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三章
分类:

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韦文德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三章 我的文化“革命”记忆
   
(一)
   
我们学校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是以学校传达中共中央的“5.16”决议开始的。但当时学校也不知道这个运动怎么开展,如何进行。而全国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则是以北京大学的第一张大字报作为开端的。6月2日的《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大字报,并同时发表了评论员文章《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趁势予以大肆报道和宣传。这份报纸传到我们学校,已经是6月上旬末。《人民日报》的消息在学校里不径而走,在学生们中间传开了。在《人民日报》的煽动下,以大字报为象征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在我们这个农村的中学校中如火如荼的开始了。由于运动的来势迅猛,我们无暇留意是谁贴出的第一张大字报。第一张大字报的内容是什么?是针对谁攻击谁的?这些我们全然都不知道也无心考察。只是看到五颜六色、纸张各异,内容五花八门的大字报刹时间贴满了教室、宿舍、食堂,就连操场边的桉树脚下,但凡可刷浆糊的地方都是大字报或标语。在所有学生还懵懵懂懂间所发生的这一切,向学生们传递着一个令人兴奋的信息:不用上课了。且可以任意发泄平时对老师的不满情绪。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学校里是否成立过正式的“文化革命领导小组”没有一点印象。学校里的运动,好像是学生们在瞬间自发起来的,没有组织,没有领导,没有特定的对象,没有明确的目标。但是写大字报的笔墨、纸张却是学校供给的。从大字报的内容看,主要是学生对老师的意见和批评,特别是各班班主任首当其冲,慢慢的扩大到所有的老师,几乎无人幸免。也有学生之间的相互攻讦。大字报的内容大多是荒唐的揭露老师的生活作风和一些教学方法上的问题。真正涉及政治的思想的很少。那时的中学生涉世不深,思想单纯,观察能力和思考能力不高,没有那么多的联想和分析,还不会往政治上上纲上线。从大字报所体现出来的思想感情,纯粹都是学生们出于对老师平时在教学中的作为和方法不满,而趁机发泄对老师的怨愤。大字报的写作水平可想而知,除了我们毕业班得以读完三年初中课程以外,一二年级,特别是一年级的学生,基本还是小学生的作文水平。所以从大字报的书法和写作水平看,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塌糊涂,不伦不类,难以和“革命”扯上关系。给大字报中的批评对象看了不知所以而啼笑皆非、无所适从。从大字报的行为现象及其后果看,唯一一点能够与“文化、教育革命”扯得上关系的是,学生对老师的口诛笔伐的行为道德,彻底颠覆了自古以来师道尊严的师生关系和教学秩序。老师们被搞得斯文扫地、狼狈不堪。
   
从我们学校的情况看,有一点也许是与其他学校有所不同的现象是,在那大字报的海洋中,找不到针对校长及其他校领导的大字报。这个现象说明一个问题:即校长在学生们心目中是普遍受到爱戴的。同时也证明了学生们的大字报完全是出于个人对老师的感情表达。而没有任何“革命”的含义。
   
