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前言 目录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一章

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

                                                ----韦文德

前言
  
生来正遇风雨稠,困苦饥寒度春秋。名入另册遭歧视,身陷别类作楚囚。
  
低眉忍受“千夫”指,俯首似若猪马牛。岁月无情如流水,青春逝去不回头。
  
有这么一个群体,他们伴随着共和国出生,也伴随着共和国的苦难成长。他们的一生太多的不幸和冤屈,但在共和国的历史上,找不到他们曾经的足迹,哪怕是淡淡的一笔。他们的遭遇一直被人们所忽视。由于他们无法选择的出身,在那人人自危的年代里,他们更无法享有做人的起码尊严。他们也有崇高的理想,他们也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他们当中不乏才华优异者,但他们的命运注定了,他们的理想不可能实现。他们曾经渺茫,曾经绝望。改革的春风使他们获得了新生,但他们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已被那曾经疯狂的岁月消磨殆尽,他们的人生最光辉灿烂的时光已被无情地蹉跎。他们中的一些人为此含恨郁郁而终。在新时代的浪潮中,他们当中也不乏成功者,这恰恰证明,当年对他们的歧视,对他们的不公,埋没了他们大部分人的才华,也毁掉了他们的人生。假若,他们都出生在今天这样的年代,杰出的政治家、科学家、军事家、企业家、文学家……也将会出自于他们这个群体。
   
近年来,书刊里、报纸上,追忆“右派分子”的悲惨遭遇和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苦难经历的文章、电影或电视剧连篇累牍。但是反映农村“地富”子女的冤屈和不幸的作品,却难得一见。虽然在一些电影、电视中也穿插着这类人物的不幸的身影,但却仅仅是犹抱瑟琶半遮面,不敢对造成他们这个群体不幸的根源——阶级斗争年代的政策,作出正面的论述。难道他们的冤屈和不幸是理所当然的不值得同情?这依然是一种不公。我对此体验至深,和所有相同命运和遭遇的人们有着难以忘却的痛楚。
  
人们习惯于给“伟人”、“名人”树碑立传。或者自己写《回忆录》,写《自传》,来回味自己曾经的辉煌。然而,我只是阶级斗争年代中的一个“政治贱民”。和我与生俱来的只有苦难,没有辉煌。为此,我不否认我曾经心存怨愤。我在饱尝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之后,伴随着共和国起死回生的变革,我也获得了新生。在我并未志得意满的年届花甲时蓦然回首,自己前三十年的沧桑已悄然远去。这后三十年的人生道路还在延续。尽管在这后三十年的路上也并不都是灿烂的阳光,但却让我感受了做人的尊严。仅此,我已经感到满足。我为那些被疯狂岁月摧残而过早消逝了的青春而惋惜。也为自己已经被蹉跎了的年华而感慨。于是,我决心把我所经历过的六十年的人生如实的记录下来。《疯狂岁月中逝去的青春》就是我前三十年人生所经历的,至今难以忘却的历史片段。为后人留下一缕追寻历史的踪迹,这就是我的初衷。
                  
目录
   
前言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一章 故乡的往事
第二章 我的家
第三章 回忆第二故乡
第四章 童年记忆中的美好和酸涩
第五章 在困惑中成长
第六章 户口与口粮                
第七章 自然界里的战争
第八章 好人.恶人.阶级敌人
第九章 校园结义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章 前途
第十一章 自己选择的道路
第十二章 文革前夕的中学生生活
第十三章 我的文化“革命” 记忆
第十四章 走南闯北
第十五章 游山玩水
第十六章 风暴前夜的上海
第十七章 北京不再欢迎我们
第十八章 辽沈追梦
第十九章 回家的路上
                  
