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三十一章
分类:

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韦文德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三十一章  最后的抵抗
   
(一)
   
在进德槎山围剿进德造反大军熊国芳、潘洪连等人的事件,是在柳江县革命委员会策划和指挥下定性为 “围剿反革命” 的行动。当时的柳江县是联指一派的天下,对革命委员会的作为,在其治下的柳江县群众不会有人敢提出异议。而逃亡在外的柳江县的造反大军一派,则已被既定为“反革命”,迟早也将成为被剿杀的对象。两派之间的武斗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但此时,革命委员会已经不再认为这种斗争是造反大军与联指间的两派斗争了。而是把这种斗争认定为“革命与反革命”的两个阶级的斗争。是革命委员会代表的革命的人民群众与反革命分子的斗争。在阶级斗争的旗帜下,人们的行为不是以人性道德为衡量的标尺。而是以“革命”的需要为标准。“革命”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参与这场斗争的人,谁都想把自己表现为革命者而耻于成为反革命。“毛泽东思想”所定义的“革命” 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力的行动”。人们也就争相以暴力来表现自己的革命了。把熊国芳、潘洪连等人定性为“反革命”,就可以为剿杀他们的行为冠之以“革命行动”的桂冠。割下他们的头颅挂在进德街和拉堡街示众,自然也就是柳江县革命委员会彻底革命的表现。自古以来割人头颅并悬挂示众都是被视之为惨无人道。割下熊国芳、潘洪连的头颅是在革命委员会领导下的“革命”举动,这种惨无人道也就成为了彻底革命的标志。过去我们从课本书藉中,不少读到过控诉国民党反动派屠杀共产党和革命群众的血腥暴行,少女英雄刘胡兰被胡宗南匪军铡下头颅而英勇牺牲的故事,《红岩》中江姐的丈夫彭咏梧的头颅被国民党反动派用木笼悬挂于城门上示众的故事无人不知,一直是国民党反动派在我们心中留下的残暴血腥的印象。而我们今天所亲身体验的却更是史无前例。由此在我们心中认定了,这样的“革命委员会”决不是代表革命的。“七.三”布告的下达,给我们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在我们的“革命”遇到严重的挫折的时候,毛主席的“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不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教导确实给我们增添了不少勇气。我们坚定了作最后抵抗和牺牲的决心。
   
(二)
   
柳州的4.22派得到了武器和弹药的充实,战斗力量有了增强,不再是之前那样任由联指任意宰割了。柳州造反大军和柳铁工、机、联联合了所有在柳州的外县逃难来的各造反大军组织,开始着手向联指反攻,一鼓作气把联指撵到了柳江北岸。造反大军一派正处于休整而静观其变等待中央表态的时候,毛主席亲自批示“照办”的“七.三”布告下达了。从“七.三”布告的字里行间,没能找出任何对我们有利的词句和字眼。但我们却没有把形势估计得那么严重和残酷。我们觉得,我们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条件了。但我们仍然抱着一丝幻想:中央下达的“七.三“布告,至少可以保障我们的生命安全。而广西区革筹和广西军区得到这“七.三”布告就像得到了尚方宝剑一样,已经酝酿着利用这“七.三”布告,在全广西刮起更加猛烈的“对敌斗争的十二级台风”,对广西4.22派实施名正言顺的军事镇压和屠杀,彻底地消灭4.22派在广西的全部势力。红色恐怖已经笼罩着全广西。就我们知道的柳江县,就已经在各公社刮起“对敌斗争的十二级台风”,成批的屠杀4.22派的人员和群众。如土博公社有计划有预谋的在土博小学以开群众大会的形式,集体屠杀了24人所谓的“阶级敌人”。三都公社也在一天的时间里,把四个三合大队押来游街的无辜青年以乱棍打死,其他另星个别更是不其数。据《柳江县县志》(评议稿)记载:“ 7月3日至5日,县革委在百朋召开会议,表扬“括台风”较好的百朋、三都等6个区,号召各地把“台风”刮得更猛。自此以后,因刮“台风”而死亡的人数由原来的166人,猛增到1183人。”其实这县志记载的死人数据,与实际的死人数据相去甚远,笔都根据《县志》所披露的“第三个国民经济五年计划期间全县人口自然变动统计表”(四)中,在1967年至1968年两年的平均人口数据中隐去不计在统计数内的就有2353人不计在正常死亡人口之内。
   
