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迷失与求索--一个中学生的文革纪实 》二十七 老猫和搭档
分类:

mi.gif

                          ——一个中学生的文革纪实

                                                          ----李乾

二十七 老猫和搭档

劳改队每天晚上都有一个雷打不动的项目——政治学习。

在一天的劳作之后,晚上各小组找一个相对宽敞一点的地方,读点报纸什么的。在昏暗的灯光下,只要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布置,大家就围坐在一起,读一、两段报后,就开始了自由谈,有的在一起小声耳语,更多的人是天南海北地神侃,组长们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谁能一天到晚把弦都绷得那么紧?

有段时间在我们学习时,一只老麻猫经常会出现在大件三组附近。它是沿着车间的墙根走过来的,不紧不慢地从我们身边巡视过去。这时,只要有人拍一拍手,老猫就会停下脚步看着他。只要他再拍拍大腿,老猫就会小跑过去,蹭地一下跳进他的怀中,极温顺地趴下。任你摸摸它的脑袋碰碰它的鼻子,理理它的毛抠抠它的痒,它一动也不动,你愿意让它呆多久它就会呆多久,如果你拍一下它的屁股,它会立即跳下,继续它的巡视。如果有人再拍大腿,它会再次跳上去,从没有例外。

尽管劳改队的生活不像看守所里面那样单调,活动空间和内容都不是看守所能比的,但这只老猫带来的慰藉还是成了我们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它顺从地躺在你怀里时,你会觉得和它能有一种心灵的勾通,你会忘记每天都在你眼前发生的告密,谄媚和无聊的勾心斗角,你能静心品味这个世界的美好,感受人与自然的和谐。晚上盼它来成了我的一个习惯,偶尔它没来,就像差了点什么,心里还会有点不安。只要它出现在我眼前,我一定会让它在我身上躺一会儿,帮它理理毛,抠抠痒,它会用那金黄色的眼睛不时看看我,好像是向老朋友表示谢意。这友谊不断地积累,最后我是唯一一个大白天在路上碰到也能和它亲近的人。

老猫这个特性的发现权归于一个叫李景湖的人。他第一次告诉我这只老猫通人性时,我还将信将疑。当我按他说的操作要领成功地让猫温顺地躺在我怀里时,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和它从未接触过,彼此都非常陌生,可它却这样顺从,配合这样默契,好像是相处多年的老朋友,它没有一点戒心,完全信任我。看着它,心里时常生出一些感慨:它怎么会成这样呢?是不是它多年来和人类生活在一起,生存能力大为降低,依赖人类已经成为它的主要生活方式,它是在用这种方式换取人类的欢心和对它的施舍,它大概只是一只逗人高兴的开心果、一只宠物而己。感叹是谁把它驯练成这样的,让猫失去野性是不是害了它?我一直这样想当然地判断。

直到有一天,我很偶然地到猪圈的小库房去取工具时,一幅堪称扣人心弦的捕鼠图让我知道了自己的判断是多么的可笑。

那小库房里有个用水泥砌成的池子,一米五见宽,高约七八十公分,经常装着糠饼麦麸什么的,此时己见了底。只见那老猫在池子沿上跳过来蹦过去,同时发出极具威慑力的低沉吼叫。池子里面有大小三只老鼠,它们沿着池边乱窜,企图逃出池子。而老猫左蹦右跳,一次次挫败了它们逃跑的企图,一次次把它们逼到了池底。看得出,这场精彩的一猫捕三鼠的精彩好戏才开始。