运动的开始阶段,平时班级里的“落后生”“调皮生”是写大字报的积极份子。而那些平时“政治表现好”的好学生为了维护自己先进的政治形象,在这种时刻表现得也并不那么理智清醒,也在自觉或不自觉的随着大流,把平时对自己青睐有加,刻意培养自己的老师当着大字报的攻击对象。 “好学生”平时里受到老师的器重,关系自然比较的融洽,对老师比较顺从,或者也可以说他们对老师还多少存在一点敬畏感。而“落后生”“调皮生”平时受老师的批评较多,师生关系也就不怎么融洽,甚至于存在着对老师的怨愤情绪。在那“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教育方针主导下,在教学中要求 “突出政治”。在这样的教学氛围下,老师对“好学生”和“落后生”的定义没有量化的标准,不是以学习成绩的好坏为依据,而是以老师对学生个人在感情上的好恶来决定。学生在老师心目中的等级地位决定了学生的进步、成长,甚至关系到命运和前途。让学生感受到老师的不平等待遇,埋下了学生对老师的不满情绪。这些教育上的大政方针本来并不是老师们所能左右得了的,但尚属幼稚的学生们又何曾会从大政方针上来思考分析,也不可能敢于从那样的角度去理解去质疑。他们最直观感受到的就只是老师在平时的教学中的作为和情感的表露。他们心中对这种不公平的不满也就只能是迁怒于老师了。事实上老师们心中又何曾对这种不公视而不见,而是因为老师们毕竟思想较为成熟,经历较为丰富,知道什么可以表露什么不可表露而已。平时由于传统的师道尊严,学生对老师或多或少的存在着敬畏心理不敢表露出来。当这场运动提供了适合他们渲泄这种情绪的话语环境的时候,学生们,特别是“落后生”们,势必如干柴遇上了烈火似的趁势而发。学生们的情绪成了这场运动的催化剂。让伟大领袖对达到这场运动的目的和初衷更充满了信心。毛主席对学生们的这种情绪无疑洞察秋毫,充分利用。这场运动以“文化革命”的名义从学校中开始发动,以学生充当急先锋,也就让人感觉到名符其实、顺理成章的了。从之后的发展状况看,这场革命就不只是在文化领域范围内的革命了。
   
(二)
   
我们学校的大字报的内容,大多数是学生们出于对老师的情绪发泄而收罗了一些荒唐的内容,大多都是些生活作风方面的问题。但也不乏对老师的教学方法提出的意见。这方面的意见都是学生们因切身体会有感而发的。有些意见还在无意间涉及了当时的国家大政方针。如有些大字报针对学校当时所执行的“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教育方针的过程中,没有真正的贯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又红又专”的精神,事实上存在着片面的强调“突出政治”的“红”,在学生当中形成的政治歧视,无疑的在那些出身不好的学生们的幼小心灵上投下了阶级压迫的阴影。这种歧视和不公平的现象,造就了极少数“政治表现好”的学生的特权利益,而伤害了其他绝大多数的学生。在那教育资源极度有限的背景下,升学关系到所有学生命运和前途的切身利益。在学生们努力无望的境况下,在心中滋生了不便言说的不满情绪是普遍的。这种情绪一旦找到了渲泄的机会,它就会趁机暴发而形成一股可以借势的政治动力。
   
在对学生的“政治表现”的评定中,老师,特别是班主任老师当然的负有提交第一手资料的责任和权利。老师在施行这个权利的过程中,难免存在着主观印象所产生的作用。这种现象在平时可能不被学生们过多的关注,但在招生工作中就被凸显出来,平时在学生们心中积累下来的不满情绪也就随之具有了暴发的动力。尤其恰好又是“文化革命”的开端,老师也就理所当然首当其冲的成为学生们为“表现革命”而迁怒和泄愤的对象。成为这场运动的最先爱害者。
   
老师为推荐保送某个学生,受到全班学生的反对并以大字报进行评击的事例,在我们班里就曾发生过。大家都认为仅以政治表现好为招生标准是不公平的。老师出于教学方法上的需要,抓住学生中的“先进”和“落后”典型,以激励先进,鞭策后进,是老师们惯用的教育方法,无可厚非。在强调阶级斗争的大环境下,老师经常要求“先进”的学生要敢于和“落后思想”作斗争,并强调“先进”学生要和“落后”学生划清界线,这就不可避免的促使“先进”学生以向老师打别人的小报告来表现自己的先进,也就不可避免的造就了学生之间的歧视和隔阂。也埋下学生间乃至师生间的相互积怨。学生们所不满的本来应当是当时国家的现实教育方针和招生政策,这种思想在平时是不敢表露的,只是到了文化大革命运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之后,学生们才有了公开渲泄不满的机会。出现众多同学联名写大字报评击老师对待学生的不公平,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老师们成为学生们不满于当时的教育方针政策所迁怒的对象。当时这样的例子虽然只是在我们一个毕业班里暴露出来,但是,这种情绪的反映是在学生们的内心世界普遍存在的。
   
