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漫长的路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 》第十一章 正义无限 2000~2004(五)
分类:
1.gif

 

 

                                 (1950-2004)

                                             作者:国亚

第十一章 正义无限 2000~2004(五)

八、遭遇窃贼

二○○一年三月的一天,我生平第一次抓到了一名窃贼。在此之前,我曾数次遭到窃贼光顾:第一次是上大学期间,一名窃贼溜进了我们宿舍偷走了我放在自修桌上的手表。那块手表是父母送我上学时买的,蓝色的表盘非常漂亮,我一直都戴得很爱惜。那次失窃,把我心疼得一个礼拜情绪都不好。第二次遭遇窃贼是在我刚参加工作不久,窃贼撬了我住的集体宿舍大门。不过,当时我刚参加工作,拿的是见习工资,因而也一贫如洗,确实没啥东西可偷,于是偷走了我的几条领带和一双皮鞋。第三次是在一九九八年前后,我和妻子逛江汉路,一个十二三岁维族少年小偷拉开了妻子的挎包,被我给一把抓住了。当时围了很多人看热闹,很多人都起哄要我狠狠地打那个维族小偷。那小偷手里卧着个刀片,见我抓着他不松手就用刀片自残,弄得我满手是血,只好放他跑了。第四次窃贼光顾是在二○○○年九月,那天我加班,妻子硬是要陪我去,结果晚上回来后发现家中被盗,小偷用千斤顶顶开了我们的防盗网钻了进来,偷走了我的一部手机和妻子的一些首饰。不过,那窃贼的素质可真够差的:他偷走的手机是我两年前买的“大砖头”,买的时候虽然值钱,但到了二○○○年连机带号才三百八十元;偷走的首饰,无一例外地都是不值钱的仿白金,因为结婚前我早就跟妻子有言在先,决不在首饰上花费太多。其实家里最值钱的东西是一套从一九八○~二○○○年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全套纪念币,还有一九九九年国庆发行的面值五十元的纪念钞四十张。可那不识货的小偷把它们翻出来扔到地上没拿走,看来现在当贼也要讲究个素质。因此那次我遭窃损失并不算大,只是满屋的狼籍令人异常恼火,从此我就恨上了贼,特别想亲手收拾一个贼解解恨。

那是一个礼拜天的上午,我因为加班乘坐公共汽车去单位。在桥口工商银行门口附近转车时,发现烟没了就走到路边一小店买烟。那个店主给我一包烟,我给店主一张百元大钞。店主拿起钞票在阳光下仔细辨别真伪,我则拿起烟翻来覆去地研究是真烟还是假烟。唉,现在的社会可真不得了,什么都有假的,一不小心就上当受骗。过去“突出政治”的年代,出了一批专靠整人害人起家的政治骗子,而今天“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又出了一批专靠坑蒙拐骗发家致富的经济骗子;过去讲“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今天,可是要讲“绷紧防骗防盗这根弦”啦。我真有一种无奈的感觉,人和人什么时候才能重建信任呢?

双方各自验完真伪,交易就成功了。正在等店主找钱的当口,绷紧了防骗防盗这根弦的我突然发现右边裤兜里有一阵异动。扭头一看,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名细长个子、背微驼、穿深兰色双排扣西服的男子,正在迅速把一把镊子从我裤兜里往回缩,我意识到:我碰到贼了。我低头一看裤兜,里面装的四张百元大钞已经有一半露在外面。于是我怒喝一声:“你想干吗?”

那个贼约么有四十来岁,西装革履、人模狗样,但是头发蓬乱、脖子缩进衣领,而且我还看到他西服的商标还缝在袖口上。他的脸上一副令人升厌的、萎靡不振的表情,眯缝着的小眼滴溜溜乱转,一看就知道不是本份人,令我怀疑他是个吸毒者。对于我的质问,他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没干么事呀?我想买包烟嘛,么样,惹着你啦?”