7月8日,广西军区发出了《关于清理流窜人员的指示》,并在之前就将“联指”改编为“纠察队”。“纠察队”是革命委员会组织和领导的“群众专政”组织,而不是派性组织。将“联指”换汤不换药的改编成“纠察队”,让区革筹和军区利用联指镇压和屠杀4.22派的行为,避免落下“派性武斗”的口实,给4.22派的继续抵抗造成威慑。区革筹和军区直接指挥部队和民兵的行动是职责所在,而联指是派性组织,公开直接的指挥联指则与区革筹和军区身份角色不符,这种时候还不能为所欲为,而只能欺上瞒下的引风吹火借刀杀人。作为广西的主要负责人,韦国清之所以能成为历经一次次政治运动而不倒的政治不倒翁,他深谙党内斗争的残酷性和毛所惯用的政治权谋,引蛇出洞、秋后算账残酷镇压反对派的事例并不鲜见,所以他凡事都还是很讲究谋略的。为了让联指在老百姓的心目中有着与军队和民兵一样不可抗拒的威慑力,他们把联指改编成“纠察队”,则让联指在打击4.22的行动中得以拿鸡毛当令箭狐假虎威而免受指责。同时“纠察队”在行动中又可以执行部队和民兵不便执行的任务,“纠察队”的行为后果可以推托为“群众的行为”不受追究。利用“纠察队”在南宁、柳州、桂林、梧州等几个城市中开始搜捕4.22派逃亡出来的人员和群众,在搜捕中抓到4.22派的人,他们就不择手段地将抓到的人交由所谓“群众”的肆意殴打和杀戮,打死人后就说是“群众”行为,责任也就无从追究了。区革筹和军区及各级革命委员会也就既能达到目的又不需承担任何责任。
   
(三)
   
此时,从北京传来了4.22赴京代表团的头头已经悉数在北京被抓,柳州的部队也开始了抓捕在柳州的造反大军头头的行动。在南宁,在区革筹和军区的直接指挥下,部队和“联指”已经采取了联合行动,实施了对4.22派在邕江桥头和解放路的所有据点的武装围剿,并动用军队的装备,对4.22据点进行了炮击。炸毁和烧毁了数十条街道,并即时嫁祸于4.22。同时间,在广西各地的4.22派都遭到了当地革委会指挥下的当地驻军和“联指民兵”的武装围剿。借着“七.三”布告权威,各级革命委员会在区革筹的统一领导下,在各地争相发动了一次比一次凶猛的“对敌斗争的十二级台风”,对4.22派和地富反坏右分子及其家人成批的进行屠杀。撒传单的飞机在头顶嗡嗡地飞过。空中飘撒着充满杀气的五颜六色的传单。形势变得比我们估计的要残酷得多。
   
这时候,铁路军管部门正在极力的恢复运输而清除外系统外单位的干扰。柳州军分区和驻军也在酝酿着强制收缴市内各单位“造反大军”的武器,柳铁“工、机、联”和柳州市各组织已经意识到,在这样的形势下,所有的反抗将是徒劳而无益的,都停止了所有的武斗行动,准备向部队缴枪。我们柳江县的所有“造反大军”组织都意识到,继续呆在市里,将成为部队围剿的目标。于是便主动的从柳州市区撤往郊区太阳村,想通过太阳村再回到柳江县内的福圹龙怀,暂时找一个落脚点,看看柳江县革委会的态度再作决定。
   
在从太阳村水泥厂到福塘龙怀之间,横亘着凤岭,控制着从太阳村到福塘的公路。柳江县洛满公社的“联指民兵”占据着凤山村,在凤岭上驻扎着武装民兵。风岭向东可以警戒着来自柳州方向和太阳村水泥厂的造反大军的动态,与占领着水泥厂侧背的长岭上的联指民兵夹峙着经洛满到太阳村往柳州去的铁路和公路;其向西可以封锁洛满经福塘到成团及县城拉堡的公路,堵死龙怀在福塘的出口。从太阳村到福塘的公路与洛满到福塘的公路在凤岭东北麓交会联接。我们从太阳村到福塘必须经过联指民兵夹峙的那段铁路和公路,然后在凤岭的东北麓绕上西麓的公路向南就到福塘,整个路程都在“联指民兵”在凤岭上的火力封锁之内。唯有清除凤山村及凤岭上的联指民兵的威胁,才能打通从太阳村到福塘的交通。
   
(四)
   