在运动初始阶段,学生们在领袖的鼓动下,虽然都处在懵懵懂懂的心理状态中,在学校里乃至社会上,事实上已经隐含着维护现行体制和渴望改革的不同思想倾向。这两种思想倾向成为领袖借以发动这场革命的动力。领袖出于其政治的需要,他想打破的是现行体制中存在的不利于推行其个人意志的潜在的思潮。他想维护的是他个人的思想权威。
   
(三)
   
在大字报和标语铺天盖地的时候,我怀着复杂而矛盾的心情,和我当时最要好的同学、朋友香云,积极的投入了写大字报的行列。参加发掘和罗织老师的罪名的荒唐行为。我们找不到什么可写的内容,我们便用整张的旧报纸粘连成门帘式的,在上面用大号毛笔写着“坦白从宽”之类的大字,然后贴在几个老师的宿舍门头上,就象一幅门帘一样,把整个的门口挡住,给老师们进出时必须小心翼翼,生怕碰落这些大字报。形势使我们失去了理智,混淆了是非和爱憎的标准,连我们平时所特别爱戴和尊敬的戴老师,也未能幸免于我们的捉弄和伤害。而我当时唯一在心中能够为自己的行为作出合乎人性的辩解的理由是:我那次因打人而在班会上的大失脸面的检讨,一直让我对老师耿耿于怀,终于得到了发泄(私愤)的机会。这是我内心不便言说的真实动机,我把社会现实造成的对我的不公现象的怨愤即“对社会的不满” (这在当时是个足可导致个人政治生命死亡的罪名),错误的发泄到老师的身上。我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得以渲泄的快感,反而隐隐感受到莫名的沉重和惶惑。每当晚上息灯过后,总难免睁大着眼睛在想:自古以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们把老师捉弄得如此狼狈不堪,岂不是大逆不道?这是对文明的亵渎,对文化的摧残。而我们这样做又会从中得到什么?当时我还没有把这种现象联想到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似的摧残知识份子那么严重的程度。但我脑海中却不时浮现着早些时候在水库工地上的那些腰间挂着个牌子的右派们,又联想到更早的土改运动中的我的父母们的狼狈不堪,命如蝼蚁任人践踏。我从内心里不由产生了对老师们的同情。这种同情是弱者对弱者的同病相怜的同情。从那时起,我已经开始了对自己的行为的反思。我在心中背负着深深的自责。尤其是我从道听途说中隐约获知,我们学校这些经过正规高等教育、科班出身、胸怀真才实学的,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老师们,大多都是因为出身或者其他的政治原因,从柳江完中被贬调到我们这生活条件相对艰苦,层次相对低级的乡村学校来“锻炼”、来“考验”的,他们本身已经饱受着许多不便诉说的冤屈,我们的行为无异于给他们伤口上撒盐。这种现象不能说不是人性道德的沦丧。
   
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学校里的秩序一片混乱的时候,听说县里给学校派来工作组,并传达了中央什么文件精神,运动似乎要结束了,大字报的狂潮制止住了。对前阶段在运动里,各个班级出头露脸,积极参与运动且出身不好的学生都受到了不同的处分。我们毕业班的这类学生受到的是“政治不及格”的处罚,被剥夺毕业的资格。我们班有多少个同学不得毕业,我不知道,我和香云是确实得到了明确告知的。香云家是贫农,但他父亲是旧人员,被戴着坏份子帽子,也就属于“四类份子”了。对于学校给我的处分,我自己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我毫无怨言。我在为我就这样结束了我的学子生涯而感到悲哀的同时,也从中看到了正义不灭的力量,看到了人性回归的一线希望的光芒。至于毕业与不毕业对于我本来就已经无关紧要。 
   
