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民间文本1965年--1972年的个人日记 》1968年2月
分类:

19651972.gif

作者介绍:日记作者在1965年是同济大学建筑系学生。

1968年2月

        1968年2月1日(初三) 星期四 阴冷 西二328

上午红代会仍无人,只看到复旦潘啸龙站在外边发呆。去新华京剧团,杨富强躺在床上。张小龙碰到我,做出很神秘的样子。话不投机,我告辞出来了。一个叫刘全洲的倒还能跟我谈谈。
                   
        1968年2月2日(初四) 星期五 晴冷 西二328

上午去红代会。与政法指挥部、教卫组两同志一起研究科大问题。

下午陪崔君良到季畅家。临走时,崔把皮鞋擦得铮亮,并说:“你们年纪轻,不必忙,我得找了,过了年都三十二了,”又说:“我结婚时请你们吃糖,你们得帮我忙!”季家住在一个拥挤的弄堂里,空气很坏,碎石路高低不平,极脏。季刚好送同学出门,坐了一会,我催崔回校了。
                  
        1968年2月3日(初五) 星期六 晴 科大电子所

今天,市革会调查组住到了科大。

上午,水产学院张春克来,听大家谈了些科大的情况。政法指挥部老李提了个建议,说要从根本上解决科大问题,不能光抓枝节,要把科大两派头头集中起来办学习班,调查组下到班级,跟同学一道学习。大家同意了这个建议。

下午到科大,给双方的头头和同学开了座谈会。三司很多同学对张春克起哄。粮油票问题仍不能解决。

晚,我们自己去宿舍楼搬床,就睡在电子物理研究所。
                   
        1968年2月4日 星期日 阴冷 科大电子所

上午调查组学习主席最新指示。然后分头做红革会与红三司两方面工作。我们上午跟红革会座谈,下午参加红三司学习班。小山东很会讲话,但尽讲些鸡毛蒜皮,把我也讲烦了。
                   
        1968年2月5日 星期一 阴冷 西二328

上午学习,下午参加红革会召开的干部座谈会。晚,回校联系科大军训问题。

张百塔说,有个老工人,儿子闯了祸,叫儿子跪在毛主席像前请罪。
                   
        1968年2月6日 星期二 阴冷 科大

上午到李纯光家,然后同去红代会,正好碰到季锦官,他传达了市革会扩大会的精神,说决心在节后解决科大问题。中午在城隍庙修鞋摊钉鞋掌子。下午回科大,晚参加红革会召开的会议,会后看电影“草原英雄小姐妹”等。双方造舆论要武斗的样子。
                   
        1968年2月7日 星期三 晴冷 科大

上午,调查组还剩下我们四个学生,我们自己学习。今天文汇报发表了科大问题的编者按,红革会立即拆除了门口的沙袋。蔡、魏两个人要回去,叫他们把调查报告带到红代会、军训团。红造有两个人跑来告状,说红革会要抓他们,一个人手上血迹斑斑。我安慰了他,让他们回去了。

下午,红革会几十个人又到我们住的电子物理楼来要求解决粮油票问题,我与小陈只好再到红三司方面去,但未碰到后勤处的人。红三司几个学生跟我谈了学校的干部问题。

晚,教卫组朱繁泉带来徐景贤的批示,我立刻赶到红革会方面去传达。人很多,有些人不时讲几句俏皮话,引得大家大笑。我便说:“有些地方,党性不香,派性不臭,派性还很有市场,谁要是讲了句派性的话,还会得到喝彩。”
                   
        1968年2月8日 星期四 晴 科大

下午参加红革会方面的毛选学习班,然后带红革会人员去领粮油票。

晚,吃饭时,几个红革会人员把我们领到他们宿舍,绘声绘色地讲红三司打人和梁大成到饭馆吃面倒酱油的事。
                   
        1968年2月9日 星期五 晴 科大宿舍四区

上午,参加红革会07-10系的学习班,他们对粮油票问题提了些意见。

下午,红革会的徐XX来找我,说是他们同意领粮油票,要我再去三司方面联系,直搞到傍晚,终于把粮油票问题解决了。

晚,又到三司后勤处,谈发放助学金和教工粮油票的问题。
                   
        1968年2月10日 星期六 晴 同济西二328

上午,与复旦陈秩寿回上海,红革会又把我们叫住,说粮票问题,同学意见很大,要退,我叫他们去找李纯光给查一查。

下午,先到水产学院,然后到我校来搬床铺。

晚,复旦小陈来找我,给教卫组的朱繁泉打电话,但未找到陈敢峰。
                   
        1968年2月11日 星期日 晴冷 西南二楼328

上午,终于找到了陈敢峰。桌子上摆着炒黄豆和红枣,他说是山东同学带来的。我谈到科大问题,他说:“他有什么权?代表红代会、军训团到处乱说。”(指水产的张春克)我问,能否把科大两派头头先抽到市里学习,他说:没那么容易,搞好一个学校,不知要花多少精力。我现在都不敢在红代会睡觉。到饭厅时,他说:“这样吧,我抽空到科大去一趟,叫他们两派自己先办起学习班。”谈话就这样结束了。

