拾起7号田里的沙包,跳起来在空中转身180度、面向1号田。然后经由5号田跳回到1号田的西边。然后转过身来,站在1号田的外边,将沙包抛到6号田,跳过去拾回来。如此下去,经由将沙包抛到5、4、3、2、1号田,沙包都拾回来了,就算赢了这一盘。赢了以后,就可以指定一块田作为自己私有。拥有私有田的主人,可以双脚站在自己的田里;但其他人连一只脚也不能踩入已经有主人的私有田;跳的时候就得避开这些别人的私有田。如果先跳的人,拾起了抛在7号田和6号田里的沙包,但在拾5号田里的沙包时、犯规了,就要让下一个人跳下去。这个人从沙包抛到第7号田开始,进行下去,也是从7号田跳到1号田就可以选一块私有田。显然先选私有田的人占优势,如果首先选田的人选了7号田为自己的私有田,他可以由5号田双脚迈到7号田,自由地转过身体拾起在6号或5号田里的沙包。而他的对手,由5号田到7号田或6号田去转身和拾起沙包、都只能一只脚跳来跳去;困难大多了。

跳田犯规指的是:不该双脚落地的地方双脚落地;不论是单脚还是双脚,有一只脚踩线,也是犯规,就要出局。

不论是打碑还是跳田,到北平后还和小伙伴们玩过;玩法都是一样的。

几件趣事

在阚家圩子还有几件儿时记得的趣事,现略记于下:

抓周

旧时小孩、特别是男孩,出生后三天要有庆祝,亲戚、好友要前来祝贺。十天、满月也要庆祝,满一年、是为一周岁,这时的庆祝仪式叫“抓周”。

抓周那一天,小孩穿上新衣、新帽、新鞋,坐在桌子上,在他的面前放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书(农村多半是一本黄历)、毛笔、剪子、针、算盘、……、等各行各业有代表性的工具,以及糖果、糕点、小玩具、……等等。任听小孩自己去抓,抓到什么工具就预示孩子将来从事什么工作。不论小孩抓到什么,周围的家人、亲朋、好友齐声祝贺。

我小时候是抓过周的,抓的是什么,母亲告诉过我,但我没有记住。

宴会

在农村,左邻右舍或亲戚家有喜事,如娶媳妇、嫁女儿、小孩满月、周岁等,要宴请亲朋好友。通常,这一天都要邀请几位近亲或近邻家中能干的年青的妇女来帮忙。母亲是长房媳妇、大家闺秀,又年轻能干。因此经常被邀请早一点去指导布置,特别是到厨房里帮忙做菜。有几次母亲带着我去了,那时可能也就是五、六岁。

厨房里临时支起大案板,大锅里烧着水;那边在杀鸡、剁肉;这边在洗菜、切葱。一会儿炒的炒、蒸的蒸、煮的煮、炸的炸,菜就一碗一碗的向桌上端。

由于农村比较艰苦,平时很难请客,请一次客就得多请些人,答谢众多人情。大圆桌也得两、三桌,一桌十几个人。一般菜是八碟八碗,碗是大碗,菜要堆尖,实实在在。除了菜和饭以外,有时还有一些小点心;最常见的是米糕,老家的土话叫“粑粑”。做粑粑有一整套工艺和工具;一般都是在请客的前几天,就将粑粑做好了放着备用。

收拾差不多后开始入席,通常我坐在母亲身边,下巴刚刚在桌子上面。母亲给我夹菜,样样都夹一点。让我记忆最深的是炒元宵和炒肉丝,其他还有粉丝做的菜也喜欢吃。
 
炒元宵是先用糯米面做成直径约2公分的小汤元,再将小汤元放到烧开的油锅里炒。不一会儿小汤元,焦黄、膨胀、噗的一声裂开一个口子,朝外冒热气。这时便可起锅上桌了。吃时用筷子将炸好的小汤元按扁,蘸上糖,味道香甜;至今仍十分思恋。结婚后自己曾做过几次,但都没有儿时记忆的、那大锅炒出来的香甜、稣脆。

炒肉丝,这是我给它起的名字,在我们老家叫做“小炒”。其基本原料是肉丝、豆腐丝、葱丝,是否还有其他菜丝,就不清楚了。用菜油炒出来,又香、又嫩、又爽口;吃起来没有够。

其他的菜,如红烧鸡、红烧鱼、红烧肉、炸丸子、……,等等,我平常在家中有机会吃到。因此宴会上有,对我来说,并不稀罕,没有什么深刻的记忆。

餐桌上充满了朴实、喜庆的热闹气氛。

吃完饭,大家说说笑笑就要往回走了。这时,主妇就会包几个粑粑,递给那些没有带小孩来的妈妈们,回去好哄孩子;包几个熟鸡蛋递给那些家中有高龄、行动不便的老妈妈,孝敬长辈。这是农村的好民风。

放鞭炮

小时候想过年,是因为有三件最快乐的事要到过年才有。这就是穿新衣服、新鞋;可以尽情地吃花生和放鞭炮。

新衣服、新鞋是母亲做的,早就做好了放在柜子里,只等过年。花生是自己家里炒的,有壳。两、三岁时靠大人剥了壳给自己米子,给几粒吃几粒。心理老想着,什么时候自己能剥壳子,就可以要吃多少吃多少。长大一点后用嘴咬破壳子,剥米子吃。吃多了嘴皮子磨的疼,影响吃饭,大人不给多吃。再大一点,可以自己用手剥着吃了,但剥多了手指头痛,也无法多吃。就想等着长大了剥花生手不痛,到那时非把花生米吃个够。

两、三岁时大人抱着看大孩子放鞭炮。四、五岁时,吵着要鞭炮,母亲托人买十头、二十头小鞭给我。我拿着找大孩子教我放。大孩子拿走了鞭炮给我三、两个,教我将小鞭炮立在台阶上,蹲在地上伸出手臂用香将小鞭的捻子点燃,啪!的一声,拍手叫嗷!嗷!高兴。

到了六、七岁,过年的压岁钱,差不多一半都买了鞭炮。那时鞭炮的花样还不多,我能买的也就是小鞭、独响、高升和哧花几种。小鞭有十响、二十响、五十响、…、一百响、…、一千响到更多响一辫子。我们小孩也就买十响、二十响的小辫子,不敢买大的。独响,是小一点的大麻雷子,但比小鞭要大很多,放起来响声也大很多。高升是一个头带着一根长长的竹签子,头上有一根捻子。将捻子点燃,哧的一声头就带着竹签子飞上了天空。有时头里面还有一个小鞭,飞到天上啪的一响;小孩听了拍手叫哦!哦!高兴。哧花是最小的礼花,个头比独响要大很多,点燃时哧哧的向上喷出火花,但没有爆炸的响声。哧花价钱比较贵,一次最多买一、两个,要留到最后才舍得放。

有一次过年,我可能才六岁。上午时分,我左手攥着两个独响,到厨房找母亲给点个纸媒子、好出去放着玩。本来纸媒子拿在右手,迈出厨房门时我将点着的纸媒子换到左手。刚一换手,纸媒子点燃了独响。啪的一声,独响炸了。我哇!哇!地哭了。母亲闻声急忙由厨房跑出来。一看,左手手掌全肿了,幸好没有出血。母亲将我抱回房间,用凉水给洗了一洗,在手掌内外敷上一层什么药膏,用一条新的小手绢包好;还拿出一块小点心哄哄我。

不知过了几天手才消肿,但这一年再也不敢放鞭炮了。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