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百雀羚的故事 》(七)-(九)
分类:

bbb.gif

                                ----顾真扬

(七)

1949年的8月,上海市人民政府、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坚决认真执行中央恢复经济,扶助私营经济的政策,在上海成立了上海市工商联筹委会,我祖父和其他许多私营业主,也加入了工商联。

上海市工商界订立爱国公约,我祖父带头在“爱国公约”上签字。把按时交纳税金,不欠税,不漏税,不逃税作为爱国公约的内容之一,并见之于行动。7-1.png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上海工商联的老板们相应政府号召,“力神”大的,带头捐飞机,捐大炮,“力神”小的,捐钱捐物捐产品。         

7-2.png左图:工商界举行大游行,声援抗美援朝

正好朝鲜战场到了11月份,进入冬季,志愿军战士急需防寒的护肤品,上海这几个化妆品老板可算有了用武之地,我祖父在工商联带头表态:“捐出百雀羚冷霜去朝鲜”。他回到厂里后,头一次开启了二班制的生产模式,据当时的工人回忆时说:“大约有半个月生产的百雀羚冷霜,全部装箱,去了朝鲜,用实际行动支援了抗美援朝!

 

 

7-3.png

上图:工商业者踊跃捐款

1950年12月,我母亲在她家对面的“大德医院”(新闸路江宁路口,现在的上海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对面)中,产下一个男婴,就是我。消息传到厂里,祖父喜出望外,连声说:“好极了,好极了……”。(我知道,在当时,生出一个男孩,就好比摸彩得了大奖一样,更何况,他认为“百雀羚”一定会后继有人,代代相传!)

当晚,我祖父赶到医院,当他见到我那胖乎乎的样子,爱不择手,当场给我起了小名:“熊熊”,就这样,这个小名一直叫了六十来年,至今家里人还是叫我这个小名!

右图:我在上海青鸟照相馆拍的满7-4.png月照,瞧,我的“熊样”!

下图:1951年我外公家的“全家福”照片我妈手里抱的就是我,那时我才3个月。

7-5.png
                     
(八)祖父心脏出了问题
   
从1950年到1955年的五年期间,祖父对共产党的民族资产阶级的改造政策逐渐有了了解,他一颗不安的心渐渐平息下来,一心投入生产改造和扩大规模的方面。然而,他身体上却出现了问题,他经常感到胸闷,心痛,这些年,自从祖母去世之后,他经常一人判断,一人思考,一人决策,尽管经常由凌先生和其他的同事一起商量,他总觉得很累很累。
   
下图:今天的普安路淮海中路口

8-1.png
   
在普安路淮海中路口,有一个私人诊所(斜对面就是上海有名的“日新池浴室”),那个医生也姓顾,叫顾铭浩,日本医学博士留学回来,诊所由三个人打理,他的老婆主要负责后勤,另一个年轻的护士,陆小姐,我评价是,人长得高挑而又漂亮,而且收费,打针,手脚麻利,全部一人完成。我们家(祖父,父亲,我)三代人都曾是顾医生的病人,尤其是我,2,3岁时经常感冒,顾医生的诊所离我们家很近,一听说要去看医生,我就要求去顾医生那里看病,因为陆小姐打针一点不痛。至于私人诊所收费比较高,反正不是我出的钱!
   
现在想想,顾医生的医术很是高明的,过去哪有“B超,胸透,CT”等仪器,全凭医生的听诊器和与病人的交流,来判断病情,父母陪我去看病,打一针,吃几粒西药,感冒就被顾医生搞定了。(如果顾医生还健在的话,也有九十几岁的高龄了,公私合营后,他到香山医院当医生,后来又自学了中医,考出了行医执照,成为中西医的两栖医生,真是厉害!退休后,他发挥余热,到淮海中路的劲松参药店坐堂门诊,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还请他为我看过病。)
  
顾医生为我祖父看病后,严肃地对祖父说:“你的心脏不是太好,要注意休息。” 吃过几次顾医生开的药,祖父感觉好了不少,立刻回到厂里,忙他的活儿去了,他压根没把顾医生的话放在心上。实际上,我祖父患的是心源性心脏病,现在就叫做“冠心病”,上世纪50年代,既没有“麝香保心丸”,也没有“卡托普利和尼莫地平!”最好的药就是“休息”!可是他怎么肯休息呢?
   
