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青春.北大 》第二章 上海中学(五)
分类:

hobowei.gif

 

                                --作者:胡伯威

04.jpg


图:在上海中学欢迎苏联共青团中央领导人米哈伊洛夫等的集会上,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冯文彬(挥手者)在讲话。

 

第二章 上海中学(五)

 

7.国际共运大好形势振奋人心

 

据我的记忆,抗美援朝开始之前,在芬兰赫尔辛基开了一次世界(或国际)和平大会,当时“和平”的口号喊得极其响亮。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此前后的一次重要大会上,斯大林当着全世界各国共产党的代表(也是首脑们)做了一个极其简短的讲话。大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矛盾重重的资本主义世界已经无力再打起“和平”和“民主”的旗帜了。无产阶级现在要把这两面旗帜拾起来高高举起,结尾一句话:“这就是目前形势”。给我的一个强烈感觉是,斯大林此时已经伟大得出神入化,无需像以前那样再做长篇大论,寥寥数言,字字玑珠。两句话就交待了世界大势,提出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当前一个长时期的中心任务。他这次讲话之后,共产党情报局的机关刊物就取名为“争取持久和平,争取人民民主”。赫尔辛基大会期间,我得知了许多世界名人,包括科学家约里奥?居里、诗人聂鲁达、黑人歌唱家罗伯逊、文学家爱伦堡、罗曼?罗兰、哲学家罗素、妇女活动家古久里夫人、意大利社会党领袖南尼等等,最后还有专为大会画那只振翅飞扬的和平鸽的毕加索。直接反映到我们生活中的是一些动听的歌曲迅速传唱起来。有一首好像是肖斯塔科维奇作曲的,翻译成中文的歌词是:

 

是那和平的风吹动我们的旗,高呼自由的人们团结紧。
我们手挽着手,稳着步向前进。向那快活的有意义的人生。
我们是生命的保卫者,要永远消灭战争。
我们要团结全世界,爱护和平一条心。


也差不多在这前后,还开了一次世界青年大会,当然也是以“左派”为主导的,主题当然也是“保卫和平”。有两首进行曲好像也是出自肖斯塔科维奇之手,分别是世界民主青年联盟和“国际学联”的会歌,庄严、激扬,充满对光明的向往和必胜的信心。但是一般情况下听到的都是乐器奏曲,没有见过歌词。此外还有两首也同样脍炙人口,一首是:


阳光把蔚蓝色的天空,照耀得灿烂辉煌。
白鸽成群地自由飞翔,飞翔在我们的头上。
围绕圆圈大家来跳舞,歌声响彻云霄(我记得这六个字还有一种版本是:“不分越南法兰西”)。
年轻的手紧拉在一起,团结得更坚强。
知己朋友亲密友谊,大家同声歌唱。
歌声好像白鸽飞翔,飞向幸福的远方。

 

另一首是:

 

蓝色的天空像大海一样,宽阔的大路上尘土飞扬。
穿森林过海洋来自各方,千万个青年人欢聚一堂。
拉起手唱起歌跳起舞来,让我们唱一支和平之歌。

(第一段)…………


这两首都是四三拍的华尔兹旋律。那时在团组织和学生会发动下,我们经常开展欢乐的集体舞活动。经常跳的有民族风味的集体舞,也有像匈牙利三人舞这样的苏联、东欧集体舞。学了上面这两首歌曲以后,我们也开始学起交谊舞(解放前叫“交际舞”)来。大家以兴奋的心情体会着“长大了”的感觉。后来我特别喜欢华尔兹,大概因为我的青春是伴随着华尔兹开始的。


那时国内作曲家也推出了几首脍炙人口的新歌,《歌唱祖国》就是那时候唱起来的。同时流行的还有:


胜利的旗帜哗啦啦地飘,千万人的歌声地动山摇。
毛泽东、斯大林。斯大林、毛泽东。像太阳在天空照。
红旗在前面飘,全世界走向路一条。
争取人民民主,争取持久和平,全世界人民心一条。

 

二次大战结束,人们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和社会矛盾尖锐化引发的大灾大难中喘息过来。苏联卫国战争传奇式的辉煌胜利,大片东欧土地插上红旗,许多国家的共产党在人民苦难经历和反法西斯斗争中空前壮大起来。特别是继之以中国革命的胜利,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声势达到了鼎盛的巅峰。而上述世界各国各界赫赫有名的大师级人物也积极响应左翼色彩明显的“和平运动”,标志着知识分子的左倾潮流在那时也达到一个巅峰。

 

还有一部接一部很具有艺术感染力的描写苏联革命斗争和革命后苏维埃国家辉煌成就,以及共产主义高尚道德品质和纯真人际关系的影片在大礼堂放映 。说实在话,这些电影比老解放区来的革命文艺更贴近都市知识青年。苏联文艺的核心思想虽然是“革命的”、“无产阶级的”,但是在表现风格上、情感色彩上、情节和人物的多面性和立体感上与都市知识青年已经习见的“资本主义国家”文艺保持了一定的继承性和连续性。对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在那时向红色革命的平缓过渡与亲和共鸣起到不小的作用。如果我们接触到的仅仅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导下的本国革命文艺产品,那么解放初的那一阵新鲜感过去之后也许我们早就倒胃口了。

03.jpg


图:苏联共青团中央领导人米哈伊洛夫等来上海中学参观访问。

 

那时还有一个苏联青年代表团,由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米哈伊洛夫率领来中国。到上海的时候在人民广场搭台做了报告和演出,不记得当时是哪个范围的人去的,作为青年团干部我是去了。在会上和大家见面讲话的,有赫赫有名的苏联空军战斗英雄阔日杜布。阔日杜布体格宽阔(正好应了中文译名中有一个“阔”字),胸前挂满了闪光的勋章。

