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六章
分类:

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韦文德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六章 被政治剥夺了爱的权利
    
(一)
   
在我还没有从事“黑市”生意之前,去贵定昌明做“野马”工时,我曾经在从都匀到昌明的班车上,萍水相逢结识了一个贵州三都县城关镇上的女青年,我们在都匀上车时,就各她并肩而坐在同一张坐椅子上。由于旅途中的寂寞,且彼此给对方的第一印象都不错,就自然而然的相互攀谈起来,话语也投机。她从三都县到惠水县探亲,昌明是这趟车子中途站点,在车子快到昌明时,我们都相互给对方留下了通讯地址。那些年头,彼此间愿意给对方留下通讯地址,也就不言而喻,都有着心照不宣的用意,就是希望彼此间的关系有进一步发展。然而,我因为没有地址可留,只好把阿荣的妹夫阿源家的地址留给了她。车到中途的昌明,我就下车了,她继续到惠水去。
   
我虽然从开始时就是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与她应付着,无非是想排解一下旅途中的寂寞。但在交谈中,由于她大方的举止、得体的谈吐,却也真的给了我不少的好感。分手时,不免流露出不舍的感情,心中不免嫌这车子跑的快了。她更是真情流露地将半个身子伸出车窗外,频频向我摇手道别,眼中噙着泪珠,我似曾听出她道别声中的哽咽。此情此景,可谓一见锺情,难舍难分。就此一别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的心中不免萦绕着对她的思念之情,半个月后,我从贵州回到柳州时,竟然在阿源家收到了她的来信。在她来信中的字里行间,不免是“钦佩”、“爱慕”、“期盼”等等缠绵之词,让我空虚而自卑的心灵从她的信中感受到了一丝丝精神的抚慰和自尊,以我当时的身份处境,能得到一个自己真心仰慕的女子的真情表露,就不禁受宠若惊,沾沾自喜起来。出于对她的真心爱恋,我便与她几番鸿雁往还,但是在她后来的信中越来越多的表露出想进一步增进了解的意思,但又不便直白的提问,只好旁敲侧击的试探着我的身世背景,这是我最为忌讳和害怕接触的问题,对于她来说,这却是最基本的要求,我无法满足她的要求,但我又不忍心编造谎言骗她,我只能故意的顾左右而言他的答非所问。
   
我把心中的为难,告诉阿孝,想听听他的主意。阿孝理解我的心情,他对我说:“以我们目前这种处境,我们无法拥有真正的爱情,你们这样的萍水相逢,从开始就存在隐瞒,爱必须是建立在相互的了解之上,当人家真正了解了你的身世背景时,你还能相信她会如她信中所表露的那份爱慕缠绵吗?这种年代没有纯粹的爱,在‘政治第一’氛围下的所谓爱,无不是建立在政治光环包裹下的婚姻交易。我劝你不必为此认真,权且当作过眼烟云、逢场作戏罢了。”听了阿孝一番论述后,我静下心来一想,不正是如此吗?她现在频频与我书信往来,其中无不是因为我所用的阿源的柳州市的地址。从一个人的家庭地址,进而可以说明他的身份等级,她最起码的认为我是个城市人,以当年那种农村人对城市的向往情结,她对我的所有爱慕缠绵,也许就是冲着这个地址来的。即使我现在是个五官残缺,疾病缠身的人,她都可能会言不由衷的向我表示着爱恋之情的。我这样的假设,可能亵渎了她对我的一片真心,但是毋庸怀疑,当她真正了解了我的真实身份背景后,她即使对我这个人有多么的心仪,最终的选择还将是忍痛割爱,来结束我们这不可能有结果的爱情。
   
我只好无奈的决定,和她了结这不会有结果的感情,我针对她的来信中对我表露的“我多么向往着能和你一起成双成对,像小鸟一样自由自在的飞翔。”我给她回了一封信,也就是在这最后的一封信中,我有意含糊其词的,向她披露一点我的真实处境:
   
我是一只
寒冬孵化的小鸟
在凄风苦雨中飘摇.
我要祈祷
四海升平暖阳照
   
我是一只
飘零失群的小鸟
在旷野山林间蹿跳
我要寻找
能容纳我的群落
   
我是一只
失去窝巢的小鸟
在荆棘杂草丛中哀号
我要营造
夜归栖息的窝巢
   
我是一只
渺小卑微的小鸟
在电闪雷鸣中呼号
我要喊叫
停止上苍的虐暴
   
我是一只
渴望自由的小鸟
挣脱雨雪的困绕
等待拥抱
温暖阳光的照耀
   
我在期待
送走暮冬的残阳
亲吻初露的晨曦
张开双臂
把春天爱情拥抱

我用这首诗委婉的告诉她,我的生活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美好,在我的周围危机四伏,随时都有可能被风暴击打得粉身碎骨。但是,只要我不畏惧暴风雨的袭击,辽阔的天空任我自由飞翔。最后,我言不由衷的告诉她:“既然命运让我们相逢,甜言密语将会变得虚伪,只有我对你的一见锺情却是真实的,我没有骗你,但我们的这份感情注定没有结果,你忘了我吧,为了你的幸福。”信寄出去后,我的心轻松了许多。之后,我不得而知她收到这封信后的感想,我再也没有收到她的信,她是否还给我来信,我也不得而知,因为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到过阿源家里。
  