下午,写了两封信。晚无事。
                   
        1968年2月12日 星期一 晴 西南二楼328

上午,红代会组织组讨论工作。有关清理阶级队伍的问题;有关整顿红卫兵和共青团的问题。水产的张春克要我回来,抓整顿共青团和红卫兵的工作。

下午,与团市委朱繁泉在团校写报告,然后赶到师院托陈敢峰带给徐景贤,陈犹豫了一会儿,同意明天去科大。

晚,回校。听说今天班里上了机械零件课。
                   
        1968年2月13日 星期二 晴转雨 科大

上午骑车赶到团校,陈敢峰说上午不去科大了,我和老朱先走了。

下午,陈敢峰及赵森林(体育学院革委会头头)赶到科大,跟双方头头座谈,双方同意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

晚,参加红三司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开学典礼,朱繁泉在会上作了发言。
                  
        1968年2月14日 星期三 雪 科大

今天,外边落了大雪。直睡到8:00才起床。上午学习文件,讨论。中午,参加4012班学习座谈。

下午,陈敢峰打电话来,说明天下午双方举行开学典礼,警备区张付司令要来。

晚,找双方头头商量明天开会之事。
                   
        1968年2月15日 星期四 晴 科大

上午,去加定武装部。名叫穆之勋的付政委接待我,向他了解迎园饭店事件。

下午,警备区张付司令、陈敢峰、刘浩德等均来科大。两派勤务组头头都在会上表了态。傍晚,徐景贤也赶来科大,跟两派头头座谈。

晚上,两派分别传达了徐景贤同志的讲话精神。

跟红造广播台的同志谈宣传问题,要他们为两派大联合大喊大叫。
                   
        1968年2月16日 星期五 晴 科大

上午,王志功的儿子、女儿来找李纯光,我接待了他们,他们要求见王志功。

下午,双方勤务组商量办学习班的事,争执得很厉害。

晚,跟小山东赵德喜绕加定城转了一圈。回来,红三司有人来反映情况。之后,红革会有人被刺伤、绑架。跟红革会人员一起坚持了一晚上,早晨方睡。
                   
        1968年2月17日 星期六 晴 科大

上午,朱振良来了解情况,一同去迎园饭店。然后去武装部。李纯光说,市革会有新的精神,要采取果断措施来解决迎园饭店问题。饭后,在武装部讨论市革会的意见。

下午,分别向科大双方头头传达,晚,文攻武卫来人强令双方拆除工事。我被几个文攻武卫队员拦在入口达一小时之久,才进来。
                   
        1968年2月18日 星期日 晴 科大

上午,帮红革会拆除工事。

下午去迎园饭店,向县武装部了解情况。后来文攻武卫指挥部总负责人张宝临也来了,我们交换了情况。

晚,跟红三司人员聊天,有个人反映三司内部的分歧,并谈了他的怀疑。
                   
        1968年2月19日 星期一 晴 科大

上午,4012班来学习,未成。带红三司几个人去参观物理楼内的工事。

下午,红三司一些人向我报告红革会方面的情况。王力行的两个小女儿来要求解决经济问题。我给老朱、老李通了电话。

晚,跟胡广新谈科大最近的情况。胡很乐观,说要加紧做三司人员的思想工作。今天陈秩寿不在,他就睡到我们房间,跟我谈了科大文化大革命的历史。
                   
        1968年2月20日 星期二 晴 科大

上午,参加4012班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对于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大家都作了自我批评,气氛还比较好。中午,王志功女儿跑来找我,说有3个人跑到他家,要拿被子。我只好打发她回去,答应到三司那边去给头头讲一下。中午,梁大成正吃饭,跟他谈两派头头办学习班的事,他说,现在大家思想很混乱,他下午要召开一个座谈会,做做思想工作。跟工人班的吴树山(山东口音)谈干部问题。晚饭后,吴与赵德喜带我到加定城走了走,孔庙、叶塘、烈士纪念碑。吴说加定三屠就是在这儿发生的。加定唯一的影剧院门口,人们进进出出,很热闹。

晚,小山东赵德喜与工人班的两个人辩论,吵了起来。

问:“你们为什么要筑工事?”沉默。
答:“我问你,X月X日为什么要把工人绑在床上?”
问:“这跟筑工事有什么关系?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答:“X月X日把人家的箱子砸掉算什么?X月X日火烧电子楼算什么?X月X日调动人马打砸抢算什么?”
问:“你讲的这些,别人就欢迎吗?不要以为你掉眼泪人家就高兴……”
答:“算了,算了,唉!算了……”
                   