1953年我祖父续了弦,娶了一个叫罗伟贞的女子为妻。他满以为,他可以轻松一些了,满心希望罗伟贞可以帮他分担一些肩上的负担,可是我这位新组母在生产方面一丁点都不懂,一点忙都帮不上,和原来的祖母是有着天壤之别!而且,我祖父希望新祖母再为他生个女孩子,可是,祖父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个新组母居然不会生育!祖父的脾气变得急躁起来,经常莫名其妙的发火!为了平息祖父的火气,新组母为他领了个女孩(可能是个私生女),人都说,私生女都长得特别漂亮,你别说,这个女孩长着一张俄罗斯血统后代的脸,皮肤挚白而细腻,给她取名:顾敏敏。我不明白,谁家舍得把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孩给扔了!真缺德!她的年龄比我大不了几岁,但是论辈分却是我的“长辈”,我得叫她“嬢嬢”,我心里上真有点“不平衡”!呵呵……!

8-2.png

上图:1995年,嬢嬢从澳洲回国探亲在我家拍的照片
                   
(九)公私合营
   
1956年1月,上海市委根据中央关于对私营经济逐渐实现全行业公私合营的指示以后,即赎买政策改用定息的办法,国家按照公私合营企业中核定的私股股额每年付给资本家 5%的股息。此外,还保留在职资本家较高的薪水。

9-1.png

9-2.png
   
1966年取消定息,企业就完全成为全民所有制的企业了,这和现在的政策相比似乎有些不够人情化,“老板的私有资产,10年之后,即归国有化了”,但是最重要的是身份改变了,不是资本家了,而是劳动者了。而现在改革开放以后的私营企业绝对不会受到任何干扰,只要你按数缴税就行!
   
1月14日,上海市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决定在10天内完成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并发出清产核资的通知:要求把清产核资工作分两步进行,一是财产清点估值,主要靠资本家自行清估,职工做必要的协助,清估后即可合营;二是核定资金,市区主管单位结合审核,最后由市里定案!

9-3.png9-4.png

尽管我祖父对这件事有些想法,但还是按照市里的安排去做,和市里派来的公方人员配合默契。组织人员进行资产清点,造册,上报市里。足足忙了一个礼拜。公私合营后,厂名改为:公私合营富贝康日用化学工业公司。9-5.png
   
也许是他多年劳累的关系!也许是他心中有些不快,也许是他这一个礼拜太忙的关系,更也许是他本身的冠心病加剧的关系,他感到极度的身心疲惫,他的自我感觉越来越坏了!
   
凌先生和其他的同事见他这种状态,就劝他;“顾老板,你也辛苦了二十来年了,百雀羚这些年来牌子也响了,市场也打开了(当时百雀羚产品已经由中百上海站集中包销,向全国各地统一销售),钱你也赚到了,唯一不足的是你的身体在走下坡路,你现在应该到了注意身体的时候了,现在开始,你在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厂里有你儿子和我们几个给你顶着!问题不大的,实在重要的事,我们会来你家里和你商量的!”
   
祖父想想也是,再说,“把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相比,斯大林对资本家就不是那样客气了,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全部收归国有,资本家顷刻就变成老百姓了,甚至比老百姓还不如!动不动还对资本家大开杀戒。中国共产党对资本家奉行赎买政策,资本家的薪水待遇不变,在厂里的地位不变,还有定息拿!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啊!”这样一想,祖父心里就宽慰多了。 

他在家休息了几天。可是,两三天后,他就在家呆不住了,车间,仓库,包装间,办公室里,又出现他的身影,是啊,你想想,“一辆成年累月在公路上高速行驶的车辆,突然叫它以怠速在路上,笃悠悠地慢跑,这几乎是难以做到的!”

(待续)


感谢作者来稿,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文责由作者自负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