一个长期漂流在外的流浪者,萍水相逢而滋生爱恋的机会很多,假若我能有一个正常人的身份,我的爱情生活也许会是多么的传奇而美满,然而,我却没有爱的权利,更没有被爱的权利,我只能让许多美好的爱情故事,从悲剧开始,以悲剧为结局,让我抱憾终身。
  
在结束了那一段本来不应当发生的故事后,情爱对于我更觉得空洞和渺茫,我对待情爱的态度就更为玩世不恭而破罐破甩。我不再有爱情的憧憬,我刻意地禁锢着自己青春的冲动。但是,每当一个个与我年岁相当的窈窕淑女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又总会情不自禁撩起我对爱的欲望。特别是当我遇到那些命运和遭遇与自己存在着共通之处的女青年时,就会觉得她们比我更为不幸,就会油然而产生同病相怜的同情感,想为她们提供一些帮助,同时也想能从中得到对方的理解和同情,企望从相互同情中去享受人性的温暖。
  
我得到过许多的同情,但我没有从中感受到温暖,反而使我感受到一种沉重和自责,那是因为我自己感觉到这些同情是我以欺骗得来的。在当时代那样的政治氛围下的社会中,我始终不得不深深的隐藏着真实的自我,对任何人也无法彻底吐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和遭遇,甚至于自己的喜怒哀乐,都是那样的虚假和做作。由于自己不受现实社会所容而感到孤独,由于害怕孤独,怕一旦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将会让自己变得更为孤独、无助。为此,让我自己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特务”、一个“间谍”一样,总要生活在阴暗当中,自己总是不得不时时刻刻在演着戏,在扮演着一个个自己不愿意,但为了生存又不得不扮演的角色。我总是以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和人交往,以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去追求生活,去追求爱情。所以,最终我得到的也只有悲剧般的结局。
   
(二)
  
在一次和思学从贵阳回柳州的列车上,我们遇到了一位逃票的女知青,我用巧妙的办法,帮她逃过了那一次查票后,她就以一种感激的心理,把我们当作了知己。
  
她是在龙里站上的车,当时我和学两人各占着一个双人的座位,相对坐在靠窗的位子上,那时乘车的人不多,车里不算拥挤,长途的旅客都想占个位子晚上好睡觉,所以一般的人来问,我们总是说有人坐。她上车后,来到我们旁边,面带微笑,很有礼貌的向我们问坐,听到她那一口颇为标准流利的,极具电台播音员般清朗的普通话声,我们俩都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来,当我们的眼光从车窗外转回来向着她时,不禁眼睛为之一亮:只见她那轮廓清晰,线条柔美,肤色虽不算白皙却找不出半点瑕疵的脸庞上,那如悬胆般圆润的鼻子,在鸡蛋形的脸盘上占着恰到好处的位置,不上不下,不偏不倚;轮廓清晰的人中下,不厚不薄的唇间,微微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皓齿;线条明显的双眼皮下自然灵动的一泓明眸,不加任何修饰的含着微笑;她穿着打扮虽不华丽但却整洁得体,肩挎一只人造革背包,左臂微弯把扶着挎包背带,右手提着一个当时少有的,里面装着杂志类书刊的塑料物品袋,婷婷玉立在我们的旁边,竟然使我们两人都不免失态的争相招呼她在自己身旁的空位上坐下。她道了声谢后,轻轻的坐在了我的左对面学身边的空位上。
  