“你买你的烟,那你拿镊子在我裤兜里掏什么?”我继续质问道。“你看走眼了吧?哪个在你裤兜里掏了?”贼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没好气地回答我。

我真的有些气愤了,于是说道:“看你也是不小个人了,有些自尊好不好?”贼却露出一副寡廉鲜耻的表情,用武汉话骂骂咧咧地说:“你个板妈的(【注】“板妈的”是武汉市民骂人的粗话,可能与“他妈的”意义相近)莫来教训老子,哪个招惹你啦?”说完,就把手插进裤兜,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踱到离我二十多米远的报摊前低头翻看报纸,两只小眼睛还不住地往我这边偷偷张望。

我接过店主找的钱,鉴别了真伪后,又向店主核实了一遍刚才的情况,问道:“你看到他偷东西了吗?”店主回答道:“那么长的镊子你没看到?”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这个老几(【注】武汉方言,与“家伙”同意)常年在这一带晃,我们都晓得他。”

听了店主的话,我抬起头来瞄了瞄那个贼,看到他那副洋洋自得、吊儿郎当的样字,不由得激起了我满腔的义愤,心想:这个害群之马,一定不能就这么便宜他!说实话,当时我本可以就这么走了,因为自己并没有损失。可是,就这么把这个社会的害虫放走我实在是不甘心。当时,我眼前可没有浮现“少年英雄刘文学”之类的高大形象,只是想到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我们不放过这个世界的任何细小的罪恶,我们也许永远不能消灭所有的罪恶,但只要我们消灭一个罪恶,我们就让世界变得更为洁净。”现在,罪恶就在眼前,岂能不把它消灭?

于是我掏出手机,接通了110,说:“同志!我碰到一名小偷,就在工商银行桥口支行门口。”110答复:“好,你站在那里不要离开,我们五分钟后赶到。”

俗话说“做贼心虚”,一点也不假。那个窃贼一直在观察我呢!见到我拨打手机,意识到我可能报警,于是离开了报摊,往马路对面走去。我尾随跟踪,那窃贼边走边扭头往后看,见到我跟着他,顿时慌了手脚,先是越走越快,接着就是小跑,接着就是抱头鼠窜了。我则一刻不放松,在后面紧跟着他跑到一个胡同里面,边跑边叫:“抓住那个穿蓝西装的!那是小偷!”

由于是大白天,胡同里当时有不少人,听我叫喊后很多人伸长了脖子看热闹,可是没有一个人肯出来帮我一把。这也是我预料之中的事:要是人人都有见义勇为的勇气,这犯罪分子哪能这样猖獗?“各人自扫门前雪”、明哲保身的市侩心态,正是当今犯罪分子气焰嚣张的帮凶。眼见窃贼钻进了一栋居民楼,等我尾随着上了楼,却没有发现其踪影。我心中不由得有些沮丧,于是问在二楼楼道里坐着的一位老太太是否看到穿蓝西装的贼跑过?老太太回答啥也没看见——她分明是在撒谎,那窃贼至多十秒钟前刚跑过,她居然会没看见?不过她向我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这栋楼两个单元之间的平台是相通的。

尽管目标丢失,但我还是没死心。我下了楼,又认真查看了一下这栋居民楼的地形,发现它只有两个出口。即便是平台相通,那个小偷想要逃走的话,不从这个门出去,就得从那个门出去。只要看好两个单元大门,抓小偷就是瓮中捉鳖了。于是我守在楼下,耐心等待110的到来。约么五分钟以后,传来了警车的呼啸。我一边扭头看着单元大门,一边跑到大街上,看到三个全副武装的民警从车中钻出来:三个都穿防弹背心,一个戴钢盔拿着冲锋枪,两个拿着手枪。

