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韦文德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四章  走南闯北

(一)

我们七个人组成的《红旗长征队》是我们学校第一支学生自己组织起来的,走出校门,外出革命串联的队伍。这支队伍除了我和香云外,其他几个队员都是根正苗红的子弟,思学的父亲是县武装部部长,克新的父亲是柳州市里一个公安消防队中队长,其他三个家里都是标准的贫下中农。香云家里成份是贫农,在学生证里家庭出身一栏,只填上他的家庭出身“贫农”,但他父亲是四类份子,“四类份子”在学生证上是没有注明的。他也还比我好。我是这支队伍里出身最不好的一个。在这个队伍里,我们七个人还是很团结,很齐心的,我们之间没有歧视,没有争斗。他们出身好的几个同学从来没有以我的出身打击过我或嫌弃过我。思学成为我们大家默认的队长,重大的抉择都听他的。
  
我们从县城出发,走了两个多小时,傍晚到达柳州,就在马鞍山下的屏山小学的革命大串联红卫兵接待站里,用我们自己的钱和粮票买饭吃,用自己带的被子铺床睡觉。晚上我们用借来的《中国分省地图》,研究第二天的行军路线。以后的路程全都靠这本地图作为向导,沿着湘桂、京广、转入湘赣、浙赣、沪杭,继而京沪、京哈又折回京广,陇海、兰新、宝成、成渝、川黔、黔桂铁路,把整个中国绕了一个大圈,走遍华南、华东、华北、东北、西北、西南的一路串下来。我们专捡地图上,铁路沿线圈子大的地方为目标。
  
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打起行装起程,沿着屏山大道,向三门江走去,一路上精神抖擞,仍然是一路走一路红歌不断,也还是一路的给沿途遇到的络绎不绝的其他长征串联队分发我们自己油印的革命传单,其内容都是众所周知的转抄来的。走到三门江林场时,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就用串联费在林场小商店买了一个小闹钟,这一路上也就有个时间观念了,我们的行动就有了计划了。
  
我们在林场吃了一碗粉后,到三门江渡口随着轮渡过了柳江,继续向鹿寨行进。又走了3-4个小时,才走到雒容,已是疲惫不堪了,再一打听,到鹿寨还有将近20公里,一个个就象泄了气的皮球,不再有先前的那些雄赳赳气昂昂了,对还要赶到鹿寨的决心已经动摇,于是有人提议,到雒容火车站乘火车到鹿寨,立即得到所有人的同意。下午正好还有一趟往桂林方向去的火车,用串联费买了每人一张3毛钱的车票,上车到了鹿寨。出站时,看到很多和我们一样戴着红袖章的串联的红卫兵,根本没有票也同样出站,并没有人拦他们,我们才懂得原来还可以乘车串联的。当晚我们就住在鹿寨中学接待站里。
  
第二天早起,打起包袱,排着队又出发了,我们沿着铁路走。刚起程时,精神充沛,一如继往地唱着毛主席的语录歌:“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象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一路歌声一路笑声。
  
此时已是深秋时节,秋高气爽,凉风拂面。我们兴致勃勃,斗志昂扬,满怀着革命的英雄主义精神,向往着崇高的革命,满脑子的豪情壮志,伟大理想。一面走着,一面在心里设想着:等到我们哪一天走到北京的时候,我们也要象解放军当年进北京时一样,搞一个入城式,排着整齐的队列,手臂上戴着“广西红旗长征队”的红袖章,高高地举起“广西红旗长征队”的红旗,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天安门前,毛主席的像下,去向毛主席的像致敬,向毛主席宣誓:“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广西壮族红卫兵坚定不移的忠于您的伟大思想,忠于您的革命路线,誓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在您的领导下,打倒一切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誓死捍卫无产阶级专政!”或许我们会得到北京红卫兵们的热烈欢迎,我们或许会成为从祖国南疆步行长征到北京的,少数民族红卫兵的英雄楷模,到时候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林副主席会亲自接见我们,那种场面,那种景况将多么的热烈,多么的激动人心。走着想着,在脑海里幻化着一幅幅振奋人心的画面,行进的脚步也就觉得轻快。我的个子虽然矮小,我背的包袱也不比他们几个大个子的轻,但我仍然能和他们一样,精神抖擞,斗志昂扬,而且还都是我走在最前面。
  
走铁路不比走公路那样自在,可小步可大步。走铁路是要按着铁路枕木固定的间隔,一根枕木一根枕木的数着走,从鹿寨到黄冕29公里,我们连跑带跳的至少要走58000多根枕木。个子高的,一根枕木走一步倒也合适,但当时身高不足150厘米的我,就近乎于跳跃式的小跑了。这样消耗的体力也就特别大,待快到黄冕时,我便觉得渐渐有些体力不支了。
  
行进途中有时会有火车经过,又要从铁路上下到路边避让,在避让客车时,往往会从车上传来车上红卫兵和一些旅客的问候声和致敬声,不免又平添不少勇气和信心。但有时也从车上传来不少一些同辈人的揶揄和嘲笑:“小将战友们,干嘛不坐车呢?你们这样象蜗牛一样爬,革命什么时候才能成功呢?等你们走到北京,文化大革命都结束了!”听着这些泼凉水的话,又使我们失去了不少的信心。
  