从运动开始至今,这种折腾只是在学校范围内进行,随着学校的放假,这场运动也就好像就此偃旗息鼓了。这个假对于我已经意味着将永远失去了我据以获得知识的机会,而不仅仅是眼下我生活学习了三年的这所学校。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尽管我的心中依然存在着对知识的渴求和对学校的眷恋之情。那段时间我常常在心中哼着“毕业歌”:“七月的熏风吹送着花香,祖国的大地闪耀着阳光。迈开大步走向生活,条条大路都为我们开放。再见了,亲爱的母校!再见了,亲爱的老师!看啊!看啊!您哺育起来的小鹰,展开了翅膀。”我的歌声充满着忧伤和绝望,我没有感受到阳光的闪耀,我不得不过早的迈向生活,在我的前面没有哪条道路是为我开放。从此再见了的母校、再见了的老师,你们将是我一生中最持久的依恋,也是我心中的悲哀。
   
(四)
   
回到家里,我已经安心的参加到生产队里的劳动了。但时过不久,学校又突然发出通知,召回所有学生,包括应届毕业生,一律回校继续参加文化大革命。回到学校后,我们才得知学校里进驻了县里重新派来的工作组。在前阶段运动中受到处分的学生都得到了平反,恢复了名誉。这意味着我也获得了毕业资格的认可,给我的人生又注入了一丝朦胧的希望。在新的工作组的领导下,运动又重新开始起来。这次不同的是,大多数的老师也参加了进来,开始喊出了“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口号。斗争的矛头开始指向校领导。经过了前阶段的自我反省,我不再关心也不再参与了。我的心境与先前截然不同,之前是由于长期的压抑,想趁机渲泄、放松,以获得出气的快感,现在却是触景生情,感到惶恐、迷惑。许多老师也好像并不怎么热心,对这场运动,他们依然揣度不透自身的命运和遭遇。
   
在我们的学校里是否有过对张校长的批判,我没有参加,所以也就没有印象。我自觉的接受了之前的教训。加之此时一些带有旧社会政治印痕的老老师都已经被当作“牛鬼蛇神”加以排斥和隔离,并纷纷成为批判的对象。在工作组的授意下,学校当时已经开始有了由“红五类”家庭子女组成的红卫兵组织。而我们这些黑五类子女,是没有资格参加红卫兵的。因此,大字报我都懒得看。至于有没有批判校长的大字报,或者给张校长戴上些什么性质的政治帽子,我不关心,也没有印象。我只是在学校里不时看到张校长似乎镇定自若,只是不再和平时一样的笑眯着双眼,不再是笑容可掬的透着一股慈祥的模样了。而是变得对任何人都一样的不怒不威,一脸惶惑无奈的表情。这时,人们还没有变得疯狂,从学校里批判会稀稀落落的口号声中看出了老师们也并不热衷于去斗争校长。在运动的初始阶段,所有的老师们以为又要来一次反右派斗争。但没有多久,那些胡作非为的学生们却给收拾了、处分了,老师们可以扬眉吐气了,但却反而使他们更感到迷茫,更加不可理解。几乎没有人怀疑这场运动不是党中央的决定。所有的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场运动会是毛主席个人发动起来的。老师们在猜想:中央发动这场运动的目的是什么?不会是为了整肃这些不谙世事的学生们吧?当那些受到处分的学生又得以平反时,他们又不得不怀疑这又是一场针对知识份子的“引蛇出洞”的运动,又将是一场知识份子的大灾难?老师们无法猜透这是毛主席针对中央高层的政治权谋,老师们和学生们只是受利用的工具。但是在老师们当中,也不例外的存在一些自认为政治条件好的,可以从运动中获得好处的人,在揣摸着高层领导的心理,琢磨着如何去迎合这场运动。去争取成为运动依靠的对象。去创造自己政治上积极的形象。在学校的运动刚经过了一个反复而进入到让人琢磨不透,无所适从的时候,毛主席号召开展的红卫兵大串联在全国各大城市间开始了,并逐步漫延波及到全国各地农村。毛主席号召的大串联无疑是鼓舞学生们更加疯狂地投身于这场运动的兴奋剂。让每一个年轻幼稚的学生都以为自己赶上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去见识社会的,表现自己紧跟毛主席干革命的机会。他们为此而欢欣鼓舞,欣喜若狂。我也渴望着有幸参加到这股洪流中去了解外面的世界,去见识一下城市人的生活。
   