第三编 “唯有牺牲多壮志  文攻武卫当先锋”
第二十章 被“收容遣送”而结束串联
第二十一章“血统论”与当然革命派
第二十二章 农村的文革之火在燃烧
第二十三章 “文攻武卫”
第二十四章 抢占公社
第二十五章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第二十六章 突雨夜围
第二十七章 逃亡
第二十八章 前路渺渺生死茫茫
第二十九章 幼稚和鲁莽埋下祸根
第三十章 被革命委员会悬首示众的“造反者”
第三十一章 最后的抵抗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二章 入狱申请书
第三十三章 监狱是我的大学
第三十四章 以残暴炫耀胜利
第三十五章 劫后余生
第三十六章 监外牢笼 
第三十七章 忤逆不孝
第三十八章 婚姻与自由
第三十九章 婚姻的拍卖
第四十章 只有一张结婚证的婚姻
第四十一章 唱着“拉兹之歌”的中国流浪者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二章 “野马”奔突无以为家
第四十三章 铤而走险
第四十四章 贵阳“落网”
第四十五章 “非洲村”的朋友们
第四十六章 似是多情却无情
第四十七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第四十八章 海上中秋夜
第四十九章 恩怨情仇
第五十一章 潮流
第五十二章 让逝去的变成回忆
第五十三章 曙光
第五十四章 不再渺茫的希望
后记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一章 故乡的往事
   
(一)
  
在一个偏僻、荒凉、贫穷的小山村里。那里没有山泉,没有河流。全村人靠着村后山腰岩洞里的石缝中渗出,并汇聚成一股牛尿般大小的一涓细流,人们用竹子破开做成水涧,把水引到村子边上的一个小池子里,大家分着食、用。过去村里人少,不是旱年还是基本上够用,如果是旱年,就要到几里地外的山沟下面的积水坑里,一瓢一瓢的把坑里带有鲜肉般红色沙虫的积水舀到木桶里挑回家中,倒在水缸里沉淀后食用。这就是我出生的故乡。
  
这个屯子里居住着一祖同宗的韦姓族人。明朝年间,这里曾经是山深林密,虎豹为患,人迹罕至的蛮荒之地。从我这一代往上溯到十代先祖韦思,因军功于1546年受明朝嘉靖皇帝赐封为柳州五都巡检官,携带家眷自东兰迁来,落户于三都拉寨村。韦思过世后,他的亲子韦银洞世袭巡检官职,并将官府从柳州迁到三都凤山村。银洞公享年九十而终后,由其第六子志贤世袭。时逢明末朝纲腐败,农民起义烽烟四起,志贤兄弟顺应潮流,揭竿举义,率领三都子弟响应造反。后因明朝重兵镇压,于1644年事败,官兵攻入凤山村,毁村灭族,致银洞公葬于凤凰山上的坟墓被官兵所掘,遗骸被焚毁。此即韦族史上闻名的“凤山惨案”。韦氏族人因遭受官府剿杀而四散于柳州周边乡野避祸。银洞公的第四子韦志顺之子孙因避祸逃至距三都西北约八里多地的屯马一带深山密林之中匿居。(据《中国韦氏通书》223页查考)此时,在中国北方,当时势力最大的李自成义军已攻进北京灭亡了明朝,建立了大顺国,历时方四十余天,随着明朝叛将吴三桂引满清入关,李自成败逃离京,满清帝国即定都北京建立了大清皇朝。约至1660年代前后的清朝初期,满清皇朝已砥定了整个中国,岭南一带也实现了改朝换代的大业。明末时期被官府剿杀,为避祸而四散逃匿的韦氏族人已无杀戮之忧,便纷纷各自就近于匿居之地落叶生根、成家立业。其中志顺之嫡孙韦光红、韦光握兄弟俩便就近于匿居之所落户成家,创立了屯马村。自此生息繁衍,到了我这一代人已是第十代了。
  
屯中始终是同祖同宗的韦姓一族,别无他姓杂居。本村族人因世代受韦氏“一经堂”“遗子黄金满籯,不如一经”祖训的熏陶,崇尚血脉亲情,崇尚文明礼仪。从立村以来经过清朝到民国的近300年历史中,这个小山村曾经历过豺狼虎豹及风火洪涝等自然灾害的侵袭;曾遭受过“绿林”、“红头军”等形形色色土匪强盗的掠夺和戕害;也不例外的遭受过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蹂躏。在许许多多的天灾人祸面前,族人间总能自觉同心协力,共同面对。虽为此曾经流过血死过人,但从未屈服过。
  