为打通我们进入福塘的通道,根据我们的实力,在无力顾及铁路沿线东侧长岭上的联指民兵的情况下,冒着腹背受敌的危险,在柳江联战的韦云斋他们的策划下,决定发动对凤山村和凤岭的攻击战斗。这一仗是由韦云斋统一指挥下,以柳江联战为主力,全县的造反大军组织第一次统一的组织行动。这一仗也是“七.三”布告下达后,在柳州市的造反大军针对联指的最后一场武斗。也是柳江县造反大军被从柳江县驱赶出来后,第一次回到柳江县的地盘内,针对柳江县联指的最后一场武斗。也是整个广西的两派武斗中,4.22派有组织的发动的最后的武斗行动。
   
行动在17日晚间进行。由柳江联战主攻凤岭;由成团造反大军负责主攻凤山村头的独山碉楼;由三都造反大军及各公社零散人员,作预备队策应柳江联战;所有非武装人员负责后勤支援。攻击队伍趁夜黑悄悄潜到预定的攻击位置,于午夜两点同时发起攻击。
   
所有攻击队伍同时出发,成团造反大军与柳江联战在凤山村东北侧村外分头行动,各奔自己的攻击目标而去。成团造反大军直扑凤山村头的独山碉楼;柳江联战绕过凤山村直扑凤岭主峰。
   
柳江联战乘夜黑,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凤岭上,进入攻击位置,经过短暂的休息,把一路上爬山时的疲累,稍加缓解,恢复了体力后,到了预定的攻击时间即发动了迅雷不及掩耳的猛烈的攻击。攻击队伍分成两个攻击梯队,轮替着向主峰仰攻。几十把冲锋枪不停歇地向着山顶联指民兵的阵地上扫射。
   
凤岭为南北走势,山势北高南低,主峰北侧山势陡峭,没有路可走,联指民兵在遭到如此猛烈的火力且是近距离的袭击下,措手不及,情急之下来不及有组织的抵抗,经过短时间怆惶的零星的抵抗后,慌不择路连滚带爬的从主峰北侧逃窜下山。在攻击中,柳江联战有一个同学手臂受流弹所伤,伤势轻微。天亮后在岭上搜索时,只发现联指民兵逃跑时遗留下来的一些水壶等没有价值的物品,也没有发现死伤人员。我们的目的在于驱赶而不是消灭,我们只要能占领这座山岭就是胜利。
   
这一仗,我们仅只占领了凤岭主峰,而紧邻主峰南面的次高峰仍然被联指民兵所占领。凤岭主峰的上下路径在主峰与次高峰之间,因此意味着,我们仍然处在联指民兵的包围和封锁之中。我们不得不发动夺取次高峰的攻击行动。柳江联战的全部力量被困在主峰上,这个攻击次高峰的任务就责无旁贷地落在我们作为预备队的三都造反大军的身上。
   
攻击次高峰的行动不得不在白天进行。由在主峰上的柳江联战的居高临下的火力配合下,我们从下往上仰攻。我们所选择的攻击方向,山势陡峭,又是在白天,没有炮火的配合,想接近山顶是很困难的,要采取强攻,必然会付出很大的伤亡代价。于是从前沿阵地回来的人向我们反映了这一情况。要求我们向水泥厂造反大军联系求援。
   
(五)
   
之前的行动我都没有参加,因为我虽然持有一支手枪,但没有几颗子弹,没有战斗力,同时其他的如运送子弹的任务,战友们又嫌我人小,都有意地照顾我,不让我上前线。所以我一直在水泥厂里呆着等消息。当获知来人反映的这一情况后,我也没有顾及我在组织里的身份和地位,也没有顾及我人微言轻可能会不受人理会,就主动地找到水泥厂的造反大军的头头,要求他们能给我们提供一点有效的支援。没想到他们竟然慷慨地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他们给了我们一门八二炮,但只有三发炮弹,并派了一辆自己改装的装甲车护送我们到前沿去。
   