 

代表团里还有两位当时在中国名声最旺的苏联作家,长篇小说《青年近卫军》的作者、头发灰白的法捷耶夫和长篇小说《日日夜夜》的作者、风流倜傥的西蒙诺夫也讲了话。在大会上,代表团里的苏联艺术家们演出歌舞,有我第一次看到的正宗的苏联红军舞,有梳着许多辫子的、玉臂挥动宛如飘带的中亚姑娘跳的独舞,还有芭蕾舞《天鹅湖》里的一段独舞。要是我的确记得不错的话,那天演出这支独舞的就是不朽的苏联芭蕾舞大师乌兰诺娃“她本人”。那时苏联是不惜把他们最值得骄傲的东西拿到中国来展示的。 当时法捷耶夫和乌兰诺娃都不算是青年了,但他们都是当时年轻人热烈崇拜的对象。

 

其间,当时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书记冯文彬还陪同米哈伊洛夫专门来访问了我们上海中学,在大礼堂开了欢迎大会。不知道为什么我后来对这件大事情没有留下一点印象。还是最近陈宗时(我前面讲到他,后面还要讲到他)来我家畅谈旧事,他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都回忆不起来。但他有照片为证,而且从我这里回去以后第二天就给我寄来了。于是我这本书里增加了两张珍贵的照片(我正为了那年代照片稀缺而遗憾)。

 

8.文娱形式的宣传活动

 

那时,学校里经常配合当时的政治形势排演各种文娱节目。我先后在两个话剧里面扮演主角。一出是反映爱国民族资本家走向进步并揭穿特务造谣破坏的独幕话剧,我扮演其中的民族资本家,初中三年级的女生杨景屏演资本家太太,一个初中一年级男生演我们的儿子,剧中的特务则由我们的导演(一位高年级同学)来扮演。

 

第二次演话剧是在抗美援朝高潮中,我们班自己排演的一个“活报剧”,讲的是侵朝美军和它的“帮凶”在朝鲜战场大“触霉头”被打得落花流水的一幕。出场的全部是“反面人物”,我演美军的一个联队长,是剧中的最高指挥官。宋文榜演联队参谋长(名字和当时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一样,叫布莱德雷),高鹏远演一个英国“帮凶军”的军官。他们两个都是我们班上的白面小生。还有几个演“美国少爷兵”的,其中我只记得有秦家骥,因为他拿着枪上场时探头探脑的样子很滑稽,很像大家想象中的美国坏蛋。剧里面人物都是男的,女同学参加剧务,特别是化妆,给我化妆的是潘言瑛。她那时不大关心政治,但是性格活泼,看起来对化妆不是生手了。这两次演话剧后听到的反映认为我有表演才能,但是讲话声音太小,稍为远一点就听不见。这主要是缺乏演舞台剧的一个起码常识,在舞台上说话决不能像生活中那样,必须用大音量。那时舞台上即使多放几个麦克风也不能保证演员在任何位置上说话的声音都能叫台下听清楚。

 

我们还不止一次地演过那时流行的“塑像剧”,就是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化妆以后做出群体造型,停在那里不动,像一组雕塑。配以音乐和朗诵,这些东西是谁编、导的我想不起来了。

 

(待续)

 

版权归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所有,欲转载请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联系。

目录
第一部:火红的青春目录及第一章(一)
第一章 青春萌发时“换新天”(二)
第一章 青春萌发时“换新天”(三)
第一章 青春萌发时“换新天”(四)
第一章 青春萌发时“换新天”(五)
第二章 上海中学(一)
第二章 上海中学(二)
第二章 上海中学(三)
第二章 上海中学(四)
第二章 上海中学(五)
第三章 终生难忘慷慨激昂的一个月(一)
第三章 终生难忘慷慨激昂的一个月(二)
第三章 终生难忘慷慨激昂的一个月(三)
第四章 工作和学习(一)
第四章 工作和学习(二)
第四章 工作和学习(三)
第四章 工作和学习(四)
第五章 曙光绚丽(一)
第五章 曙光绚丽(二)
第六章 上中最后一学期(一)
第六章 上中最后一学期(二)
第二部:风云北大岁月目录及第一章(一)
第一章 “院系调整”后的新北大(二)
第一章 “院系调整”后的新北大(三)
第一章 “院系调整”后的新北大(四)
第二章 北大学习生活(一)
第二章 北大学习生活(二)
第二章 北大学习生活(三)
第三章 困惑-惊愕-消沉(一)
第三章 困惑-惊愕-消沉(二)
第三章 困惑-惊愕-消沉(三)
第三章 困惑-惊愕-消沉(四)
第四章 高年级生(一)
第四章 高年级生(二)
第五章 国际共运风波(一)
第五章 国际共运风波(二)
第六章 我想促使“我们党”改正错误(一)
第六章 我想促使“我们党”改正错误(二)
第七章 毕业学年走了心(一)
第七章 毕业学年走了心(二)
第八章 1957年早春
第九章 北大“五.一九”社会主义民主运动(一)
第九章 北大“五.一九”社会主义民主运动(二)
第九章 北大“五.一九”社会主义民主运动(三)
第十章 反右(一)
第十章 反右(二)
第十一章 我从“右派份子的辩护士”一步步升级为“极右分子”(一)
第十一章 我从“右派份子的辩护士”一步步升级为“极右分子”(二)
第十一章 我从“右派份子的辩护士”一步步升级为“极右分子”(三) 后话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