树大分丫,仔大分家是人类生殖繁衍的自然规律和生存逻辑。在这个村子里,作为生产生活单位的“家” 也就越来越多了起来。虽属同祖同宗的族人,由于“家”的存在,其长幼亲疏自然也就有所区别。各自都在为各自的“家”而奋发、努力,这都在情理之中。亲的割不断,假的系不来,自立村以来十代人的历史中,从未有过族人间相轻、相辱、相残成仇的记载。在生产生活上,囿于各人的辛劳勤俭不一,各自能力和智慧的高低有别,贫富终究难以平均。囿于当时代生产力的落后,加之自然环境的恶劣和土地资源的贫乏,从这个村子里实在难以找到真正意义的“财主”。只有相对于穷者的富裕。且这样的富裕也只能是通过超乎于吝啬的节俭手段来达成财产的积累,也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贫富有别的社会现象。由于村中一祖同宗的血缘始终维系着族人间的关系,在出现危难之时,总还能相帮相助,从来不懂得把人按贫富分成阶级而相轻、相辱、相仇。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贫困而相互掠夺,也还没有发生过因为贫困而饿死人的故事。
                   
(二)
  
屯马村的村名因何而来,从来也没有过正式的说法。据不尽一致的口口相传,说是在这里立村后,就成了下连三都、柳州,上通土博并延伸到南乡(现宜山县屏南圩)乃至宜山、柳城等县的通商古道必经之地。由于村前有一块旱田和一口水塘,常常成为过往客商歇脚饮马之所,且水塘的壮语发音为“屯”, 即“饮马的水塘”,“屯马”也就因此而得名。相沿至今。
  
屯马村后山状似牴角而立的水牛。村中人饮用的水就是从那水牛腰腹间长年不断自然流淌而下的,说不清来龙去脉,人们戏称之为牛尿的岩溶水。村子就在水牛山边的两个冲沟之间依山而建。房子都是就地取材,用山边现挖的夹着石粒子的粘土夯打成墙,用山间林中的杉木作桁条、椽皮,上面盖瓦或盖草而成。大多房子都是依山势而建,形成阶梯式结构。前屋总比后屋低几个阶梯。整个村子部局零乱,不成街也不成巷,所有村间的交通几乎是靠那些不规则摆放而成的石头踏步来往走动。牛栏和住房连成一体,人畜共处一室,牛栏在下面,人住上面。在那个年代,耕牛是农民的命根子,牛是盗匪抢劫的主要目标,为了牛的安全,也就顾及不到牛屎牛尿的臊臭了。
  
村子周边草木葱杂,荆棘载途。过去曾经是老虎、豹子、野猪、狐狸、黄鼠狼等野兽出没的地方,村子里的小动物如鸡鸭猫兔经常给狐狸或者黄鼠狼叼走。大的如猪以及放牧在村外的牛羊也时有被虎豹所叼食。人被猛兽所伤的事件也时有发生,所以人们出门劳作时常常要虑及猛兽的侵袭。村里的一个三叔公,就在他家的红薯地里,被野猪撕去了屁股上的一块肉。村里人为了预防野兽的为害,每家都养有猎狗以作报警之用。每年农闲时,或者发现有野兽踪迹时,就组织起来去围山打猎。大哥十五岁那年,村子里曾经发生过一次虎患。大哥就曾亲身经历过一次英勇的、方园百十里内广为传扬的为民除害的打虎行动。
  
