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风雨人生 》第三章(一)

27666682.jpg

 

 

              --陶德坚回忆录

第三章(一)

18.到北京去

爸爸有个朋友找他合伙作生意,此时爸爸正发愁手头有一笔钱,但自己又不知从何着手来做生意,怕坐吃山空,听到这个建议,喜出望外,不久就合办了一个肥皂厂, 一个毛巾厂。但是,在那肥皂还未造出,毛巾织了一大堆又积压卖不出去时(原来毛巾缺货,大家争着生产,又过饱和了),那朋友卷款潜逃了。妈妈这时只好把毛巾拉回家中,摆个地摊卖毛巾以补贴家用,爸爸则去空军机械库当了一名仓库收发员,月薪仅有三百。爸爸从未干过这种粗重的工作,几个月下来,两腿的青筋都臌胀弯曲起来,甚是疼痛。没有了那一大笔钱,在香港要维持这样一个大家庭几乎是不可能的,爸爸妈妈为整个家发愁的同时,我也在为自己中学毕业後的出路而谋虑:一种可能是我去五姨丈那新新公司当售货员,多一份薪水对家里多少有点帮补;另一种可能是我回国去读大学,我的好朋友郭白蘅已决定回国去考大学了,她告诉我大学生都可以申请助学金,而不需家庭负担,她带我参加了她就读的香岛中学的由学生组织的介绍新中国情况的晚会。我想,中国人受人欺侮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我何必还硬跑到这说自己想通过乡村教育,为中国将来的富强打下基础都被视为什麽“高论”,连笔试资格都被剥夺的鬼地方呢?8.jpg

图:高中毕业时的德坚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妈妈,半夜里听爸爸妈妈商量,认为还是让我回国去读大学好,爸爸还说先让我回去试一试,如果好,就让祖母把德逑、永明、永强都带回去,广州物价便宜,还可暂 住广卫路。听了爸爸妈妈的商量,我的心也安多了。考完毕业考试就开始了去北京的准备。妈妈带我到五姑婆家借了一笔钱当路费(妈妈为了还这笔钱,给一个小学做了几百套校服),还把离开南京时做的绿被子给我,说是拆洗时方便;二姨把她的TDK牌风雨衣给了我,还带我出去吃了冰淇淋;三姨说北京冷,把她的皮大衣也硬塞了给我。临行前的晚上,妈妈把她的金项链,上面挂着二姨给我的金十字架交给我说:“这项链平时一定不要动用,万一遇到什麽紧急情况,黄金总是比较容易兑现,你就赶紧回香港来。”这一晚我抱着妈妈哭了好久好久,我总觉得在家中这麽困难的时候离他们而去,心里有种欠疚感,妈妈什麽都不让我说了,她说明早就要上路,早点睡觉。第二天早上,我没有惊动永强,轻轻地吻别了他。爸爸妈妈送我到九龙车站,和德明中学的陈春槐、马以诺,王秀兰以及陈春槐的姐姐陈春绿等一起踏上了到北京的旅途。

到北京后,我们在北京大学校门外租了两间民房,住了三个月以准备考学,除我以外,他们的家庭经济情况都很富裕,所以我也不客气地白吃白住了,但终究还是有些钱要花,所以在发榜后知我考取唐山工学院建筑系、陈春槐考取河北工学院水利系、马以诺考取东北医科大学、陈春绿进了文工团时,我又向陈春槐借了十元钱人民币(当时可能是十万元),我想到校後就可以申请助学金了,所以给母亲写信时从不提没钱的事,而是老说这里的东西如何便宜,想使妈妈认为我还有好多钱而不再为我操心。没想到王秀兰没考上回到香港后,在去探望我母亲时把我已把钱花光了的消息告诉了我母亲,不知母亲从何处又筹得二百港元寄给了我,我给母亲去信说钱已收到,以後一定不要再寄,因为家中有困难的同学都可以申请助学金,你们老寄钱来我怎麽申请呢。此后,母亲才再没有寄钱来,母亲此时也的确再没有力量可以顾及我了。