我和日壮及几位女同学随车把炮送到前沿去。装甲车是以一辆解放牌汽车改装而成,周边全用一厘米厚的钢板焊接成挡护甲板,驾驶楼只在前挡风玻璃处留一条约五厘米宽的供司机驾驶时观察路面和方向的缝隙,相对于车厢里较安全得多。车厢里则只是前面和两边有甲板,而后面是没有甲板的。当时我坐在驾驶室里的副驾驶位上,日壮他们五个人则在车厢里。当我们的车子向着洛满方向行驶,出现在铁路沿线的公路上时,在我们右侧的铁路边上的长岭上的“联指民兵”就向我们猛烈的扫射,日制歪把子机枪的子弹不停地叮叮铛铛的打在车子右侧的甲板上,但都没有伤着我们。当车子到达凤山村路口,左转向村子里去时,就把车尾甩向长岭上的“联指民兵”的阵地,他们的机枪就更是不失时机地、更加猛烈的向我们扫射,在车厢里的人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子弹在他们身边的车厢里的甲板上横飞乱窜,日壮背在身上的水壶被射穿,壶中的水洒出来湿透了他的衣裤,使他误以为是被击中了屁股而流的血,虚惊了一场。
   
我们冒着弹雨到达凤山村的前沿阵地时,攻击已经开始。覃贵臣和韦加能等四人各持一把“五六”式冲锋枪,另有四人各扛着一箱子弹相随,正在向山顶运动。
   
我们把炮卸下来,本来想给长岭上的联指民兵的机枪阵地来一个报复性的轰击,但是我们没有炮手,不知道射程能否达到,所以也就作罢。我们把炮头转向次高峰,准备轰击峰顶的联指民兵,但又担心没有把握,会误伤自己人。最终竟根本没有用上我们送来的炮。
   
我们的人在村后的小石山上架着我们的那挺捷克式机枪,向峰顶扫射,以火力配合支援攻击人员向上攻击,但是那挺机枪还没打完一梭子弹,就卡壳了。主峰上的柳江联战也以火力向次峰上以居高临下之势,实施火力威慑,但从主峰到次峰的距离约有四五百米,冲锋枪的火力显然造不成多大的杀伤力,但仗着有足够的子弹,密集的枪声也能从心理上起着震慑的作用。攻击人员利用冲沟的隐蔽,向上攀爬,接近山顶。约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攻击,次峰顶上的联指民兵被迫从南面撤下山去。我们终于全部占领了凤岭。在战斗中我方没有伤亡,但是在清理战场时,龙怀造反大军的一个人发现有一个联指民兵的伤员躲在一个灌木丛中,想过去看个究竟时,却没有防备他已经作了垂死的准备,突然拉响了手榴弹,两个人就同归于尽了。两个人都成为了这一场最后的武斗的牺牲品。对于那个民兵的垂死举动,确实给我们造成了不小的震动,也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思考。他的这一精神到底应当是值得崇尚的英勇壮烈,还是应当受到遣责和耻笑的冥顽愚蠢?从这样的举动也可以证明,当年的英雄主义教育确实还是深入人心的。人人都想当战斗英雄。
   
战斗结束,我仍然随着“装甲车”将炮送回水泥厂。
   
在“柳江联战”攻击凤岭主峰的当晚,成团“造反大军”也以偷袭的方式夺取了凤山村头的独山碉楼。在战斗中,覃大家被驻守碉楼的“联指民兵”的手榴弹炸伤腰椎,被抬着回到水泥厂。之后,他成为被用担架抬着送进柳江县监狱的囚犯,最终在因为没有治疗的情况下,死在了狱中。那是后话。
   
这是一场徒劳无益的没有意义的最后抵抗。我们最终也没有进入福塘和龙怀,在我们攻占了凤山岭的第二天,我们全部撤回了水泥厂。
   
(六)
   
从南宁、桂林不断地传来了4.22被部队围剿的消息。我们的最终下场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了。于是全县各组织又不得不各自行动,把所有的武器找地方埋藏起来,欲待形势明朗后再向部队缴枪。所有人员分散回柳州市里。由于我们这一次徒劳无益的行动,为柳江县革委员围剿福塘“造反大军”找到了充分而正当的理由,洛满公社革命委员会发出了“7.18”告急通报称:“7月18日,有一伙一百多人的武装反革命暴徒袭击了凤山大队革命委员会,屠杀革命群众”。于是柳州军分区在请示广州军区的同意下,由柳江县革命委员会于7月23、24日,负责“组织县内各区纠察队,并联合柳城、忻城、宜山县以及八一锰矿等地纠察队,攻打集结在龙怀的“福塘造反大军指挥部”(纯属子虚乌有),和集结在福塘凤山的县城造反大军。(此次事件原定为‘围剿反革命’,1983年已给予正式平反)全县武斗至此结束。”(《柳江县志》评议稿记述)
   
在这次“围剿反革命”的行动中,除双方武斗死亡47人外,在清剿的过程中,共打死福塘造反大军及群众146人.”(广西文革大事年表)
   