那是我出生前两年的事了。一天,房族三叔家里的老母猪,在村外觅食,晚上不见回家。第二天家里人去找猪时发现了血迹和拖痕,便断定是老虎所为。有老虎窜到村子周边活动,对村民们并不是一件好事,村里的牲畜和人就有随时被伤害的危险。这不仅仅是三叔家一只老母猪的损失,而且会影响全村人的生产生活,是全村人面临的共同灾难。于是村民们便自觉地集中起来,商量着如何去猎捕那只老虎。每家的男人,除老的和小的外,有枪的拿枪,没有枪的拿长矛、钢叉、砍刀,带上各家的狗,立即循着踪迹去猎捕那只吃了三叔家母猪的老虎。当时父亲不在家,爷爷又老了,大哥就勇敢地参加了这支捕猎的队伍。大哥当时只有十五岁,是这支捕猎队伍中年龄最小的。他把我们家的那把短杆六五枪给房族三叔拿,他就拿着三叔的一把钢叉跟在三叔的后面。我们家的小花狗和三叔家的大黄狗以及村里所有的会打猎的狗,都在队伍前面喷着鼻子四处散开,钻草丛探洞穴,上蹿下跳,欢快地搜寻虎踪。当他们找到离村两里多的一座山背后的冲沟边上时,所有的狗便开始哼哼而畏缩不前了。村民们意识到老虎可能就在不远处,于是就把所有的人编组、分队,从冲沟两边悄悄地围了过去。没走多远,就看见那老虎正哼哧哼哧地在啃吃那母猪的残骸,草丛中一片狼藉。老虎正津津有味的享受着美餐而无暇顾及人们的到来,直到村民们在它的周围找好有利地形,把它团团围住时才站起身抬起头,朝四周张望,当它发觉并意识到对它的威胁时,便逞起虎威发出一声令人胆颤的吼啸。所有的狗在听到老虎的这一声吼啸时,都已经吓得趴在地下不敢动弹了。大哥他们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三叔拿的枪已经上好子弹,瞄准老虎。第一枪是三叔开的,中了子弹受了伤的老虎马上转身朝向枪响的方向,朝着大哥他们这边转过身来,准备发起反击。当时村民们和老虎的距离约有二十来米,吓得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惊叫起来。这时,三叔的枪还来不及重新上膛,正手忙脚乱时,其他几把枪几乎也同时响了。老虎身中数弹倒在了地上还在出气。这时人们便一起小心翼翼地围了上去,大哥也跟着大人们一起冲过去,用手中的叉抵着老虎的眼睛,以防它会突然活转来。那些狗们都还不敢靠近老虎,只是在人们背后蹿来蹿去的喷着鼻子。我们家的小花狗倒还一直是跟在大哥身边,不时的还凑近去嗅一嗅。等到确认老虎已经死后,由六个壮实的人一道把死老虎抬了回来,足有三百多斤重。死老虎就放在我家门前的地坪上。
  
第二天把老虎拿到离村七十里外的柳州卖,得了一百六十块光洋,用一部分钱贩了一些砂盐回来,放在板江寄卖,其余的钱回家后按人头平均分了,每人还各得十多块光洋。大哥也和大人们同样分得一份。寄卖在板江的砂盐,因为没有人去亲自打理,给人偷的偷、拿的拿,阴消阳散的没赚到钱,连本钱最后也不知所终。
  
大哥在这次行动中虽然没有作出特殊的贡献,但是他年龄最小,人们在传扬这一事件时,他却成了受到颂扬的主要人物,都夸他胆大、勇敢。这些事情都是我懂事以后听老人们讲的。母亲也经常给我讲这个故事。每当母亲绘声绘色地重复着这个故事的时候,她那表情,那神态,总是表现得那么自豪、那么满足。我听得多了总想听听大哥自己讲。很久以后,我终于听到大哥自己讲述这个故事。我问大哥:“你当时真的一点都不怕吗?”大哥说:“那种时候哪个不怕?但是有大人们护着我,也就不觉得十分害怕了。”
                   
(三)
  