精神可以支撑体力,但体力毕竟是有限的,待到终于走完29公里到了黄冕站时,两条腿的膝盖都发软得站都站不住了,从上午十点出发,走走停停,到黄冕站已是下午六点了,再往前走,要到永福才有接待站,走到天黑也赶不到前面的接待站了。再走也实在迈不动腿脚,只好决定到黄冕街上过夜。从火车站差不多还有2公里的路程,从渡口坐船摆渡过洛清江才到得黄冕街。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几经瘫坐路边又爬起来的勉强跟着队伍,到了黄冕街上的接待站,被安排在一个民居的小阁楼上,把行李一丢,便躺倒在铺有稻草的楼板上,闭上眼睛,尽情地喘着粗气。歇了两个多钟头才爬得起来去找饭吃。找来热水泡了一下脚,就草草地上床躺着,回忆着一天走过的路程,那些从车上传下来的揶揄的话语,于是我们都在盘算着,从柳州到北京2300多公里,要走两个多月才到,比起红军的长征,那是微不足道,但现在是新时代,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我们为什么不利用呢?但是我们想到,坐火车要买票,我们每人身上还不足100元钱,又能到得哪里呢?我们还是下着决心:坚持就是胜利。一定要走到北京去。
  
我们计划着明天的路程,是要赶到永福县,沿着铁路从黄冕到永福是51公里,按我们的速度,那是要走一整天的,回想今天一天的行程,才30来公里,已经走得我们筋疲力尽,明天要走50多公里,会是什么样的滋味是可想而知的,每个人心里都油然而生出畏缩和紧张的情绪,但是却决然没有半途而废的想法。我们在心中默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毛主席语录,疲惫不堪的惴惴睡去。
  
一直睡到第二天的10点多钟,大家都醒了,但就没有一个人首先开口提议起床,都想赖在暖和的被子里多呆一阵子。一赖就赖到12点多,给尿憋的实在睡不下去了,才骨碌碌地爬起来,待洗嗽过后,找饭吃饱了,就已经过了下午两点多,打起行装,背起包袱,不再是刚从家里出来时的雄赳赳和气昂昂的气势了。迈着懒散的步伐向码头走去,登上摆渡的木船。坐在摆渡的木船上,没有心思去留意那江中清澈见底的流水和洁净的黄沙,还有那船底悠然而过的五彩的游鱼,心里只在想着怎样去走完今天的路程。渡过洛清江下船上岸,向火车站走去的一路上,还明显的感觉到昨天的疲累,两条腿的肌肉隐隐作痛,那背上的包袱一颠一颠地扑打着腰背,两根背带勒得两肩发麻,慢慢的走着,短短的路程,加上等待渡船的时间,到得火车站时,却已是下午四点多了,我们不约而同的就坐到候车室外的水泥台阶上,放下包袱就休息起来,这时站务员过来问我们是去哪里的,有没有票,我们说是要到永福去。他说要坐车就买票,我们说休息一下,不坐车。他见我们打着红旗,戴着袖章,也就不多问。
  
站务员的这一问,倒使我们打起坐车的主意来,我们在相互议论着在鹿寨下车出站时看到的情景,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象别的学生一样,理直气壮的坐着车走呢?我们不也是串联的学生吗?于是我们计划着,把红旗收起,等车子进站停下时,我们就冲上车去。我们坐在站台上等了2、3个小时,到车站亮灯时,就听到从远处驶来的火车,鸣着气笛进站停下。我们七个人分从几个车门同时上车,待我们都已找好座位坐好后,站务员才发现,当他喊着追上车来的时候,车子已经鸣笛准备起动了,他只好无可奈何地下车去。
   
(二)
  
我们在车上坐了快3个小时,在当天晚上12点多到达桂林南站下车,到车站外面的红卫兵接待总站办了接待手续,把我们分配到榕湖边的市人委接待站。我们就边走边问路,到了人委接待站,被安排在人委大礼堂的铺着稻草的地铺上睡觉。那里已经住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串联的红卫兵。我们找了一块空地,也不去找吃的,也不找水洗嗽就草草地铺了床睡下了。
  
桂林的初冬却并不象柳州那么暖和,睡在铺着溥溥的稻草的水泥地板上,还是感觉着一股彻骨的寒冷,我们只好两个人一组的垫一床盖一床,我个子小,就挤在他们中间。第二天起来时,我们几个人都觉得两个脚膝盖有些肿胀疼痛,到接待站的卫生所找医生看了一下,医生摸着我的膝盖说,天气这么冷,你还穿这么少这么薄,是受冷着了,要多穿点,暖和了就好了。医生开了两颗阿斯匹林解痛了事。其实我并不觉着冷,我在柳州三门江就已经买了一条秋裤,平生第一次穿着秋裤,感觉暖和得很,可能是前两天走累的缘故吧。就是冷也没有办法,我们从家出来带的钱和文革办发给的串联费一起,每个人也就几十不到一百元,这一路花来,已所剩无几,没有可能再买得起什么东西了。我们还正愁着今后还有那么长的路,怎么走下去呢?当时我们还不懂得在接待站吃饭是可以不用钱的。我们在踌躇着拿不定今后的主意的情况下,在接待站继续住下来。
  