见到警察我就稍微放了点心,于是对民警喊道:“是我报的警!跟我来!”民警跟我到了楼下,我向他们简要介绍了这栋楼的特点和窃贼的体貌衣着特征,让两个持手枪的民警守在另一个单元门前,自己和持冲锋枪的民警一起从另一个门上楼搜查。也许是那个窃贼低估了我要把他绳之以法的决心,也许是他命中注定这次活该要栽到我手中,因此当我们上到三楼时,竟发现窃贼正迎面下楼,看到我们顿时傻了眼。看到他那副孬样,我真是既好气又好笑,于是走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道:“来得正好,伙计,跟我们走一趟吧。”

窃贼还继续装疯卖傻,说:“干吗?我没见过你呀?你们认错人了吧。”“少废话!”持冲锋枪的民警训斥道:“老实点,走!”就这么我们来到大街上,三个民警让窃贼趴到汽车上,双手前伸,开始对他浑身上下进行搜查。顿时,大街上立即聚集起黑压压的看客,欣赏着这难得的警察抓匪徒的精彩场面,很多人脸上浮现出一种莫名的兴奋表情,但更多的是毫无表情地看热闹。

那个窃贼浑身上下被搜了个遍,那把镊子没有找到,估计他事先藏在什么地方了。一边被搜查一边还装无辜:“你们别冤枉好人呀!我什么都没干……”“住口!”一个民警喊道,“再不老实就给你戴背铐。”我们的主人公顿时软了下来,乖乖地任凭警察把他翻来覆去地搜身。然后我们一同上了汽车,来到派出所。

派出所的办公条件很差,由于四面都是高房子,里面显得很阴暗。我看了看他身上搜出的东西,窃贼的大名叫章××,本地人,还有一个小本本《失业下岗工人登记证》。警察命令章××双手抱头坐在一个小板凳上。这个窃贼个子细高,坐在小板凳上样子有些滑稽可笑。

看到那张《失业下岗工人登记证》,我心头的怒火也就去了一大半。于是,我心平气和地问他:“你真是下岗工人?”他沉默不答。

我又问:“如果你是下岗工人,这世界干什么不好,非要做贼呢?踩‘麻木’也能挣钱糊口嘛!你年纪不大,又不是干不动,怎么就不凭力气挣钱呢?”章××对我的话继续沉默不答,反而向警察狡辩:“我本来走的好好的,这个人突然就说我偷了他的钱。”

我哈哈一笑,说道:“那么,我是诬陷你喽?我跟你素不相识,干吗非要诬陷你呢?”警察问:“你没偷他的钱,那你跑什么?”“我不想惹麻烦嘛……”章××申辩道。这时另外一个民警进来看到这个窃贼,说道:“怎么?又是你?”我一看,原来他们是老熟人了。章××还在演戏:“这次…….我可什么都没干。”那个民警笑了,说道:“冤枉了别个我相信,冤枉了你我可不信。”接着声色俱厉地训斥道:“你自己说,你这是几进宫了?!你还装么事好人!”

章××听了这个警察的话,立即公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彻底缴械投降了。接着,我应民警的要求,写了一份报案材料交给他们,就离开了派出所,后来也就没有时间再过问这件事了。

十二、沙利度胺

从二○○三年那个炎热而漫长的夏季开始,父亲的病就愈发沉重了,感冒发烧不断。尤其令我们害怕的是:由于化疗次数过多,父亲体内的浆细胞已经产生了抗药性,化疗已经渐渐地失去了作用,浆细胞的数量居高不下。到了二○○三年国庆节前夕,父亲已经开始感觉到后背和两肋骨骼的剧烈疼痛。不过,父亲仍然是坚强的,二○○三年九月三十日,父亲和我们一起到汉口江滩公园观看了四川自贡灯展。