我回国後两三个月,我祖母带着德逑、永明、永强一起回到广州,住进了广卫路十九号三楼。花园街的房子退掉了,爸妈带永辉住到五姨家中,住了几个月,梅友卓伯伯又邀请爸爸妈妈住到他在香港的公馆里。梅伯是一个富有的华侨,在南京时我曾见过他,他在香港有制片厂,他说父亲可以帮他去台湾跑片,但父亲终究不愿再去台湾了。在梅伯那里住得很好,不用交房租,但仍入不敷出,母亲身体极度虚弱,一天,母亲休克,倒在厨房的瓷砖地上,摔断了八颗门牙。这样又煎熬了几个月,经在上水的九姨丈介绍,父亲到了上水凤溪学校当教务主任,后升为副校长,母亲有时也在这个学校的小学部兼点课,这样才把香港、广州这两头家的生计维持住。

19.唐山工学院

报考唐山工学院是我爸爸的主意,我爸爸说唐山工学院属铁道系统,是铁饭碗,名牌老校。开始发榜时,我看了几遍,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急得不得了,陈春槐笑眯眯地叫我再看一遍,从头看。啊!头一个名字就是陶德坚,我竟好几遍都没有看见。

唐院在北京市交道口设了个迎新站,陈春槐家的小车把我送到那里,我和他们互相道别。这次来北京多承这家人的大力相助,我欠下他们的不是几十元、几百元人民币的事,用金钱无法衡量,还钱也还不了这份情,对这家人,我只有永远怀着最深的感激。

在交道口住了一夜,第二天迎新工作队带着上百个新生上了火车,傍晚时分在锣鼓声中我们进入了唐山工学院开始了我们的大学生活。

唐院一千多名学生中,只有十几个女生,女生院里只有两间房,一间住着化工系的几个女生,一间住建筑土木系的女生,土木系三年级的王鉴芬是老大姐,建筑系二年级的潘诞鞠是二姐(也是广东人,我的同乡)。大一的新生有沈天行、周文贤、王懋正和我(开学后又从美国回来一个新同学陈撷英),一个班里有这麽多女生在唐院来说是破天荒的。迎新舞会一连开了两晚,因为这里男女生不成比例,而且女生中有的人如王大姐是从来不跳舞的,潘诞鞠又有固定的舞伴,所以能被邀请的就更少了。我在中央大学晚会上学过一点点交谊舞,现在跳来还不致于踩别人的脚,我真高兴,以前还未有人把我当成大人对待,自己也总是自动归入小孩一类, 居然,我发现自己长大了,来约我跳舞的首先都要向我鞠一躬。接着是学生会改选,学生会由全校学生直接提名后举手表决,我被多数选为文娱部长。

在我们这一届新生入学以前,唐院所有的功课都是用英文教授的,我们这一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招收的第一批新生,大概是要去掉崇洋媚外的坏传统,虽然教材还有用英文原本的,但讲课一律用中文了。这样一来从我们这个班开始,英语水平大大低于以前的班级,中学读了六年的英语也因不使用而逐渐淡忘了,现在想来,真是太遗憾了。

当时我们最喜欢上的是建筑初步这门课程,通过它我们学到了建筑绘画的基本功。有一次学习用彩色来渲染出唐山采用得很普遍的虎皮石外墙的小别墅,在图上画出一颗颗石头红的黄的,活像我们吃的高梁米,所以我们乾脆把这课称为画高梁米。以前我从来没吃过高梁米,粘粘的,还很好吃,每餐我都要吃一大缸(是一种大型的漱口缸,缸口直径十五厘米左右,约二十厘米高,唐院的学生喜欢用这大陶瓷缸来吃饭)。先去饭桶盛上两勺高梁米饭,然后再拿到菜捅前,炊事员给你舀上满满的一勺菜,我和沈天行两人在班上最要好,吃饭时每人抱着一大缸,边走边吃,又说又笑,直到吃得乾乾净净为止。