在桂林的几天里,我们并不关心和理会什么街上的大字报、小字报写的什么内容,我们觉得那些都和我们没有多大的关联,要打倒谁,批判谁,那是中央的事,只有他们才知道应当打倒谁。我们倒是对传说中的“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风景赛桂林”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去看一看,这甲天下的山水和我们家乡的山水有什么区别。这场革命给了我们这难得的机会,或许是我们这些农村孩子一生中唯一的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我们趁着身上还有的不多的钱,按地图上的路线,自己掏钱买车票,买门票(当时我们还不懂得红卫兵所拥有的许多的特权)游览了七星岩、独秀峰、象鼻山、叠彩山以及桂林皇城等等桂林著名的风景名胜古迹,乘着渔民的小船渡过清澈的漓江,我们登过骆驼山,爬过穿山,我们还不失时机的专门花了一天时间,到阳朔去游览了碧莲峰美丽的风景。我们尽管足迹遍及桂林几乎所有的景点,完全是出于好奇,也出于为今后回学校时,积累一些在同学们面前吹嘘自己见多识广的材料。我们没有骚人墨客的雅趣,去感叹祖国河山的美好;也没有古仁人忧国忧民的情操,去感慨世事的纷繁和国运的多舛;更没有旅行家的闲情逸致,去体会天公造化的神奇。我们只是浅显地,以自己的所见去比较我们头脑中已存在的事物,觉得桂林山水的美丽,在于它的每一座山峰都那么挺拔秀美且绿树成荫,与那微波荡漾清澈透亮的漓江,山水相依,共同显扬着天地造化的山川灵秀之气,烘托着勃勃生机。而我们家乡的山,却是在大炼钢铁时,被砍得只剩下光秃秃的,兀立的褐色的石棱和石壁,显得零乱、枯燥、潇条和沉闷。
  
我们不是旅行家,游桂林山水,只对眼前看到的事物产生一种直观的感觉,唯一的感悟是:这天地造化的山水之与众不同,在于它的山山有洞,洞洞有水,山奇而水秀。
  
在这走马观花式的游览中,不时看到,那苍劲的古树干上,在青翠摇曳的竹林中,随处可见用刀子刻划的“xx红卫兵串联队到此一游,”“xx革命造成反队到此一游,”还有如“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以及“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等等毛主席语录之类的口号和标语,也不少见到一些石雕壁画被破四旧的锤凿打砸毁坏,看到这一切,不禁油然生出隐约无奈的忧虑--“革命”就是破坏?这些千百年留下的古迹,一经破坏,就再也不可能恢复了。“破旧立新”,“不破不立”。新的可以立,但一切旧的就都是反动吗?都应当消灭掉吗?那被破掉的却都是民族的历史,人类文明的历史,一个民族毁掉了自己的文明、自己的历史,那就只有剩下愚昧和无知了,一个愚昧的民族又能为人类创造出什么新的文明呢?“革命”的概念,在我的心里变得越来越模糊。
   
(三)
  
在桂林玩了几天,把身上的钱花得所剩无几,我的身上就只有6元多了。晚上睡时,把衣服脱在地铺头前的排椅上,第二天起床时才发现钱被人偷得精光,变成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了。好在他们几个小心的把钱放在贴身处,才不致全军覆没,为此我们气愤的吵吵嚷嚷起来,引得整个接待站的人都围拢过来问究竟,其中有个从上海来的串联队,他们和我们年龄相仿,是上海第六搪瓷厂工读学校的,他们八个人,也都是男生,他们听了我们的述说后,知道我们是步行长征串联的,而且才是刚出家门,以后的路途还很远。对我们的涉世浅薄、天真朴实,他们深表同情和理解,他们邀请我们跟他们到上海去,他们正好办有十几个人到上海的火车票。我们于是欣然同意与他们同行,冒充为他们一个串联队的。他们领头的叫王洪清、黄惠新,其中一个叫龚存友的个子和我一般大小。他们的性格与我们挺合得来的,可算是志同而道合,与他们的联合,就算是我们大串联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由两地学生联合起来的革命串联队伍。
  
他们毕竟是从大城市出来的,我们从他们那里学到很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他们说:“我们其实不用自己背着包袱,所有的接待站都准备有被褥,到接待站吃饭也不用自己掏钱的,只要去办理一下借钱借粮的手续就可以得到饭票。”于是我们便把我们的包袱从邮局寄回家去,每人就提着一个小包包,和他们一起,在桂林火车站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我们由步行串联变成了乘车串联。在桂林站我们跟着新结识的上海同伴,随着人山人海的旅客和串联红卫兵,拥着挤着,推着托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上了从南宁开往北京的6次特快列车。车厢里面人摞着人。在行李架上有人,在椅背上坐着人,在车厢过道上人挨着人,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有蹲着的,有在坐位下面睡着的,没有一个地方是空的。我们十五个人仗着人多势众,占领了两个车厢连接的地方一直到厕所的门口,地板上什么都没有,我们就席地而坐,实在累得不行了,就只有坐着打盹。那些过往的人,要上厕所的人,不论是男是女,就只有从我们身上、头上跨过去,爬过去。有个也是串联的女同学,因为尿憋得慌要上厕所,从车厢里一步一步的爬着、钻着、挨着、挤着,到了我们旁边,见我们个个都伏着头睡觉,找个插脚的地方都没有,又不好意思从我们头上爬过去,就哭着央求我们给她让个道。
  
当时的情况,我们要是站起来给她让道,她就只好从我们中间挤过去,本来我们就已经是身体挨着身体,她要从中间挤过去,必定免不了男女间生理器官的紧密接触,而且还不一定能挤得过去,更难于避免男女授受、肌肤相亲之嫌,我们这些农村孩子,毕竟没有城市的孩子那么开放,在学校里,和女同学讲话都怕被同学取笑,哪曾有过拉手并肩相拥之事,所以我们出来串联时,都不要女同学一道的。此时,我们宁可用传递的方式,坐着不动,就把她从我们的头上托送到厕所里去,在厕所门都无法关严的情况下,她也顾及不了那些少女的羞涩,迫不及待地悉悉嗦嗦的撒起尿来,从厕所出来,我们也顾不了臊臭,主动地又把她从自己头上递传过去。
  