父亲也自感来日无多,就跟母亲说让我姐姐一家来武汉,趁自己还能行动的时候最后团聚一下。国庆节那天,姐姐、姐夫和外孙贝贝都来了。见到亲人,父亲很高兴,那几天家里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姐姐走了以后,父亲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到了十月中旬那次化疗以后,我把父母接到自己家里住了一段时间,那时父亲还能自己行动,每天我下班回家,父亲和我都要谈很久。那时临近年底,我每天上班也很忙,都是母亲一个人照料着父亲。

到了十二月初,我又被单位派到外地出差了二十多天,回来时已经临近年底。回家那天父亲又在医院里化疗,我赶紧跑去照顾,发现父亲已经很难起床了。但父亲见了儿子,仍然相当高兴,凡是能起来的时候都和儿子一起抽一会儿烟,谈论着儿子的工作和生活。儿子总是问父亲一些以前的事情,因为儿子已经打算动笔为父亲写一本书,书名暂定为《生活的见证: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

这次化疗效果不好。父亲回家以后,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而且每天起床都显得非常吃力,需要抱着母亲的肩膀,慢慢地找疼痛相对比较轻的姿势,一点一点地挪动着站起来。父亲的脊背已经不能起到支撑作用,站立时要拄着儿子为他买的拐杖,吃饭的时候要用一只胳膊支撑着桌子,才能勉强坐一会儿。一月份那些天,我每天都不回自己家,而是下班后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去父母家里住着。每天吃完晚饭,儿子就依偎着父亲,跟父亲交谈很久,逗父亲开心。

二○○四年的春节比较早。父亲说自己可能是过最后一个春节了,想到儿子家里,再把姐姐一家接过来,再享受一次天伦之乐。为了让父亲能高高兴兴地过节,我从单位放假那天起连续做了四天的卫生,把家里角角落落收拾得一尘不染。还跑到街上买了不少窗花、对联、年画,把家里布置得既温馨,又喜庆。

大年三十那天,父亲被120急救车抬到儿子的家里,一来就直接躺到床上。大年初三,姐姐一家在去了姐夫合肥老家过年之后,也来到武汉。小外孙贝贝是个活泼的孩子,每天在我家里跑来跑去的玩。每到这个时候父亲就拄着拐杖,来到客厅里,一边抽烟一边微笑地看着贝贝玩耍。那一些天,我的家里总是被一种快乐喜庆的氛围笼罩着。

其实父亲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脊背和肋骨时时刻刻地都在疼痛,需要口服曲马多或者贴芬太尼止痛。过年那几天除了有一天父亲强打起精神和我们坐着吃了一顿饭以后,其余时间都卧床由母亲喂着吃。由于见到亲人过于兴奋,父亲体力透支,姐姐他们走的那一天就因为喉咙发炎发起了高烧,呼吸困难。我急忙找了一个可以上门治疗的医院,为父亲打了几天针才算治好了病。病愈后,有一天下午父亲跟我谈话时说到自己可能活不了几天了,化疗已经不起作用,而且这个病实在太痛苦,治疗又太费钱,子女的负担也很重。因此父亲说自己打算放弃治疗,到医院里绝食几天,安静地离开这个世界。

和父亲谈话以后我心里非常难受。以往我也知道父亲早晚要被病魔夺去生命,但是我实在不愿意面对这种情况,甚至想都不愿意去想。可父亲跟我谈了以后,我猛然警醒了。不,我不愿意父亲走,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父亲留住。哪怕是一个月,一年;哪怕是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我都要尝试。那天我打开电脑,在“GOOGLE”中搜索“多发性骨髓瘤”这几个字,希冀着能否找到一种新的治疗方法。突然,一个“沙利度胺可以有效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消息映入我的眼帘。我的心跳猛然加快,认真地读完这个消息,又打开很多链接,证实了这个消息。就如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一样,我奔到父亲的房间里,对躺在床上的父亲喊:“爸,你的病有救了,现在有了一种新药可以治好你的病!”