我走上前去观看,有老朋友来了那老猫似乎更来劲,它望了我一眼,友好地“妙”了一声,似乎在说:老朋友,你不是总在担心我的生存能力吗?今天请你看一看我是怎样狩猎的。此时一只半大的老鼠沿着池角爬到了中间的位置,只要再一窜就可跳出险境。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老猫纵身一跳,封住了它的出路,老鼠一惊,随即跌落到池底。与此同时,另一只老鼠又窜到了对面池角的中间,随着一声凄厉的吼叫,老猫又纵身跳过去,把那只老鼠同样撵到了池底。在这样的对峙和较量中,老鼠也在总结和变换策略,尤其是那只大老鼠,看来也不是个等闲之辈,肥硕的身躯并不臃肿,丝毫不影响它动作的敏捷和跳跃的有力,另两只半大不小的老鼠要向它靠近时,它总是把它们赶开,逼它们往外窜,企图分散老猫的注意力,为自己的逃命创造机会。我看着都有点替老猫作急,心想把那只大老鼠逮住就行了,几次指着大老鼠说咬,咬。老猫完全不理会我,像一个成竹在胸,威风凛凛的将军,只是细心守着它的防线,一点点消耗这三只老鼠的气力,瓦解这些老鼠最后的一点逃命勇气,大概它拿定主意要全歼这伙老鼠,耐心等待总攻时机的出现。一次那只大硕鼠几乎和另一只老鼠同时要窜出池子,我下意识地“呀”了一声,心想坏了。就在我认为要功亏一篑了的时候,只见那老猫纵身一跃,在用尾巴打下另一只老鼠的同时一张大口已封住了这只大硕鼠的出路,太神勇太精彩了。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让老鼠的逃生希望在最后一刻化为泡影。真是精彩纷呈,扣人心弦。在这过程中老鼠越来越力不从心,跑动时都开始打颤了,而老猫却步步紧逼越战越勇,最后三只老鼠被逼到了一个角落,战战兢兢地偎依在一起,那硕鼠也没有气力再把另两只往开赶了,平日鼠类的机敏和灵活完全没有了踪影,老猫的一声凄厉的叫声都能让它们浑身颤抖。只是三双鼠眼还在不甘心地四下扫射,最后的求生本能还在下意识地发挥作用。无奈四条腿早巳力不从心,灰蒙蒙的眼睛露出不甘心的绝望。就在这三只老鼠紧紧地挤在一起时,只见伴随一声低沉的吼叫,那只大硕鼠被这飞身下去的老猫用锋利的牙齿死死地咬住,倾刻间翻了白眼。接着另两只老鼠又被依次结果。老猫不慌不忙,似乎很惬意地把三只老鼠翻过来拨过去地欣赏了一会,还不时抬起头来看看我,那眼神似乎在说,怎么样?还行吧。然后叼起两只老鼠,纵身跃上池沿,跑出了大门。在我还在回味刚才发生的这一幕时,老猫又回来叼走了第三只老鼠,在叼起老鼠前又友好地给我打了个招呼,似乎说晚上见。

晚上学习时,我特地坐在李景湖的旁边,一边抚摸极其温顺,偎依在我怀里的老猫,一边向他讲述下午在猪圈小仓库里发生的扣人心弦的一幕,我想让这位能用心来观察和品味生活的难友和我分享那难得一见的精彩。这老猫似乎知道我是在说它,它特意站起来把前脚搭在我的肩膀上,把头凑近我的耳朵,好像要告诉我这不算什么,辉煌战绩多着呢。老李听我说完后只说了一句:看来我们都小看了它,真是大勇若怯。说罢手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老猫过去,这猫没有丝毫反应,躺在我怀里动也不动。老李脸上显出诧异的表情,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我怎么忘了先得要你同意呢?说完向我挤了挤眼。我轻轻拍了一下老猫的屁股,它才轻巧地跳到老李的怀里。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苏轼的《留侯论》。如果猫的世界也要分个高下的话,这老猫应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精英,在它那个世界里,它集留候张良的谋略,西楚霸王项羽的神武、虞姬的善解人意于一身。想到这里,对它我开始怀有一种敬意,跟这老猫交朋友真是三生有幸,它比眼前的某些人不知要强多少。

这个眼前的某些人里就有我那个划线工的搭档。对他的为人和智商我实在不敢恭维,先举两个例子说说他的智商吧。

端午节那天,大伙房改善生活,中午一个人另加两个咸鸭蛋。尽管两个蛋在民俗里是句不雅的话,但此时也没有谁去计较,两个蛋总比一个蛋好。

“今天好巧哇,我们这桌的鸭蛋全部是母鸭子生的。” 在一桌人等值日的把饭领来时,我说了这样一句玩笑话,心想下面肯定是大家哈哈一笑。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不料我刚一说完,这位搭档就一脸认真地问我。

“公鸭子生的蛋是方的。”在确认他不是故意跟我逗趣后,我尽可能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但我没说完就忍不住笑了,世上还有这样的蠢人,我笑得肚子都有点痛。

“莫跟我开玩笑,你告诉我沙。”他还是不依不饶地要搞明白凭什么说我们这桌的鸭蛋全是母鸭子生的。

全桌人笑得前俯后仰,幸亏是饭还没下肚,要不然饭堂会到处都是喷的饭。

“吴××,你们家谁是你老爹生的?”有人半开玩笑地启发他。

“你是你爹生的。”他瞪了那人一眼,认为别人是在骂他,到此时他还没想到这人的提问和和我那个结论的关系。这话出口后,他似乎才开了窍,明白了这人问话的含义,不好意思的自我解嘲说,“你李乾太狡猾了。”

“吴××,向你请教个事。” 还有次一位同伴对他说。

“说。”他很高兴有人向他请教,这在他是很难得的事。

“今年的元旦是几月几号?”