在大串联中,这些事情都不足为奇,不足为耻,串联的红卫兵在大城市里,找不到厕所,就男男女女的一帮人围成一圈,在周围掩护着,让尿急的人在人圈中,在大街上撒尿也是常有的事。
  
这趟列车名为特快列车,但列车的开行没有一定的时间可言,走走停停,停车时间比行车时间还长。停车也没有规定的站点,有时在荒郊野外,有时在站里站台,一停就是几个小时,从来就没有个定数。本来是一个晚上的路程,结果要走上一天一夜,甚至于两天两夜。
  
中途停车的时候是最难挨的,车厢里空气污浊,气味杂陈,汗臭、口臭、脚臭、腋臭,特别是我们在厕所门口的屎臭、尿臭,更是让人几乎窒息。好在当时是冬天,要不然在车厢里,闷都会把人给闷死。在这样的环境里,是传染病传播的最好场所,在我们到达湖南时,得知中央刚下发了通知,叫串联的红卫兵不要到韶山去,不要到井冈山去,那里已经在流行传染病,死了不少串联的学生。
  
我们是在株洲下车转车的。我们两个串联队一行十五个人,在株洲给分配到长江冶炼厂接待站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临走时,不知什么原因,上海的队友与一帮大学红卫兵吵起架来,对方是五个河南开封某大学学生和三个山东济南师院的学生,他们个个都是牛高马大的,根本看不起稚气未脱、精瘦矮小的上海仔,而上海人又有一股不服输的精明劲和犟劲,他们知道真的打起来,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便仗着还有我们这些广西的同盟军,小个子龚存友跑来叫我们说,那些河南佬拿了他们的东西,还想打他们,现在双方正对峙着,叫我们快去帮忙。这是责不旁贷的事情,我们便毫不犹豫赶去了。对方见我们人多势众,留下一句“咱们走着瞧吧!”便扬长出厂而去。他们走后,我们议论着:他们是不是串联的红卫兵?怎么乱拿人家的东西呢?此时,我却忘了自己在桂林也是被偷了钱的!为此事,我们第一次领略了文化大革命中谓之武斗的群殴群架,也知道了实力就是权力。但这还不是什么派性的武斗。
  
我们要走时,向接待站借要从株洲到上海的路费,接待站说是没有钱借,就发给每人够在车上一天吃的四个馒头,我们把几十个馒头分做两个塑料袋子装起来,作为在东去的列车上的干粮。
  
我们到湖南时,已经是寒冬时节,株洲正在下着大雪,漫天皆白,呼啸的北风夹着雪花,吹打在我们衣着单薄的身上。对这寒冷的体验,我并不觉得新鲜,倒是对那难得一见的,漫天飞舞的洁白的雪花,抱着一种新奇感。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雪,象棉花球一样的在空中飘飞着,悄无声息的落在人的身上、头上,脸上,轻柔而冰凉,让人感到清新振奋。雪花飘落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白茫茫一片,走在上面,发出唰唰的声响。在从冶炼厂到火车站的一路上,我们和上海的同学们一起,多少带着一点胜利者的喜悦,在飘飘洒洒的雪花中欢快的蹦蹦跳跳,时而抓起街边的雪花,捏成雪球相互追打着、嬉戏着,在雪地上留下了我们一串串杂乱而清晰的脚印。
  
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人满为患,地板上都坐满了人,大多是串联的红卫兵,也有干部、军人和工人,也有背着铺盖卷儿的浑身脏污的农民,就象我们所看见过的河南或者安徽出来讨饭的人的装束。候车室里找不到落脚地的人,就都跑到站台上呆着,在站台上就没有在候车室里那么暖和了,很多人给冻得坐不住,只好搂着双臂在站台上蹦着跳着暖身子。
  
那时的火车是没有准点的,有时晚点几个小时,有时晚点一天两天是常有的事,我们在站台上等了整整一天,饿了就啃着接待站发的馒头,冰天雪地的,那馒头都冻得象石头一样,但对于我们这些从农村出来的,挨过饿的孩子来说,白面馒头要比我们家乡的木薯粑粑好吃多了,我们是很珍惜的,担心如果车子老不来,我们的馒头就坚持不到上海。
  
到了傍晚,终于等来了一趟往东去的列车,我们就不管列车的车次和来路,只要是往湘赣、淅赣线去的,我们就往上挤,从车门上不去,我们就从窗子爬,高个子同学先把我们这些小个子一个一个的托起来,从窗子塞进去,把行李递上去,然后上了车的人又把在车下的人拉上来。车上的拥挤情况和我们从桂林来的时候是一样的,能找到一个站得住脚的地方就不错了,不敢奢望有坐的地方。
  
乘一趟车就是一次意志的磨炼,炼耐力--耐干渴、耐饥饿、耐瞌睡、耐站,还要耐憋尿、憋屎、憋气。
  
我们坐的列车一路上走走停停,在江西的新余、鹰潭,淅江的金华都分别晚点停留了很长时间,到第二天晚上十点多,车子才到杭州。
  
杭州是个旅游胜地,我们是从书本上知道的,在地图册上也有介绍。我们想到应当在杭州下车,游览一下西湖的美景。在车子快到杭州时,我们就向上海的队友们提出,让他们先回上海,我们要在杭州下车,他们没有什么意见,就欣然地把车票给了我们,并给我们留下他们学校的电话,约好我们到上海时打电话给他们,他们自己就随车子先回上海了。

第十五章 游山玩水

(一)
  