沙利度胺又名反应停片,原来是作为治疗孕妇孕期反应的药投放市场的。但很快发现,沙利度胺会导致严重的出生缺陷。在西方国家,有数千名婴儿因母亲服用了沙利度胺而先天性肢体残缺,造成了轰动一时的“海豹胎事件”。因此,沙利度胺成为禁药,被禁止销售达四十年之久。这几年才通过研究发现,沙利度胺在治疗多发性骨髓瘤方面具有良好疗效。由于被禁时间太长,目前全中国只有江苏常州制药厂一家生产沙利度胺。

刻不容缓,我立刻按照常州制药厂网页上留的电话号码与对方联系。但是拨打了很久都没有人接,这时我才想起这天是个星期六。但这是救活父亲的唯一的希望,早一分钟服药,就多一分希望。我立即穿好衣服到街上找药,从武昌问到汉口,大药店、小药店、新药特药店、医院药房,一家家问遍了,都没有这种药出售。那天晚上,当我迈着酸痛的双腿沮丧地回到家里,我跟母亲说要到常州去一趟,亲自到厂里买药。母亲也心疼儿子,说那没必要,等人家上班了联系也不迟。这时我突然想起在苏州的一个朋友,一看地图发现苏州与常州相隔不远,于是立即跟他取得了联系,拜托他立刻到常州为父亲买那救命的良药,再通过特快专递邮寄过来。沙利度胺,这个原本陌生的名字,此时竟然变得如此亲切,有了它,仿佛就有了希望。当我们跟父亲把情况一说,父亲也很高兴,说:这好啊,将来能等到抱孙子了。

一颗诚心,也需要多种准备。星期一上班,我就与常州制药厂取得了联系。当听到对方说可以邮购时,我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觉得那个接电话的人简直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放下电话,我又给母亲挂了个电话,母亲说她也给常州制药厂打了电话,人家跟她说武汉协和医院的药房里有少量这个药。我放下电话,立刻跟单位请了假,直奔协和医院药房,买回了这个药房所有的十七瓶“沙利度胺”中的十瓶。晚上我回到家里,全家人又兴奋又激动。父亲拿着这白色的药片,对我们说,我的命是儿子的孝心换回来的呀。

那一段时间,我的心里充满了希望。于是,我开始动笔写《生活的见证: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父亲听了我的想法,也很支持我,因此我们父子二人,一个写文章,一个审稿批改。父亲对儿子的文章看得如此细致,以至于不止是纠正儿子文章中的张冠李戴或者其他谬误,甚至连用辞不当和错别字都一一纠正。我每天上班时,父亲就躺在床上批改我的文章,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回忆自己经历的那些往事;儿子下班以后,父亲就给儿子讲述白天回忆起的那些事,因此我的文章越来越准确,内容也越来越丰富。我不断地将完稿的部分发表在网络上,获得了读者的好评,陆陆续续地有不少出版社跟我联系,想跟我签订出版合同。

儿子始终是父亲的骄傲。那天我从单位捧回了二○○三年度赢得的四个鲜艳的荣誉证书:先进工作者、最佳案例奖、目标管理先进个人、目标管理先进团队。父亲看了,高兴地点燃了一枝香烟,对母亲和儿子说:我的儿子,无论到哪里都是最优秀的!父亲躺在床上,微笑着看着儿子的证书,眼神里充满着对儿子的自豪和赞许。

父亲服用沙利度胺以后,有一段时间不知道是药的作用还是心理作用,显得有些好转的迹象。有几天父亲每天都等儿子下班回家一起吃饭,有时儿子加班回来晚了,父亲也不吃饭,而是等着儿子。等儿子回来后,父亲就拄着拐杖,慢慢地坐在儿子身边,和儿子一同吃饭。那饭,吃得津津有味。还有一天,父亲竟然整整一天没有吃止痛药,坐在沙发上看了一天影碟《春天的十七个瞬间》。这是几个月以来从没有过的情形,我和母亲还以为真的出现了奇迹,兴奋到了极点。