“一月一号沙。”

“去年的呢?”

“还是一月一号。”他认真地想了一会说。

“不简单,你记忆力真好,去年的都记得,那前年的呢?”

“过了两年了,前年的事哪个还记得清楚?那要查。”他想都不想地回答说。在问话者的引导下,这时他已经下意识地把元旦和春节混淆起来了。

就这样一个智力水平的人,进来前是一个农村小学的教师,犯的什么案子他讳莫如深,恐怕不是太好说出口的事,我也从不打听,只是深深地同情那些不幸只能听他上课的学生,那是民族的未来呀。

我很难理解这样一个水平的人是怎么当上教师的,我不信当地就没有比他有智慧、比他有水平的人。我也曾同样难以理解这样一个除了打小报告之外别无所长的人,在劳改队好像混得还不错。尽管几乎所有的犯人对他都不屑,包括那些同样有打小报告专长的人(有打小报告专长的人彼此间总是轻蔑的),这个不屑不是歧视而是鄙视,从心底里生出的鄙视。时间长了我理解了,这理解是从我设想自己是一个监狱管理人员时开始的。

一个中队一百多号犯人,这一百多号人来自四面八方,案情五花八门,想法千奇百怪。你知道谁会老老实实守完刑期?谁会挺而走险?三、四个管教面对这一百多个光脑壳,如果完全不知道这些光脑壳心里在想什么,手里在干什么,是不是会有点发怵?是不是会觉得自己是坐在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上?有效地掌握和控制这些光脑壳就成了第一要务。鼓励打小报告,给能来汇报的人一点甜头吃,就成了必不可少的、重要的措施。好吃懒做、生产上不行不要紧,总会有人能顶上去的,能汇报、敢汇报就行,让那些不能汇报的人多干点事问题就解决了,汇假报,挟私陷害也不要紧,至少这样可以制造矛盾,加强你们的相互监督。你汇了别人假报,被你冤枉了的就会来汇报你,你就要用更高的注意力去盯住别人,同时不被别人抓住什么把柄,这样你们谁还敢乱说乱动?理解是理解了,但这是最好的思路么?当年欧文的成功怎么就完全不是这样的招数?

虽然我的搭档在其它方面智商不高,但对这点无疑是看得很准的。你们全体都讨厌我?没关系,只要政府干部需要我就行了。同时生存的需要让他还逐步具备了一些配套的本领,比如说在面对揶揄、挖苦时的麻木和坚强,比如说在面对写有自己大名的生产事故通报时,敢说自己的工作态度从来就是认真负责的胆量,比如说一分钟前说的话,一分钟表后就能忘得干干净净的有选择的健忘,比如说能像演戏一样在中队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比如说在批斗大会上义愤填膺的发言。也许这些本领他原来就有,要不然他是怎么能当上那吃国家饭的小学教师的呢?

大概上帝不愿意这个世界太单调、太冷清,他担心人类的思想失去碰撞和磨砺而最终会窒息,因此才创造了如此众多五光十色、千差万别的灵魂,上帝又是仁慈的,他既然创造了一个个独具个性的生命,那怕这个生命被同类所不齿,他也要让这生命能够生存下去,总要给他一点生存的本领。就像人们常说的“一根草,一滴露水”,大自然什么时候在普降甘露时遗漏过那怕是最不起眼的一棵小草?只有无比博大的胸怀才能有无任何遗漏的慈爱,这也许是上帝通过这件事对我的启示。

(待续)


转自《凯迪网站》

目录
自序 目录 一 怎么会是这样
二 “12.5事件”
三 湖南之行
四 青春的萌动
五 初生牛犊不怕虎
六 从“一小撮”走过来的红十月
七 “紧握你们的手”
八 阴阳界
九 第一次过堂
十 以德报怨
十一 生命拉锯战
十二 无意和有心
十三 诈骗饭
十四 王老头
十五 “1.3案件”
十六 土铐子
十七 国宴
十八 遗书
十九 假若希望欺骗了你
二十 “一目了然”
二十一 异位心
二十二 死囚的最后十天
二十三 九年等来的判决
二十四 “娘的眼泪早就流干了”
二十五 劳改第一课
二十六 毛主席去世后的日子
二十七 老猫和搭档
二十八 小生灵
二十九 异类
三十 祸福一瞬间
三十一 错位
三十二 彩莲船
三十三 父母的生日
三十四 又一次错位
三十五 佛光
后记 废墟上的记忆和沉思
附录:《文革亲历者访谈录(柳英发)》(节选)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