从湖南往东过来的一路上,气候都是寒冷的,间间断断的下着雨飘着雪,我们从杭州站出来到街道上,扑面就吹来一阵凛冽的寒风,杭州的天气似乎比湖南更冷些,也许是靠近海的缘故吧,在寒冷中夹带着些许的,我们从来没有感受过的那种潮润的咸涩味。
   
到了杭州市接待总站,把我们安排到桃园小学,住进一间铺着地铺的教研室里。由于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过去的一切都已模糊,这个桃园小学在杭州市的哪个方向,哪条路上,现在都已记不清了,在二十多年后的1991年重返杭州时,曾有心故地重游,试图去体验桃园小学的沧桑,却已找不到地方了。但是当年在杭州,在桃园小学里发生过的一些故事,却还能记忆犹新,总也忘不掉。
   
我们是半夜里到的杭州,到接待站安顿下来已是凌晨两点多了,一路上,我们在车上都是啃着冷馒头充饥,水都没办法喝上一口,一直盼着到接待站能吃上一顿热饭,但是到接待站食堂一看,早已没有人了,便向接待员发了几句牢骚,她似乎对我们这些从广西少数民族地区来的,土气傻冒的农村孩子没有什么好感,她极不情愿的给了我们一壶开水,把我们给打发走了。回到住处,我们只好就着热开水,啃着从株洲带来的又冷又硬的馒头,凑合了一顿后,把白色透明的塑料袋里还剩下的十几个馒头连同袋子一起,随手就放在地铺上。这个接待站给我们留下了自串联以来的,第一个不好的印象。
   
第二天起床后,去食堂吃了饭回来,发现不见了那一袋馒头,我们找到接待站,却看到有人在围着看一张大字报,我们就凑过去看,不看则已,一看,顿时使我们火冒三丈,那招待站的招待员拿走了我们的馒头,且以馒头为题,写大字报诬蔑我们糟蹋粮食。并上纲上线的指斥我们是资产阶级思想,有损于毛主席红卫兵形象等等。于是我们愤怒的找到接待处里,与他们论理:“这馒头我们还要吃的,我们并没有扔掉,你们怎么可以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就把我们的东西拿走,而且不了解情况,就写大字报诬蔑我们浪费粮食,攻击我们是资产阶级思想,我们是从广西壮族自治区来的,这馒头比我们在家吃的任何东西都好吃,都珍贵,我们从株洲过来,一路上吃的就是这些馒头.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出来搞革命大串联,紧跟毛主席,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我们也针锋相对地,上纲上线的引用毛主席的话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们如此敌视毛主席的红卫兵,看不起我们少数民族,你们才是资产阶级思想,是对少数民族的歧视,对我们的偏见。”经过我们一番理直气壮,充满着革命激情的,振振有词的辩驳,他们好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且也自觉理亏,便向我们道了歉,并按照我们的要求,用大字报作了公开的诚恳的道歉。至此,我们到这个接待站来的所有怨气才算都出了。
   
其实,在和接待处的辩论中,我们虽然是振振有词,但我的底气是不足的,特别是说到“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时,我的心是虚的,我最怕人家问我是什么家庭出身的。
   
我们从家里穿出来的衣服,已经很难抵御杭州的寒冷,接待站的人一改当初对我们的冷漠和鄙夷的态度,关心起我们的生活起居来了。一位年长的女负责人慈祥地抚摸着我的头,问我:“这么小小年纪就出来,你父母放心吗?”我没有应她,我不知道怎么答她的话,我只想回避她的谈话,怕她纠缠不休的问这问那,我将会无言以对,见我不接她的话头,她就上下打量我,摸摸我身上的衣服,裤子,然后惊讶的说:“哎呀!怎么才穿这么一点衣服?天这么冷,受不了的!”这一下我才有了话和她谈。我说:“我们那里没有这么冷。”她说:“不行、不行!你们这样要冻坏的,我给你们开个介绍信,到总站去想想办法。”于是她就跑回办公室,给我们写了一张介绍信,大意是写,广西来的几位少数民族同学,因为衣服单薄,已经影响了他们的身体健康,请市接待总站给解决棉衣的问题。
   
我们拿着她给的介绍信,按照她指引的路,到杭州市文化革命领导小组,找到了红卫兵接待总站,凭着那张介绍信,办理了手续,每人“借”得了一件新棉衣,一条新卫生裤,这可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穿上的新棉衣,新卫生裤,穿在身上,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回到接待站里,我们怀着感激之情,专门去向她道了谢。她很高兴,还和我们聊起我们的家乡广西,问我们家乡的壮族的风俗,还聊了桂林的山水,阳朔的风景。她说:“你们广西桂林的山水甲天下,我们杭州也不错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西湖的风景可是很美的,你们到这里可一定要去看一看”。她还给我们介绍了西湖的三潭印月、苏堤、断桥残雪;还有岳坟以及岳坟前面跪着的宋朝大奸臣秦桧的铸铁像,她说,秦桧害死了岳飞后,老百姓把岳飞埋在西湖边,并铸成秦桧的铁像,跪在岳飞的墓前,人们去瞻仰岳飞墓时,都憎恨的朝秦桧像吐唾沫;她说还有灵隐寺也很美,灵隐寺是世界有名的佛教胜地;在西湖的东岸有柳浪闻莺;在南岸有净慈寺,在净慈寺里有全国闻名的文物五百罗汉。净慈寺是传说中济公活佛所在的寺庙。我们高兴的听她讲着,也向她介绍了我们广西的山水风景。我们和她的关系越来越融洽了,决定接受她的建议,用一天时间专门去游览杭州的风景名胜。
   