沙利度胺有很强的副作用,而且越来越强。父亲经常便秘,都是由母亲搀扶着到卫生间解手,但解不出来,一天往往要去十几次卫生间。到了后来,父亲连续十几天解不出手来。同时,由于连续服用吗啡类药物,导致父亲小便潴留,肚子憋得像一口大锅,腿也渐渐地不利索了,难以站立。恰好在此时,我的妻子查出来怀有身孕了。因为妻子以前有过一次自然流产史,因此这次我们格外重视,让我妻子住院保胎。我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回家写作到凌晨;而母亲本来就有高血压,还要伺候两个病人,负担非常沉重。

母亲过元宵节期间抽空卖了一些灯笼给武汉的百步亭社区,因为父亲的病重一直没有结账。后来母亲打电话问结账的事情,谁知对方竟然耍起了无赖,说自己只用了一部分,另一部分没用上,要退货。灯笼这种东西,过元宵节挂那么两天,摘下来以后还是完好的,说自己没用上谁能看得出来?况且,我母亲是按照对方要求的数量送过去的,当时对方说都要用,只是当时太忙没功夫取钱,要母亲过完节以后再来结账。而过年以后家里始终离不了人,就这么一直拖到现在。母亲跟对方联系后,打算找个时间去跟对方结账,再把货物收拾一下,于是父母先回常青花园住几天办办事情,由我的岳父岳母来招呼一下我的妻子,事情办完了以后再回来。父亲仍然念念不忘我的那本书,对我说,回去以后想起什么来,就让我母亲用家用摄象机录下来,免得自己脑子不清楚给忘记了。

然而,父母回去的第二天,父亲的病突然急剧恶化,一天一个样子,全身剧痛难熬,吗啡已经丝毫不起作用,连话也说不好,下肢也完全瘫痪了。母亲见状急忙给姐姐打电话,姐姐回来了;我也跟单位请了假,回来照顾父亲。即便是这样,父亲见了我仍然忍着痛苦,向我讲述了几件新回忆起来的往事:一个是自己经历的日本投降,一个是解放前开封处决犯人的情形,第三是镇压反革命期间的见闻。姐姐回来的当天,父亲感觉自己可能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就对我们说:去医院吧,最好死在医院里,也好看看人家有没有什么办法止痛。

就这样,三月二十七日父亲住进了离我家比较近的一所医院。刚去那天在医生采取导尿措施后,父亲的精神稍微有些好转。我见了以后又开始心存侥幸,跟父亲说这是个小关口,挺过去就行了。父亲对自己的病体会得更清楚,就对我说,儿子,别抱太大希望了,这个病我看好不了了。几年了,咱们每次抱的希望都挺大,但结果都不好。我知道你跟你姐俩都孝顺,可是没办法,该分手的时候就得分手。你也别太难过,这个病太痛苦,死了也是一种解脱。你妈身体不好,照顾我这么长时间,也是一个解脱。你和你姐都成家了,你妈一辈子都很不容易,以后我不在了要知道疼你妈。

医院对父亲的病也束手无策,除了弄点麻醉药,就是打点葡萄糖。但是,即便是做手术用的麻醉棒,此时对父亲的疼痛也不起作用。父亲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走出医院大门了,也不想再忍受这种痛苦,就不让打葡萄糖。父亲对母亲说:知道你们都是一片好心,但是已经是这样了,扭转不了,就不要再费劲延长痛苦,也给子女造成经济负担和精神压力。以前战场上的马受了重伤,骑兵虽然对马有感情,但见到马没救了,就会给它一枪,让它尽早解脱。你们就别在费劲延长我的痛苦,尽早让我解脱吧。看着母亲的泪眼,父亲又说,你的身体也不好,血压那么高,这些天你一天到晚吃不好睡不好,再拖几个月,我的病也好不了,你却要走在我前面了,还是让我利索一点走,别再拖累你们了。