由于彼此相互都有好感,她坐下后,我们也从开始时的失态中恢复了应有的庄重,努力的将自己调节到“文人”所应当具有的风度,采用富于文化修养的语言与她攀谈起来。我用那个时代少有的幽默,坦白且含蓄地用刻意咬文嚼字的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对她说:“对不起,请原谅我们刚才的失态”来坦承自己的失态,进而表达了对她仰慕之情。我自认为这样的表白,既不失坦率又显出自己的庄重和礼貌,不至于让对方感觉受到轻薄而损其自尊而高兴接受。从交谈中得知,她是家在贵州龙里县城的广西平南人,因要下乡插队,与她哥哥俩兄妹就要求回到老家平南城关插队,相对于要到举目无亲的贵州偏远农村插队要好得多。这次回龙里家中探亲已近半年,因接到哥哥的来信说,平南县最近有一批招工指标,她们兄妹已被初步拟定提名,叫她赶回平南等待分配。我们在谈话中赞赏她的普通话,她说由于受父母各自乡音的熏陶,在学校时特别注重语言修养,所以曾得到学校的青睐和器重,当过学校 “毛泽东思想广播站” 的播音员。
  
彼此心理相同,我们想从交谈中了解她的身世,她当然也对我们的身世欲知一二,虽然出于女子的矜持,没有直白的提问,也还是不免在话中涉及。我们出于自我保护意识,每当在与人交谈时,都会处处设防,小心应对,极力回避一些自己不便言说的话题,终于没有回避得了时,我便也就不得不各自编造一套“简历”应付于人。对她自然也是如此。
  
我对她说,我在贵阳某某厂工作,这次也是回柳州联系调动,争取调回老家来。由于对柳州和贵阳还都较了解,在编造这方面的谎话时,倒也不易找出漏洞,况且她凭着我们并没有脸谱化的“坏人”标识的外表,她也就信而不疑了。
  
在这种场合,我和思学两个人的个性有所不同,思学总是表现稳重有余,极力避免“话多必失”,而我却往往表现得相对活跃风趣,所以也就多占了点风头,引来了多一点注意。
  
由于有了话语投机,话题也就越扯越远,内容也就更多样,越谈越来兴趣,不知不觉间,列车已经进入夜间行车。
  
列车进入夜间行车,都要依例进行查票,一则要查堵无票乘车,二则是列车乘务员和乘警要掌握夜间在沿途站点下车的乘客情况,但是最主要的是查无票乘车的人。那时无票乘车的现象相当普遍和严重,虽然当时票价很便宜,从柳州到贵阳全票才是九元钱,但沿途小站上车的人大部分都不买票,因为太穷,钱难弄,就都抱着侥幸心理,能逃过查票就能省得几角一块的也能解决一点油盐米粮的生活问题,特别是那时的上山下乡知青回家、返队已经成为常态,没有钱就只好逃票或坐霸王车了,逃得了就逃,逃不了被抓住了就耍赖,乘务员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就只好半路赶他们下车,他们在这个车厢下车,就跑到另一个车厢上车,上不了车就呆到下一趟车或爬货车走。
  
在相互交谈中,我们得知她姓吴。和小吴正聊得兴起,没有留意到隔壁车厢已在查票,突然间一大帮的乘务员、乘警出现在车厢一头喊着:“旅客们,请都不要走动,开始查票了。”听到乘务员这一声喊,我们因为有票,且经历过的也多,也就司空见惯,心理上已经适应了,就没当一回事,但是此时,只见小吴却为之一惊,现出了一脸的尴尬和惊惶,但还是不忘了礼貌的对我们说一声“我到前面去一下”,就起身向车厢的另一头走去。当时列车查票都采用从车厢的一头开始,把没有票的都赶到另一头去,最后关起门来补票。她是向着没有乘务员的一头去的,我们当时就明白过来:她在龙里上车时是没有买票的。但是我们没有因此而对她有所鄙视,反而更为觉得她值得同情和帮助,我当时就产生了要帮她一把的念头,我准备了两个方案帮她,一是我们两个人有两张车票,待乘务员查过我们这里后,我一个人带上两张车票,到前面给她把票送过去,帮她逃票,这样帮了她,也不用付出什么代价;二是如果第一个方案行不通,就出钱帮她补一张票,但是不敢说她一定能接受。当我尾随她过去时,乘务员没有拦我,我把票送到她手中,她尴尬地向我笑笑就接受了,我就先回到坐位上来,她不久通过了查票后也回到原来坐位来,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向我表示了谢意。经过这么一次事情,我们与她更进一步增加了理解,更是无所不谈,特别是有关知青生活的奇闻趣事,只见她比之前更显得开朗大方和健谈,整个晚上毫无睡意。
  
事先我们讲好了,到柳州时她随我们一起下车出站。中午时车到柳州终点站,我们带着她往鹅山道口出站,然后一起回到“老同”妈家,我们招待她吃过午饭后,安排她休息,我为她准备好了到贵县的车票,吃过晚饭后,七点多我就送她上了往湛江去的列车,一直在站台上等到列车开动,我在站台上,她在车门口的窗子边上,频频摇手道着再见,尽管彼此都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却都依依不舍的呆着让列车把彼此的距离越拉越远,一直到消逝在视线中,我还悻悻的站在那灯火通明的,经过一阵子喧嚣忙碌过后,显得空荡而沉寂的站台上,望着那列车远去的方向发呆。直到站台上预报列车讯息的广播声响起,我才如梦初醒,满怀着失落的回到“老同”妈家。
  