(二)
   
我们从地图上熟悉了一下杭州的交通、地理情况和名胜古迹,计划好了游览的路线。
   
我们一大早就从湖滨公园乘车到了断桥残雪。此时来游断桥残雪是正当时。西湖上空正在稀稀落落的向湖面飘撒着雪花,那雪花落到湖里,便在湖水中融化得无影无踪。那零落的雪花飘落在断桥上、白堤上,留下一片白色,经游人踩踏,雪地上留下纷乱的脚印,在那纷乱的脚印之间,剩下东一堆西一簇的残雪;湖面上起伏的波澜被风驱赶着,一波接着一波的涌向堤岸,奋力的冲向石块砌筑的,坚实的岸基,意欲扑上岸来,但每一次都力不从心的无奈地,在堤岸边溅起些许细碎的浪花后怏怏退去,前面的退去,后面的却又接踵而至,不停不歇。溅落在堤岸上的水花,融化了岸边的残雪,化作雪水流回湖里。
   
我们七个人,穿着接待站发给的一式的新棉衣,新卫生裤,迎着扑面的寒风,跨过残雪依稀的断桥,在白堤上由东向西游逛(对于我们来说,游逛比游览更切帖)。到得孤山东南隅,就是秋夜赏月之胜地“平湖秋月”,“万顷湖平长似镜,四时月好最宜秋”,无奈“平湖秋月”的碑牌已成为“四旧”,不知所踪,领略秋月清辉的时节也已过去,我们也就不作停留的踏雪而过,走向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里,也不过是走马观花而已,凭着我们的那点文学修养,又哪能领会得了“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的意境。
   
沿着白堤向北登上湖岸,往西走不远就是岳坟,我们以崇敬的心情,去瞻仰民族英雄岳飞的墓,也想以世人所共有的鄙夷心理,去唾弃大奸臣秦桧等一帮奸佞跪在岳墓前的塑像,但是连同岳飞的塑像一起,都已被破四旧的红卫兵们沉入湖底,无影无踪了。我们连岳飞墓都没有看到。
   
那时,人们对岳飞和秦桧的尊、恶之情,在各自的内心是鲜明的,对于忠臣和奸臣的话题,在大家的心里都有着心照不宣的认同。历史上的忠臣和奸臣,都已经有了历史的定论,而在现实中的忠奸,又有谁可以定论呢?对于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被打倒的彭德怀,在全国老百姓心目中,没有人认为他是害国害民的奸佞之徒。在人们的内心世界里,都是把他当作为民请命的清官、忠臣,然而,为什么要把忠臣打倒呢?而现实中的奸臣,在当时老百姓的心目中,也已经有了明确所指,但谁都不敢公开表露自己的观点。北京市副市长吴晗的一出《海瑞罢官》的历史剧,已经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索,并因之而被打倒批臭,随之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刘、邓、陶”的相继落马,人们更是如云里雾里,懵懂糊涂,对于“忠臣、奸臣”的话题自然是口若寒蝉、投鼠忌器了。人们把对现实中的奸佞之徒的憎恨与鄙夷,都发泄在秦桧等人的身上,秦桧作为中国历史上奸佞的代表,在承受着历史的和现实的,最为刻骨铭心的双重唾弃。对文革年代的群众,人们都习惯于用当时的文革专用术语,给那些有不同看法的群众冠之以 “受蒙蔽的群众”,事实上老百姓并不都是“愚不可及”,也不是那么容易受蒙蔽的,在他们心中都有一杆称,孰重孰轻,谁忠谁奸,他们心中明白,但囿于当时的生存环境,不得已隐而不露罢了。
   
我们都向秦桧的塑像原来所跪的位置吐着唾沫。当时只有16岁的我,对政治已是有了模糊的理解。而更多的是,对政治斗争、阶级斗争的恐惧。对彭德怀、刘、邓、陶的被打倒,我也在心中抱着不平,那都是出自于三年饥饿的亲身经历,并没有去作过多的思考,在当时的境况下,错与对是没有标准的,不能以世俗的道德为标准,当时的法律又是形同虚设,而伟大领袖的话一字值千斤,唯有他的话就是标准,就是圣旨,人们尽管在心中有许多的困惑,但都不得不貌似虔诚的崇拜,同声高呼万岁。我和所有的人——老人、青年人、壮年人、少年儿童;干部、军人、工人、农民、学生们出于同样的心理和动机,都是为了要保存自己,而不得不隐蔽自己真实的一面,表露出来的则几乎是完全一样相同的面孔。
   
我们走马观花式的继续游览着,从岳坟出来乘上公共汽车,直奔灵隐寺而去。灵隐寺在西湖西北方北高峰山麓的飞来峰前,是我国佛教十大名刹之一。据相关史料记载,灵隐寺在香火鼎盛时曾有九楼、十八阁、七十二殿,有僧田万余亩,房屋1200余间,僧人3000多,一直是世界佛教团体进行宗教交流的场所。
   
我们到达灵隐寺,只见寺前一条近乎干涸的小溪,静止的水面上飘浮着许多落叶。
   
进了寺门,迎面就是雄伟的天王殿,弥勒佛的坐像迎门矗立着,他的背面就是护法天神韦驮像。再往里就是更为巍峨壮观的大雄宝殿,其建筑结构的神奇,装饰的精美是我们这些从偏僻农村来的孩子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更令我们不可思议的是,那尊高大庄严的释迦牟尼像及其座下的莲花宝座,和其上部的佛光顶盘,共同组构成天地合一、佛光普照、佛量无边的虚幻境界,身临其境,不由得你不油然而生虔诚肃穆的向往之心,皈依之意。
   