看着父亲受罪的样子,母亲痛在心里,坐在父亲床前热泪连连。父亲看了,忍着痛,微笑着对母亲说:“唉,怎么那么俗气,坚强点啊,这几十年你一直照顾我,我很满足了,现在要分别也要高高兴兴地分别。”一开始我们还要医生给父亲打点葡萄糖补充营养,但父亲不让,对我们说:“现在别惹我生气了,怎么要亲人配合一下这么难啊。”说完,就挣扎着要拔针头。母亲见状和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就按父亲的意思办,不再采取积极的措施延长父亲的痛苦。父亲也知道儿女孝顺,就勉强吃了几口儿子买来的甲鱼汤,女儿买来的财鱼汤,之后就坚决拒绝进食,每天服用医院开的催眠药沉沉入睡以躲避疼痛。就这样,父亲度过了生命的最后几天。

(待续)

版权归“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所有,转载请与该社编辑联系。

目录
目录 前叙 自序
第一章 峥嵘岁月 1850~1949(一)
第一章 峥嵘岁月 1850~1949(二)
第一章 峥嵘岁月 1850~1949(三)
第一章 峥嵘岁月 1850~1949(四)
第一章 峥嵘岁月 1850~1949(五)
第一章 峥嵘岁月 1850~1949(六)
第二章 解放 1950~1957(一)
第二章 解放 1950~1957(二)
第二章 解放 1950~1957(三)
第二章 解放 1950~1957(四)
第三章 地狱 1958~1965(一)
第三章 地狱 1958~1965(二)
第三章 地狱 1958~1965(三)
第四章 疯狂国度 1966~1971(一)
第四章 疯狂国度 1966~1971(二)
第四章 疯狂国度 1966~1971(三)
第四章 疯狂国度 1966~1971(四)
第四章 疯狂国度 1966~1971(五)
第四章 疯狂国度 1966~1971(六)
第五章 艰难时世 1972~1976(一)
第五章 艰难时世 1972~1976(二)
第五章 艰难时世 1972~1976(三)
第五章 艰难时世 1972~1976(四)
第五章 艰难时世 1972~1976(五)
第六章 春寒料峭 1977~1983(一)
第六章 春寒料峭 1977~1983(二)
第六章 春寒料峭 1977~1983(三)
第六章 春寒料峭 1977~1983(四)
第七章 黄金时代 1984~1987(一)
第七章 黄金时代 1984~1987(二)
第七章 黄金时代 1984~1987(三)
第七章 黄金时代 1984~1987(四)
第七章 黄金时代 1984~1987(五)
第八章 躁动关头 1988~1991(一)
第八章 躁动关头 1988~1991(二)
第八章 躁动关头 1988~1991(三)
第八章 躁动关头 1988~1991(四)
第八章 躁动关头 1988~1991(五)
第八章 躁动关头 1988~1991(六)
第九章 我的大学 1991~1995(一)
第九章 我的大学 1991~1995(二)
第九章 我的大学 1991~1995(三)
第九章 我的大学 1991~1995(四)
第九章 我的大学 1991~1995(五)
第九章 我的大学 1991~1995(六)
第九章 我的大学 1991~1995(七)
第九章 我的大学 1991~1995(八)
第九章 我的大学 1991~1995(九)
第十章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1995~1999(一)
第十章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1995~1999(二)
第十章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1995~1999(三)
第十章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1995~1999(四)
第十章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1995~1999(五)
第十章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1995~1999(六)
第十章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1995~1999(七)
第十章 组织部里的年轻人 1995~1999(八)
第十一章 正义无限 2000~2004(一)
第十一章 正义无限 2000~2004(二)
第十一章 正义无限 2000~2004(三)
第十一章 正义无限 2000~2004(四)
第十一章 正义无限 2000~2004(五)
第十一章 正义无限 2000~2004(六)
---- È«ÊéÍê ----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