从8月18日毛主席在天安门上第一次接见红卫兵时起,从全国各地的各学校都推荐有红卫兵代表进京接受毛主席的接见。这是一件多么伟大而幸福、崇高而又无尚光荣的待遇。我们学校的工作组从二年级的21班里挑出了一个根正苗红的、平日里表现积极进步的学生,作为学校的红卫兵代表,到县里集中,与其他学校一起,由县文革带队,上北京见毛主席。他回来后,据他说,他们在天安门广场上见到了毛主席,那是一个多么激动人心的,欢声雷动的场面,多少人的鞋子被挤落在天安门广场而不自知,只顾着向天安门城楼涌动着,高呼着“毛主席万岁,万万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中央文革还设国宴招待了各地进京的红卫兵代表,“在人民大会堂里摆了几百桌宴席,上面摆满了山珍海味,那桌子是自动旋转的,会自己把菜送到你面前”我们学校的唯一一个有幸到北京去的红卫兵代表回来后对同学们这样说。当时给我们听了觉得不可思议和无限向往,向往着祖国的伟大首都,向往能亲眼近距离的目睹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但是上北京见毛主席的好事,我当初是想都不敢想的,因为我不是红卫兵。
   
(五)
   
在我们这样的乡村学校里,自从校长成了批判的对象后,校长已经不再拥有权力,学校的一切秩序都被打乱了,老师们也无所适从。一切就都由工作组掌控着。对于革命大串联,工作组除推荐了一个红卫后代表参加县里统一组织的赴京串联外,没有人来发动和组织学生的串联活动。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学生可以自己组织起来出去串联。当全国性的大串联已经在全国所有城市中一浪高过一浪的掀起时,我们还在议论那个从北京回来的红卫兵代表带回来的所见所闻。同学们以忌妒的心理在议论着,揣度着那个同学对我们的吹嘘。同学们不服气的议论着:他压根就没有见过毛主席,更没有什么国宴可以参加的,还会有什么自己转动的桌子。议论归议论,但我们还是很羡慕他的。由于小地方的消息的闭塞,大串联是什么回事,我们根本不敢想象。因为出去串联是需要有钱的。坐车要钱,吃饭要钱,而我们这些农村学生有哪个家里能有钱可以供孩子出去旅游?
   
形势的发展,令我始料未及,我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竟然梦幻般地有了成为现实的可能。在由工作组派出的学校红卫兵代表上北京串联之后,我们学校的几个老师也自己组织起来,到县“文革办”借了路费,到南宁去串联。去看广西首府的文化大革命。他们回来后,我们从他们的口中才开始知道一些有关革命大串联的真实情况。原来,所有的学校师生,包括各机关单位的干部职工,都可以自己组织起来,到北京乃至全国各地去串联。而且串联费用是由国家出的。全国性的大串联活动在外面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老师们鼓励我们也自己组织起来,到外面去看看。我们得到了老师的启发,开始酝酿着组织一个串联队出去串联。
   
在胡德基老师和孙国光老师及何道炳等几个老师的热情支持下,我和我们班的韦香云、李克新和杨启朋四人以及20班的韦思学、杨启贵、覃继祥等七个男生就自己凑合着组成了一个串联队。其实这个时候,全国铁路运输已经无法正常运行了,乘车串联已经进入尾声,中央文革已经宣布停止各地学生的乘车进京串联,而我们却才开始准备。当时,中央文革虽然宣布停止串联,但一时间又制止不住,为了减轻铁路运输的压力,就提倡徒步串联。胡老师提议我们,组成徒步长征串联队。为了获得“文革办”的同意和支持,我们也只能提出徒步串联的要求。于是老师们帮我们制作了红袖章和红旗,提议把我们的串联队命名为“红旗长征队”,学校给我们开了一张证明,并发给我们每人几十元钱的串联补贴费和粮票。准备就绪,我们便于11月25日下午两点多钟起程,背起各自准备的包袱,告别了给我们送行的几个老师,沿着柳邕公路,向我们长征串联的第一站--县城拉堡徒步走去。
   