本村族人之间都很齐心,不管是富的还是穷的,面对着共同的灾难时,都表现得很勇敢很团结。就凭着这勇敢这团结,过去曾多次经历和抵御了土匪甚或是日本侵略者的劫掠。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期,广西也和整个中国其他地方一样,军阀混战、盗匪横行。我们这样贫穷偏僻的小山村也避免不了土匪的光顾。听母亲说,那些年我们这一带地方曾经遭到过“绿林”、 “红头军”以及邻县七洞来的土匪强盗的骚扰。他们抢女人,抢牛,抢猪,抢粮食,凡值钱的都抢。有一次,一伙“绿林”土匪突然来到我们村,到村口时才被村里一个太叔公发觉,来不及把门楼子关上,太叔公就忙着跑回家里,拿起一只铜盆噹噹噹的敲响向村人报警,并一面大声喊着;“强盗来了!”。在家的人都跑上后山去了,他一个人却还在村里喊着,当强盗们冲进村来时,看到他还在敲还在喊,便朝他开了一枪,子弹打穿了他的肚子,肠子都往外流了,他却一边用手捂着肚子,还一边喊着“弟兄们快开火,不要给强盗进村。”这时拿有枪先上山的人们便朝着土匪开了枪,当场也打伤了两个土匪。土匪们见村里有枪,自认不会讨得好处,便作鸟兽散,背起受伤的人狼狈而逃。
  
太叔公因流血过多而不治身亡。他是为整个村子而死的,人们一直都记得他,他的故事一代一代的往下传。到现在,每到清明节,村里人去为他扫墓时,都会有人重复着他的这个故事。
  
一九四四年,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战争接近最后失败的时候,为了打通中国内陆与南太平洋的陆上通道,从钦州湾登陆,受到中国军队顽强抵抗,付出惨痛的代价后占领了南宁、柳州、桂林。距我们村七八里地的圩上也被一小队日本鬼子占据了。他们在都鲁山下的路边修起了炮楼,经常窜到附近村子奸淫抢掠。有一天,一伙鬼子翻过石门坳向我们村窜来时被村民们及时发觉,提前把老人和孩子以及重要财物和耕牛都疏散到垌场里,其他青壮年就拿起武器,隐蔽在村外周边的山上。鬼子们来到村口时,所有的土枪洋枪就一齐向鬼子们开火。鬼子们看不到人在哪里,也不知有多少人多少枪,不敢进村,只在村口胡乱向山上打了几枪,看看时间又已近黄昏,再过个把小时天黑下来,他们担心找不到回头的路,害怕被村民们歼灭,只好无可奈何的,匆匆忙忙的逃回圩上去了。当时村里总共只有三把步枪,其中一把还是半截枪管的汉阳造,另外还有几把打铁沙的土猎枪,比不得鬼子们的三八式,村民们也懂得一点兵法所讲的“穷寇勿追”的道理,再者,村中也有两个妇女被他们抓住了,怕伤了自己人,便不去追击,只好任由他们从原路逃回圩上去了。事后人们在议论这事时,有的说;“我们要是多有几把枪就可以消灭这几个鬼子了。”有的说;“如果当时我们在‘乾超坳’’和‘乾土坳’设下埋伏,阻击他们,不给他们回去,天一黑他们找不到回去的路,我们再一个一个的收拾他,或者放火烧山,他们就一个都跑不掉的被烧死了,这回太便宜他们。”人们都为没能消灭鬼子而惋惜,特别是为没能缴获那几把枪而耿耿于怀了很久很久。
  
由于村民们勇敢的抵抗,村里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给日本鬼子抓走的两个妇女,后来也从圩上给放了回来,至于她们受到什么伤害,村民们都心照不宣,闭口不谈,久而久之便也淡忘了。
                    
(四)
  
立村之前,这里本来没有路,族人们为了生产生活和通商贸易的需要,同时也是为了回到三都认祖归宗,便走成了从“乾超坳”经“乾土坳”到三都圩的山路。之后久而久之,这条路又被人们延伸到了经泗案到水源再到土博乃至通往南乡的路。村子通往三都的路,只是一条从杂草丛中,人和牛走出来的坑坑洼洼的,翻山过坳,穿树林,跨冲沟的羊肠小道。从村子出来,沿着村东侧的冲沟边一直往上约一公里到达“乾超坳”顶。(“乾超”是这个山坳的壮话称谓,这一带山里人都是讲壮话的,所以这里所有的地名都只有壮话的名称,用文字记载就只有按壮话的音译)在坳顶上,迎着习习的山风极目远眺,只见雾蒙蒙之中,山峦叠嶂,眼前茫茫一片荒草杂树,看不见村庄也看不见路。
  