        1968年2月21日 星期三 晴 科大

上午,参加4012班学习。

下午,参加两派头头学习班,三司方面作了比较好的自我批评。

晚,郑贡找我谈下一步的学习问题。后勤处的温、沈、赵、周等找我,要我谈最近的形势及对科大的看法,谈得还较投机。
                   
        1968年2月22日 星期四 晴 科大

上午,老干部们要我们去谈谈形势,及当前干部应该怎么办?他们说,最近双方都召开了干部会,红革会要求对史风问题表态,红三司要求对王志功问题表态,干部们不知如何是好。我谈了些自己的看法,大意是相信毛主席的干部政策。
下午,参加头头学习班。

晚,无线电系女生要我和小陈两人去,接着一些男生又拉住我们,要我们说说进科大以来的工作体会,直说到近十点才回来,已筋疲力尽了。
                   
        1968年2月23日 星期五 晴 科大

工作相当紧张而繁重。来访的人一天天多起来。

上午参加07~10系的学习班,很多人不同意胡广新的发言。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检查。我也在会上谈了自己的看法。中午,后勤处小周打电话来询问发放粮油票的名单,我说老朱已交给了管之和,叫她自己去拿,并问是否还有其他事,她说没了。但隔一会,温伯筝又打电话来,说下午有要紧事商量,要我去一趟。2:00正去后勤处,他拿了个文件给我看,但却没谈什么事。接着指指小周说她要送给你纪念章。后来温竟要求周打开抽屉,拿出两只纪念章给我。对于温的行为,我很不解。

下午,红革会拔河,踢足球。

晚,03系王世诚等来反映张寿亮的一些问题,接着又有人来要求解决车子问题。很烦。
                   
        1968年2月24日 星期六 晴 同济团委

上午,与红革会人员座谈。他们反映了三司的问题,顺便跟我谈起教改的事。

下午,加定县革委会成立,跟科大同学一起去参加。会议开始后即回校。

晚,收到了爸爸和久明、赵永平、敬琴的信,回信。(爸爸的信未回)
                   
        1968年2月25日 星期日 晴 同济320室

今日休息,整理一下东西。下午找崔君良谈了谈,他说 叫季畅给他找对象,是东海农场的,工作在郊区。

晚,给科大三司后勤处打了个电话,小周接的,她说支部生活登了文章,大家抵触情绪很大。她去把小陈找了来,我说明天成立中共同济大学核心小组,能见到陈敢峰,要他把科大的报告尽快送来。
                   
        1968年2月26日 星期一 补于科大

今天校革代会正式召开。我不在校,可是也被班级选为代表。听说今天张春桥要来,上午留校参加了会议。但等到9:00(预计8:00开会)市革会仍无人来。后来说市革会昨晚开会到凌晨4:00,所以今天就不能来了,让我们的会先开起来。我与东方红报的人提前退场。午饭时,科大胡广新等二人赶来,找陈敢峰及军训团的杨政委,我带他们两人先吃了饭。洗碗时,看到陈在路上,陈叫胡在门口等他。

下午1:00,胡陈同去市里开市革会扩大会。在车上,陈对胡说,你们材料组送给张春桥一份材料,很重要,胡愕然。车到外滩,陈问我到哪里,我信口说去四川中路49号,便怅然下车,在街上走了一圈回校。

晚,科大09系温伯筝未来,他的一个同学来了,我带他去东方红大厅看演出。团委崔君良仍未睡,在翻社论、语录。他从社论上找到两句诗:“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千万重。”问我什么意思。接着便写到一个发言稿的开头: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千万重。写着还摇头晃脑地念,样子很可笑。我又给他讲两句诗的含义,帮助他纠正。
                   
        1968年2月27日 星期二 晴 科大

上午从同济回科大。下午睡觉。晚,去科技学校,听说今天武斗,一个同学带我们从田间小路上走,绕了很多圈子。科大两派参加了铁道学院革委会成立大会回来后,即去科技学校做工作,以现身说法教育他们。09系工人班在商量成立革委会。09系红造的同学鼓掌要我发言,我表示支持他们。
                   
        1968年2月28日 星期三
                   
        1968年2月29日 星期四

上午参加07~10系(化学)革委会(筹)的讨论,为实验员问题争执不下,有个实验员跑到我们宿舍大哭。

下午,到人武部研究工作。然后参加09系工人班的讨论,他们为争第一把手闹了很久。

晚,09系革委会成立大会。我跟三司广播台谈当前形势,希望他们办起学习班。一个叫明路琳的女生向我反映了一些情况。

注:个别姓名作者有变更。

(待续)

感谢作者提供本刊首发,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

·民间历史· mjlsh.usc.cuhk.edu.hk· 京ICP备09013077号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主办 返回首页      联系信箱