她的身材容貌,是我遇到过的同龄女子中,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无可挑剔,她的一颦一笑,都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送走她的那一个晚上,我躺在床上一夜没睡,满脑子都是她的形象,我不切实际的幻想着与她相伴一生,与她共同演绎着爱情的传奇、浪漫和美满。然而,正当我想入非非、思绪连翩时,自己悲凉的身世,凄惨的处境,非人的身份又油然而跃现在脑际,犹如一瓢冰冷的水当头泼下,惊醒了我,把我之前所有的美好梦幻都无情地撕扯成七零八落的碎片,把我从忘我的虚幻境地扯回到残酷的现实当中,我情不自禁的痛苦地从心底里泛起了自贱、自辱的“饿狗想吃天鹅肉”的自责。
  
通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我终于没有抵挡住对异性美的追求,陷入了对她的深深的爱恋之中不能自拔,我决定以我对她编造的身份向她展开追求,明知不可能有结果,但求从中得到些许精神上的自我安慰,尝试一下在小说中所看到过的爱情故事的抒情和浪漫,企望弥补自己在世为人的缺憾。
  
我拿起了笔,当她还在回家的途中,我给她寄出了第一封信。在信中,我把当时在青年人中流行传唱的一首记不清是哪个国家的爱情歌曲的歌词稍稍改动了一下,并谱上原来的曲子,冠以《再见!》为歌名:“再见!再见!亲爱的姑娘,何时才能又相见?多美丽啊!我爱上了你,刚刚相识又别离。多深情啊!我爱上了你,相拥相依不分离。”向她表白我对她的爱恋之情,并向她索要她的照片,我在信中说:“为了舒解我对您思念的痛苦,我多么希望能得到您的照片,我会将它随身携带,好让您时时就在我的身旁,感受着我对您的向往。”字里行间,我真情毕露,竟至到了忘我的境地。
  
我很快就收到她的回信,以及随信寄来的她的一张半身相片。我手拿着相片左右端详,犹如她就在我的身旁向我深情的微笑,我爱不释手,恋恋不舍的将相片放到我的塑料钱夹中。我的这个钱夹里平常只是存放些少得可怜的钱币和粮票,甚至于经常的空空如也而一文不名,因为有了这张相片而变得珍贵,我小心翼翼的贴身珍藏着,她随我走南闯北,她成为我寂寞旅途中的精神安慰。
  
我深深地陷入了对小吴的爱恋当中,我对她的爱是真实的,但是我知道,尽管她在给我的信中也同样的充满着热情似火的爱恋之词,因为她所知道的是我虚构的身份,对我的爱也只能算是虚幻的,就如现代网络上的摹拟爱情游戏一样,我只是以玩游戏来填补我对爱情的空虚和绝望,我就像患上了“网络爱情游戏”瘾不能自拔,但她并不明就里。在长达快两年的书信往来中,我从这一段自欺欺人的情感中,自认为感受到了爱的甜蜜,每当我漂泊在寂寞难奈的旅途中,掏出贴身珍藏的她的照片,自我陶醉的端详的时候,总是让我感受到了无比的慰藉和满足。这张照片随身陪伴着我,到南宁、到桂林、到贵阳、到长沙、到温州、到上海,到处流浪,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都给她发去一封信,向她表达我的思念之情,以让她和我分享我的寂寞或我苦中的乐趣,以此来与她维持着没有网络的“网络虚拟爱情”。
  
这虚拟的“爱情”为我自己制造了烦恼,也造成了对小吴的伤害。由于我对小吴的虚拟的爱从而发展到了真正的爱,使我意识到我对她的伤害,良知促使我毅然决定和她尽快结束这段“网络虚拟爱情”的游戏。为此我感到释怀,同时也为我这似是多情却无情的对感情的玩世不恭,在心中留下了终身的遗恨。我悔恨我伤害了那些曾经爱过我,尽管她们爱的是虚拟的“我”,但我却真正爱过的人。
   
美好的爱情离我并不遥远,但爱情对于我就像水中月镜中花一般的让我可望而不可及,命运为什么总是这样的捉弄我?我的爱与被爱的权利都被无情的政治剥夺了。在我的青春记忆中,注定了只有一幕幕爱情的悲剧在演绎着我的人生。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前言 目录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一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二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三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六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七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三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二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五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六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七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八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三十一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二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九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一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三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四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五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六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九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三章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