这次“围剿”本来是冲着我们来的,但是不曾想我们却在之前就已经主动撤走,结果却以3000多人的队伍,围攻了不足十条枪,不足二十人的逃进龙怀深山的福塘造反大军。当地群众也成为了“围剿”的对象。这次“围剿”花去了十万四千多元钱,五万三千五百八十三斤粮食。(广西文革大事年表)这一事件过后,我们作为这场“革命”的幸存者,凭着良心从另一个角度反思,对于龙怀的群众所遭受的屠杀,不能说不是因为我们惹的祸。
   
我们原本只是认为:我们与“联指”之间,都相互指责对方为“反革命”,自诩为“革命派”,所以在任何情况下,我们还需要维护着“革命的形像”。我们虽然指责和攻击“联指”为“保皇派”,但在我们心中也并不认他们会是书中、电影中所看到的那些“反革命”,彼此双方不过都是为了向党中央毛主席争宠、邀功,赌个输赢,看谁能迎合毛主席发动这场运动的政治意图,帮助他老人家达到革命的目的,谁就成为这场革命的功臣,反之就成为站错了队,犯了方向路线错误的群众组织成员,最终也只是牺牲了自己的政治前途,或者最严重的是在武斗中成为牺牲者、成为俘虏、成为阶下囚。我们始终幻想着:在抗日战争中、在解放战争中,八路军、解放军对日本鬼子的俘虏、对国民党兵的俘虏尚且优待,而党中央、毛主席和作为当时的政府的“革命委员会”最多也是把我们当着犯错误的群众组织成员,或者至少可以当着“俘虏”“优待”!不至于虐待或残杀俘虏吧?更不会滥杀无辜的群众。因为我们所采取的行动都只是针对与我们敌对的联指武斗人员。所以在我们想要采取的每一个行动前,都尽量考虑不要对群众造成连累和祸害。
   
这次的“围剿反革命”行动,是以柳江县革命委员会主任担任总指挥,两个副主任担任副总指挥,原县长担任后勤部长,以忻城县武装部长为参谋长的八县、两矿、一厂一郊民兵的联合行动。思学的父亲担任了副总指挥。这次行动是针对我们而来的,思学的父亲很清楚,这次行动将是考验他对革命的忠诚的一次行动。可想而知,他作为行动的副总指挥,必将在战斗的前沿指挥着具体的战斗,在战斗中,很有可能在某一个场合下,他和思学——他亲生的独生儿子将会刀兵想见,在那亲情和革命的生死抉择关头,凭着思学那羈骜不驯的性格,是不会向他父亲投降的,那么后果将会是如何,我们很难想像。也许,他会念及舐犊之情,舍却自己一生的荣誉,而保住自己一脉的独苗。但在当时那种政治环境下,这种可能微乎其微,而最大的可能,将会是造就和演绎了毛泽东时代“大义灭亲”的伟大精神。老天有眼,终于没有安排这个伟大的传奇成为现实。但是这次围剿行动还是以146条无辜的生命写就了一段共和国的尴尬历史。
   
历史证明了我们的想法是如此的天真和幼稚。我们对于毛主席的“阶级斗争哲学思想”的领会,远远不比那些跟随他老人家革命了一辈子、“运动”了一辈子的将军们干部们那么深刻,那么心领神会。在我们所看过的电影中,日本鬼子进村抓八路,国民党还乡团回乡反攻倒算的滥杀无辜群众的“非正义”场面,在我们投入到这场革命之前,压根儿从来就没有想像和估计到,会在我们的共和国时代,在我们的身上发生。但这一切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并已经在我们的《县志》里和《大事记》中明明白白的记录着。那些被打死的146人,是在福塘的造反大军失去抵抗能力后打死的,包括“造反大军”的俘虏和无辜的群众,而绝大多数是群众。据处遗资料披露,当时妇女和两岁的儿童都在被屠杀之列。
   
所有的“雄心壮志”、“豪言壮语”变成一场被血腥惊醒的恶梦,我们的“革命”梦到此最终破灭了。有史以来的历朝历代,“造反”的下场就是最终遭致镇压,“文攻武卫”把我们引向了预先构筑好的陷阱。我们的最后抵抗犹如螳臂挡车,反倒成为我们的一项罪行。我们的生命安危系于一线,我们还能做的就只有如何的挣扎以保命了。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前言 目录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一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二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三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六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七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三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二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五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六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七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八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三十一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二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九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一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三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四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五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六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九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三章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