据寺内的文字介绍,其总高度是19.6米,坐像是由24块香樟木拼雕而成,其巧夺天工,精美绝伦的雕技,更令我们赞叹不已。
   
在大殿两侧还有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的“二十诸天”和“十二圆觉”像,还有殿后的150多尊海岛立体群塑,真是使我们大开眼界,大饱眼福,感慨天下之博大,中华文明之精深。
   
据史记,灵隐寺香火最盛时,每天有朝香者18万余人。可以想见,那将是多么兴旺的景象。然而在当时‘破旧立新’的时代,寺里显得异乎寻常的萧疏和清冷。到寺里参观的大多是以串联为名,来猎奇探胜的学生。国务院出于对历史文物的保护,谨防红卫兵无法无天的破坏力,专门制定和下发了关于保护名胜古迹和历史文物的通知,在寺门外张贴着,才使得这座古刹得以完整保存,但在寺里也不少见当时流行的革命标语。寺里偶尔出现文物保护单位佩着胸章的工作人员,诵读着毛主席语录,去阻止那些越轨的行为。寺庙本属于和尚、僧人修炼的场所,我们怀着好奇心理,本想来一睹和尚的尊容,却不知所踪,难得一见;寺里香火清冷,景象凋零;那些专门来朝香拜佛的善男信女几乎绝迹,偶尔有三两个港澳打扮的侨胞,从包中拿出当时人们用以熏杀蚊虫的蚊香,在香炉内点燃以代佛香,而后匆匆离去,留下香炉里那缥渺的,带着浓浓药臭味的一缕孤烟,给寒风一吹就无影无踪了。寺里的青灯零零落落,似明似灭,闪闪烁烁,给本来就显得幽暗的殿内,增加几分缥渺混沌的感觉。我们专注的浏览着那些神态各异的塑像,当我们走到那尊怒目圆睁的塑像前面,仰首看到他手中握着的狼牙棒,犹欲凌空向你劈下时,冷不丁的吓了一跳,顿觉毛骨悚然,陡增几分恐怖的感觉。
   
我们在寺中浏览一遍后,便怏怏地出了寺门,沿着寺门外的石径,向飞来峰顶拾级而上,一路上雪花飘零,天,阴沉沉、雾朦朦,满山落叶萧疏的树木在寒风中哆嗦。登上峰顶,举头南望,杭州市区和西湖笼罩在沉沉的,迷朦的苍烟雾霭之中,我不由地触景生情,愁绪万千,顿觉人生、前途的迷茫,感慨和忧郁之情油然而生。
   
几十年后,世纪之末的初秋,与妻儿重游灵隐寺,才真正的领会了书中所说的,灵隐寺香火鼎盛时的胜况:寺外广场上,停满了大车小车,车来车往;上车下车的游客,熙熙攘攘,川流不息;飞来峰下,经营佛具香烛,旅游产品的商店栉比鳞次;店内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购买供品、纪念品的游客进进出出,络绎不绝;买香、烛、纸钱的人虔诚所致,不吝于价格多少,都不还价,掏钱就买;到了寺里,排着队上香,那香火钱纸烧得满炉通红,香烟袅袅不绝,烟香飘拂,十里可闻;寺里善男信女,人头攒动,佛像前信徒们虔诚的跪拜祈祷,口中念念有词,叩头触地之声可闻;游览的人也都自觉禁声默语,场面庄严而肃穆。
   
我在香烟腾腾的香炉内,燃上一柱馥郁的檀香,虔诚而拜后,怀着景仰心情,领着妻儿,置身于熙攘的游客之中,前前后后,殿里殿外,重新把整个灵隐寺游览了一遍,志得意满的出了寺门,沿着寺前潺潺小溪旁的石径,溯流而上,以轻快的脚步再次登临飞来峰顶,胸怀顿舒。举目远眺,西湖的壮丽景色尽收眼底:天高云淡,蔚蓝的天空倒影在波光粼粼的湖面,水连着天、天连着水,水天一色,湛蓝悠远。身处漫山碧透、古树婆娑的飞来峰顶,山风习习,顿觉心旷神怡,所有人生荣辱、得失成败皆置之度外。两个绝然不同的时代,两种景况,两种心境。那是后话。
   
(三)
   
且说我们怀着莫名忐忑的心情,离开了灵隐寺,匆匆挤上公交车往净慈寺而去。
   
净慈寺在西湖南岸,是西湖四大古刹之一。净慈寺中塑有五百罗汉,实属全国不多有的古迹胜境,五百罗汉是国家重点保护的历史文物。净慈寺中还有西湖十景之一的“南屏晚钟”。不过当时的古钟已无处可觅,据说是被红卫兵破四旧所毁,原先的每天傍晚,回响在苍烟暮霭中深沉的梵钟,已无可闻,代之以高音喇叭播放的“东方红”和“大海航行靠舵手”的高亢宏亮的歌声。我们参观了五百罗汉,也浏览了济公传说中的“神运井”,但济公的踪迹却无处可寻。
   
传说中济公的行为,倒具有时下所崇尚的无法无天的“造反精神”,但济公所捉弄和惩罚的却都是昏官贪官和恶人,如果济公还在,尽管他贫困潦倒、疯颠痴狂的仪表,够得上十足的贫农形象,绝对应当是当时革命所依靠的对象,但他那独往独来不受约束的,专与官家作对的乖张秉性,恐怕也是难以逃脱得了“五类份子”的成份。
   