坳顶上是一块约三丈见方的平地,是个休息的好场所。地面长着密密实实的柔韧的草皮,绿茸茸软绵绵犹如一张绿色的地毯铺垫在坳上。当人们气喘吁吁的从坳脚爬到坳顶时,迎着吹过坳顶的习习凉风,喝一口随身携带的,装在竹筒子里略带馊味,凉凉的米汤、稀粥,沁人心脾,既爽口解渴又充饥。然后席地而坐,或者尽情地伸展四肢,仰躺在草地上,闭目片刻,便觉心定气匀,浑身疲乏顿觉消失,一身轻松爽快。坳顶的两侧是长满芭芒草的山峦,每到秋天,芭芒草开满了白色的、像狼尾巴一样的花絮,满山一片白茫茫的,山风吹来,那花絮随风摆动,就像一幅巨大的白色的丝绸在风中飘拂,那么协调那么壮观。此情此景,人在坳上,就犹如置身于一个美丽壮观的舞台--绿色的地毯,白色的帷幕,以远山为背景。让人感觉另有一番情趣。
  
休息过后再往前走就是一路的下坡,人们都说上坡容易下坡难,因为坡陡路弯,路面又是被雨水冲得沟沟坎坎、崎岖不平。人走在那样的路上,两眼要盯着路面,而两只手又要不断地拨拉开拦挡在脸面前的荆棘树枝,两脚不停地跳跃着行进,稍有不慎,就会被惯性冲得停不下来,甚至于被横在路面的荆棘拌倒。就这样走走停停、蹿蹿跳跳的钻冲沟、跨石坎、上坡下坡,走过约五里多这样的单边路,就到达“乾土坳”脚,“土”是“门”壮语发音,从坳脚到坳顶约有二三百米高,那纯粹是由一块块石头自然而零乱的堆砌成高低不一的石阶,从石壁下岩缝中蜿蜒而上,有些地方得从两块石头的夹缝中侧身而过,如果是挑着东西,必须有两个人相帮着才能通过。坳顶两边是几十米高壁立的石崖,坳上尽是一些高低突兀的岩石块,难找个平的地方坐一坐,整座山坳犹如一座七八米宽的山门,正如它的壮话称谓“山门”的意思一样,它的官话说法就叫“山门坳”。从坳顶往下走两里多的山边路就到了平地。这平地的路两边是水田,路面并不平坦,也是给牛走成的坑坑洼洼。这坑坑洼洼里面积存着牛屎牛尿,每当人走到这里就会闻到一股浓浓的尿臊味。走过一公里多这样的路就到了边山村,从清朝末年的“三都大财主”的财主庄园前过,跨过一座“三都大财主”出资修建的,古老的石拱桥,再走半公里多的田间路就到了三都圩。
  
这条路是当时的屯马村族人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三都圩是这一带地方的农副产品集散地,村民们世世代代就是沿着这条崎岖的山路,挑着他们勒着裤腰节省下来的土产杂粮--红薯、芋头、木薯,以及木炭、柴火等,到圩上换回一些生盐、火油等生活用品。他们也是沿着这条通往山外的路,到柳州以至更远的地方,去寻找他们的梦想,也带回了山外的文明。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目录
前言 目录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一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二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三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六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七章
第一编 生来正遇风雨稠 童牛角马话春秋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三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二编 走南闯北闹革命 游山玩水搞串联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二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五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六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七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八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编 造反有理乃骗局 文攻武卫实陷阱 第三十一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二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三十九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章
第四编 遥望远山千重雾 漫思明日万里云 第四十一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三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四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五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六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四十九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编 噩梦醒来盼天明 漂泊沦落终有期 第五十三章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