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胜于千言中国第一代社会工作者刘德伟的照片集 》十六 最后相聚的时光

十六 最后相聚的时光

22-1.jpg

22-1 景云去世后凯和莎常来看我

22-2.jpg

22-2 1993年12月兰兰、一华接我去了美国在他们家安度晚年

22-3.jpg

22-3 我在美国祖孙三代连猫六个一家很快乐

22-4.jpg

22-4 樱花盛开的时候,我的学生陆可仁接我游园。他在纽约,9.11早上女儿尿床,他晚到办公室上班,走到大门看见飞机飞过,炸死了他所有的同事

22-5.jpg

22-5 我的长孙亮亮,最小的孙儿勇勇多可爱!我在美国很愉快。亮亮是动手术的医生,勇勇读大学四年级,他说他将来做商人赚大钱给贫儿求学

22-6.jpg

 

 

 

 

 

 

 


22-6 年高了,一切都好了

 

 

 

 

 

 

22-7.jpg

22-7 1999年我想我高龄一定是上帝有任务要我完成,我找着毕洪珍和李文春一道资助贫儿上学

22-8.jpg

22-8 2001年想起冰心老师和萧乾,就去云大上中国文学近代百年史的课

22-9.jpg

 

 

 

 

 

 

22-9 景云,我们坐在一块儿,互相陪伴着啊!

 

 

 

 

 

 

 

 

 

22-10.jpg

22-10 1992年,我与六十年的挚友萧乾最后一晤

22-11.jpg

 

 

 

 

 

 

22-11 景云,我想念你,怎么办?

 

 

 

 

 

 

 

 

22-12.jpg
22-12 2001年去广州看看二哥的孩子们

22-13.jpg

22-13 2001年去清华园闻一多老师故居凭吊

22-14.jpg

22-14 去北京看看老朋友——区棠亮

22-15.jpg

22-15 再看看景云,真的再没有你了吗?太残酷了吧!

22-16.jpg

 

 

 

22-16 我与向景云

 

22-17.jpg

 

 

 

22-17 我退休在家里

 

 

22-18.jpg

 

 

 


22-18 我退休在家里

 

22-19.jpg

 

 

 

22-19 小孙孙勇勇在昆明过一岁生日

 

 

22-20.jpg

 

 

 

 

 

 

22-20 我俩在北京与北京校友晤面后,想先去北戴河再去上海晤全国同学,旅游团只接受新婚夫妇,我们只好承认是新婚夫妇,旅游团给我们以新婚的待遇和庆祝

 

 

 

 

 

 

22-21.jpg

22-21 我和景云在朋友中高兴地跳舞

22-22.jpg

22-22 景云八十大寿,我们照了这张合家欢,当时凯在昆明建筑工程管理局任总工程师,丽莎任昆明牙膏厂会计科科长,韬韬在云大读书,可惜女儿一家在美国

22-23.jpg
22-23 1989年元旦,我俩结婚五十年金婚纪念日摄于家中

22-24.jpg

22-24 1989年景云八十大寿摄于家中客厅里
22-28.jpg

 

 

 

 

 

 

22-28 我和家人给景云上坟
 

 

 

 

 

 

 

 

22-29.jpg

 

 

 

 

 

 

 

 

 

 

22-29 景云的忘年交张镇华教授伴我去上坟

 

 

 

 

 

22-31.jpg
22-31 学生李齐白待我如母很关心我,我感到幸福

22-32.jpg

22-32 1989年景云八十岁才离休,因为应该离休时找不着他在解放前夕和地下党员一同干的那些地下工作记录,只得重新作调查,当时工作是单线领导,领导人陈定候患半身不遂,不能写字说话,陈的领导患老年痴呆,当时是单线领导,但现在党委书记要求要两个证人,所以复查了好几年才查清。当时军代表说的是要保留他的次长级职称和工资的数字,军代表也应许了景云的要求——调回到本人的专业——土地利用经济,从来没有、一生也没调他回自己的专业。但是解放后四十年工作中从来不给他评级的机会,而且工资因人民币贬值等于一次次在下降,,去世时按当时工资多少评定他的职称为副厅长级,比当年次长级降了不知多少级了。四十年参加革命没有功劳,但从来未犯错误,不知为什么理由一连降了这许多级,解放前夕国民党军队来家捉捕并拟老小人人就地重罚,幸而没有抓着人,现在这样待他令人费解
22-33.jpg

22-33 这是离休时同事们的欢庆

22-34.jpg

22-34 这是离休时景云和所长合拍留念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