20.抗美援朝

平静的学生生活只过了一两个月,中国就卷入朝鲜战争了。我是文娱部长,每天都要组织活报剧在唐山市街头演出。我演一个朝鲜阿妈妮,向群众哭诉自己房屋被炸毁,孩子被炸死的悲惨故事。我演一场哭一场,也不知那里来的那麽多眼泪,同学们说我是天生的演员,怎麽说哭就能真哭出来?我想也许是朝鲜人的遭遇,和我小时候的经历有相同之处吧。

那时,我经常写些反映学校抗美援朝活动的稿件寄给唐山日 报,时常被刊用,得点稿费对我也是一大帮补,因为继妈妈后三姨还寄过两次钱来,在这里看来,时有外汇是很富有的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没有理由去申请助学金,节省一点,这些钱够我一年的伙食费及书籍等杂费了,现在再靠自己挣点稿费,可以改善一下生活,真是太好了。后来我又写了报道唐院家属参加抗美援朝活动的稿子,被唐山日报评为优秀通讯,唐山日报还聘我为该报特约通讯员。

抗美援朝活动开展至高潮,开始了参军参干运动(参加中国 人民志愿军和到军事干部学校学习),我们许多同学都报了名。这时接到德逑的信,她在广州市二中也报名参干并得到批准,不过她并不是到军事干部学校,而是被吸收到广州市公安局作户籍工作。德逑说这事她没有和父母商量,是自己决定的。她遗憾地说忠孝不能两全,在国家危难之时只有先顾国家这一头了。我回信说我也报名参军了,但是看来不大可能让我们去,没想到妹妹已走在我的前面了,我相信她一定能干得很出色。不过我对德逑说现在并不存在忠孝不能两全的问题,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我让她还是要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妈妈,她永远都是支持我们的。我真没想到,我印象中老是长不大,老是拉着祖母衣襟的妹妹居然一下子长大,当了公安干警了。人都是在风浪中成长的啊。

这时学校领导决定,抽调土木系五年级的全部学生去朝鲜参加工程兵,其他学生一律不参军参干,在校好好学习和参加抗美援朝的工作,为了欢送土老五上战场,热闹了好多天就转入为抗美援朝捐钱捐物,写慰问信,送慰问品等活动。

捐钱?我的钱仅够这一年的伙食费;捐物?我打开箱子,除 了几件日常衣服外只有三姨送的皮毛大衣是不穿的,我怕同学看见这皮毛大衣笑我是资产阶级小姐,所以一直拿灰布床单包着压在箱底,我伸手进去摸摸,暖暖的很舒服,但是这样的皮毛大衣捐出去有什麽用呢?能卖得出钱吗?现在全中国还有谁愿穿这样的资产阶级臭美大衣呢!慰问信自然要写,慰问品呢?我又伸手去摸摸那软绵绵的毛皮,暖暖地特别舒服,突然,我灵机一动,为什麽不可以把这皮子剪成一块块做成好多手套,让软软的毛皮向里,外面絮上棉花,用灰布做面子,我为自己这想法激动起来,就去找唐院负责家属抗美援朝工作的大妈,是上次我替她们写报道时认识的。那大妈很支持,当即找了几位大嫂,把皮大衣和床单剪裁了,他们又找了些棉花来,分头带去做了,不几天十来双毛皮手套就做好了,除了灰布的还有大嫂们添加的花布的,手戴进去暖暖的。我们大家高高兴兴地把这筐手套送到了抗美援朝办公室。没想到这批手套送到市捐献办公室后,经他们一宣传,据说还使捐献工作出现了高潮。后来还让我参加了全市优秀妇女代表会。在大会上一定要我发言,我心中感到惭愧,我只不过拿出了我最没有用的东西,也可以说是甩掉了一个包袱,过去我老怕别人看见这大衣要取笑我。所以我说:“这一针一线缝进多少爱心是唐院的那些大妈大嫂们,应该表扬的是她们,她们才是真正的优秀唐山市妇女。”

(待续)

感谢作者亲属供稿,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