我能参加串联,家里都很高兴和支持,二哥为我到生产队借了25元钱,并亲自带我到百朋他的同学覃仁健家,借了一本全国分省地图册,以备于我们在串联中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
   
三哥则把他自己买白布染成草绿色准备做军装的布给了我,在车缝社做了一件四个兜的军装。那年头,有军装穿可是一件令人羡慕和得意的事,意味着你是军属,特别是有四个兜的军装,则更是象征你是军官的子女。我的军装也是有四个兜的,但是由于染布的技术低劣,那个草绿色就不怎么标准,染得黄不黄,绿不绿的,又不均匀,有点近于现在的迷彩服一样,虽然是新做的,却更象是旧军装,这样倒好,但美中不足的是,我无法找到上面有“八一五星”的标准军扣,是母亲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的旧衣服上的扣子,而且其中还有一颗是已经残缺崩边的,一眼就可以看出不是正规的军服。当时我的身材矮小,就算是部队最小规格的军服,也没有合我穿的。我穿着我的“军服”——只能算是仿军服的“儿童装”,和思学、克新他们的正宗军服比,我的仿造军服便会真假立辨。但我还是特别喜欢和爱护的,它毕竟是一件新衣服。
   
当天傍晚,我们走到了拉堡,被安排在县文化宫的接待站里,那里已经有从其他地方来的串联队的人住着。第二天,我们到县文革办公室又各人领得了一顶正式的军帽,我戴着这顶军帽,穿着我的自制的新军服,照了一张像,和同学们一起到县文革办了学生证(那时学校没有学生证)作为出去串联的个人身份证件。但在以后串联途中,我并不怎么喜欢出示我的这本学生证,因为在学生证上,清楚的标明着我的家庭出身--“地主”。
   
我们在县城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后,于27日下午,整整齐齐的打起包袱,穿着我的军服,戴着军帽,戴着印有“红旗长征队”的红袖章,由克新擎着“红旗长征队”猎猎飘扬的红旗走在前面,按高矮次序一字排开,我跟在队伍的最后面,迎着初冬的寒风,英姿沙爽,雄赳赳,气昂昂,唱着响亮的“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的革命歌曲,用普通话高喊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最高指示”,踏上了“革命大串联”的征途。
   
从拉堡到柳州11公里的路程,我们始终保持着整齐的队列,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一路上歌声不断,革命的口号声不断,还一路走着,一路向相遇的所有路人和与我们一样长征串联的学生,分发着我们在学校准备好的革命传单。分发传单的任务由我负责。我衣帽整齐、仪容严肃地,每遇着有人相向而来时,我便从队伍后面,以军人标准的姿势出列,提起双臂,微握双拳,以正跑的姿势,小跑着到人们面前,立正,敬礼,然后把红色的传单用双手,毕恭毕敬的递到人们的手中,然后敬礼,归队。这一切都是在学校就已经训练好了的。我自己感觉自己俨然如一个标准的军人,一个毛主席的红小兵而荣耀,我自己认为自己已经在跟着毛主席在干革命了。
   
当我还在外面走南闯北的“革命串联”的时候,母亲在家里、在街上,在人们面前不无荣耀地、祥林嫂式的重复着:“我那个小仔出去搞革命了”。似乎我的“革命”会给她摘掉戴在她头上,造成她一生羞辱的地主帽子,会给她挽回些许做人的尊严。她认为,是毛主席喊她的小儿子去干革命的,她的儿子是和毛主席一边的,是和共产党一边的,是光荣的,是值得夸耀的。
   
她没有想到,她儿子参加的这场毛主席发动的革命,最后是在毛主席亲自批示颁发的“七。三布告”的镇压围剿下,几乎使她的一家惨遭灭门的灾祸。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前言 目录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一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二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三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六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七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三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二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五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六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七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八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三十一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二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九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一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三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四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五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六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九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三章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