传说中的济公,天不怕地不怕,敢于针贬时弊,嘲讽人世间的不公和荒唐,是老百姓所喜欢的智慧和正义的化身。所以,到了老百姓可以笑谈历史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人们终于在净慈寺中雕塑了济公活佛像。
   
在杭州的日子里,我们也只是绕着西湖转转,除了以上所游,也还到“苏堤春晓”、 “三潭印月”、“柳浪闻莺”等景点走走看看罢了,不过是出于新鲜好奇,尚且是免费游玩,我们这些少不更事的农村少年,用当时的流行语说是“农伯进城”,又能玩出什么名堂,悟出什么道理来呢?准确的说,只是游游逛逛而已。
   
(四)
   
说起我们这些“二百五”的“进城农伯”,由于孤陋寡闻,还真有一则我们自己闹出来的趣闻逸事,至今想起来还觉得好笑。
   
那天,我们从杭州市接待总站领了新棉衣、新卫生裤,在回桃花园小学接待站的路上,看到沿街挂有浴室招牌的处所,经打听,知道是专门供人洗澡的地方,觉得新鲜和好奇。
   
在我们家乡的热天里,男人们都是到河里、溪里,游游水,搓搓身子,就是洗澡。而女人们通常都在家里的洗凉房洗澡。每一家都在天井或是屋后的园地边,用砖头、石块围砌成一平方米左右,高过人头的,四四方方的小格子,没有条件的,就用些破席子、烂板皮随意地围一围,挡一挡,权作冲凉洗澡之处,我们本地人就叫“洗凉房”。在里面再放上一只尿桶,又可作小便处,还可以起到积肥之用。妇女们一年四季,大都以木桶或大木盆子盛水到里面洗澡。男人们在寒冬腊月里,不能到河边洗澡时,也是这样洗澡的。那洗凉房要是在房里,天井里还倒好,要是在房外屋角,园地边上,那是露天,虽然能起到一点遮人眼目的作用,但在那大寒天里,洗一次澡就是一次历练,一次折磨,总会冷得你浑身哆嗦。但我们有洗澡的习惯,稍有劳作,身上出汗就要洗澡。这次出来串联,从离开桂林至今,都没洗过澡,看到有浴室,就觉着好奇,同时也就觉着身上怪痒痒的,更激起了洗澡的欲望。
   
回到接待站带上衣服,就到浴室去尝试享受一下城市生活。免费洗澡也是串联学生所能享受的待遇,我们不用花钱也可以得到每人一块牌子,凭着牌子进到里面的休息间,还有每人一个床位,可以躺着坐着休息。要洗澡了,就要脱得一丝不挂的到澡堂子里去,想穿一条裤衩都不行。到了澡堂子里,大家都是赤条条的个子了,都没有隐私可言。当然那只是在同性之间,你可别指望在那个年代有什么男女同浴或异性按摩的服务,在同性之间一丝不挂已是令我们尴尬不已了,特别是克新和启贵两个相对成熟的大个子,在这种场合总还免不了掩耳盗铃,遮遮掩掩的,看到所有的人都赤条条的泡在一个大池子里,且水面上飘浮着一层脏污油腻的污垢,觉得恶心,迟迟不肯下水“同流合污”,他们看到堂子里一共有大小三个池子,有两个小池子都没有人下去洗,水也干净,于是把浴巾挂在墙上,两手护着私处,匆匆忙忙的就朝着邻近大池子的那个中池子奔去,不假试探的就往里跳,看着他们刚跳到水里,就唧喳怪叫的扑腾着往上爬,再也顾不得隐私遮丑的跳着、蹦着、叫着,两只手不停的抚揉着被烫得赤红的一身,在众人的提醒下,才急匆匆的往自来水龙头下面冲去,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淋,才得以缓过气来。惹得满堂子的人忍不住的哄堂大笑。笑得他们胀红着脸,就象他们身上被烫过的皮肤一样赤红。
   
一些年长的本地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第一次进的澡堂,就跟我们说:“那个小池子的水是备用水,所以干净,但是水温高,不能到里边洗澡,是用来补充大池子的,边上第一个小池子的水更烫,要是跳到那个池子里就更糟了,会给烫坏的,年轻人做事要先看看别人怎么样,不要冒失,不然要吃亏的。”听他说时,我正好在他旁边,我就答说:“我们那里没有这种浴室。”并且和他聊起我们地方的洗浴习惯,他听说我们是广西来的,还是壮族人,便以关怀的口气询问了我的年龄和我们的语言和风俗习惯,也聊了他们的洗浴习惯和浴室的相关规矩。
   
其时,我们在浴室里已经看不到原来的很多规矩和习惯了,比如原来在浴室里有替人搓背、修脚、按摩的服务,眼下被当着资产阶级的生活习惯,都给废除了。
   
在杭州第一次进浴室洗澡的经历,我们虽然由于无知闹了一个笑话,但也感受到生活习惯的差异,以及城市生活与农村生活水平的差异,增进了我们对城市的向往。
   
对于杭州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我们也不知道个所以然,与我们也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对于街面上的大字报和标语,那标语和大字报上批判的人,要打倒的人,谁是谁,我们不认识,我们也不关心,我们知道自己对这场运动起不了什么作用,只要不影响我们串联,不影响我们玩就行。在杭州玩了四天,我们也感到满足了,都急着赶往中国第一大都市的上海去,就结束了在杭州的游玩。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前言 目录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一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二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三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六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七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三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二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五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六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七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八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三十一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二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九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一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三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四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五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六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九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三章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